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我爹不是我爹(三)
    6小凤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觉得谭昭眼熟了,相比清俊无双的新朋友,眼前这张死不瞑目的白胖脸令他更为熟悉。

    这可不就是坊间流传的西方罗刹教少教主的画像!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谭兄的兄弟,但6小凤明白自己已然是摊上大事了,而且是攸关性命的大事。他的这种直觉向来很准,也救了他许多次,然而……还是被西方魔教的岁寒三友追了三里地才脱身。

    冷月挂在树梢,谭昭却迟迟没有入睡,他细细拨弄着桌上的茶盏等着6小凤归来。

    一直等到半夜,6小凤终于踏着冷月而归,一身露寒从窗户外边翻进来,对着谭昭的眼就问了一句话:“谭兄,你怎么还没睡?”

    谭昭笑了笑,伸手给他倒了杯茶,茶烟袅袅,尚且还是热的。

    茶不是什么好茶,水也不是什么好水,但在被算计了一晚上的6大爷喝来,却足够温暖心扉,他开始倒苦水:“谭兄,你是不是知道银钩赌坊宴无好宴啊,那蓝胡子瞅着大爷我心善给我下套,你说我这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他也真是,惹上了西方魔教还来找我擦屁股,他这么有胆怎么就不直接攻上西方昆仑上啊!”他停顿了一下,直视谭昭的眼睛:“你说是不是啊,少教主?”

    谭昭半点不惊讶对方的称呼,甚至还卖起了惨:“不,6小凤你错了,我不是什么少教主。”他也同样直视6小凤的眼睛,气氛一时凝滞,蜡烛哔啵一声,谭昭略显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西方罗刹教的少教主,已经死了,活着的,只有谭昭。”

    当真是再真再真不过的话了。

    6小凤自然也听出来了,如此他才唏嘘不已,这年头果然什么人活着都不容易啊,西方罗刹教家大业大,可谭兄却如此……想来也是隐情颇深。

    可如今的谭昭是他朋友,6小凤从来是个体谅朋友的人,所以他开口:“如此也好,谭兄既是这般打算,便不好出现在人前了,我有位朋友通晓易容之术,谭兄倘若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

    谈话,就这么结束了。

    6小凤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是辗转难眠,蓝胡子设了套污蔑他杀害了西方魔教的少教主玉天宝,说是只要他找到被他夫人李霞盗走的罗刹牌便为他洗清冤屈。

    这逻辑粗粗看是没什么问题,但他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特别是……他刚刚确认了真正的玉天宝还好端端活在隔壁,说起来谭兄也并未隐瞒他多少,不管是长相,还是……前段时间在银钩赌坊输得一分不剩。

    显然,这是个圈套了,甚至按照谭兄的态度,他的“死”也绝对是圈套的一部分,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有什么样的阴谋是需要少教主必须死的呢?6小凤想了又想,如今他手上的消息不够,真相仍然掩藏在迷雾之中。

    第二日谭昭醒来,屏风外边的桌上就坐了两个人,隐约还有食物的芬芳传进来,他细细嗅了嗅,有生煎和牛肉汤的味道。

    “哟,谭兄你醒啦,快快快坐下,这里的牛肉汤可是一绝啊!”招呼不打一声就坐在别人房间里吃饭,6大爷依然吃得心安理得。

    谭昭顺遂地坐了下来,望向坐在桌上的另一个人,此人面容平凡,身材也平凡得紧,着一身天蓝色的短打,看着实在是平凡得紧,只一双眼睛闪着精光,显示着他本人的不平凡。

    “谭兄,这就是我那位精通易容的朋友了,我这朋友虽然看着不靠谱,但我敢说他的易容之术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了。”大口喝着牛肉汤还不忘介绍,6大爷也是可以的。

    被人介绍的人显然并不喜欢这个介绍词,跳起来就打了6小凤一下,随即才转头对着谭昭开口:“谭兄,鄙人司空摘星,幸会幸会。”

    谭昭昨日在茶馆听了一耳朵的江湖轶事,自然也知道司空摘星这四个字代表着江湖第一神偷,便拱着手说:“谭昭,幸会。”

    江湖人嘛,不喝酒的时候吃顿饭就是朋友了,6小凤的朋友很多,但能够一个讯息就赶来的却并不多,刚好司空摘星算一个。

    饭后,谭昭就在司空摘星的巧手下换了一张面容,应谭昭的要求,依然换上了一张俊脸,此举引得司空摘星吐槽不已:“我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能同6小鸡成朋友了,男子汉大丈夫这般在乎脸面,你们难道要靠脸吃饭不成?”

    然后……然后谭昭和6小凤就齐齐点头:“对呀!”

    这朋友看来是没办法做了,丢下维护易容的办法,司空摘星气得踩着窗户就消失在了房间里,人去如风,第一神偷的轻功并非浪得虚名。

    半晌,将维护的东西收入怀中,谭昭才对着6小凤开口:“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能同他变成好朋友了。”

    6小凤却否认了:“谁跟这个猴精是好朋友了!”

    谭昭就笑了:“你俩进别人房间吃饭都走窗户,这以后你家怕是省下装门的钱了。”

    6小凤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房门上的门栓果然还好好地呆在那儿,上面还有一枚小小的铜钱,他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决定不再开口。

    哼!他的朋友不调侃他都会死吗!

    **

    两人急赶路,很快就到了塞北的万梅山庄。

    江湖上没人不知道万梅山庄庄主西门吹雪是6小凤的好朋友,6小凤惹上了西方魔教这种大麻烦,找自己的朋友帮个忙并非是什么新鲜事。至于同行的谭昭,一个无名小卒武功平平,搞阴谋的大佬也没时间去关注他。

    两人到时还没天黑,万梅山庄的管家给6小凤开了门。自从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在紫禁之巅一战后,人就愈地冷然了,连老婆都受不了他离开,这如今万梅齐开的万梅山庄就更加冷然了。

    幸好,已经成为剑神的男人即便冷得像一把铁剑,却仍然不会不见自己的朋友。

    谭昭跟着6小凤,有幸见到了江湖中剑术已经登顶的天下第一剑客西门吹雪。有句话说得好,当你的气质比长相出众时,那么这人长相如何便没有那么重要了。

    西门吹雪显然就是这种人,他也不得不佩服6小凤,能够让这样的人交心做朋友,难怪系统会默认6小凤是这个世界十分重要的人了。

    系统突然幽幽地开口:宿主,我以为你玩人物扮演上瘾已经忘记我了qaq!

    系统性格这么软萌,谭昭也不好欺负得太过分,趁着6小凤和西门吹雪好说歹说求帮忙的功夫,他难道哄了两句,反正也好哄:)。

    天色已黑,万梅山庄虽然并不留客,却会留朋友。蹭着6小凤的面子,谭昭也住了下来,但显然他一个无名小卒并不能引得天下第一剑客相交。

    用过饭后,谭昭就再也没见过6小凤了,想来是又去游说西门吹雪保平安去了。

    系统:宿主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要不也像这位庄主一样造这样一座庄园,然后混吃等死看风景?

    [钱呢?你出吗?]

    系统就觉得不平了:宿主你可以去商城兑换啊!

    [那怕是一辈子都买不起这样一座庄园了。]

    谭昭就忍不住调侃它,如今已是冬日,塞北的冬日就越寒凉了,他拢了拢衣袖,望着院中的寒梅,呼出了一口白气。

    这晚上的温度可真低啊。

    系统:租赁商城内可租赁暖气筒,一天可兑换八小时,跳楼价,宿主你要来一份吗?

    [谢谢,不用了。]

    又走了一段路,这万梅山庄这么大,仆人却这般少,他提着灯笼走了这么久竟然一个人都没看到,甚至他总觉得隐隐约约听到了些许小孩的夜啼声。

    [系统,你感知到小孩哭声了吗?]

    寒凉的夜风轻轻送来呜呜咽咽的声音,谭昭真的很难忽略这个声音,理智告诉他千万别去关注,但……

    系统:我感知到了,宿主你自己保重。

    谭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特别是他突然想起来万梅山庄的女主人因为受不了男主人愈冰冷的脾气带着孩子离开的消息。

    这怕不是女主人的院落?他的方向感应该没有这么差吧?

    谭昭刚要转身离开,却未想到脚下哔啵一声,一枝干枯的梅枝应声而断,随后便是一只凛冽的大手撅住了他的脖子。

    灯笼落在地上,映照出抱着孩子的男人脸上如烟的雾气。

    !!!

    “你是谁?”声音也如烟似雾般听不真切。

    谭昭心里问候了系统八百遍,还没等他开口,一道凛冽的剑光闪过他的眼睛,他生理性地闭上眼睛,下一刻撅住他的手便被人放开,他挣扎着望向赶来的6小凤,像是看着一个活生生的奇迹一般。

    6小凤:……他瞅啥?怕不是傻了?

    109/109823/48053246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