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仇字誓言
    两辆车并驾齐驱行驶了十几分钟总算是来到了沪州市西城镇与郊区的分叉处。

    “呲——!”白山与林岳峰同时踩下刹车,将方向盘使劲的向右狂打。

    两辆车并列在一条横线上,一个漂亮的漂移,直接将车头调入了郊区道路的入口。

    白山按下车窗,对着停在左边的林岳峰汽车开着的副驾驶车窗随手扔了一根香烟进去。

    “我猜就是你!抽支烟吧,缓解一下我们的心情···不论是仇恨还是伤感,亦或者百感交集···”白山低头翻看着手里的烟盒子,眉宇间那抹伤感难以掩饰。

    林岳峰看着副驾驶座上的香烟,摇了摇头:“我已经戒烟一年了。”

    白山抬起头,满脸惊愕地看着林岳峰。

    “当年我们十二个兄弟里公认的大烟囱竟然戒烟了!”白山失声说道。

    林岳峰重新启动汽车,莞尔一笑:“两年前妻子怀了孩子,不让我再抽了!那时起,我就开始戒烟,到现在,我已经不抽了。”

    白山也重新启动了总裁,脸上还是带着不可思议:“没想到,当年杀人如麻的林岳峰也有被女人管住的一天。”

    林岳峰握住方向盘,说道:“虽然我知道插手别人的家事不太好,但你还是对你的妻子的态度改变一下吧!毕竟你的妻子是那么的温柔贤惠,对你也是真爱,别辜负了才好。”

    白山从副驾的箱子里取出一张纸折叠了几次,往林岳峰那边飞了过去。

    林岳峰抬起二指夹住纸片,只看了一眼就扭头望着白山,问道:“你真打算这样吗?白叔叔知道吗?你跟欧阳诗涵摊牌了吗?”

    白山摇了摇头:“要是跟我爸说了,以他的脾气,非得满大街追着我砍!欧阳诗涵那儿还不急,迟早得摊牌。”

    林岳峰将纸张还给白山,也不再多说,直接轰上油门往郊区山里开去。

    白山紧随其后,二人向着公墓方向驶去。

    李朝无力地将身子靠在墓碑上,默不作声,仰头呆呆的望着天空,就止这样一直持续了许久未变。

    邱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或者说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看着如此颓废的李朝,邱霞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无能为力。

    都说陵园是一个需要安静的地方,但是今日沪州市西郊区的国章陵园却很是不得安宁,先是一个男人疯疯癫癫的冲进陵园、身后还跟着一个脱掉高跟鞋赤脚追着的女人,现在又是一阵强烈的刹车声响在陵园外响起,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陵园的安宁就被人打破了两次。

    国章陵园的护陵人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他从小木屋里走出来,只见两名穿着一烟一白西装的男子正急匆匆通过台阶走向陵园大门。

    老头上前伸手拦住二人,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国章陵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地方!”

    白山一把拧起王刚,眼睛微眯着盯了一下,随手将王刚朝身后扔出。

    “林兄,我们进去吧。”白山将老头扔下楼梯,拍了拍手,说道。

    林岳峰回头看了看摔下梯阶的老头,无奈摇了摇头:“白山,这样对一位老人家真的好吗?”

    白山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看向林岳峰:“看来在华夏国休养的这么些年,你的生活太闲了,闲到让你有了同情蝼蚁的心态了。”

    白山回身走进陵园大门,头也不回:“一会儿给附近的医院打个电话叫他们来这里把人带去医治就行了嘛,麻烦。”

    “白山!把你自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态度收起来!”林岳峰转身走下梯阶,看了一下晕倒在地上的老人,检查了一番发现并无大碍,只是右腿骨与左手小臂骨出现轻微断裂现象,“咱们曾经为了国家浴血沙场,那的确是咱们值得骄傲的资本!可如今我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都是生活在华夏律法下的黎民。”

    林岳峰和他们有些不一样,他的正义感实在是太足了,看到不公正的事情就会要插一手!就像现在一样,可世间真的有绝对公平吗?

    白山为了不耽误时间,只好妥协,拨出电话:“妹妹,我在国章陵园,出手伤了一个老头,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我现在有事要做。”

    白山向他的妹妹解释了一通,并告知了事情的原委———

    挂断电话,白山看了一眼林岳峰:“行了,一会我妹妹过来处理这事,我们先去找李朝。”

    林岳峰停止观看老人身上的伤痕,站起身看了看白山又看了就看晕在地上的老人,终于下定决心。

    林岳峰摇了摇头,说道:“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留在这里等你妹妹赶来平安与她接手这老人之后再来吧。”

    “林老九说得不错,我们并非高人一等,做人就要遵守这片土地上的法律。”白山和林岳峰争执不休;这时,一名微卷烟发的男子走到白山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谁要是欺负到我们头上,并且胡作非为,我不介意废了他——全家!你说是吧,白十二。”

    白十二与林老九这称呼是他们还在‘十二杀’的时候,老大‘帝杀’ 叫他们时的称呼,是按照他们排位来的。

    ‘灭杀’被他叫做:张老二,‘鬼杀’被叫做:唐老三,‘魅杀’‘战杀’‘剑杀’‘斩杀’‘霸杀’‘鹰杀’‘乐杀’‘武杀’‘文杀’则分别是:齐四女、楚老五、田老六、朱老七、秦老八、林老九、江十女、武十一以及自己白十二。

    也就是说,自己身后的人就是老大‘帝杀’——李朝!

    白山转过头去看着自己身后已经不再是当年长发及腰、眼中也没了当年豪情万丈,但身上那股熟悉的杀气却依然存在的李朝,心中自是感慨万千。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整整五年了!”白山没了刚才揍看门老人时的霸气,直接跪在了李朝面前。

    李朝从兜里取出香烟点上,深吸了一口,眼中充满了感伤:“起来,我没什么值得让你们下跪的,唐老三、楚老五、田老六死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他们的死讯,我是一个不值得你们信仰的老大!但,他们的仇,我李朝赌上一生的荣誉与这条命也会替他们报仇!”李朝将白山拉起来,看着白山与林岳峰二人,拉起左臂衣袖,露出被鲜血侵染的绷带。

    “这是谁做的?竟然把老大的手臂伤成这般模样!”白山直愣愣的看着李朝手臂上被鲜血染红的一圈圈绷带,有些恼怒,“老大,你告诉我这是谁做的!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宰了他全家!”要不是林岳峰把白山拉着,恐怕白山不论三七二十一,直接提刀上大街见人就砍去了。

    李朝摇了摇头,缓缓解开绑在左手臂上的绷带,说道:“这伤是我自己弄的,我在手臂上刻了一个字,代表了我为唐老三他们复仇的决心。”

    最后一点绷带也被揭开,鲜红的血液还在向外渗透,泛白的肉向外翻出,许多地方都能看到森白的骨头。

    “老大,这是你自己···弄的?”林岳峰有些呆了,他没想到老大竟然对自己都那么狠。

    李朝将绷带随手扔掉,看着白山、林岳峰二人,说道:“老九、十二,我李朝用匕首在自己的臂膀上刻下了这个仇字,我李朝就会一辈子将老三老四的仇一辈子铭记在心里!哪怕是付出我这条命,我也会为他们报仇!”

    白山清楚地看到李朝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寒意,他跟李朝虽然只认识了七八年,而这期间李朝还离开他们五年,但所有人都非常清楚,李朝诗歌有仇必报、绝不手软的人!

    虽然李朝曾经杀死了许多跟着他的兄弟,但是对于像唐浩这些与他情同手足的兄弟,李朝还是非常重情义的,是不可能放任他们就这样被人害死!恐怕害死唐浩他们的人,从现在开始就该生活在恐惧之中,直到灭亡。

    李朝重新绑好纱布,看着眼前的二人说道:“对了,帮我找份工作。”

    林岳峰瞪大眼睛,看着李朝:“工作?你找什么工作?像你这种牛人还需要找工作?”

    李朝从兜里取出钱包,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只有一张卡。

    “走得匆忙,这钱包里唯一的一张卡里根本没有一块钱,所以我需要工作。”李朝收起钱包,“再说,虽然我们是兄弟,但我总不能一直找你借钱吧。”

    白山和林岳峰见状,也点了点头。

    白山说道:“要不,我在我家的白氏集团给你找个差事?毕竟林岳峰是学校校长,你这种人去学校工作多少有点不太合适。”

    李朝拍了拍林岳峰的肩膀,笑道:“不错哟,才二十几岁就当了校长!”

    说罢,李朝扭头看着白山:“我就去你们集团工作了。”

    白山点了点头:“我们集团明天招人,到时候我给他们说一声。”

    李朝摇了摇头,看着白山:“我自己去靠实力应聘,不需要你们帮忙!对了,白山你动用一下你的关系,帮我做个假的身份!李朝这个名字对上面那些人而言毕竟还是太过刺眼。”

    “好!”白山微微点了点头,从兜里取出纸和笔写下了白氏集团在沪州分公司的地址递了过去,“这是地址,明天早上九点面试,你记得要准时啊。”

    “行了行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李朝收好纸条,摆了摆手,“对了你们先一人借我一千块钱。”李朝突然叫住准备离去的二人,伸了伸手。

    待到二人走后,

    邱霞怀抱着纱布药水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走出来,望着白山他们离开的方向,问道:“你们在哪里说些什么?离太远了,听不清!话说,你觉得他们察觉到我的存在了没有?”

    “白山可能没察觉到,但如果说林岳峰没察觉到,那是不可能的。”李朝点上一支香烟,深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

    邱霞有些茫然,这白山为什么就会没注意到?“为什么?”

    “因为白山的精力都到我钱包里的那张银行卡里去了。”李朝摇了摇头,无奈一笑,“或许,他已经知道我钱包里那张卡的来历了。”

    李朝转身看着邱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挤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五个字:“我们,回去吧。”

    邱霞楞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外面空荡荡的车道:“我车停在半路的,我们得走回去才有车。”

    这下轮到李朝楞了一下,随后抓狂:“这样怎么办啊!这么远!我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