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燕京之旅的开始
    一天后,李朝出现在燕京机场,而陪同他出现的有白家老人白起忠和白山、秦煌三人,昨天还被武警部队围着出不来,结果白起忠等人来接自己的时候,那武警部开道的速度一流啊!

    由于事发突然,只能将和拳王的决斗和王重阳的事儿先放一放了。

    四人刚走出机场大厅,看着一辆迷彩吉普和红旗盛世停在机场大门外的车道上,正有两男一女背靠在吉普车上瞎聊天。

    两男一女就是战龙组组长叶钦、春雨组组长柳薰、神兵组组长霍光,他们三人自然认识李朝,不过李朝可就不认识他们!这三人在部队的时间很长,快十年!自然五年前李朝带人助华夏军队扫荡金三角的事迹虽然没有参加,但也略有耳闻。

    “白老,白兄弟。”叶钦三人向白起忠敬礼,然后和白山握了握手,最后看着秦煌和李朝二人。

    霍光一眯眼毫不客气说道:“你就是李朝?”

    李朝对于这种傲慢的家伙也不想多说什么,跟他多说一个拼音字符都是对华夏拼音的侮辱!只是微微点头以示回应。

    霍光看到李朝有些病态白的皮肤嗤之以鼻,又斜眼瞅了一下秦煌:“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秦煌。”秦煌嘴角一扬,“你说话还真是嚣张啊。”

    白起忠瞪着霍光,训斥道:“霍光!你们神兵组是不是都是一群只会惹祸的家伙?刘胜轻爱闯祸,怎么现在你也这样?啊?”

    霍光被白起忠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安静地站在旁边抽起烟来。

    白起忠扭头抱以歉意的看着李朝,人家是来助华夏的,结果人家一来燕京,自己待客之道就出了问题!

    李朝抬手摆了摆::“白爷爷,这不是你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没那么容易解决。”说完,李朝冲秦煌递了一个眼神。

    秦煌像攻击猎物的毒蛇一般,嗖的一下来到了霍光的面前,毒蛇都有充满剧毒的獠牙,这一刻秦煌弯曲为爪的双手在霍光眼里就是獠牙,是要他命的獠牙!

    根本来不及震惊,霍光一狠咬牙,将香烟咬得更紧,飞快的后退,双手伸起不断挥动,挡开了一次又一次秦煌那锋利的爪击。

    “蛇要杀死敌人,有两种方法,一是缠死对手,二是用毒牙里的蛇毒毒死对手。”李朝冲叶钦笑了笑,做起了现场解说,“秦煌在东南亚那些国家里观察蟒蛇毒蛇等杀死猎物的方式,独创了一门武学,整个人都是蛇的化身。”

    看了半天,秦煌一直不出现猛烈打击终结霍光,而是采取缠绕的方式消耗霍光!在此期间,霍光几次看到一丝机会都想出手打破这种被戏耍碾压的局面,但是秦煌扭曲不定、速度极快的走位攻击让自己根本腾不出时间去突破。

    “秦煌,玩够了没有?快点解决,我好早点做完事回到沪州去。”李朝解说得也开始不耐烦了,冲着秦煌皱了皱眉头。

    玩?!在这一刻,叶钦、白起忠、柳薰以及坐在后面红旗盛世里的黄老将军都惊了!把神兵组组长碾压着打,能做到这种情况的人不是没有,但那些人都是尽全力也才能做到,而且保持这种优势还不能太久!从李朝说出来的可得知:其一、这秦煌并没有用全力,压着霍光打完全不费力气;其二、这秦煌还可以更强!

    那么这个叫秦煌的人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呢?在他全力之下,霍光能坚持多久?

    这一下成了在场除李朝和秦煌还有白山三人以外,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白起忠凑到孙子白山耳边低声问道:“这个叫秦煌的小伙子,你认识?有没有机会挖到华夏军队里去?”

    白山一听,脸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爷爷:“爷爷,您觉得可能吗?他和我们这些军人世家出生的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国家粉身碎骨,他不会。”

    “唉,真是可惜。”白起忠摇头叹气,脸上充满了惋惜。

    白山不敢说自己爷爷什么,只能斜眼鄙视了一下,然后就看向秦煌的方向。

    秦煌一改之前的攻击方式,瞬间改游走纠缠的攻击成狂暴密集的正面进攻!

    面对突然转变进攻方式的秦煌,霍光思维没有跟上,但多年从军练就的身体状态还是做出了反应,双手握拳立在自己面前挡住如暴雨般密集打来的拳劲。

    李朝点上一支香烟,深吸一口:“秦煌,够了,可以收手了,在机场别惹出大麻烦!”

    秦煌右脚蹬地,一跃而起,左脚同时抬起踩在霍光格挡的手臂上,一个翻越到了霍光身后。

    霍光注意到了这一点, 自觉是一次反击的机会,跟着在自己头顶上方翻转的秦煌转身。结果哪知道,这秦煌竟然并不按常理一样落地,而是在落地之前探手抓住自己的喉咙!

    霍光只猜到秦煌会落到自己身后,根本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身子还未落地就发动攻势!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动作,直接被锁喉!

    一记膝击,突如其来,但这时候霍光已经有所防范,虽然被秦煌的手大力掐着吼挣脱不开身,但是双手和双脚还是可以用的。

    面对这种情况,霍光双手和双脚卷曲在一起,挡在胸前硬是接下了秦煌的膝击!本以为这一击过后,至少有一秒左右的缓冲时间,可是没想到秦煌竟然再收回脚后刚落地,就是反身一个锁喉过肩摔。

    将霍光砸在地上,秦煌紧接着一脚踹去,将霍光踢出了一段距离。

    “可以了。”李朝吸完香烟,将烟蒂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熄,“老秦,给个教训就是了。”

    秦煌伸了伸腰,回到李朝身边抱怨:“我就想活动一下这些年荒废得快要僵硬的身子而已,没想弄死人。”

    “是吗?”李朝斜眼盯着秦煌,眼睛里似乎诉说着这样的话:是吗?你认为我会信吗?你,我还不了解?

    秦煌头往上微倾,眼睛上瞟,吹起口哨,有点心虚。

    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霍光擦掉嘴角的血渍,站起身低头不敢看向众人的目光!

    在霍光的心里想的是,自己虽然不像叶钦那样有着中海第一人的称号,但是至少格斗能力方面还是能给叶钦造成很多困扰!可是在这个叫秦煌的男人面前,自己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一路被动挨打,不!准确点说,是根本还没意识到什么,攻击就戛然而至,能挡住的攻击完全是靠本能的身体反应。

    自己这样被人像随意的抽脸般的感觉,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一定很奇怪吧————一定满满的都是嘲笑与戏谑吧。

    恨!不甘!这是霍光现在整个人所有的想法。果然是有什么样的队长,就有什么样的队员,霍光在性情方面和刘胜轻很是相似,这也导致了神兵组队员都是一群疯狂的战斗人士。

    “很强。”李朝冲着霍光点了点头,“内力挺充裕,是修行内家功夫的武者,看来你有一本不错的武学心法。”

    这时,停在迷彩吉普后面的红旗盛世的后排车门打开了,满头白发的黄老走了出来,看着李朝:“不错,霍光的确是修炼的武当派内家功法。”

    “可是秦煌小兄弟却能一直压制着霍光发动攻击,难道秦煌小兄弟修习的是更高门派的内家功法吗?”黄老走到李朝身边,看了一眼站在李朝身边的秦煌。

    “不是,秦煌练的是自己独创的外家武学。”李朝摆了摆手手,解释道,“在武者的世界里,外家武学和内家武学(功法)在前期是外家武学占据很强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基于路数的武技武者往往比修习内家功法的武者要强势一些。”

    所有人都清楚武学界所分的前期和后期各是:前期是包括黄阶初期之前的三流、二流、一流境界的所有高手,后期则就是黄阶初期之后(包括黄阶初期)的武者。在黄阶之前的三流到一流的境界都是普通的高手,不被纳入武者的范围;达到黄阶初期的时候才算正式踏入武者的世界,而这时候的武者往往都是修行内家心法的比较占据优势。

    不过作为武者,都有一门精通,比方说修习外家功夫的武者精通于路数的套路武技,而修行内家功法的武者则精通于内力的变化运用!

    而两者兼通者,至今为止,除《太极》武学创始人兼武当派的创始人张三疯以外,尚无一人。

    黄老仰天一笑,打着招呼说道:“行了行了,我们该走了,不然继续留在这里可是会火的哟。”

    李朝点了点头:“走吧,我正好想早点办完事回去呢。

    白起忠和黄老还有李朝秦煌一起坐进了后面的红旗盛世,而其他人只能挤在迷彩吉普里,就这样,两辆车朝着燕京军区指挥中心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