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谁作死,我就连他一起杀
    白起忠嘴角一弯,看着白山:“乖孙也这么想?不想爷爷白跑一趟?”

    白山总感觉自己被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老头子给坑了一把:“那是自然。”

    白起忠起手打了一个响指,笑得十分诡异。

    望着爷爷,白山只觉得后脊骨一阵发寒,然后扭头盯着赵良,严重怀疑是这个家伙出卖了自己。

    赵良歪着头在白山耳边低语:“我什么都没说,我发誓!我家那老子是沪州的高层,或许是他说了什么。”

    赵良看样子应该不是出卖自己的人,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现在真的是很没有头绪,这样就没有办法应对。

    本来就有些怪异的气氛,被白山兜里的手机一阵铃声打破,本来以为是能够解救自己的电话,结果摸出来一看瞬间想把手机摔了的冲动都有了,这个时候李朝竟然给他打来一个电话!

    白山握住手机的手掌心里布满了汗珠,眼神有些飘忽,有些僵硬的看着坐在周围的家长,双腿在桌布的掩盖下不受控制的颤抖。

    果断挂断电话,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在座的其他人:“骚扰电话,像我这样的大人物总会有些骚扰电话的。”

    这个笑容不仅是在座的觉得死板僵硬,就连白山自己都觉得很是牵强。

    “爷爷,真的只是要和李朝谈谈而已吗?”白山将手机放在桌面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坐在上座的白起忠。

    白起忠看了一下另外几个人,突然站起身,走了出去:“白山你跟我来。”

    白山起身跟着白起忠上了一楼然后走出了别墅。

    别墅外,夜幕星空,虫鸣轻风,有些孤寂有些忧伤。

    “我华夏海军实力未足,中海那两位早在几年前就命我打造一支强大的海军。”白起忠摇晃了一下脑袋,“这么多年,我辛辛苦苦成立了白家军,想使他们成为华夏最强的海军,最强的海上利剑!可是,实力远远不够···”

    白山想了想,说道:“你是想拉李朝入伙,然后希望李朝将整个无名国度的海军扩编成为华夏海军?”

    白起忠转身看着白山:“天下之大,国盛民安,我们这些老辈们打了无数战争,到了你父亲那一代才有了安宁,你父亲经商,叔叔从政,都是安于生息,我白家世代武将也从他们那一代彻底没了!但我白家不能忘了守国安民的责任啊!”

    白山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爷爷,你说的很对,但是我觉得李朝不会答应将无名国度的海军归入华夏名下,因为无名国度的海军不是李朝打造的,是他人打造出来的,李朝只是进行海战的指挥之一罢了。”

    白山走进别墅里,没多久就拿出一张相片递给白起忠。

    “这是当年我和李朝在无名国度做雇佣兵的时候,和那些兄弟们一起照的合照。”白山指了指照片中最前排左边的一个瘦高瘦高的男子,“他就是打造无名国度海军的人,叫做杜崇。”

    白起忠点了点头。心里又打起了另一个如意算盘。

    将照片还给孙子,白起忠抖了一下右眉:“乖孙,什么时候让我和李朝见一面?就算不能把无名国度的海军拉入华夏,好歹让我从无名国度拉几个海军将领吧。”

    白山点了点头,这种事情虽然自己不能做主,但是无名国度的海军将领有点多,应该不成大碍吧,反正先给李超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意见再说。

    “白山,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当时有点急事。”

    “借我点人手,我现在被困在市北的贫民区里,被百十号人拿枪围住了。”

    李朝出去打算探探明帮的虚实,还在想着如果可以的话直接就干掉,结果发现竟然有一百多号人,基本上都配备着枪械,这和他之前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大意了!

    在确认对方手里有多少把枪械后,李朝也是吃了一惊,华夏是严明禁止军火走私泛滥的,没想到一个明帮派来的百十号人竟然都有枪,赶紧回到四合院摸出手机给白山打了一个电话,结果那小子竟然给自己挂断了,现在打过来不骂他一下怎么能解气。

    白山一听纳闷了:“枪这个东西对你有用吗?”

    李朝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收拾好行装在吃晚饭的二十几人,有些无奈:“我还带着二十多个拖油瓶。”

    “可我只有军火,没有人啊!”白山也有些着急了,要说如果只是李朝一个人的话,完全不必为他担心,枪火对他而言就是废铁,但带着一群废物一路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白起忠将耳朵凑到白山的手机旁,听到了他们的所有对话,然后默默说了一句:“带着白家军去吧,你爷爷我这次带了五十几个白家军的军人过来,看来派上用场了。”

    电话那头,李朝听到了一个苍老但却顽皮的声音:“说话的那位是?”

    白起忠打了一个响指:“啊,我是白山的爷爷,我叫白起忠,你就是李朝吧?”

    “白爷爷,我就是李朝。”毕竟是兄弟的长辈,就不可以那么无法无天,还是要给别人面子。

    白起忠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帮你处理掉事情后,就让白山带你来我们家里玩一下吧,我还没见过你呢。”

    还不等李朝说些什么,白起忠直接挂了电话,递给白山说道:“你知道李朝现在在什么地方吧?”

    “知道。”

    “那五十名军士你带去吧,但是军械得你自己出。”白起忠将一块铁牌子扔给了白山,自己独自走进了别墅,“别忘了记得抽空把李朝带到家里来吃饭,我还要和他谈谈呢。”

    白山知道爷爷扔给自己的是什么,那是能够调动整个白家军的军令,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也是权利的象征。

    紧紧握着手里的铁令牌,白山还是有些没看出来爷爷地真实意图,到底是在为华夏军队未来能够继续强大扩充,还是仅仅是想让李朝这个倒向自己白家这一边?爷爷这个人虽然年轻的时候是热血过来的、拼过来的,可是他老了,心眼也多了。

    不管了,目的是什么不重要,这些都是李朝面对自己爷爷时该注意的问题,到时候自己只要提醒一下他就好。

    李朝挂断电话,看着身旁的唐岐山,脸色极度不好:“唐叔叔,你能够躲开子弹吗?”

    “子弹?没多大的把握。”唐岐山实话实说,这个时候吹大自己的实力只会是无知少年才会做的,面对危险每放松警惕一分那就加大了一分的死亡率。

    李朝拔下了做成标枪枪尖的短剑刃,清点了一下大概有十八支左右,和唐岐山对半分一人九支当做飞镖使用,揣好后,李朝就让唐岐山招呼众人带好行囊准备开溜。

    李朝率先翻出石墙,替他们守好出口前方,然后那些普通人才好用钥匙大开木门铁栅栏出来,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李朝那样的身手,翻个墙就像喝水一样完全不费力。

    铁栅栏刚拉开一丝缝隙,由于有些生锈的原因,滋啦滋啦的刺耳声音就传了出来,不禁刺耳而且很响。

    这一下,给还在巷道里迷糊转圈的明帮喽啰指明了方向。

    “好像是那个方向传出来的声音。”

    “走,过去看看。”

    李朝回头怒目瞪着那个拉铁栅栏的小女孩,还不知死活的在那里继续拉着,要不是唐岐山拉住了李朝,恐怕那孩子还没惨遭明帮毒手,就被李朝先处理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朝留下一句抱怨,然后隐匿在烟暗中,冲向了明帮之前发出交谈声音的方向。

    唐岐山转头看着已经拉开一半的铁栅栏,那小女孩还在高兴的拉开着栅栏。

    “行了,就开一半,一直弄出声音,想把明帮的人全部引过来啊。”唐岐山也有些不耐烦了,都这种时候了,这些人还在作死。

    胖婶这时候一把护住小女孩,对着唐岐山挖苦道:“她还只是个孩子,你这么凶干什么?这丫头,当然不如你那能勾引来高手的女人强啦。”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胖婶的脸上响彻,只见刚出去的李朝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直接到了胖婶面前,脸上一双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死死盯着胖婶。李朝现在的眼睛,常人哪怕只是看一眼,都会感觉自身如临地狱,已经死亡的恐怖感。

    “死肥猪,如果你和这丫头一起作死,我完全不介意成全你们。”李朝冷声说道,每一个声、每一个字都想一把冰冷锋利的利剑插在这母女俩的心里,她们只感觉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这小女孩长大成人以后不喜欢直勾勾的盯着别人的眼睛,也不喜欢再开门弄出很大的声响,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小时候一个叫李朝的男人带给她的心理阴影。

    被打肿了半边脸的胖婶赶紧将女儿抱住往后退了一步,不再让女儿继续拉铁栅栏弄出声响,自己也不再多嘴。

    唐岐山把李朝拉到身边,出声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没什么大事,铁栅栏的声音就吸引了两个人过来,我已经把他们脖子全部捏碎了,我们现在赶快走吧。”李朝眼神恢复了神采,语气也没了刚才那股杀气,对着唐岐山解释说道。

    在一番低声招呼下,所有人紧跟着李朝和唐岐山靠着墙将自己的身影潜藏在烟夜之中慢慢前进,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说话,步伐很慢基本没有声音!烟夜中只能听见微弱的呼吸声和李朝用无柄的短剑刃一路暗杀放倒明帮人员的细微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