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逃脱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他们忍不住想要询问的时候,颖那边却突然动了。车灯突然亮起剧烈的白光让人暂时的失明,颖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朝着既定的方向开了过去,撞飞了好几个人之后把包围圈撕开了一个口子。

    后面的银翼没开车灯就隐在颖的车子后的黑暗中随之离去。

    “我们竟然逃出来了?”沐阳看着被远远甩在身后的人和车有些难以置信。

    “警报!本机被锁定,即将进行躲避动作!请注意安全!”银翼突然发出尖锐异于以往的声音。

    几乎话音一落两人就反应过来了,然而动作却慢了不少。刚才因为坐起身看图像的缘故,两人都没系小床上躺着才能系上的安全带。

    银翼突然就突然腾空而起,做出旋转的躲避动作。两人在车内撞了个人仰马翻。

    “卑鄙,竟然是锁定导弹!”云老师突然出声。

    只看到已经飞了过去的导弹又重新飞了回来。还好他们与颖之间有一点点距离,且在发现导弹之时银翼调转了方向,不然他们躲开了颖也躲不开。

    只是导弹再次掉头撞来。若是不把它报废了,就永远要被追着打。

    “请求击落对方威胁!”银翼再次发出声音。

    曲乐天早已准备好不管银翼发出什么请求都同意,几乎银翼话音才落,他就立即回答:“同意!”

    他话音才落,银翼又来了一个躲避动作,两人再次再车里翻滚起来,惨叫声不断。

    于此同时,两人也不由被车前强烈的光芒吸引了注意。那里飞出来一道极其明亮凝聚的光芒。看起来是一道光。

    拿光照射到了飞到远处的导弹上,导弹突然就爆炸了。

    “哇!”那枚小小的炮弹就在他们不前方两百米地方爆炸了,威力不小,照亮了一方天地不说,那周围的景致都遭到了摧毁。

    他们迅速绕过那个被炸出来的大坑,消失在了夜色中。

    此事说来话长,其实时间不过才过去了几分钟而已,颖的车也并没有走远,她本来已经要掉头回来救援,看到他们脱离了险境便远远地绕开了去,打算兜个圈子再汇合。

    对方派出了三辆车追踪,有一辆早在颖离开的时候就跟着去了,有两辆一直跟在银翼后面。不时地放出一个炮弹拦截。

    “对方似乎是想活捉我们。”坐在座椅上,终于绑上了安全带的曲乐天皱眉道。

    他额头上破了一块,正往下滴血。沐阳则小心翼翼地用一只手护着另一只手。两人都在刚才的翻腾中受了轻伤。

    “我们还是快跑吧,快速地甩开他们。”沐阳脸上的表情很痛苦,看他手别扭的模样便知他大概是骨折或者脱臼了。

    “小银,我们飞走吧。”

    “好的。现有能量可以维持一个小时的飞行。”车顶上转来了螺旋桨转动的响声,接着感到车身一震便缓缓地腾空而起,飞上了天空。

    眼看后面跟着的车又要发射那种可以锁定目标的小炮弹,沐阳不由喊道:“快升高!”不用他提醒第二遍,银翼很快就飞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他们终于安全了。

    曲乐天迟疑地道:“我们飞走了,小颖姐怎么办?”

    沐阳立即回答:“飞过去带上她一起跑。”

    曲乐天惊讶道:“银翼还可以再带一辆车?”这几天他大多时间都在收集植力,对银翼了解得并不多。

    “你在说什么,它以这样的状态也只能飞一个小时,再带一辆车,我们还要不要跑了?”沐阳对曲乐天此时的犯傻并不抱以同情,“自然是只带上她的人了。”

    曲乐天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只得同意:“那就这样吧,我联系她。”

    颖很快就回了信息,她已经摆脱了对方的追踪,双方约好了在下一站汇合。

    沐阳听了,竖起大拇指:“这位颖小姐真是厉害!”

    黑暗中他们远离了神秘的袭击队伍和追踪者。半个小时之后银翼在它的监测范围内再也见不到对方的影子,他们才找了一个地方落脚。

    “看来我们不能走原定路线了。”曲乐天神情严肃地开口,“那条最佳路线谁都能看得出来,现在我们暴露了,他们很快便能在后续的路上设下埋伏。”

    沐阳抽了一口冷气:“那要怎么办?”

    “我建议等明天与小颖姐汇合之后询问她的建议,问问她那些追兵的追踪习惯我们再做定夺。”

    “好吧,虽然我们还有很多备选方案,但是无疑她的建议很重要。”沐阳苦着脸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先给我需要一点治疗。”

    曲乐天皱眉:“你的手怎么样?”

    “我不知道有没有骨折,只是疼的厉害。让银翼给我透视一下。”

    银翼很快用自带的透视仪给他拍了一个片子。并没有骨折不过是有一条细小的裂缝外加手肘脱臼。

    “厉害了,我的银翼。”曲乐天不禁赞叹,“连这个都有。”

    “不过它虽然能够检查,却不会医治啊。”沐阳哭丧着脸。

    曲乐天安慰道:“没事,不过是脱臼,小颖姐一定会!”

    “她能会吗?她不是军医吧?”

    “他们常年训练,这种伤必定少不了,久病成医,明天见到她你就有得治了。”

    曲乐天信誓旦旦地说着,让沐阳的心情没那么沮丧。

    好容易挨到天亮,沐阳疼的几乎一夜没睡着,曲乐天也一大早就起来联系了颖,双方汇合。

    等见到颖的时候脸色有几分苍白的沐阳都有几分红了眼眶。不过颖只看了他一眼,他那汹涌澎湃滔滔不绝的情感便瞬间止住了,乖得跟个猫似的。

    颖捏了捏他的手肘,疼得他龇牙咧嘴偏偏又强忍着没喊出来。

    “还行,能推回去。”颖简单地下了论断,又对着沐阳道:“你忍着点,可能有点疼。”

    沐阳点了点头,以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刚要说自己能忍,手肘就传来一阵远超之前的剧烈疼痛,令他一直强忍的痛呼立即脱口而出。

    “啊!”

    颖嫌弃地放开他的手:“别喊了,接上了。”

    沐阳脸上疼痛的表情还没完全散去便被惊喜所代替,他试探着活动了一下手臂,脸上更喜。

    “真的接上了,能动了!”

    颖看着他的样子默默吐槽了一句娘炮。转而看向额头上挂着干枯的血的曲乐天。

    “你头上的伤也不包扎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