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东方之王
    就在膝盖即将撞上艾伦·奥尔丁顿的双臂上时,李朝却在半空中向后一个翻身降落在地上,再低身一个扫堂腿,又是攻击艾伦·奥尔丁顿的下盘。

    艾伦·奥尔丁顿猝不及防,再次摔倒在地上,但是这一次,李朝竟然没有再出手,而是在艾伦·奥尔丁顿摔倒在地上之后,直接往后退出几步,拉开了距离。

    艾伦·奥尔丁顿翻身站起,愤怒的望着李朝:“别用这么卑鄙的招数,有本事堂堂正正的较量。”

    李朝嘴角一扬,脱掉大衣,随手扔下了擂台:“堂堂正正的宰了你是吧?”

    艾伦·奥尔丁顿能明显感觉到李朝在这一刻散发出来浓烈的杀气,甚至已经有些开始影响自己的神志。

    “艾伦·奥尔丁顿的双拳曾在巅峰时期前往澳洲打死过一头凶猛的棕熊。”王朝阳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颚短硬的胡须,有点炫耀的意思。

    秦煌却是不屑一笑:“那你恐怕是不知道,这位拳皇面对的是什么人,他是地下世界的东方之王。”

    地下世界分为雇佣兵和杀手两类,但是地下世界却分为东南西北四大版图,各个版图中都有自己的王!东方地下世界众称东王、北方北王、南方南王、西方西王,他们都是恐怖的象征,是地下势力最强的存在。

    王朝阳接触过一些地下世界的东西,也知道地下世界的四王,但是没想到有一天地下四王中的东王会出现在自己这家酒吧之内!更可怕的是自己还似乎嘲讽了这位高高在上的东王大人。

    王朝阳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差点站立不稳,幸亏被秦煌一把扶住。

    秦煌嘲讽的声音却是随之传出:“怎么?你刚才不是还在夸赞你这位拳王吗?怎么现在腿软了?”

    “我、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东王?你知不知道冒充东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王朝阳还在做挣扎,这样的现实他实在不想接受。

    秦煌眯眼一笑,转头看向擂台不再说话,但就是这样一个动作让王朝阳直接吓瘫在地上。

    如果说是惹到了什么富家子弟、官宦之家的人还好说,可是这tm的是完全拖累了联合国国际法和各国法制管理的地下世界之人,更可怕的是自己惹到的人看样子八成没跑了,就是东王!

    李朝可不在意台下发生了什么,他心中所想的是如何更加有侮辱性的杀死眼前这个拳王。

    “算了,实在想不出来了,直接速战速决吧。”李朝扭了几下脖子,一个爆步冲到了艾伦·奥尔丁顿的面前,内力蓄集右手,冲着他的胸膛一掌轰去。

    艾伦·奥尔丁顿眼见这般,深知自己想躲是躲不过了,但是就算败也不能输了气势!左手抬手去挡住李朝的那一掌,右手一拳轰出直逼李朝面门。

    本以为李朝的那一掌就算再是凶狠,也不至于一掌轰断他的手臂,可哪知道,自己的右拳还没有击中李朝的面门,却已是见自己的左手从手肘处断裂飞出,带着洒出的鲜血。

    还没来得及因痛楚而惨叫,李朝已经伸出左手一把扣住他的右手,随后伸出右手抓住他的咽喉。

    “杀你,真的不费力。”李朝露出冰冷一笑,随之一把扯断艾伦·奥尔丁顿仅存的右手,随后右手一用力,一代曾经的世界拳王真的就化为了曾经,永远不再属于这个世界。

    松开已经断气的拳王,任由失去双臂的拳王尸体瘫倒在地上,李朝转身冰冷的望着王朝阳:“是要和我合作,还是和他一样?”

    望着李朝布满鲜血的双手,冰冷笑容,眼中布满的杀意,王朝阳直接跪在了地上,俯首称臣:“王朝阳从今天开始,命都是属于东王大人的,从今往后东王大人就是我的主子。”

    李朝走下擂台,来到王朝阳的面前,在王朝阳的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血渍,说道:“我给你的报酬还是和我之前说的那般,整个沪州帮派只能存在万盟堂,而你将是万盟堂唯一的主。”李朝穿上自己的大衣,走出房间离去,留下王朝阳一人还跪在原地恐惧的望着擂台上已经冰凉的艾伦·奥尔丁顿的尸体。

    走出往来酒吧,李朝恢复了一下心情,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手表,说道:“mmp,吃完饭的时间都过了,我现在回去,那两个家伙给我留了饭没有?”

    白山这时走了上来,说道:“要不,大家一起去我家里吃?我家老爷子可是早就想你们去我家聚一聚了。”

    李朝想了想说道:“现在去,不会打扰到白老吧?”

    白山也低头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放心,才这个点,我家那老爷子没有十一二点是不睡觉的。”

    林岳峰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我觉得可行,我要是现在回家,我家那位非让我跪榴莲不可!还是去白山家吧。”

    李朝一想也是,自己要是现在回去估计也是惨不忍睹,还是先去白山家避避风头吧。

    “启程,白山家。”

    四人在林岳峰的小车内,有说有笑,大约在九点左右的时候,来到了白山在沪州市郊区的独栋大别墅门前。

    守门的护卫将白山的车开进了车库,而他们四人则是下车后慢慢走向别墅大门。

    走着,白山忽然眉头一皱,目光聚集在别墅大门旁的秋千椅上。

    所有人跟着望向那个方向,只见一个清秀的年轻女子穿着薄薄的睡衣,侧头靠睡在秋千椅上。

    “老白,你们白家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不会是你妹妹吧?要不咱俩打个亲家算了。”秦煌上前直接把手搭在白山的肩上,说道。

    “那是我媳妇。”白山不冷不淡的语气,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像是在说一个外人一般,没有丝毫属于家人的感情,哪怕是愤怒这样的情绪都没有。

    额——————这倒是让秦煌十分尴尬。

    李朝走上前,拍了拍欧阳诗涵的肩膀:“弟媳、弟媳。”

    白家在用晚餐的时候是下午六点左右,那时候白山还没回来。

    欧阳诗涵有些担心,就没有和白家其他人一起用餐,而是来到大门外的秋千椅上坐着等着自己的丈夫回家,不知不觉天色已晚、自己也熟睡在秋千椅上。

    欧阳诗涵睡梦中被人摇醒,微微睁开眼,却是见一陌生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本能的卷住一团,尖叫声随之传出。

    “我长得很吓人吗?我明明这么帅!”李朝捂住耳朵、哭丧着脸,走回到白山面前,说道,“不过说实话,白山,你媳妇功力不浅啊,我的耳朵啊!”

    白山顿时火气就来了,李朝是他白山的兄弟,是大哥!自己的媳妇竟然敢对自己的兄弟如此无礼,这一刻恨不得将欧阳诗涵撕了。

    “欧阳诗涵!你叫什么,还嫌不够丢脸吗?”白山走上前出声呵斥欧阳诗涵。

    听到自己丈夫的声音,欧阳诗涵止住了尖叫,抬头望着自己眼前这个面带怒色的丈夫。

    欧阳诗涵看到自己的丈夫回家,心中乐开了花,赶紧跳下秋千椅,穿上拖鞋,准备转身进屋:“老公,你回来啦,我去给你热饭。”

    啪!

    白山直接是一耳光扇了过去,重重的打在欧阳诗涵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在脸上,欧阳诗涵有些愣了,心中那是万般委屈,但是还是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出,苦涩的露出一个笑容:“老公,你一定饿了,我、我去给热饭菜。”转身跑进了房内。

    李朝望着欧阳诗涵进屋的背影,明显看出她的身躯在瑟瑟发抖,那不是恐惧产生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伤心。

    “你有点过分了。”李朝上前看了一眼白山,有些无奈,毕竟这是白山的家事,自己也只能劝劝。

    林岳峰和秦煌也只是低头摇头叹气。

    白山望着自己的白家大门,说道:“老大,如果没有这个女人,我倒是很喜欢这个家!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不喜欢这个女人,门不当户不对,我跟她之间连最基本的爱情都没有。”

    “你爱一个不爱你的人,而她也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人。”李朝望着眼前这座败家大宅,“现在的你就算失去了她,你也不会心痛!可是她不能失去你,你是她最爱的人。”

    白山长叹一声,拍了一下李朝的肩膀:“老大,别说这些了,今天你们来我家,我肯定做东,让你们开心一下,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李朝明白白山现在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这个妻子,所以也不愿意自己这些兄弟全都帮助他的妻子说话。

    李朝点了点头,说道:“好,不谈这些了,咱们进去好好吃点东西才是真的。”

    就在白山带着李朝等人刚跨入大门,就见白起忠怒气冲冲走过来。

    李朝带着秦煌和林岳峰二人上前跟白起忠打招呼:“白老,我可又来看你了。”

    “小李、小秦、小林你们三个让开,老子今天非宰了这个畜生!”白起忠怒吼道,这一刻李朝等人才发现白起忠手上握着一把菜刀。

    李朝三人赶紧上前拦住白起忠,说道:“白老,你这是干什么?他是您孙子啊!”

    “老子白家都当没有过这个畜生!连这么贤惠的媳妇都打,你tm是不是个男人!”白起忠就算当年驰骋沙场,但如今年事已高,又被李朝他们三个拦住,实在是砍不到白山,只能破口大骂。

    这个时候,欧阳诗涵从走廊尽头跑过来,也加入了拦住白起忠老爷子的行列,说道:“爷爷,我都说了,这是刚才我在外面休息的时候有蚊虫叮咬我的脸,我自己扇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诗函丫头,你就别护着这个兔崽子了,要不是我来厨房找点吃的,看见了你脸上的巴掌印,难道就让这个畜生硬生生打你了?打蚊子?你哪有这么大的力气打自己的脸上留下这么红的印子?”白起忠还在试图挣开他们的束缚,“我告诉你,白山你个王八蛋,你爸那个小b崽子不在,你爷爷我来管教你!”

    白山站在原地,本默不住声,却突然说道:“老爷子,到底谁才是白家的血脉?她一个退役军人的后代,现在还没爹没妈的,我实在是没弄懂,你们到底觉得这个女人哪里好?非要我娶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