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我爹不是我爹(八)
    “如何,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玉罗刹并不会抱小孩,小孩子在襁褓里被他抱得歪七扭八,一泡眼泪憋在眼眶里,眼睛红红的,看的让人无端心软。

    可不知为何,这次孩子却没哭出来,真是令人奇怪。

    谭昭站在他的对面,夜里风大,外面呼呼呼的北风一直吹个不停,他思虑片刻,便开口:“我有不答应的资格吗?”

    玉罗刹就笑了,烟雾仍然笼罩在他的脸上,让人只能听到他的笑声:“你有啊,倘若你此刻已经拥有了赴死的决心。”

    不自由,毋宁死?抱歉,他觉得这事儿其实还蛮有意思的,谭昭很从心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其实还蛮怕死的。”

    系统:……宿主你说这话,你不亏心吗?

    谭昭当然不亏心,甚至还谈起了条件:“玉教主让我帮你培养继承人,就不怕我给你培养一个仇人吗?”

    玉罗刹就哈哈大笑起来,嚣张而狂放,似乎这天地间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束缚他一样:“你大可试试。”

    个疯子!

    条件谈妥,谭昭答应帮玉罗刹抚养继承人,玉罗刹就不对谭昭下杀手。这条件十分合理,谭昭没理由不答应,只是……养孩子而已?!

    可能很……简单吧?

    谭昭第二天就后悔了,系统一脸宿主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地咆哮着:宿主你冷静啊,自杀扣除所有获得时间的!他只是个孩子而已,你别杀人啊,杀人你也会死的!

    谭昭仍然一脸冷漠,甚至十分后悔离开了万梅山庄。

    玉罗刹西门吹雪这一家血脉简直绝了,父不父,子不子,他在现代浪得没边的时候还会给老爹老娘平安消息,这玉罗刹不想养亲儿子,就给亲儿子造了座庄园让他自己长大,自己弄了个假儿子养着玩,倘若他当真属意西门吹雪当什么继承人,绝不会任由其只学剑道并且这般孤注一掷,而他怀里这个……

    谭昭终于苦着脸哄了哄,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系统,有什么能让孩子昏睡的吗?]

    系统心里苦啊,它这宿主做人这么狗,它也很绝望啊:宿主你冷静一点,小孩子很脆弱的,你不能杀人啊!

    谭昭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让他转身回万梅山庄,绝对不成。

    这西门吹雪也是厉害,那管家尚且不舍得他带小主人离开,西门吹雪却抱着剑连脸色都不变,这孙秀青到底是哪只眼睛生错了喜欢这么个剑疙瘩!

    不行,他怎么都要找个人一起扛!

    谭昭思来想去,也就只有6小凤一个人选。

    [系统,给我找6小凤的方位!]

    花了一天获得时间兑换了6小凤方位,谭昭带着西门睿就南下,幸好有系统每天呼天抢地吼宿主你冷静,否则恐怕谭昭还没到扬州,这小祖宗就已经惨死在谭昭的魔爪之下了。

    到了扬州,直奔甪里街上的小楼。

    这小楼虽叫小楼,却十分富丽气派,原是富花老爷为了心爱的小儿子所建设的。花家七郎花满楼为人善良,因不想父母为难这才住了出来,可他眼睛目不能视,也就无法看清楚这小楼的全貌。

    此刻,花满楼正在与他失踪多日的好友6小凤在喝酒,某人一边喝酒还一边唱歌,歌声其难听,这天底下只花满楼一人可以忍受。

    所以倘若你问6小凤谁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定然会答花满楼。

    “七童,这次我认识了一个好玩的人,倘若你见了他,恐怕……”他话还没说完,谭昭就抱着孩子进来了。

    小楼从不关门,也经常有人进来讨杯水酒喝,两人原以为是行脚夫,却未料:“6小凤,我不在,你便要说我的坏话吗?”

    声音清越,定是个端方之人。

    花满楼给他下了第一印象的定论,却未料旁边的6小凤竟是像见了老虎一般翻桌倒椅起来:“我天,谭兄你是不是生了虎胆,你抱着这小祖宗作甚!”

    谭昭微微一笑:“我可不生了个虎胆!”

    他话音刚落,好不容易昏睡的小祖宗又哇哇大哭起来,其声震荡,连花满楼这般的温润君子都有些招架不住,他本就耳朵比旁人灵敏许多。

    “哎哟,我的小祖宗啊,你快别哭了!叔叔给你变戏法好不好啊?”

    “6小凤你别这么吓人,他是不是饿了?”

    ……

    三个大男人围着个小孩,最后还是隔壁卖烧饼的大娘听着哭声而来,才将孩子哄好。

    6小凤擦了擦额头的汗,终于问起了谭昭现在是不是在逃难,他要不要帮忙递把刀什么的。

    “6小凤,和你做朋友当真是我谭昭这辈子最大的失误了。”

    6小凤一脸你真没有眼光,却未料花满楼竟然也点头同意:“这位公子此话说得倒是不错,6小凤确实是江湖第一麻烦精。”

    于是谭昭与花满楼互通姓名,一时相见恨晚。

    6小凤:……老子有句mmp一定要讲!

    “玩笑话就不开了,谭兄你也搞不定这祖宗,就算是玉教主追杀你,你这也……”6小凤也没想到朋友几天没见,就为了活命带着小人质来投奔他了。

    谭昭一脸你到底在想什么的无语:“你以为我想带他出来?还不是你害的我!倘若不是你带着我去万梅山庄自投罗网,我如今何至于同玉罗刹打这个赌!”

    说起这个,6小凤也心有愧疚。

    谭昭原本是西方魔教少教主玉天宝诈死这个事实,原本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冷冰冰的好友西门竟然……简直不提也罢。

    “其实谭兄,我这也是被西门给坑了,要是我早知道如此,便是万死也不会带你去万梅山庄的。”

    花满楼也不得不叹命运巧合,谁知道剑神西门吹雪竟然和西方魔教的玉罗刹是父子关系,这便是宣扬出去也是无人相信的。

    “所以,你现在带着他是为了保命?”

    谭昭点头。

    “兄弟,我同情你。”这么荒唐的事情,西门竟然也同意了,6小凤无话可说。

    花满楼脸上也现出不赞同,可他到底是外人不好置喙什么。

    “不过说起来,你也是这小祖宗的二叔,西门那个性子怕是养不好孩子,你看着也比西门靠谱些,玉教主这是对你期望甚深啊!”

    谭昭厉眼看他:“6小凤,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6小凤:“套用你的话,我们帅哥没有良心!”

    没有良心的帅哥谭昭和没有良心的二号帅哥6小凤最后都赖在了花满楼的小楼里,花满楼自然不会拒绝。

    谭昭不想留在万梅山庄,一来是塞北的冬天太冷了,二来也是因为万梅山庄太冷了,庄主是个冷冰冰的剑疙瘩,眼里心里都是剑,上行下效,下人也是如此,而且大部分还是玉罗刹的安排,他呆得住才有鬼。

    到了暖融融的江南,谭昭的心又活起来了,也不用系统每天喊着宿主你冷静,实在是……花满楼这人太善解人意了,第二天就找了个奶娘过来。

    小祖宗有人哄有人喂,便没有那么闹人了。

    “谭兄接下来有何打算?”

    6小凤前两日已经待不住跑了,与他说话的自然是花满楼。

    “养孩子,赚钱。”赚时间。

    花满楼听到养孩子也是脸一僵,说实话他以前从未觉得小孩子是如此磨人的存在:“谭兄辛苦了,倘若需要花某的帮助,还请不必客气。”

    谭昭就笑了,花满楼是个很靠谱的朋友,而且还是个好人:“自然,6大爷可是说了你是大土豪,吃不穷的。”

    话虽是如此,萍水相逢谭昭也没占人便宜的想法,如今已经在物色房子了。

    他到底把养孩子想得太简单了一点,他尚且不熟悉这个江湖,倘若他带这个孩子五湖四海地浪,怕是孩子还没长大就要直接夭折了。

    所以,只能定居一地。

    扬州是个不错的地方,地方官清廉还有花满楼这个本地靠山,不靠白不靠。

    谭昭就这般在扬州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三年。

    三年,已经是谭昭的极限了,这三年间他已经将整个扬州及其周边全部转了个遍,便是他后期花六七个小时练武,最后还是百无聊赖。

    无聊,太无聊了!

    还有这小孩子鬼精鬼精的,每天笑眯眯跟花满楼似的,除了一张脸到底哪里像西门吹雪了!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像!

    “二叔,二叔!二叔你不是要带我去看我爹,你说好的!”

    三岁的孩子已经聪明伶俐了,谭昭对古代的教育不甚了解,所以就按着性子来教,说实话这小孩一天天懂事起来,感觉……还蛮微妙的。

    甚至到了如今,他也开始期待未来这孩子能够长成何种模样。

    倘若……倘若他悉心培养,是否真的能够越西门家那两个神经病呢?

    109/109823/48053247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