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砸店小能手
    没多久,王昭匆匆和她们总管请假离去,而这时,李朝已经做好了要让往来酒吧彻底从沪州抹去的准备。

    秦煌将酒杯中最后所剩下的一块冰扔进嘴中咬碎,瞅了瞅四周,背靠在吧台上对李朝说道:“这个酒吧,不简单啊!我看到了许多沪州的名流富豪都在这里玩,你说这要是砸了这里,就不怕这些人结仇啊?”

    李朝歪着头,轻声说道:“你信不信,这里面在座的,绝对有受到万盟堂保护的人,我要的就是他们这些跟万盟堂有关的人!没用的人拿来给我揍我也不懒得出手。”

    摸出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电话那边一接通,李朝立马爆了粗口:“我现在在往来酒吧,你现在给我送点爆炸性强的装备来,老子现在手痒得很。”

    只听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方才出声:“这么多年没回来,这才回华夏就打算在沪州闹事啊?”

    “白山,以前在金三角战役上,你小子可没少给老子惹祸,你哪次出事不是老子给你擦的屁股?在沪州,我要搞到军事装备只有找你!找你的白氏企业!”李朝脸拉了下来,秦煌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直到李朝现在正冒火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了。

    那边白山也听出了李朝语气的变化,连忙说道:“老大,你放心,我马上就去给你准备点好玩的东西给你送过来!”

    说完就赶紧挂断电话,吩咐秘书将李朝需要的物品整理成一份清单拿下去赶紧准备。

    如果白氏集团不插手华夏的军事装备、药品制造的话,李朝恐怕也不想麻烦白家,但现在实在是必须将万盟堂彻底毁灭,而毁灭需要武器,只好找白山帮帮忙。

    李朝转身看着顶替王昭的新的调酒师,可惜不是美女,而且不仅不是美女,更不是女的!是一个想小白脸一样的青年男子。

    “你这个酒吧能放歌吗?”

    “可以的,先生。”青年男子毕恭毕敬的说道,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来这里消费的一般身份都不可能太低,钱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的,“但是需要支付一首歌二百元,请问你要点什么歌?”

    “要!”李朝又从秦煌的钱包里抽出五张红票子,“6哲的《失恋听情歌》,剩余的是你的小费。”

    秦煌赶紧从李超手里抢回自己的钱包,生怕钱包继续呆在这家伙手里会一直不断的缩水。

    “你又没有交过女朋友,你小子听什么失恋听情歌?”随着整个酒吧响起6哲《失恋听情歌》的曲调,秦煌问道。

    李朝把酒杯向青年调酒师递过去:“再来一杯whisky,加冰。”

    转头看着秦煌,说道:“这首歌的调子很伤感,还有又不是用我的钱付的,什么歌都可以。”结果加满的酒杯,开始笑了起来。

    “然后呢?”秦煌不相信李朝这家伙来这里就是喝两杯酒,和美女聊会天,然后听一听音乐,关键是还是花的自己的钱!

    “等我酒喝完了,就开始工作了。”李朝一口饮尽,然后放下酒杯拍了拍手,“开工。”

    青年男子第一次看见喝这些烈酒就像在喝茶汤一样干净利落的一口饮尽的,还在茫然之际,李朝和秦煌二人竟然已经开始砸店闹事了!

    许多人吓得缩到了一边,而那些名流富豪什么的,都带着保镖,便让报表上前想要将这两个无法无天的家伙的嚣张气焰给掐死在这里。

    只可惜,他们找错了对手,二十几个保镖冲上去,竟然不到一分钟,竟然全部躺在地上哀嚎!不是手骨呈恐怖的方向骨折,就是腿骨断裂,更有的躺在地上不断吐血。

    “怎么?你们的保镖就只有这点能耐?”李朝慢慢走到一位刚才叫保镖打残他们的富豪身边坐下,“你们打不赢我们,你们可以找这往来酒吧的王老板来嘛~你们在他的场子被人揍了,他不该出来替你们找回面子吗?”

    我艹!感情这两位大爷是来找王老板的茬啊!你早说你这多么猛,我们才不会吃多了撑的来装这个b啊!

    许多富豪心中顿生感慨,这丫的吓死人不偿命啊。

    “知道乱出头,对身体不好了吧,你看着一身虚汗冒的这么起劲。”李朝用手指抹了一下富豪脸上惊出的冷汗,调侃道,“如果你们现在有谁愿意乖乖的给王老板打电话,并把他叫回来,我就不掰断谁的手指。”

    站起身,李朝指了指在场的所有人:“跟王老板熟的,有他电话的,都给我打电话!谁不打,我亲手一下一下掰断他的手指!”

    看着这里的场面暂时稳住了,秦煌赶忙跑到吧台去,使劲拍了拍台面:“妈的,酒保呢?调酒远呢?他妈的,谁在?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这是刚才那位继承王昭位置的男性调酒员走了过来,有些怯怯的问道:“请问,您想要些什么?”

    “怕什么,老子又不要你!”秦煌又是一掌重重的拍在吧台,“赶紧给老子来杯tequila(龙舌兰酒),还是加冰!快点!”

    李朝见所有人都在给王老板打电话,知道给王老板加压的工作完成了,这么多贵客在他的店里受到威胁,他不敢回来才怪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着王老板的归来,便转身来到秦煌身边:“你小子在干什么?”

    “喝酒啊,免费的!不然一会砸了怪可惜的。”秦煌端起酒杯慢慢喝了起来,“还是免费的喝起来爽口啊!花了钱总感觉喝起来不带感。”

    你丫这什么心态啊!

    男调酒师地上了酒后赶紧退到了一旁,但还是听到了秦煌这货和李朝的对话,差点没把他雷翻。

    李朝默默指了一下酒吧二楼:“上面有位高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下面闹了半天,他都不出来制止。”李朝虽然修炼《太清古明决》有五六年了,自认为有一些实力,但也不敢贸然交手。

    “不会是有能力的怂货吧?”秦煌挖了挖鼻孔,然后把挖了鼻孔的手指放在酒杯中洗了洗,望着一脸惊讶的望着她跪一动作的李朝,解释道,“嗯,我洗个手,消消毒。”

    “妈的,恶心。”李朝一脸嫌弃的看着秦煌面前那杯被糟蹋了的龙舌兰酒,顿时觉得胃中翻涌不断。

    挥手将秦煌面前的龙舌兰酒打落在地上,盯着秦煌的眼睛:“你下次再这样没下线,没节操,信不信我揍你。”

    二人八条就是抓到吧台前一会给他们斟酒,就这么一直在吧台上静静坐着。不久,酒吧的大门哐啷一声巨响,被人踹倒在地上摔了个支离破碎。

    只见白山穿着一身白西装,打着一条灰色的领带,手里提着银灰色的金属密码箱,白色皮鞋踏着十分有节奏感的步伐走了进来,来到正一脸懵逼看着垮塌下来的大门方向的李朝秦煌二人。

    “老大,秦兄,你们要的东西我带来了。”白山将箱子放在吧台上,输入密码将其打开,“远程操控型纽扣炸弹二十个,外加两支格洛*克17型手枪,每支手枪配备了两个弹夹。”

    李朝取出手枪瞧了瞧,说道:“格洛*克17型手枪发射9毫米巴拉贝鲁姆手枪弹,初速360/秒,枪全长185毫米,重0.62千克,枪管长114毫米,有效射程50米,你拿来的这两支抢弹容量是17发的,为什么不拿两支19发的过来?”

    “我虽然是白氏集团沪州分区的总经理、掌舵人,但是这些武器是制造好后要输入给军方的!这次破例拿出来给你俩个用,你俩还在这抱怨!”白山现在真是拿这两个家伙没办法,好心多拿两支枪过来给这俩家伙防身以防万一,这俩家伙竟然还一脸嫌弃,而且还是嫌弃弹容量不高!

    李朝打开安全栓,试了试枪支性能,然后重新又安上了一个新弹夹、上膛:“白十二,我一直以为我是砸店小能手,没想到你更**!这一来没多久,踢垮了别人的大门,放箱子压坏了人家吧台!”

    白山伸手指了指四周稀巴烂的桌椅装饰,再指了指墙面上天花板地板上刚才他打掉了一个弹夹所留下的弹孔:“说破坏,你更在行吧。”

    “好像是的,请叫我砸店小能手!不过这试枪就已经打完了一个弹夹了,这最后一个弹夹我怕不够啊。”李朝晃了晃手里的手枪。

    白山见秦煌已经把箱子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了以后,便拎起箱子大步离开了一片狼藉的往来酒吧。

    “敢与天下权贵富豪相斗的人,我白山只服你李朝一人!对了,明天去面试别迟到。”

    说罢,白山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幽暗的夜色之中。

    李朝将手枪别在腰间,向通往二楼方向的楼梯走去:“秦煌,你小子留在下面看好这些人,如果谁想跑或者反抗,就地格杀!如果王老板回来了,手机通知我!”

    大步走上了二楼,十分从容,没有一丝犹豫。就这么踩着坚定的步子,手里握着随处捡的一根铁管走上了二楼。

    (ps: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请用你的小手点击收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