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我看你是疯了
    僧侣哀叹一声,从怀中取出一瓷瓶,从中都出一枚蓝色的药丸递给李朝:“此药只能暂缓你的体内毒性,出去后,上武当山找武当派当世最强炼药师方世忠,他出手或许还能保你一命。”

    “距离下一次毒发时间还有多久?”李朝服下丹药,舒缓了一下丹田之气。

    僧侣说道:“一个月。”

    李朝艰难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足够了。”

    本来密封着的地下酒窖,因为被李朝击坏了天花板而不再隔音,整个酒窖的人都清楚听到地面上传来的激烈枪声,顿时吓坏了许多人。

    人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在面对对自己不会有危险的时候,就会露出一副傲慢的态度,可是在面对会伤害自己的时候,就会立刻怂的一塌糊涂。

    面对这样的情况,李朝连嗤之以鼻都不想做出来,这种事情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捡起之前扔在地上的枪械,检查了一番,确认无碍后,就在酒窖内找来一人字梯支立在天花板窟窿的下方,指挥着所有人依次向上攀爬。

    “先上一批会枪的年轻人,然后是妇女老幼,我殿后。”李朝把自己手里的m4a1扔给了第一个上去的年轻人,叮嘱道,“你在前面探路,一定要小心。”

    秦昊走上前,伸手摸了一下李朝背在背上的狙击枪,低声道:“这东西到底是救人还是杀人呢?”

    李朝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一个小孩子给问住,取下背在背上的狙击枪,紧紧握在手里,心中的平静受到了撞击而不再平静。

    “救人······杀人?”李朝给手中的狙击上膛,望着慢慢往天花板爬去的老百姓。

    李朝的表现让秦昊有些不解,为什么自己这么一个小孩子无聊的问题竟然难住了这样一位大神。

    不过李朝对于解不开的问题,并不会像那些科学家一样,发疯似地要将问题找出答案,而是舒缓一下心情,优先完成当下眼前的事情。

    “大家动作快点!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李朝看着慢吞吞往上爬的人员,开始有些焦急,毕竟现在每一分钟都是生死攸关,如果一但被恐怖分子发现这个地方突破进来,以自己一个人的实力不知道能保住多少人。

    僧侣突然停止里往上爬的动作,直接从人字梯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到李朝面前,说道:“我留下断后,你带着这个孩子和其他人离开这里。”

    “你没枪没弹的,你留在这里断后不是送死吗?”李朝一把拎起僧侣,怒吼道。

    僧侣双手合掌,平心静气说道:“老衲命不久矣,不如在人生最后一段时间里做一点真正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一辈子待在寺庙里闻着檀香、听着钟声死去。”

    李朝放下僧侣,伸手抓住他的手脉,发现僧侣的脉搏极其微弱,恐怕真如他本人说的那般,命不久矣——————

    “你会医术?”僧侣看着李朝在把自己的脉,出声问道。

    李朝收回手,说道:“医术不精,不然金刚咒里的毒,我自己就可以解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把这把枪留给你吧。”李朝递过去自己手中的狙击枪。

    僧侣摇头拒绝。

    “施主,我不用枪,我用佛家功法!虽说都是杀生,但我想给他们留下一具全尸。”

    李朝见状,只好自己重新背好枪支,但是心中却是疑惑不止:“我很想知道,佛家戒言里,不是不许佛门弟子杀生的吗?”

    僧侣莞尔一笑,指了指自己脚下踩着的石地板:“我是佛家人,但我也是华夏人!如果让我在国家和信仰里选择的话,我宁愿背弃我一生的信仰,也要让践踏我国土的家伙永世不得超生!”

    秦昊听到僧侣说出的话,眼中泛起星光,或许他的内心也被点燃。

    李朝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信仰、到底应该守护什么?硬要说的话,恐怕那就是金钱和权力!看着华夏军人和这位僧侣都有着自己一生要守护的东西,即使为此放弃自己的信仰!

    自己与之相比真的像一个小丑,一个愚昧可笑的小丑!

    李朝瞥了一眼自己战斗服上贴着的国徽,伸手将它撕了下来,递了过去:“这是你要守护的东西,就让它陪着你走完你最后一段路吧。”

    僧侣看了一眼李朝,伸手接过有着华夏国旗图案的肩章,望着静静躺在掌心中的徽章,眼中泛起泪光。

    “我周师昭以后再也看不到华夏人人脸上的笑容,也看不到未来华夏的盛世山河了。”

    李朝望着眼前这位有些苍老的僧侣,心中的那根弦再一次被触碰。

    没想到,仅仅回华夏一周左右,竟然被这里的人触动了不知道少次心灵,或许在这片创造自己的土地上,自己能够找到自己一生所追求的信仰和自己能够燃烧自己一生也要守护的东西。

    转头看向身后,所有人基本上都已经上去了,就剩下自己和秦昊还没有上去,催促了一下秦昊,回头看向僧侣,却是不知道言说何处。

    “我希望你以后想守护的不只是你的爱人、你的家人,我希望你能看见更远大、更值得你拼尽所有也要去守护的存在。”僧侣首先开口,说罢,转身找出一张布满灰尘的木凳盘坐在上面,开始在诵读佛家经文。

    李朝深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我会找到的。”转身攀爬上了天花板上的通道里,慢慢远离了这地下酒窖。

    “天下本就无杀人还是救人之分,只要你能守护住你想要守护的,那你就没错!即使天下苍生都害怕你,即使你会失去一切,又何妨。”在李朝等人全部离开后,缓缓睁开眼,望着四周烟漆漆、空荡荡、没有一个人的酒窖低言道,“不管自己做了什么,只要守护住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即使没有任何人懂你,又何妨?孤独一人又何妨。”

    李朝等人在烟漆漆的狭窄通道里不知爬行了多久,保守估计也有一刻钟(十五分钟左右)了吧,但是依旧没有到达尽头的样子。

    李朝伸手拍了一下前面秦昊的屁股,说道:“让前面的,快点!这样爬要到什么时候。”

    在烟暗中就这样一个拍一个,一个个向前传着李朝的话,没多久就听到前面传来一声。

    “看到出口了!”

    在酒店外和恐怖分子进行着火力对峙的叶钦等人也开始有些着急了,毕竟李朝进去可不是一分钟、十分钟了,而是整整三个多小时了!

    这时,却有一名士兵跑到他的身边说道:“刚才有一位穿着战斗服的男子带着一大批老少妇孺在后勤部那边进行修整了!那人让我来告诉你,除了被挟持在战场前方的巴基斯坦人员,其他的都成功救了出来。”

    叶钦一听,心中的那个激动啊!赶紧持枪起身快步脱离了战场,冲着后勤部驻扎的地方跑去。

    李朝刚刚包扎好手臂上的伤口,走出帐篷,就看见叶钦火急火燎的朝着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叶队长,是家里媳妇饥渴了,还是你屎意来袭了?”李朝玩笑道。

    叶钦冲上去,一把抱住李朝,随后激动说道:“人呢?”

    “什么人?”李朝装疯卖傻。

    “少给我扯淡,我是说你就出来的人质呢?”叶钦可没心思跟李朝开玩笑,急冲冲说道。

    李朝指了一下自己身后的那几处帐篷:“都在呢!不过,我把黄正明给杀了。”

    刚想快步冲向帐篷内伤情的叶钦,被李朝的一句话,惊得刚起步的腿就那样僵住了!许久才收回,直愣愣的望着李朝。

    “你tm的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叶钦算是接受了现实,但是心中怒火难消,直接破口大骂,“黄正明他tm的是华夏驻巴基斯坦大使,你tm是不是脑子短路了!你杀他,我cnm!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nb!”

    “有他,永远是一根竹刺扎在身体里,难受。”就算叶钦这般暴怒,李朝依旧是风轻云淡!因为死的不是一个什么好茬儿。

    叶钦自然试听懂了李朝话中的意思,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就算黄正明有问题,你也应该将他带出来,交给国家、交给法律来审判!”叶钦近乎有些抓狂,不断抓挠自己的头发。

    “你能保他必死吗?”李朝冷着脸,冰冷的声音发出质问。

    这一句话问住了叶钦,这个还真不能,毕竟现在黄明正的罪名还没有坐实,证据也没有,凭着黄明正的背景————真要让他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还真是有困难。

    看着叶钦为难的表情,李朝呵呵一笑,指了指身后的几个帐篷,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有黄明正这样的人,他们根本不需要经历今天这事儿!此等罪恶昭彰的人,我岂能让他多呼吸这世界的一口空气。”

    叶钦无奈叹息,垂丧着头:“容我将这件事先汇报给我的白老,就看白老怎么去和上面的人怎么说了。”

    “我说你,真的就是一个专门制造祸事的王八蛋!”叶钦通过通讯器通知战线前方的作战人员,开始减弱火力射击,准备实施下一步计划。

    叶钦现在只能将黄明正的死放一边,如今最重要的是李朝赶紧说出下一步计划方案,如何安全的将现在还在恐怖分子手中的那两位巴基斯坦外交人员安全救出来才是正事。

    “正面强攻,火力压制!我直接冲进去救人。”李朝像个没事人一样说了出来,因为这对于他自己而言完成起来确实是风轻云淡,就算是现在中了毒,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是对于叶钦等人听起来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在叶钦听来,感觉就是,李朝完完全全在逗他玩!还火力继续压制?强攻?一个人冲入敌阵救人?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是什么?

    “我看你tm今天是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