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斗拳王
    打扫完战场,便将两位巴基斯坦外交人员送去附近最近的医院进行检查治疗,霍光也因为杀降俘一事对李朝颇为不满,早早离去。

    望着一片狼藉的山海大酒店,李朝吐掉了嘴唇上燃烧殆尽的香烟。

    卸下身上的防弹衣,李朝重新穿好大衣,转身慢慢走出了山海大酒店,林岳峰、白山和秦煌叶钦等人早就在外面等着他了。

    叶钦见李朝走出来,赶紧走上前,说道:“李朝,你杀黄明正一事,还有下令杀降俘一事,按照部队政策,战后汇报情况,恐怕上面已经知道了。”

    “所有的降俘都是华夏人,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倒在那里的都是反叛军,都是叛徒!”李朝露出严肃的表情,“什么人最可怕?凶猛的敌人?不是,是在你背后捅你刀子的自己人,是背叛了自己国家和背叛了这属于所有华夏人生存的万里山河的华夏人更可怕!他们也是最可恶的,我希望你们也要明白,军人只负责杀该杀得人,救也是只救该救的人。”说完,李朝将自己手中拎着的防弹衣塞进了叶钦手里,直接离去。

    转身,叶钦望着李朝和白山众人离去的背影,说道:“该死的,不只是这些人,还有所有阻碍华夏前进脚步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助我。”

    李朝听到,回过头,露出恐怖的表情:“我说过,我是华夏人。”

    离开山海大酒店的李朝等人,坐上了林岳峰的车,径直驶向了往来酒吧。

    “老李,你身上还有伤呢!现在去往来酒吧找那个拳王对决,是不是不太稳妥。”秦煌坐在副驾驶上,回头看着正闭眼休息的李朝。

    李朝缓缓睁开眼,望着窗外刹那滑过的景色,说道:“如果不是燕京和山海大酒店这些事,我早就应该赴约的。”

    “可是,你的伤。”白山看了一眼身旁李朝手臂上缠着的绷带。

    李朝上车前褪去大衣,里面只穿了一身白色短袖衬衣,露出了手臂上缠绑着的绷带。

    “往来酒吧马上就要到了。”秦煌看了一眼前方的道路,说道。

    李朝开始穿上自己的大衣,长出了一口气:“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只要将拳王光明正大的打倒,那么王朝阳那些人才能真正明白和我合作才是唯一继续发展下去的出路。”

    呲————————

    林岳峰踩下刹车,稳稳地停在了往来酒吧的大门前。

    往来酒吧前些日子被李朝等人摧毁的大门已经换上了一道金属制的大门,门外笔直站立着四个穿着黑西装的大汉。

    “哟呵?上次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些看门狗,怎么?被老李你上次给吓着了?这都装上看门狗了。”秦煌在车内伸手指了指往来酒吧门口站着的壮汉,调侃起来。

    这时,往来酒吧看门的四人发现有一辆车从刚才就一直停在路口从未移动,车上也并无人下车,更可疑的是车上的人似乎还在对往来酒吧指指点点的。

    四人领头的人,名叫楚文雄。

    楚文雄是退役军人,退役的五年间都在王朝阳手底下做事,昧着良心犯下的弥天大错也是数不胜数!时事造化弄人,现实的残酷,让这个曾经铁血军怀、情义似天的他,也变成了王朝阳手底下冰冷残忍的傀儡。

    楚文雄摆了一下头,让其中一人上前去看看车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方章,你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光头的方章点了点头,快步走到李朝等人坐着的车窗前,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李岳峰降下车窗,转头问道:“怎么?”

    方章取下鼻梁上的墨镜,说道:“先生,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最好不要停在这里,别影响我们往来酒吧的生意。”

    林岳峰伸手指了一下前面和后面停着的车辆,问道:“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停着,我为什么就不可以?”

    “哼,人家那些都是我们的顾客,你们嘛————”方章嘴角一扬,语气极度不屑,“如果再敢在这里碍事,小心大爷我让你脱层皮。”

    就在方章放出狠话后,林岳峰不屑一笑,随后后座的车门被人打开,从里面走出的正是李朝。

    “王老板的手下看来是欠抽了。”李朝嘴角一扬。

    楚文雄以为会很快就把人赶走,就算有问题以方章的身手也没什么大问题,可是当看见从车后座走出来的男子时,顿时脸色大变。

    “你赶紧通知在二楼的王爷,上次砸场子的那人又来了!”楚文雄赶紧招呼身边的人去报信,自己和另外一人快速走到方章的身旁,时刻警惕着眼前的男人。

    李朝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哀叹道:“想抽支香烟,都没烟啊。”

    楚文雄眼神示意方章给眼前这人一支烟,然后笑说道:“上次兄弟大闹了我们往来酒吧,不知这次来是有何指教?”

    李朝接过香烟,从衣兜里摸出打火机点上:“别怕,我这次不是来砸场子的,我是来揍人的。”

    李朝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转身走向往来酒吧大门,秦煌等人也跟着拉开车门跟了上去。

    楚文雄见这四人阵势,便知大事不妙,赶紧上前拦住李朝等人。

    王朝阳本在二楼与艾伦·奥尔丁顿品茶,谈论着之前李朝为何没有履行约定赴约一战的事情,结果手下竟然急冲冲的跑上来告知他之前砸店的人来了!不是李朝又是何人!

    王朝阳和艾伦·奥尔丁顿快步来到楼下,刚距离大门不到十米处,大门处一声巨响,金属大门轰然倒塌,随着大门倒塌的同时还有方章和楚文雄等人摔了进来,直接在水泥地上砸出不少裂缝。

    紧接着,李朝等人在酒吧内花红酒绿的灯光照耀下走了进来,王朝阳首先就认出了李朝和秦煌二人!更可怕的是李朝的身后还跟着与军方有关系的白氏集团的少东家!

    混黑道的再怎么猖狂,也没有一个人敢不要命的去跟白家过不去,跟白家过不去,那可就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完全是跟自己全家过不去!

    不说白家在燕京的势力如何,至少除了渝州有那个家族坐镇以外,还真没见着其他除首都以外地方上的哪个家族敢和白家对着干的。

    王朝阳低声下气的向白山一拜:“白少主,不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白山不予理会,扭头看向李朝:“老大,你说要揍人,那人是谁?我也好久没活动了,让我开个先锋,如何?”

    李朝抬手打住了白山,说道:“不必,此战是我的私事,有我自己亲自来。”

    李朝望向站在王朝阳身后的艾伦·奥尔丁顿露出一个惬意的笑容:“拳王,之前没能来赴约,我李朝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了,不知道这几日休息的可好?现在交手不迟吧?”

    艾伦·奥尔丁顿走上前抱拳:“期盼今日已久,二楼请吧。”

    王朝阳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被李朝的一句话给顶了回去:“不知道,我李朝上次给王老板的建议,王老板想好了没有,是否要给个答复了?”

    王朝阳看了一眼艾伦·奥尔丁顿,又看向李朝,露出尴尬的笑:“还是等李兄弟和我这位拳王兄弟比过之后,咱们再坐下来慢慢谈吧。”

    李朝点了点头,跟着艾伦·奥尔丁顿上了楼,白山望着王朝阳上楼的背影,眉头一皱。

    “这个王老板还真是不到最后都不想放弃啊,想看完老大和这个拳王打完之后的结果再做定论,心机可不浅啊。”白山道出心中想法,然后快步跟上。

    秦煌和林岳峰心中却是有另一种看法,那就是王朝阳在看到白山跟着李朝来的时候,心中恐怕早已经下了定论!既然李朝的身后有白家的少家主的跟随,那基本上就说明李朝的身后肯定就少不了白家的存在,跟着李朝混,那就是跟着白家混,怎样都不会吃亏!至于为何还要等到李朝和艾伦·奥尔丁顿比试完之后再做决定,那完全是万一艾伦·奥尔丁顿获胜的话,自己就算附庸了李朝等人,那地位也不会太低!

    秦煌和林岳峰二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二楼有一处很宽阔的房间,里面有一处宽阔的擂台,上面便是李朝和艾伦·奥尔丁顿交手的地方。

    李朝和艾伦·奥尔丁顿对立站在擂台上,李朝首先开口说道:“我们交手没有点到为止,没有任何规规矩矩,我用我的武术,你用你的拳法,我们都别留手。”

    “正合我意!”艾伦·奥尔丁顿举起拳头怒吼着,举起右拳冲上去对着李朝面门就是一拳轰出。

    李朝右脚向后退出半步,左手为掌右手为拳,在艾伦·奥尔丁顿的拳头离自己不到十厘米的时候,左手伸出挡下来他那迎面而来的一拳,同时右拳蓄力打出。

    艾伦·奥尔丁顿不愧为世界拳击冠军,市井小混混根本不能与之相比,如果是普通小混混的话面对李朝的这招只有硬生生挨上一拳!而艾伦·奥尔丁顿却是左手为拳与李朝那轰击而来的右拳直接硬碰硬。

    双拳相撞,李朝左手一转紧紧抓住艾伦·奥尔丁顿的左臂,退半步的右脚收回,直接一脚踹上了艾伦·奥尔丁顿还未站稳的膝盖。

    这一踢,让艾伦·奥尔丁顿慌了一下,可就是这一下,李朝左手用力,右手收回再伸出一把抓住他的衣口,转身就是一个过肩摔。

    砰!

    艾伦·奥尔丁顿健硕的身体狠狠砸在了擂台的水泥面上,竟生出道道裂纹。

    艾伦·奥尔丁顿挣脱李朝双手的束缚,一个翻滚远离李朝,再是一个鲤鱼打挺重新站立在擂台上。

    “攻上三路是幌子,你刚才真正的目的是攻我下三路。”艾伦·奥尔丁顿算是领悟,李朝的前几招是佯攻,而踢他下盘的那一脚才是真正的进攻。

    李朝右脚再次后退半步,做了一个起手式,笑说道:“看来你也懂点华夏功夫。”

    “彼此彼此。”艾伦·奥尔丁顿这次不再主动发起进攻,做了一个防御的起手式。

    李朝嘴角一扬,一跃而起:“这次换我进攻了。”

    李朝在半空中双腿屈膝,以右腿膝盖向艾伦·奥尔丁顿撞去,艾伦·奥尔丁顿反应过来李朝是打算用膝盖腿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开,只能抬起双手挡在前面,又一次硬扛下他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