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雷王陨落
    “老子习武二十载,一套奔雷手打拼到现在,岂能让你这家伙毁了!”被李朝用连环拳打得只能防守,并节节败退的雷正明发出怒吼,愤起一脚踢了出去。

    出拳狂砸的李朝已经迷失在了拳法里,一味地只想用拳头轰烂雷王的头颅,让战斗彻底结束。

    但是他忘了,自己就算火力全开,也只能和雷王打个不相上下,在雷王还在悠闲的抓着老二的时候,他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已经让远在巷子内的李朝警惕!之所以现在能够压着雷王一阵狂打,完全是自己出其不意的狂热行为以及雷王的轻敌造成的。

    现在轮到李朝轻敌了,只顾着上半身手上的动作,完全忘了下体的走位以及和上半身的协调,被雷王突如其来的猛烈一脚踹了出去,在地上向后滚了几圈,狠狠地撞在了巷子的一间砖房墙上。

    这一脚将李朝踹醒,从失控中拉了回来。

    “嘁,都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李朝站起身,望向把自己踢飞的雷王,眼里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干劲,“要说武技《奔雷手》,你练得还不成气候。”

    虽然李朝已经被踢出了七八米远,但是雷王依旧看到他眼里的那股在这个时候不该出现的干劲。

    “奔雷手是我修行的武技,我所修行的武学心法也不输于任何人。”说完,雷王直接双手摊开,一个爆步直接临近李朝,左右手配合这一下接一下的冲着李朝发出迅猛的掌击。

    李朝纵身一跃,直接跳跃到了雷王的身后,雷王见第一二掌打空,心中大叫不好,赶紧转身。

    哪知道李朝落地之后像是算准了雷王会转身一般,回身的同时右手抬起对着同时转过身来的雷王脖子就是一个锁喉,紧接着就是抛摔。

    锁喉抛摔,一个十分简单普遍的格斗技巧,雷王却硬生生的吃了一下,而且被足足扔出了三四米远,就像是李朝在还他之前踹飞自己七八米远的样子。

    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雷王却只是觉得后背有些发疼,看来应该是砸到地面时擦破皮出血了。

    看着雷王和这名男子的战斗,明帮的围观成员赶紧吓得后退了几步,给他们腾出了少量的空间,一个锁喉抛摔把人扔出去就能把地面砸烂,这要是砸在自己身上,还不得归西啊!这个时候再靠拢凑热闹真是不明智的选择!

    李朝眼中的烟色和瞳孔的猩红色开始逐渐散去,额头上的紫色纹路也早就消失了,这就证明李朝强行将古武心法《太清古明决》以最大功率催动,看来撑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已经激起斗志的雷王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或许这样更好,没有被外围事物所干扰,就没有一点停滞,那么就能更加不拖泥带水的出招,击垮已经脱离强化状态的李朝。

    李朝望着雷王跃起向自己轰来的那一拳,嘴角溢出鲜血。

    “该死!”李朝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渍,“强行大功率运转功法带来的副作用竟然是这个啊。”说完,就纵身一跃,对着雷王挥舞而来的拳头也以拳头对之。

    “啊————!”

    从雷王和李朝口中发出厮杀般的怒吼,就好像这是决定胜败的最后一击,两股拳劲在拳头触碰到之前率先碰撞在一起,以二者拳头为中心点形成巨大的风流向四处散开。

    二人拳头突破拳劲接触在一起的那一刹那,两声清脆的断裂声重叠在一起。

    倒飞出去的二人,护着已经断骨的右手,看着对方,场面十分安静,只听得见李朝和雷王二人沉重的喘息声。

    率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李朝,李朝从嘴里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笑说道:“华夏沃野千里,卧虎藏龙啊!”说完,李朝眼里就不只是对战斗的都渴望那么简单了,而是闪过一抹寒色,看来在李朝心里,杀死雷王就是自己用武力在华夏立足的第一步。

    雷王看了一眼自己废掉的手臂,再看了一下李朝:“拼尽全力也想要和我两败俱伤吗?何苦呢,不就是一块地吗?”

    “我之所以要如此,只有两点!”李朝左手扶着墙面使自己能够站稳,“其一,你够强,值得我用尽全力打倒你;其二,对你而言所谓的一块地,是这里十几户人家唯一的栖身之所。”

    雷王虽然后李朝一样,右手骨断裂,但是状况却比李朝好了不知多少倍,至少,不会连身形都站不稳。

    “地下势力也是需要发展的,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这么多人吃什么?”雷王斥声说道,“想当年明帮还没有成立,我们还只是一些无所事事的失业人员的时候,你口中的那些无辜的人却是冷言冷语,毫不留情的讥讽着我们!如今我建立明帮,我用自己的手段和大家的手段,让我们聚集在明帮里的失业人员吃饱穿暖、不受他人冷眼相待,这是错吗?君子有仇必报,我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替所有曾经被羞辱过的明帮成员复仇,有错吗?”

    李朝深吸一口气,感觉心中有些压抑。

    他也没想到,这个明帮竟然是一大群沪州市失业人员组成的渴望吃饱穿暖、不再受到冷嘲热讽的存在,只是在道路上越走越远,虽然吃饱穿暖、没人再敢冷眼看他们,但是却是硬生生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地下势力,这就是复仇心理带来的人格扭曲,导致他们所使用的方法也是极端的。

    但,李朝非常能够理解,并不是他经历过和明帮人员一样的过去,而是曾经看过太多这样的人了;他们有的选择了默默忍受,有的选择了上进,有的就和明帮一样整个人开始发生扭曲,让曾经让他不痛快的人,彻底不痛快。

    “为什么一定那个要选择报复呢?曾经他人让你们痛苦的精力和感受,你们难道不知道那种痛苦吗?”李朝教育起人来还是有很多一大堆道理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这种痛苦,你们自己都不能忍受,为什么你们却还想将这种伤痛转加给其他人?这些人当中或许有对你们并不存在鄙夷心态的人,也有和你们一样受到鄙夷的人。”

    雷王眯起眼睛,盯着义愤填膺的李朝,回想一下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确实是违背了自己当初召集这些同样失去工作的患难之士组建明帮的初衷。

    “事已至此,我早已没有回头路了!明帮那么多人要吃饭,没办法,我必须这么做!”雷王左手握拳,一下冲到李朝面前,一拳轰了下去。

    雷王的左手擦过李朝的耳旁直接砸在了他身后的砖墙上,墙面出现凹陷裂痕,砖墙挨了这一拳后甚至给人一种要垮塌的迹象,但雷王自己却皱了一下眉头。

    李朝嘴角一扬,像是吃透了雷王攻击的弱点一样:“奔雷手攻速快,威力强!但是正是因为攻速快的原因,让使用者就必须拥有鹰眼一般的视力,否则瞬雷般的攻击就会扑空,从而将致命的空隙留给敌人。”说完,李朝直接蹲下,催动体内残余的内力汇集到左手之上,对着雷王的腹部就是一击重拳轰去。

    “你有眼疾吧,不然你刚才那一拳其实你是想终结我的!”李朝在打完一拳后,抬手又是一个锁喉抛摔,将雷王砸在地上,同时左手从衣兜里摸出剑刃直接差劲雷王的胸膛。

    胸腔上赫然插着九柄剑刃,雷王猜到了李朝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一抓住时机就会以最猛烈的进攻摧毁敌人,只是没想到竟然是最流氓的打法,把自己摔在地上,再插自己刀子,简直比流氓还流氓!

    鲜血赫然浸透了雷王的衣裳,口中不断咳嗽向外涌出血液,自己看来真的是栽在了这里,竟然被九柄剑刃杀死,简直一点也没有华夏武者的样子,死得毫无尊严!

    “没想到,修行了古武学,到头来还是逃不了一死。”雷王左手沾着血液在地上写写画画,知道断气身亡。

    正所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即使是修炼古武学的武者,最后的结局竟然还是死在了最大众的剑刃之下,或者说是死在了最流氓的打法和出现时机最卑鄙的剑刃之上。

    李朝也是精疲力竭,拖着已经断掉的右手,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雷王临死前写在地上的‘血书’。

    “竟然是武当的武学心法,看来雷王也在武当派待过一些时日啊。”李朝看到雷王写在地上的血书正是武当派所拥有的武学心法之一,看来是留给自己的,不过自己可真不需要这个,想着就伸脚用鞋底将血书抹掉,只剩下一片乱呼呼的血渍。

    “他杀了雷王!”

    “兄弟们,替雷王报仇!”

    “杀了他!”“不杀了他,我誓不为人!”

    ······

    巷子外的人见雷王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杀了,顿时大怒,雷王和他们在明帮可不只是老大和手下的关系,那更是心在一起的兄弟,不为雷王报仇,他们决不罢休!

    “哒哒哒哒哒哒······”这些明帮小弟气势汹汹的冲向瘫坐在地上已经断了一只手臂的李朝,李朝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起来与他们一战,就直愣愣的看着他们冲过来,不过嘴角却是一扬,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连串枪声。

    一朵朵血花从明帮背后绚烂盛开,金属的子弹射穿了一名名明帮成员的后背再到胸膛,一排排的倒下。

    没多久,一百多名明帮成员就成了雷王的殉葬品。人殉,华夏几千年前就废除的残忍制度,没想到几千年后的现代社会,雷王还能享受到这般待遇。

    一群烟衣人走到李朝面前,扛着他的左手将他撑了起来说道:“我们是白少爷派来支援您的,请跟我们来。”

    李朝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雷王尸体和明帮众多小弟的尸体,只留下了无声的叹息。

    “对了,巷子里还有一些其他人,你们去把他们带出来。”李朝之前战的太过瘾了,完全忘了这件事,现在战斗已经结束,突然就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