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杀降俘
    李朝活动了一下自己被缠着绷带的手臂,同时伸手一把抢过叶钦手里的95式步枪。

    叶钦伸手想抢回自己的武器,但是被李朝伸手挡了回去。

    “你干嘛?”叶钦怒吼道,“我是军人,剩下的任务让我去!”

    李朝摸了一下手里的武器,露出了一个坚定地表情:“这里不止华夏军人,还有华夏人。”

    叶钦甚至有些不敢对视李朝那双坚毅的眼神,只好无奈摇头,转身准备离开,离开时回头对李朝说道:“你虽然和我们不一样,你不是华夏的军人,但你说得对,这里有的不只是华夏军人,还有华夏人。”

    说罢,叶钦便离开了后勤部。

    李朝沉寂多年的心,在回到华夏遇到的这些事开始让他有些热血沸腾!在这一刻,李朝发现,或许在这片名为华夏的大地上,吸引人的不只是富贵美人,还有那所有华夏人心中那神圣的山河寸土和尊严!

    叶钦走到军备部所属的帐篷里,见里面没人,便随手拿起一柄军刺,食指轻轻滑过军刺的锋刃,感慨万千:“服役七年了,我为了这个我所挚爱的国家放弃了一切,可如今内部人心不齐、尔虞我诈、混乱不堪!这真的是我宁可穷极一生在这军旅中挥洒热血想看到的吗?”

    走出军备部帐篷,抬头望着矗立在帐篷边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叶钦眼眶有些发热,开始有些湿润。

    在叶钦离开之后,李朝仔细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枪械,然后扛枪直接步入战场。

    李朝走到霍光身边,说道:“你赶紧吩咐下去,立刻将所有重火力集中起来,在阵地里对对面进行火力扫射!扫射十五分钟后,所有持轻武器的和我一起冲入敌方阵地,这个时候所有狙击手就要进行掩护!一但敌方露头,直接给我狙掉!”

    霍光听完李朝的安排,发现这就是二战时期最普遍的简单粗暴的正面大规模兵团战术!

    面对李朝,霍光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这一刻他甚至都开始怀疑李朝的战术问题了。

    “李朝,你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你要知道这种大规模兵团使用的战术在这里是否行得通!还有,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这样做,我们会损失多少人!”霍光还是决定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来,不然到时候真出现了不可挽回的损失,那时可就是说什么都晚了。

    李朝微微一笑:“你要知道,重火力是压迫他们,让他们不敢轻易露头,然后狙击手是替轻装冲锋的战士清除敢于露头的。”

    “至于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使用大兵团战术?完全是因为,我方作战人员足够多,还有这酒店地势空旷,完全适合使用大兵团战术!这也是快速结束战斗并救出巴基斯坦人员的方法。”

    霍光算是明白了李朝这么安排的意图,之前对李朝安排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也在这一刻明白为什么之前白老和黄老都说李朝比他们都更适合作为战场指挥官!

    没多久,霍光就通过通讯器将李朝之前的战术全部安排了下去,随后就把自己手中的重机枪扔给了身边的人,自己扛起一把95式步枪就做好准备冲锋的准备。

    “你想干什么?”李朝拍了拍霍光的肩膀,“你是战场上唯一一个三大特种部队的队长了,你不能冲上去。”

    霍光伸手指了指对面敌方的战壕,说道:“我的命不值钱,如今敌人就在对面,你让我做个怂蛋窝在这战壕里吗?”

    “随你吧。”李朝不再争辩,毕竟这是他人自己的选择,自己无权利夺取,就算自己是指挥。

    “现在全线重火力压制!别给老子节省子弹!”霍光一声令下,所有持重火力的武警官兵立马架枪,紧接着就是一顿猛烈的枪火扫射而出,机枪枪口火光不止。

    恐怖分子的反应正如李朝所预料的一样,面对如此凶猛的火力,被压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甚至连露头的机会都没有!

    在重火力压制期间,有一些恐怖分子想露头伺机反攻,直接被流弹击中脑袋当场身亡,死亡还不算惨,有的是被流弹打掉了耳朵、有的被穿透了胸膛······直到在枪声完结之前再没人敢露头。

    “停火!”李朝下令让所有重武器停止射击,同时下了第二道命令,“狙击手准备掩护,轻装武器者跟我冲!”

    李朝霍光二人带头冲锋,每人身上只佩戴了两个弹夹,冲锋上去的时候就开始朝着敌方阵地里开始进行奔跑射击。

    子弹并不是他们杀敌的真正武器,在他们腰间佩戴的刺刀和匕首才是他们接下来冲入敌阵后杀敌的武器!也就是说,李朝从一开始就打算和恐怖分子进行的并不是枪械这类枪械战,而是华夏自古传下来的冷兵器战!

    林岳峰在酒店外一处高楼楼顶之上,架好从装备部拿来的巴雷特狙击枪,瞄准恐怖分子的阵地。

    只见在李朝等人冲锋期间,恐怖分子其中一人探出头来观望,林岳峰在瞄准敌人的那一瞬间,瞳孔变成了苍穹之上翱翔雄鹰的眼睛,死死盯住了自己的目标,这便是地下世界中的人为何称林岳峰为‘鹰眼’的原因!林岳峰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一发子弹冲出巴雷特枪口,直接穿透了那名露出头来探查的恐怖分子的眉心。

    子弹穿透了恐怖分子的眉心和颅骨,随着那名恐怖分子的倒下,掩藏在掩体里的恐怖分子清楚地看到倒下的队友身后的地上有一个烟漆漆的弹孔,不知道这枚子弹到底镶嵌进去了多深,只是看着就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而就是这惊恐的一小会,李朝和霍光已经带着第一批冲锋队员冲进了恐怖分子的掩体里,每个武警官兵都在奔跑的途中给自己的枪支插上了刺刀,冲进去的第一时间就冲着自己眼前能看到的、能够得着的恐怖分子,开始突刺!

    一朵朵血花在华夏军人手中的刺刀上绽开,恐怖分子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华夏的军人杀倒了一大片!

    霍光看到紧接着的第二批冲锋队员冲进掩体内,开始大喊道:“跟我冲!让他们见见真正的华夏刺刀!”

    有一些缓过神来的恐怖分子开始持枪反抗,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的目标竟然是霍光和李朝这二人!

    在他们以为只要杀死敌方领头的,就还有可能机会。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华夏,即使是指挥官战死、即使没了头领,只要上级还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他们都会死战到底!而且,恐怖分子也找错人了,李朝和霍光都是武者,武学身法还有武学功力都不差,只要不是放阴枪,正面较量还真没可能打中他们二人。

    恐怖分子领头的见这二人如此这般身手,便知大事不妙,再看到身边一个个兄弟被华夏军人的刺刀刺倒,心中更是恐惧不已,连忙起身冲向被他之前绑在一边的两位巴基斯坦人质那边。

    “想用人质救自己一命吗?”可哪知道,眼见两名巴基斯坦人质就在眼前了,不到十米的距离,一个外面穿着烟色大衣、里面穿着防弹衣的男子出现在他面前,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说话的声音更是充斥着阴冷。

    这可着实吓了他一跳,赶紧刹住脚步,死死盯着面前拦路的男子,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李朝从兜里取出一支已经弯曲的不成样子的香烟,然后又从兜里取出一支市场上随处可见的一元钱的打火机点火。

    “幸亏我就出其他人质之后,救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不然还不能像现在这般在战斗中抽烟呢!真是享受啊!”李朝吐出一口浓烟,嘴角一弯,抬手指了指恐怖分子头领,“你抽烟吗?要不要点支烟冷静一下再和我打?”

    “cnm!老子今天就弄死你!”恐怖分子头领从背后拔出一把尼泊尔军刀,直冲冲朝着李朝面门砍去。

    李朝站在原地,依旧是笑容满面,就在尼泊尔军刀的刀锋距离自己左眼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时,忽然抬手,食指轻轻一动就弹开了刀锋,让恐怖分子首领砍了个空。

    呼————

    李朝冲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恐怖分子首领脸上吐出一口烟雾,然后抬腿就冲着他的腹部就是一踢。

    “垃圾。”李朝收起了笑容,看着被自己踢飞出五六米远的恐怖分子首领,冷声说道。

    李朝从腰间拔出一把军刺,慢慢走近倒在地上的恐怖分子首领,手中军刺泛发出的寒光让恐怖分子首领不自觉的开始往后退,或者说是李朝的实力彻底吓到了他。

    都说兔子急了也要咬人,恐怖分子首领再怎样也不会求爹爹告奶奶的求饶,再往后爬了几步后,便从腰间拔出手枪朝着李朝狠狠扣出几枪。

    但李朝行走的步伐依旧包车在一条直线上,只是头轻微朝着左右摆了一下就躲过了子弹。

    “我说,之前你们用步枪子弹打我都打不到,现在你一个人用一把烂手枪就想干翻我?是不是太天真了?”李朝右手挥舞了几下军刺,忽然停住脚步,对着恐怖分子首领瞄了瞄,然后投掷了出去。

    噗!

    不偏不倚,军刺正中恐怖分子首领的左胸心脏部位,而且军刺还刺穿了肋骨穿透了胸腔,带出了鲜红的血液。

    恐怖分子首领如此轻易被人杀死算是彻底击溃了还在反抗中的其他恐怖分子心中最后一道防线,开始纷纷缴械投降。

    没多久,霍光打扫完战场后来到李朝身边说道:“俘虏二十人,杀敌一百零五人!我方轻伤十人,重伤二人。”

    “俘虏?”李朝转身看着霍光,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让人胆寒,“留着你用国库养着吗?”

    霍光是个军人,一直实行的是军人的那一套,不杀妇女老幼、不杀手无寸铁之人、不杀降俘!

    看出了霍光的迟疑,李朝眯起眼说道:“出了什么事,我李朝一人扛着。”

    霍光不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只能听从李朝的命令,转身对着正羁押着俘虏的所有士兵吼道:“所有降俘,杀!”

    在一阵绝望的嘶喊中,所有的恐怖分子最终都倒在了华夏军人的刺刀下。

    虽然霍光对李朝这样的做法感到不人道、不认同,甚至是厌恶的!但是,自己却没有权力去对李朝说道!只是心中却是对今天发生的事牢牢记在心里,在他的心中李朝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是一个完全不顾及世人眼光、不按常理出牌的危险份子!这样的人在他的心里是瞧不起的,是最不配成为华夏军人这种正义之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