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火光冲天
    车上,李朝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秦煌按照司机说的地方取出一张燕京地图递给自己。

    白起忠、黄老和李朝三人坐在后排摊开地图在上面指指点点说了起来,结果没多久白起忠和黄老就发生了争执。

    “黄老弟,你烦不烦?我说过了,白家军就应该布置在这里!”

    “白老哥,我觉得白家军还是应该摆在这个位置,这样更能让白家军有一展雄风的机会!”

    “嘿!你妹的,白家军是海军部队,不是陆军部队,虽然白家军往常训练基地在燕京。”

    “别这么说嘛!燕京战斗力强的部队这些年都被分配到边疆军区去填充军力去了,燕京除了特战部队和驻守军队,就只剩下些武警部队了!把你白家军当当陆军使用,也是无奈之举嘛~”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白家军近战能力很差劲了?那你自己去找一支格斗能力强的来吧,有种别用我们白家军!”

    “嘿,你这个人,我不是说了嘛!缺人啊,你让我上哪儿去找其他现成的、愿意免费帮忙的军事部队?”

    李朝看着两个争得面红耳赤的老人,多多少少有些想哭哭不出来,想笑却只是嘴角抽了抽的行为。

    “我请您二老收敛点啊,这样闹腾像话吗?虽然我和你们很熟。”李朝夹坐在二老中间,脸上全是无奈和尴尬的表情。

    秦煌在副驾驶座上拧开一瓶矿泉水大口喝了起来,二十几秒钟一瓶矿泉水饮尽,转头对着李朝说道:“老李,我觉得吧,这俩老东西实在是话太多了,要不要拿透明胶带把他们嘴封起来?”

    李朝没有理会秦煌的这句话,毕竟这种事情谁会做?做的人绝对是吃饱撑的。

    “对了,黄老麻烦你安排一下,我这位兄弟······”李朝突然想到什么,凑到黄老耳边嘀咕。

    秦煌听到了一些,但不是很清楚,转头看着李朝:“老李,你说我什么?快说!”

    只见李朝说完,端坐回原样,黄老却一脸鬼魅的看着秦煌,看得秦煌全身起鸡皮疙瘩。

    “你都这么老了,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吧?”秦煌双手护胸,警惕地看着正在鬼笑的黄老。

    李朝摊了摊手:“拜托,你是怎么会联想到黄老有奇怪癖好这方面去的?再说了,我说的可是你,就算是奇怪癖好也是说的你。”

    轰砰!

    当车辆驶入皇城大酒店旁的街道时,位于车道右边的皇城大酒店内发生了剧烈爆炸,强劲的爆炸冲击波冲破门窗带着火焰和建筑碎料撞上从此驶过的迷彩吉普和红旗盛世。

    “趴下!”

    李朝一见火光便知大事不妙,双手将白起忠和黄老身子摁了下去,大声吼道。

    秦煌一个侧身就脱离了安全带的束缚缩在了副驾驶椅座底下,同时伸手想将司机也摁下去,可惜,来不及了!

    冲击波接踵而至,巨大的力量将整辆车都掀了起来,在半空中来了个360度的大翻转,最后狠狠地砸在地上。

    刚一落地,李朝撑起身子,将坐在左边的黄老弄到了右边去,自己挤到左侧车门处,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左侧车门踹飞。

    紧接着一个翻滚,李朝就冲出了车厢,回身伸手摁住黄、白二老,让他们保持弯腰的动作快速脱离车内。

    “秦煌你快点!”李朝看到乘坐在吉普车了的霍光等人全部出来了,现在只剩自己这边的秦煌和司机,赶忙催促道。

    说完,看了一下四周狼藉的模样,看着跟他们一样被爆炸所波及到的群众正躺在地上呻吟,甚至已经有人缺胳膊少腿成了焦炭状。

    秦煌打开主驾驶的车门拖着瘫软了的司机身躯爬了出来,也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是故意针对我们的爆破,还是我们只是被无辜波及的一方?”秦煌皱起眉头,伸手探了探司机的鼻息和脉搏,发现已然断气,冲着李朝摇了摇头。

    李朝看了一眼秦煌:“听刚才的爆炸声不是什么煤气爆炸,而是某种烈性炸药的爆破声!”

    这时候,叶钦等人也拖着受了重伤但还未断气的司机潜了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皇城大酒店是燕京市五星豪华酒店之一,老板背后据说是燕京市的实权人物之一,皇城大酒店驻立在燕京市近十年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恐怖袭击事件。

    “有烟吗?”黄老找李朝要了一支香烟点上很吸了一口,望着被炸塌的皇城大酒店大门,“到底是什么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在燕京胡作非为,还炸这个地方?”

    李朝给自己点上一支香烟然后将烟盒和火机递给了其他人:“我估计不是什么袭击大酒店事件,其实对方的目的是想杀死我们!只是可惜预算的爆破位置”

    白起忠握拳狠狠砸在地面上,恨得咬牙切齿:“该死!潜入华夏就算了,还这么无法无天!”

    砰!

    挡在他们面前的车身冒出一簇火花,发出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

    “cnm!”李朝吐掉含在嘴里的香烟,伸手又摁住了二老的头,瞄着周围的状况,“狙击手。”

    秦煌瞄了一眼被子弹击中的地方,竟然只是凹下去了一小块,没有被射穿。

    “这车的装甲片太叼了吧?防弹能力这么强!”秦煌狠抽最后一口香烟,然后仰头吐出一个烟圈。

    嘭!

    一发子弹打散烟圈,打在墙上。

    捻熄香烟,秦煌捂额苦笑:“这样真的好吗?连我的烟圈都要打散,老李,我可以把这当成是挑衅对吧?”

    “要是林岳峰和张峥在,被人拿狙击枪这么挑衅,恐怕会马上扛枪上去干了他吧。”李朝仰头大笑。

    叶钦等人斜眼鄙视了一番这俩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又干不赢他们!不过鄙视的不是他们不冲上去解决敌人,而是这个时候还有闲心说笑。

    李朝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手表,说道:“马上要十二点了,黄老,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看完时间,扭头看着正在和白起忠一起愤慨的黄老。

    “你说!”黄老说道。

    “十分钟、十分钟以内,我和秦煌上去把那个狙击手端掉!然后送你们平安出这区域,但你得请我们吃午饭,还有替我和秦煌搞到防身的军械。”李朝竖起两根手指,说道。

    “吃饭这事我天天包了都行,但是军火的确不太好搞。”黄老摸摸下颚的白胡子。

    白山这时靠了过来,附和道:“没错,华夏对枪械管制很严的,如果没有持枪证,那么就算是非法持有枪支,会被判刑的。”

    李朝瞥了一眼,说单:“那无所谓啊,就让那些国之重器,什么三大特种部队小组组长去解决那狙击手吧。”

    “不过,我可不觉得这是容易就解决掉的人,不过你先问问他们,知不知道敌方狙击手埋伏在什么地方再说吧。”李朝抖了抖眉头,眼角余光瞥向了叶钦等人。

    “小叶你们能判断出来敌人在什么位置吗?”白老转头看着叶钦三人,不过此时三人都紧皱着眉头望着前方除了火光冲天以外什么都看不清楚的皇城大酒店。

    许久,叶钦扭头看着白起忠,摇了摇头:“白老将军,我只能大致判断位置,详细坐标实在是无能为力。”

    白起忠安慰的拍了拍叶钦肩膀,在他眼里叶钦能通过判断出大致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叶钦只是凭借自己从军多年的危险意识和侦察能力,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

    “你们呢?”白起忠看着另外俩人。

    霍光摇头叹气,是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柳薰运转内力却也没有任何的收获。

    “小叶,你说你大概知道在什么地方,你说说看。”黄老摸了一下胡子,他想知道号称中海最强的三大特种战斗组织和从无名国度过来的李朝到底差距有多大。

    叶钦额头留下汗珠,这时候的他有些害怕说出口的方位是错的,毕竟这个时候可是生死攸关。

    “说吧。”李朝笑盈盈的看着叶钦。

    叶钦看了一眼白起忠和黄老,然后盯着皇城大酒店的大楼说道:“被这家酒楼挂着的巨型挂钟遮住的房间之一,通过房间窗户与挂钟都有的空间射出子弹!那一处都是不错的狙击地点,但准确是哪个房间我就不清楚了。”

    “也就是说挂钟后面露出窗户的房间就是地方潜伏的位置了?”黄老看向李朝,似乎在征求正确否,“小李?”

    李朝点了点头,然后摆手示意所有人将头埋下来,然后说道:“叶组长说的不错,对手是一个会隐藏自身杀气的杀手,所以习武者运用内力感知往往不如作为军人在战场上养成的直觉来的准确。”

    “挂钟五点钟刻度下方第一个房间就是敌人的狙击点。”李朝抖了抖眉毛,笑说道,“怎么样,黄老?交易做不做?我可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那个杂碎彻底的留下来哟。”

    黄老啧了一声,一拍大腿:“好!就依你了,持枪证我也帮你搞定,但是我要活口!”

    “ok!小事一桩。”说罢,李朝秦煌白山三人判断敌方狙击盲点,然后踩着这些盲点一跃一跳一翻滚的就冲进了火光四射的皇城大酒店的大厅内。

    白起忠转头看着叶钦和霍光:“给皇甫零那小家伙打个电话过去,说说这里的情况!然后给公孙彻那个小子打个电话让他把燕京的驻防部队调集一小部分过来,同时叫上消防部队。”

    “是!”

    冲入火海中的三人速度极快,自身奔跑速度所产生的风力竟活生生的吹开火焰,前进没有受到火焰的丝毫阻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