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哈哈
    ,精彩小说免费!

    苏玉茹盯着藕粉色的帐顶快一刻钟了,久久无法回神。这个颜色的帐子她记忆太过深刻了!

    藕粉色的帐顶周围有足足五层百褶的围边,上面是金银线绣的花纹,那种花纹在她七岁之前从未见过,七岁之后除了这帐子以外的地方也再未得见。整个帐子端的是一个华丽,从此之后她再不用藕粉色的帐子,因为无论怎么比都比不上这一顶。

    苏玉茹闭上眼睛:这么说她是回到了七岁那年刚成为裴明旻的时候了吗?

    回想她睁眼之前,她正被逼喝下毒酒。心里凄苦悲愤,口里的毒药却是甜的。

    一滴眼泪自紧闭的双眼滑落发间,苏玉茹猛然睁眼,里面全是坚毅: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沦为别人的工具,她一定过好作为裴家二小姐的一生!

    “来人......来人!”苏玉茹整理好思绪,镇定下来,既然她有幸再来一次,那么从这场病开始,她一定会好好谋划!

    “姑娘,你醒了!”裴明旻屋内的头名大丫鬟珍珠听到她的喊声进屋,拉开帐子,用手试了试苏玉茹额头的温度,嘴里一边絮絮地说着。

    “姑娘可算醒来了,额头也不烫了。姑娘这一次可把二夫人和二爷急坏了。刚巧舒哥儿过来看姑娘,姑娘这就醒了,舒哥儿一定会很高兴的。”

    裴文舒!他在这里!苏玉茹心下大惊,前世就是裴文舒第一个怀疑她不是真正的裴明旻,后来一直暗中破坏她的计划,甚至一直仇视她。

    “妹妹可是真的醒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屋中一道屏风把屋子分为内外两部分,从门口无法一眼看到床上。

    她要怎么办?!苏玉茹心中警铃大作,不如干脆装失忆!前世只怕是她对裴明旻七岁之前的事有不清楚之处才露了破绽。若是裴明旻因此失去了记忆呢?

    “舒哥儿进来吧,姑娘果真醒来了。”珍珠声音带着爽快的笑。

    苏玉茹瞟了珍珠一眼,没说什么。裴明旻与裴文舒是双胎所生,兄妹间向来亲厚,加之年纪小,下人们也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意识。

    “果真?!”裴文舒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欢乐,快步绕过屏风,看到了已经在床上坐起的“裴明旻”。

    “妹妹真的醒了,碧草,快去母亲那里喊陈太医过来。”裴文舒喊自己的丫鬟去请太医,他自己坐到裴明旻床前的圆凳上,仔细打量他眼中裴明旻的脸色。

    苏玉茹打定了主意,强自镇定面对裴文舒的目光。

    “你......你们是谁?”苏玉茹看看珍珠又看看裴文舒,茫然地问道。

    裴文舒和珍珠两人同时怔愣当场。

    苏玉茹打量着房间继续问道:“这里又是哪里?”

    裴文舒与珍珠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裴文舒开口道:“妹妹,不记得了吗?”

    “妹妹?你是我哥哥?”在裴文舒眼里,裴明旻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他道:“你看起来并不比我大啊。”裴文舒闻言表情完全僵硬住了。

    苏玉茹欣赏着年幼的裴文舒稚嫩的表情。原来,他儿时是这样的啊,完全没有成年后犀利的眼神,也没有那种怀疑打量的神情。

    前世,只能怪她自己太弱,一直被裴文舒压制。如今她带着记忆回来,裴文舒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略微聪明的小孩罢了。

    苏玉茹盯着藕粉色的帐顶快一刻钟了,久久无法回神。这个颜色的帐子她记忆太过深刻了!

    藕粉色的帐顶周围有足足五层百褶的围边,上面是金银线绣的花纹,那种花纹在她七岁之前从未见过,七岁之后除了这帐子以外的地方也再未得见。整个帐子端的是一个华丽,从此之后她再不用藕粉色的帐子,因为无论怎么比都比不上这一顶。

    苏玉茹闭上眼睛:这么说她是回到了七岁那年刚成为裴明旻的时候了吗?

    回想她睁眼之前,她正被逼喝下毒酒。心里凄苦悲愤,口里的毒药却是甜的。

    一滴眼泪自紧闭的双眼滑落发间,苏玉茹猛然睁眼,里面全是坚毅: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沦为别人的工具,她一定过好作为裴家二小姐的一生!

    “来人......来人!”苏玉茹整理好思绪,镇定下来,既然她有幸再来一次,那么从这场病开始,她一定会好好谋划!

    “姑娘,你醒了!”裴明旻屋内的头名大丫鬟珍珠听到她的喊声进屋,拉开帐子,用手试了试苏玉茹额头的温度,嘴里一边絮絮地说着。

    “姑娘可算醒来了,额头也不烫了。姑娘这一次可把二夫人和二爷急坏了。刚巧舒哥儿过来看姑娘,姑娘这就醒了,舒哥儿一定会很高兴的。”

    裴文舒!他在这里!苏玉茹心下大惊,前世就是裴文舒第一个怀疑她不是真正的裴明旻,后来一直暗中破坏她的计划,甚至一直仇视她。

    “妹妹可是真的醒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屋中一道屏风把屋子分为内外两部分,从门口无法一眼看到床上。

    她要怎么办?!苏玉茹心中警铃大作,不如干脆装失忆!前世只怕是她对裴明旻七岁之前的事有不清楚之处才露了破绽。若是裴明旻因此失去了记忆呢?

    “舒哥儿进来吧,姑娘果真醒来了。”珍珠声音带着爽快的笑。

    苏玉茹瞟了珍珠一眼,没说什么。裴明旻与裴文舒是双胎所生,兄妹间向来亲厚,加之年纪小,下人们也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意识。

    “果真?!”裴文舒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欢乐,快步绕过屏风,看到了已经在床上坐起的“裴明旻”。

    “妹妹真的醒了,碧草,快去母亲那里喊陈太医过来。”裴文舒喊自己的丫鬟去请太医,他自己坐到裴明旻床前的圆凳上,仔细打量他眼中裴明旻的脸色。

    苏玉茹打定了主意,强自镇定面对裴文舒的目光。

    “你......你们是谁?”苏玉茹看看珍珠又看看裴文舒,茫然地问道。

    裴文舒和珍珠两人同时怔愣当场。

    苏玉茹打量着房间继续问道:“这里又是哪里?”

    裴文舒与珍珠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裴文舒开口道:“妹妹,不记得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