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朕的皇位呢(二十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噗通,是谭昭再也支撑不住倒地的声音。

    花满楼一时气到了顶峰,看都没看西门吹雪一眼就将谭昭扛了回去。

    陆小凤的心情并不算好, 老刀把子终于在他和鹰眼老七他们的设计下露出马脚, 而今也已然死在了木道人的剑下,一切都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束, 可他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件事还没有完。

    当陆大侠不开心的时候,他总是很想喝酒, 倘若能够和知己好友喝酒,那就更好了,所以他思虑片刻,便找来了这小镇寒栈。

    问了小二花满楼他们的房间, 陆小凤一个纵越便从窗户里跳了进去,只他刚刚推开窗户, 嚯!这什么情况?!

    “我说谭兄,你这是遭了谁的暗算?”这也未免太凄惨了,而且:“七童,你脸色怎么也这么差,不会是真的被人偷袭了吧?老刀把子?”

    越猜越离谱,谭昭翻了个白眼, 随即又扯动了伤口,他嘶地一声, 又获得了老好人朋友一个冷厉的眼神, 瞬间……瞬间就安静如鸡了。

    这气氛不对啊, 陆大爷最会察言观色了,而且那小兔崽子竟然还不在,这宝贝二叔受伤了……:“该不会是小祖宗也出事了吧?!”

    花满楼脸色依然不太好,可他到底开口了:“没事,睿儿和……西门庄主在隔壁。”

    谭昭醒来后其实也挺后悔的,这种打架一时爽,架后一身伤的感觉实在是太糟心了,悠悠荡荡过了三年再度回味起躺在病床上的感觉,这滋味当真是不好受,而且他这条手臂已经二次受伤了。可不好受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跪着也要受着,更何况:“花兄,楼兄,七兄,其实……这事儿也不全怪西门吹雪,倘若我……我没有诱使他使出全力,可能并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谭昭谈不上有多喜欢西门吹雪,却也没有让别人背锅的意思。

    闻言陆小凤满脑袋的疑问,花满楼却怒了,不过温润公子即便生气,也非是怒发冲冠:“你也知道他用了全力,倘若不是他最后收势偏了三分,我能做的就不是为你治伤,而是给你收尸了!”

    !!!

    陆小凤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惊得一下跳了起来:“谭昭,你莫不是真的生了虎胆,竟然真的去挑衅西门吹雪?”

    谭昭给了他一个眼神,陆大爷立刻意会:彼此彼此。

    花满楼的“眼神”扫过来,不自觉低人一等的两人排排坐,老好人发飙实在是太吓人了,要知道陆小凤上一次看到花满楼发飙,还是在花老爷寿辰他假扮铁鞋大盗那会儿。

    天呢,早知道如此,他肯定在外面和鹰眼老七喝酒了!

    头皮发麻的当口,一个小脚步声传来,门吱嘎一声响了,西门睿的声音传来,孩童的声音带着轻微的沙哑,显然他不久前曾经哭过,可一进来就看到自家二叔那手包得白面馒头似的,眼睛又不由地微微泛红,谭昭看了也十分心疼,他不该让三岁的小孩去经历这个的。

    注定是江湖人,也不该这般小就懂得血腥。

    他伸出另一只相对灵活的手摸上小孩毛绒的发心,扯出一个微笑:“睿儿,对不起。”

    西门睿感受着头顶的温暖立刻猛摇头,想扑又不敢扑,只紧紧抓着谭昭的袖口,期期艾艾道:“是睿儿的错,以后……以后睿儿再也不让臭爹打你了,他好坏!”

    “害怕吗?”

    难得乖巧的小家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不怕,二叔没死,睿儿就不怕了。”

    ……这怕不是被掉包了,竟然这么乖?!

    系统:你就造孽吧,他刚刚在隔壁追着西门吹雪打,那小铁拳,估计剑神大人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哦嚯,那可真是太有趣了,有点想看。

    系统:可以,三天获得时间。

    ……就当他什么都没说过。

    不知不觉,房间里只剩下假叔侄俩了,可能是早晨谭昭流血的模样太骇人,小家伙感受到自家二叔的温度,眯着眼睛睡着了。

    然后……谭昭也睡着了,花满楼给他熬的药苦就算了,还致眠,简直有毒!

    **

    和偶像共处一室,我应该怎么做?

    如果叶孤鸿身在现代,他可能会立刻掏出手机在知名论坛上发一条在线等很急的消息,可他身处古代还不会表达情绪,一室三个冷冰冰,陆小凤进来的时候都觉得入春失败了。

    三个?他定睛一看,在继知道好友谭昭怒战西门吹雪不死后,他又在不该看到叶雪的地方看到了叶雪。

    看到叶雪,陆小凤本能地心虚,他走在花满楼的后面,看到叶雪的眼睛怒瞪过来,才开口:“叶雪,你怎么在这儿?”

    叶雪已经被点了近一天了,脾气自然不算好,闻言冷厉道:“这难道不应该问你吗?”

    陆小凤想起叶雪为何失踪,心虚就更加重了,随即便出手解开了叶雪的穴道,陪着笑:“是我的错,那人没有伤害你吧?”

    叶雪点了点头,显然并不想提这个,她心急如焚,提着她的断剑便夺门而出,已经得知事情原委的花满楼自然不会阻拦。

    陆小凤一见自然不放心,和西门吹雪点了点头便跟了上去。

    叶孤鸿:……谁来给他解开穴……

    还没等他心里的声音吼完,花满楼就已经出手帮他解开了穴道,叶孤鸿看了眼抱剑养神的西门吹雪,最后还是妹妹要紧,也提着自己的剑离开了房间,追着陆小凤和叶雪离开的方向离开。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花满楼和西门吹雪二人了。

    他俩都是陆小凤的好友,可却像是这个世界的两个极端一样,一个尊重生命,一个蔑视生命,两人第一次见面便带着微微的□□味,而如今……更甚!

    花满楼从不讨厌别人,但要说不喜欢的,西门吹雪肯定算一个:“西门庄主……”

    是夜山风阵阵,山松如涛,本是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闲暇好日子,谭昭却是闻着药味醒来的。

    这味道……

    “二叔,睿儿真同情你。”小家伙捏着鼻子说道。

    谢谢,他也很同情他自己,可……没脸说,谭昭一脸视死如归地接过药碗,看着药碗里疑似“胆汁”的液体,心一横眼一闭……咦?

    等到他趁着药热全部喝完,才控诉道:“七童,你变了。”

    花满楼微微一笑,准确无误地接过他手中的碗:“我有说过药很苦吗?”

    ……套路,都是套路!

    很显然会开玩笑的花满楼已经将这事儿翻篇,除了谭昭的伤还隐隐作痛外,其他涉事人员都好得不能再好了,谭昭……心里委屈巴巴。

    不过他也不算全无收获,至少他的武功确实精益不少。吞下一颗自己昨日腌渍的李子,谭昭只听得小祖宗开口:“二叔,爹爹走了。”

    他一楞,不知该说什么。

    西门睿却继续说着:“他说让我乖乖的,可我一直很乖啊,二叔你说是不是?”

    他二叔……并不想说话。

    谭昭没好意思问你伤不伤心,但看这傻缺孩子只知道吃的表情就什么都问不出口了。

    因为怕西门睿睡觉压到谭昭的手,花满楼晚上就将小祖宗带走了,兴许是白日里睡得太多,谭昭反而睡不着了。

    怎么说呢,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不坏,被人关心的感觉是真的很好,谭昭笑了笑,决定要在这个世界努力活得长了一点。

    这个江湖这么有趣,朋友也十分合他心意,也没有披头散发的女子抱着他喊贼汉子,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系统:宿主,你变了。

    谭昭刚要怼回去,房间里的灯忽而就亮了起来,他抬眼看去……冒烟,不,别想冒烟!小祖宗误他!

    “你这什么眼神?”

    果然说话的时候会将覆盖在脸上的烟雾震荡开来,小祖宗简直有毒!

    谭昭赶紧将脑海里的东西挥散,正经地开口:“想玉教主为何深夜至此。”

    玉教主十分上道:“那你可猜到了?”

    谭昭十分诚实地摇了摇头:“不知,我怕我知道太多,玉教主就当真要我的小命了。”

    “你很惜命?”

    谭昭自然点头:“自然,这世上的人,能选择活着绝不会选择死去,便如幽灵山庄之人,我说得可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