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硬碰硬
    “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怎么会失去更多呢?”秦昊不明白李朝说的是什么意思,感觉完全不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

    李朝从腰间拔出龙常,打开保险并上膛转身递给了秦昊:“说这些没用,这个东西暂时借给你防身,出去后记得还我,你会用吗?。”

    秦昊点了点头,接过金色的龙常说道:“我爸教过我。”

    “跟上我。”李朝回身看向酒店大堂,抬起手向前招了一下,示意身后的秦昊已经安全,跟上自己。

    二人谨慎的穿过大堂,来到了地下酒窖大门口,秦昊上前抬手轻轻扣门。

    “开一下门,我秦昊。”

    李朝站在秦昊身后,四周张望,观察恐怖分子是否出现。

    没一会,酒窖厚重的铁门从里面被拉开,一个穿着烟色西装的老人走出来看到秦昊和李朝后,显得很激动。

    “小秦。军、军官,你、你们终于回来了。”西装老人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

    李朝仔细看了一下老人,这老人就是自己之前在储藏室里救出的人质中的一位。

    李朝点了点头,扭头看了一下酒窖内的大致情况,酒窖空间之大,十几人待在里面,完全就像是一盆水泼进了大海一般,完全没变化。

    “黄明正人呢?”李朝跨进酒窖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黄明正,此人现在在李朝的心里就是和恐怖分子一伙的。

    西装老人关好门,指了指酒窖一处被许多人围坐着的角落,说道:“那人被我们绑着扔在角落里呢。”

    李朝将m4a1从背上解下来端在手中,一步一步走向黄明正所在之处,脸上的表情是越来越冷,一股浓郁的杀气从他身体的每一处毛孔渗出来,弥漫着整个地下酒窖。

    黄明正后背一颤,周围的空气异常寒冷,顿感不妙,艰难的坐起身,结果看到李朝端着步枪满脸杀意的朝着他这边走过来。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黄明正害怕,不断向后挪动自己的身躯,最后被抵在了墙角。

    就在李朝准备一枪了解了黄明正的时候,一位僧人站了起来,双手合掌,低声说道:“这位施主,放下手中的枪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李朝露出一抹讥笑,转身抬枪指着僧人:“佛?不过是徒有虚名!千百年来,多少人在苦难中挣扎,你们口中的佛呢?他有睁开眼看看这大千世界中的丑陋嘴脸吗?这些人、还有你这个秃驴被困在这里,那佛祖菩萨有显灵来救你们吗?”

    “万千佛法微妙,施主不可对佛祖不敬。”僧人摇了摇头,对李朝的话表示不认同。

    李朝也不便多舌,抬枪对着酒窖的天花板一阵疯狂枪击:“我李朝宁入鬼门关,也不入你虚伪的西天!”

    说罢,转身对着黄明正,冷声说道:“佛既然不愿被血染手,不收你这般卖国求荣的恶人,那就由我李朝双手沾满鲜血灭了你!”

    黄明正使劲摆动双手,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还有绝望:“不、不要,我没有!是他们逼我这么做的!是那些狗n养的恐怖分子逼我做的!”

    李朝走到黄明正面前,微微低下头蔑视黄明正:“我曾以为,再恶的人也不会害自己的国家,可你却比恶人更恶,你连你自己的国家都出卖。”

    嘭!

    酒窖内响彻一声枪响,黄明正眉心赫然一个烟漆漆的血窟窿,鲜血夹杂着脑浆喷散出来,眼中生机散尽,体温逐渐冰冷。

    重新背好枪,李朝斜眼瞥了一下之前阻止他的僧人,随后哀叹一声。

    “多少苍生家毁人散,善给谁看!”李朝扫了一圈周围其他人员,“我不是个善人,但我却能来救你们的。”

    僧人对李朝这般狂傲姿态忍无可忍,抬手指着李朝怒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如此狂妄,私杀官员、对佛法不尊,信不信我上中南海告你一状!”

    李朝将刚背回背上的枪举了下来:“我随你的便,但你信不信你不能活着出去?”

    之前开门的西装老人上前一把拉住李朝,劝说道:“这位军爷,你消消火,你先将大家救出去吧。”

    李朝扛好枪,随后清点了一下人数:“不算上死掉的黄明正,十三人。”

    “大家一起找找这个酒窖里有没有其他的出口通道什么的。”李朝一把拉过秦昊,开始在酒窖内转悠。

    在光线微弱的酒窖内,李朝敲击着墙面,摸过经过的每一块砖石,想寻找出一处暗道或者暗门之类的。

    可惜天不如人愿!李朝等人摸翻找遍整个酒窖,都没找到一点有关密道或者密室的痕迹。

    “怎么会没有暗道密室之类的东西呢?难道这家大酒店真是正规的?”李朝满脸不可置信,仍旧是在酒窖内翻摸着石壁。

    秦昊眼睛一转,从西装老人手里拿过一个金属制的手电筒,开始朝地面照射,一路摸索。

    李朝检查了半天一无所获,转身就看见秦昊那小子趴在地上摸着一块一块的地砖,样子动作极其喜剧,但却是让李朝灵光一动!

    这是在地下酒窖,暗道和密室如果出现在地下的话,化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时间,所以这种想法可以排除,但是在周边墙面也里没有发现暗道密室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头顶!酒窖的木质天花板必然有问题!

    李朝其实一开始进入这酒窖之内的时候就感觉有些怪异,这地下酒窖怎么会是木质的天花板?

    现在这样想想,就想通了,或许应急的暗道是藏在这木制的天花板里。

    李朝运行内力聚集双脚,一跃而起,对着头顶的木质天花板右手蓄力一掌轰出。

    叮————!

    木质天花板并没有如李朝所想的那般化作木屑崩落,而是在整块木质天花板上出现一幅闪烁着金光的咒文。

    这幅金光咒文挡住了李朝那蓄满内力的一掌,李朝落地,甩了甩手臂,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金刚咒吗?”李朝眯起眼,卸下身上所有的枪械弹药,做深呼吸,再次催动全身经脉内的内力。

    《金刚咒》乃是梵音寺独门护身功法之一,修习者根据修习的不同程度,《金刚咒》可发挥出不同等的威力。

    《金刚咒》初成者可练就金刚之躯体,刀枪不入!但仅限于外体,对付修习外家功法之人可如泰山般威立不倒,面对修习内家功法的高手则如若薄纸。

    大成者,则是内外兼修,不仅使自身的躯体内脏犹如磐石金刚一般坚硬,就连自身的内力也是有着坚不可摧的强度,《金刚咒》大成者还可将内气外放用于抵挡内家、外家功法修行者的攻击。《金刚咒》大成者在整个天下有一个共同的称号:‘不破金刚’!

    《金刚咒》虽然可以让修炼者强大如斯,但是却有一个极大的修行弊端,那就是修习者必须是男性,而且必是处子之身,否则就算修习了《金刚咒》也一辈子达不到大成境界。

    因为这个条件的限制,《金刚咒》并未被列入梵音寺四大至尊功法之一,但却是十几年来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修习此功法,原因就在于要求修习者是处子之身。

    “金刚咒外放,金刚咒大成者!没想到,这区区一个山海酒店竟然和梵音寺的老处男秃驴扯上关系。”李朝自然清楚《金刚咒》外放的条件,不顾一切,强行将自身的内力在筋脉中催动到了极致。

    之前和李朝斗嘴的僧人仰头望着天花板上旋转着的金刚咒文,十分吃惊,甚至可以说是惊恐!

    李朝可顾不得身后他人的样子,自己虽然身负《太清古明决》,但是真要和《金刚咒》大成者用内力书写留下来的金刚咒碑文硬碰硬,还真不知胜负。

    左手聚集大量金色的内力覆盖在手上,再次一跃而起,冲着金刚咒文猛地一掌轰去!

    “摧山掌?”西装老人看到李朝轰出去的掌法,顿时明悟,“这小子,是想和这金刚咒大成者留下的内力硬碰硬吗?”

    《摧山掌》是世间散修武学者自创的一门掌法武技,弱者修习可将对手击退百米甚至击碎他人五脏六腑,强者可一掌崩山开路!是典型的强硬内力攻击型的武技。

    如今一攻一守相碰撞,就看李朝的内力够不够达到开山境界,《摧山掌》此功法所蕴含的力量是否能和《金刚咒》一拼!

    “啊————!”李朝的左手刚接触到金刚咒文,便从嗓子发出一声怒吼,左手上的金光越发茂盛,两种内力在相互较量着。

    轰!

    轰!

    两声炸裂声先后传出,一时整个酒窖内,飞满尘屑,看不清李朝如何,只知道天花板肯定是开了,金刚咒文肯定是没有了。

    “咳咳!”烟尘之中传出李朝的咳嗦,听声音似乎也胜得不轻松。

    烟尘散去,所有人见到的不仅是天花板露出一个大窟窿和一条烟漆漆、仅供一人爬行前进的通道,还有坐在地上不断揉捏着左臂的李朝。

    僧侣慢步来到李朝面前,双手合掌说道:“施主,如今梵音寺的功法不像道家功法那般清澈明净,早在三百年前,梵音寺的金刚咒就已经缺失。”

    李朝往地上吐出一口污血,面色有些苍白:“然后呢?”

    僧侣摇了摇头:“所以在二百年前,梵音寺有一位得道高僧按照梵音寺内留下的金刚咒残篇融合唐门毒经,打造出了新的金刚咒!施主,你刚才那样贸然硬毁这金刚咒文,恐怕已是毒入体内了,应当赶紧解毒为妙。”

    “所以说,金刚咒不被梵音寺纳入四大至尊功法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如梵音寺向外界说的那般,而是它曾经残缺,后融入唐门毒经才延续下来!但却不再是当年那本正大光明的金刚咒了,所以才······”李朝话未说完,便开始剧烈咳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