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朕的皇位呢(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谭昭用幽幽地眼神望着他,指着梅林里打得天翻地覆的二人,终于幽幽地开口:“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陆小凤不解, 眼神询问。

    谭昭难得语含沧桑地说:“我在茶肆听人说书,说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陆大侠是个招惹麻烦的麻烦精, 而且一惹就是大麻烦, 原先我还不信,但我现在……铁服!”说着,比了个你真棒的手势。

    ……额, 陆小凤讪讪地开口:“谭兄你真会开玩笑,看来你是没事了。”

    他话音刚落, 只听得男人幽幽的声音又响起:“陆小凤,这是玉罗刹,千真万确。”

    寒风中, 白梅落落间, 两人你来我往, 而梅林边上,两人僵立而站。许久,陆大侠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有时候也痛恨我自己,谭兄你说我俩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谭昭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也是此刻, 偌大的梅林里忽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孩子啼哭声, 这哭声仿佛积蓄了许久, 像是要把心肝都哭出来一般, 那边举剑挥掌的两人猛地一顿,这架自然就打不下去了。

    “哎哟乖孙子,你可别哭啊,你看你爹都来了,快睁开眼睛看看你爹!”说着就将小孩的脸暴露在了寒冷的夜风中。

    谭昭:……这小孩还没养死真的是命大。

    视线转向西门吹雪,这位举着剑一脸冷漠,开口的话也似夹带着冰霜一样:“他怎么在你那里?”

    只听得烟雾里的男人开口:“我最近得了闲,我们家的孩子怎好长于妇人之手,既然你不想继承家业,那么自然也要有人继承。”

    陆小凤难以控制地看了谭昭一眼,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

    已知眼前的男人是玉罗刹,他旁边的谭昭是曾经的玉天宝,玉天宝是玉罗刹唯一的儿子,可刚刚玉罗刹却对着他的好朋友西门吹雪谈着继承家业的事情,还对着西门家的儿子喊孙儿,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谁才是玉罗刹的亲儿子?

    卧槽细思极恐,他会不会知道得太多了?

    陆小凤觉得他这一趟当真不该来万梅山庄,人活着知道太多总是不太好,特别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夜色深深,小孩子哭得更加厉害了,在场都是大老爷们,西门吹雪和玉罗刹显然哄不好那小孩子。

    最后莫名其妙地,这孩子到了谭昭手里,竟然奇迹般地止住了泪水,乖巧地窝在他的羊毛大袄里汲取着温暖。

    谭昭:……

    系统:宿主,没想到你还有奶爸气场啊,恭喜恭喜!

    大概是终于想起小孩子受不得冻,四人进了里屋。这里显然比外堂精致许多,自是有人精心打理过,小孩的玩件和用具一应俱全,谭昭将孩子放进摇篮里,小孩也不哭,看着不过几个月的孩子,蛮可爱的。

    陆小凤显然是见过这孩子的,伸手便拿了个拨浪鼓逗他,只可惜……他摸了摸胡子:“谭兄,难道我长得很吓人吗?”

    这种话你问出来像话吗?

    那边西门吹雪和玉罗刹相对而立,两人的气氛很奇怪,却已然没有了方才的剑拔弩张,只听得玉罗刹开口:“雪儿,你放心,为父还犯不着和个女人计较,况且她是我孙儿的母亲,她还活着。”

    西门吹雪却不为所动,就像那并不是他真心相待的夫人一般,似乎是得到了答案,他略略点了点头,像一把利剑般离去了。

    谭昭觉得江湖人当真古怪,练剑练到这种地步,怕不是走火入魔了吧?是人又不是神,孑然一身不在乎外物确实毫无破绽,可……这样活着,和普通的花草又有何区别?

    门吱嘎一声关上,也关上了门外的一池冰冷,陆小凤有点难以应付眼前的情况,西门你这家伙不地道啊,你爹丢给你朋友照顾,像话吗?

    “你就是陆小凤?”声音又恢复了如烟似雾。

    陆小凤僵硬地点了点头,此人给他的感觉太过高深莫测,即便是面对西门,他也未曾有过这种感觉。

    “你很不错,我孙儿先拜托你照顾了。”说完,便消失在了原地。

    “嚯——”这武功得高到什么程度啊,陆小凤知道并非是对方直接消失,而是动作太快,人的肉眼难以捕捉到。

    他或许终于明白为什么西门吹雪的轻功那般高了。

    活生生吓出一身冷汗,陆小凤转头就对上了谭昭深深的瞳孔里,他只听到谭昭幽幽的声音又响起:“陆小凤,他认出我来了。”

    就在刚才玉罗刹消失的刹那,谭昭对上了他的眼睛,那眼睛里的洞明与戏谑,当真是让他连侥幸的机会都没有。

    陆小凤……努力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一脸我也无能为力的表情。

    昨天这个时候,他尚且苦恼没有太多的讯息让他将事情的整个真相脉络推测出来,而今晚……他只觉得自己知道了太多。

    现在什么罗刹牌啊玉天宝,一点都不重要了好不好,重要的是……他如何在玉罗刹的手下将命保下来,或者:“谭兄,你说我现在去抱西门的大腿还来得及吗?”

    “陆小凤你的节操呢!”

    陆大侠一脸节操于我入浮云的表情:“那是什么,能哄哄小孩吗?”他指着摇篮里的小孩说着,很快小孩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回应:

    “哇——”

    陆大爷秒怂,高呼:“哎哟我的小祖宗哟,您可歇一歇吧!”

    小祖宗哭天哭地就是不给个好脸色,还是管家带着个奶娘过来才将场面收住,想来西门吹雪离开应该是去叫人了。

    看来,这爹做的也并没有那般冷酷无情。

    与陆小凤分别,谭昭终于找回了管家安排的房间,可此刻这房间已经无异于牢笼一般,记忆里的玉罗刹对玉天宝有求必应,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叫宝儿宝儿如何,可他却总是忙于各种大事,一年能够见到十面已经算是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