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等级差距的较量
    冲进楼道,李朝就感觉到楼道里隐约有一丝煞气,不禁皱起眉头,这煞气和之前在地下车库里在那女人身上的一模一样。

    “该死!”李朝运转体内内力,才察觉到这煞气竟是从楼下传上来,越往下越浓烈,看来这煞气之宿主已经入魔成疯了。

    一个翻身,双脚踩在楼道护栏上,仰身一呲溜就顺着护栏向楼下滑了下去。

    速度之快,但溜护栏也有弊端,那就是屁股在护栏上摩擦不断,又烫又不舒服,而且很有可能摩擦起火、或者弄伤自己。

    到达七楼的时候,明显感到煞气越发浓郁,可以说浓郁程度达到了极致。

    李朝从护栏上一跃而下,摸了摸被摩擦得有些发疼的屁股,说道:“看来应该就是在七楼了,可是会不会已经遇害了?”

    “尼玛的,老子眼看就要到手的十万块啊!”想到有可能自己未来的摇钱树就这么没了,李朝就有些毛躁了。

    拥有煞气的人,都不简单,虽说是走火入魔,但是都是练武之人,多少有底子。煞气入体,走火入魔,在武界的通常认知都是可以增强煞气宿主的实力,虽说会被煞气侵蚀神经和身体,到最后人不像人、魔不像魔,但至少可以使得自己实力翻倍成长,在不得已生死关头宿主们才会让煞气入体。

    煞气一般都是内收的,但这种外放的煞气,李朝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外放的煞气竟然还开始慢慢渗透入自己的体内,开始影响自己的神志。

    额头渗出不少的汗珠,李朝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脑袋有些开始晕厥,双腿都有些发抖。

    “该死,这煞气不是应该进入自己宿主的体内吗?”李朝单膝跪地,蹲在地上捂着脑袋,有些痛苦。

    转而盘腿坐下,闭眼开始催动内力,运转周身经脉试图将体内的煞气逼出体内,可是这种诡异的煞气竟然就像胶水一样死活都排不出体内。

    睁开眼,李朝开始大喘粗气,额头上的汗珠冒出的更多:“该死,这煞气怎么会排不出呢?”

    这一下,李朝脑里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莫非这些煞气与普通的煞气不同,能外放,进入除宿主以外的其他人体内,而且祛除不了,而能让这些煞气消失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煞气的原本宿主停止释放煞气。

    “该死,我只是一个黄阶武者,本来体内的内力就不算很多,之前消耗了太多,现在如果去和宿主战斗的话,可能会————”李朝捂住胸口大喘气,身体开始有些沉重,看来是有更多的煞气涌进了自己体内。

    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不尽快阻止宿主继续释放煞气的话,恐怕到时候连楼上的邱霞以及其他的平凡人,他们都会受到牵连。

    李朝艰难的站起身,迈着沉重的步子,顺着煞气越来越浓的地方走去,这过程对李朝来说可以说是艰难的,不只是艰难,跟以前遇到的任何一次任务比起来,这时都是困难十倍的,这就是华夏武界一直常说的实力压制!李朝现在就是被这股煞气死死的压制着,状态连平日三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

    “啊————!”

    一声月儿的惨叫声从不远处的公共厕所里传出来,这声音明显是个女声,而且和她在地下车库里遇见的那女生声音一模一样。

    李朝一惊,果然是这个女人,难道蔡部长真是她绑走了?绑人就绑人啊,还释放这么多煞气,这不明显折磨人嘛,这个臭女人!

    要是蔡部长被你真人给弄死了,把我未来的大好前程弄没了,我非···本想将那女人咔擦了,但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被那女人咔擦了就不错了,看来华夏还真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啊!

    驻步在女厕所门口,李朝有些纠结,扭头看了看四周确定这七楼是真没人,才鼓起勇气一步跨进了女厕所。

    刚进女厕所,一个烟影闪到自己面前,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掌重重地拍在了她的胸口上。

    砰的一下,李朝身子往后急速飞出,直接撞在了贴满了瓷砖的墙上,胸口传来一阵疼痛,嘴角溢出了血丝。

    李朝内心现在真是有些感慨,还好自己刚跨进女厕所的时候就看见一人影从最角落的厕所间里破门而出逼近自己,感觉危险逼近,立马催动体内内力流动至自己全身经脉,要不是李朝反应快,用内力保护自己,恐怕这一掌就不是飞出去受点内伤这么简单了。

    “还真是你这个女人!”李朝坐在地上背靠着已经凹陷进去的墙壁,总算看清楚打飞自己的人是谁,正是自己之前在地下停车场遇见的那个说自己有病的女人。

    不过,之前在地下车库里见到那女人时,至少还不是披头散发一脸狼狈之相,现在这家伙不仅披头散发,浑身散发着浓浓的煞气,而且眼神犀利,活脱脱就是一女鬼,要不是李朝眼神好,还真差点没看出来。

    “哟呵?这不是之前接下我一招的那个臭男人吗?”女子走上前,死死盯着李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看笑话?丫的,男人不能说不行,行动上那就更不能不行!李朝负者、、扶着破碎的墙,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眼神犀利的将女子鄙夷的眼神顶了回去。

    “不可否认,你很强,但是你这么释放煞气,你觉得那些无辜的平凡百姓该怎么办?他们在你的煞气影响下会是怎样的后果!”李朝出声斥责女子的荒唐,根本不考虑自己会给这里的无辜人带来什么后果。

    “后果?”女子斜了一下头,邪恶的笑容出现在她那与之不匹配的美丽容颜上,“强者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必在意蝼蚁会有什么结果,这是我在大秦朝当大祭司的师傅教给我的。”

    李朝楞了一下,这女人在说啥?大秦朝?大祭司?这丫女的脑抽了吧,穿越剧看多了?

    “虽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大秦朝的人现在都穿着这些奇形怪状衣服,但是强者不需要怜悯蝼蚁,这是大秦永不变更的法则!”女子拉了拉身上的职业装,好像很是不适应。

    “我说姑娘,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大秦朝?还强者不需要怜悯蝼蚁?拜托,现在都是民主共和时代了,你说的那什么大秦朝两千多年前就被人家刘邦带人给灭了。”李朝摆了摆手,对眼前这女子异想天开的表现感到无语。

    女子听完李朝这繁华有些惊愕,伸手一把抓住李朝的脖子:“你在胡说什么,我大秦朝沃土千里,雄兵百万,怎么可能被灭!你要再敢胡说,信不信我捏断你的脖子!”

    艹尼玛的!这女人根本听不进去啊,还要杀人啊!在这里异想天开,还不听人给她解释,这神经病啊!

    李朝催动内力左手对准女子的下体就是一拳轰出,女子由于最惯用的右手正掐着他的脖子,没办法只好收回来挡住这一拳。

    可就是女子手收回去的这一个动作,被李朝抓住时机,拳劲收回,身子往下一蹲,同时左脚踹出,但目标同样是女子的下体。

    “淫贼。”女子纵身一跃,后退三米,望着李朝眼神阴冷。

    “臭女人,不打你,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啊!别说你,就算花木兰来了,我也一样揍!”李朝握紧双拳,眼神犀利。

    “花木兰?”

    就在女子疑惑的时候,李朝出手了!没错,这丫的超级没有下限,身为男人大女人下死手,而且还在别人发愣的时候出手,简直是没下限没节操。

    但对于战场上走出来的李朝,这叫抓住敌人的空档进行猛烈打击,不然有可能死的就是你。

    一套连环拳毫不客气的全部招呼到了女子身上,由于受到煞气的影响,出拳速度和力道有明显减弱,但足够的杀伤力还是有的。

    只可惜每拳打下去的时间间隔空隙实在是有些大,在打到第四拳的时候,女子已经缓过神来,一个翻滚闪出了李朝的攻击范围,然后飞身一脚将来不及收拳闪避的李朝又踹飞了出去。

    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才将身上的力道卸了个干净,起身做了一个防守的姿态。

    女子拍了拍裤腿,冷笑:“你就比蝼蚁好一点点,黄阶中期的武者,你怎么就发挥出黄阶初期武者的实力?”

    武者,华夏国独有的存在,人修炼武技和心法强化自身实力。武者分天地玄黄四个阶段,天阶是武者现已知最强的阶段,黄阶则是武者的最初阶段;每个阶段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大圆满四个阶段,大圆满是每一武阶的巅峰,而初期则是每个武阶的入门槛。

    “就算是黄阶中期又如何?我也一样要揍你!”李朝催动体内残剩的所有内力,双腿爆发,冲了上去,拳劲已经来到女子面前。

    “你认为,黄阶中期能打得过玄阶初期吗?”女子就像没有看到已经来到面前的拳头一样,不慌不忙的说道。

    擦嘞!一听这个,李朝收住了拳头,赶紧往后退,大致退出了十米左右才停下,惊恐地望着女子。

    李朝心中暗叹,丫的,还好收住了!不然今天恐怕真得趴在这里了,玄阶初期高手啊!

    仔细想想也是,李朝一个黄阶中期的武者在雇佣兵世界里都能翻起惊涛骇浪,那玄阶初期的还不把整个雇佣兵世界掀个底儿朝天啊!

    (ps:今天更新有点晚了,见谅,还是求你们给个收藏和推荐票吧!跪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