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数风流少年(十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大抵是听到峨眉二字,孙秀青终于无神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大师姐?”

    此刻,玉罗刹已开口:“让她进来。”

    管家得了令,看到西门吹雪点了点头才又小跑着出去。

    不久,便引了一位着道袍的英气女子而来, 她先是看了一眼凄然的孙秀青,再将心神放在了西门吹雪身上,开口便说:“西门吹雪, 你与我有杀师杀兄之仇,若非你以孙秀青为要挟,我绝不踏进万梅山庄半步。”

    显然这位峨眉女侠, 比孙秀青要嫉恶如仇百倍。

    谭昭却是不认得她的,幸好她身边有个江湖百事通陆小凤, 陆小凤这人嘴巴最快, 没几分钟谭昭就明白这人是谁了。

    陆小凤提到峨眉,也是唏嘘不已。按说这上一任峨眉派掌门独孤一鹤双剑高绝, 这收徒弟的眼光却真如玉教主所言差得可以。“三英四秀”的名头前些年确实在少侠里有些地位,可到底嫩得紧。

    那位苏少英少侠年轻气盛挑衅西门吹雪,不过几招便被看穿死在了西门吹雪的剑下,而老实和尚那侄儿张英风,没事儿喜欢捏面人被人灭了口,如今还活着的的“一英”也就只有严人英了, 不过据说这严人英立志为师报仇, 如今已不知所踪。如果说三英还算不错, 那么四秀中最出彩的便是面前这位马秀真掌门了,她以一女子之力撑起了大厦将倾的峨眉派,实属令人佩服。

    至于其他三位,倒都是为情勇敢的女子,只不过这勇敢……陆小凤自来对女子宽容,也说不出什么恶语。排行第二的孙秀青嫁给了杀师杀兄的仇人,排行第三的叶秀珠为了情郎霍天青出卖师父却被情郎反杀,这排行第四的石秀云倒是真性情,天真烂漫,直可惜惨死于毒针之下。

    本来新一代七位嫡系大弟子,转眼便只剩下三人,留在峨眉的更是只有一人,西门以孙秀青为由去信峨眉,马秀真能来,并不出人意料,如今峨眉——正是用人之际。

    “大师姐,是我对不住你。”

    孙秀青终于挣扎着跑过去,马秀真看到她这副为情所困的模样,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可她当了两年的峨眉掌门已是不擅关怀师妹,只点了点头,对着西门吹雪再次开口:“西门吹雪,我原以为你即便杀人不眨眼,却也坚守信用,你是当真欺我峨眉无人吗?”

    西门吹雪执剑,定定站在那儿,不开口也不反驳。

    可玉罗刹似乎是来了兴致,他此时站在一棵梅树上,枝桠晃晃悠悠,可他的人却站得十分稳当:“便是欺你峨眉无人,如何?”

    讲真,这话说得太气人了。

    马秀真是当真才发现园中还有另外的人,她气得当场就要拔剑,可孙秀青清楚玉罗刹的身份,赶紧制止了她的动作:“大师姐,不要。”

    马秀真却误会了,当即推开她:“你竟还要回护他,倘若不是他去信峨眉告诉我你带着孩子离开了山庄,你还要如何忍气吞声!”

    “我……”孙秀青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马秀真是恨铁不成钢,她心里其实也是责怪孙秀青的,师兄孙少英的仇不报也便罢了,毕竟是师兄挑衅西门吹雪在先,两人算是比剑,江湖人比剑被人杀死是不好寻仇的,即便马秀真隐约能够猜到孙少英是心仪孙秀青不忿她对西门吹雪的感情才这般做的,可师父从小教导他们长大,对他们恩重如山,难道还比不上一个男人吗!

    什么师父死前并不怨愤西门吹雪,不过是麻痹自己的软话罢了。

    “你若还是如此,便当我没有来过吧。”

    说着,便心一狠就要离去,孙秀青如今境地,自然立刻扑了上去,哭着道:“师姐,我不想的,可他咱们惹不起的。”

    恰是此时,玉罗刹讥诮道:“却原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俩吃瓜群众陆小凤和谭昭都觉得自己有点多余,甚至更想直接消失在梅林之中,这种家务事听过了,对他们没有半分的好处,两人相对,陆小凤哑口道:谭兄,这事儿不好办啊?以你对玉教主的了解,他会怎么做?

    谭昭给了他一个眼神:你觉得呢?

    陆小凤心想这世上谁能猜得到玉罗刹想做什么啊,倘若真有这么一个人,恐怕他也早已踏上黄泉路了。

    “阁下究竟是谁,藏头露尾,有种报上名来,又何必这般遮遮掩掩污蔑我峨眉名声!”马秀真竖着眉,厉声道。

    孙秀青的心一下提了上来,却未料玉罗刹突然就笑了,甚至还赞马秀真好定力,这才施施然开口:“你们峨眉弟子带着我孙子离开,难道不应该问过我这个祖父吗?”

    什么?西门吹雪还有父亲?马秀真错愕地望向孙秀青,眼睁睁看着孙秀青点头后,这才又听着人开口:“她既是要走,本座也不会阻拦,可本座的孙儿岂能长于妇人之手,况杀师之人的孩子,怕是在你峨眉也不好活吧。”

    软硬兼施,看透人心。

    昨日陆小凤就叹服玉罗刹的算无遗漏,如今他也同样把脉人心,马秀真嫉恶如仇,单是孙秀青可能会接纳,但若论西门吹雪的儿子……想来这也是为何孙秀青带着孩子离开万梅山庄却并未上峨眉的部分原因。

    果然,马秀真的脸色一变,她看到陆小凤抱着个孩子,那是她师妹孙秀青和西门吹雪的孩子。

    孙秀青显然也感知到了:“师姐,睿儿是我的孩儿!”

    “可他也是西门吹雪的孩子!”

    西门吹雪仍然一直这般站着,像一柄剑,孤傲锋利,一个剑客看来真的不适合成亲,陆小凤也不由地叹息,可他要说朋友的不好,也说不出来。

    这人世间令人叹息的事情太多,唯这情字难解。西门的剑道不会改变,那么此事便无解,从道德感来说西门这事儿做的不地道,但于剑客而言道德这种东西真的很是稀薄,倘若西门吹雪真的受这些束缚,两人绝不会走到这一步。

    所以最后,还是无解。

    那边马秀真仍然开口:“作为峨眉如今的掌门,我马秀真愿意再次接纳你回峨眉,前提是你一人回来,倘若你执意要如此,那么师姐也帮不上你的忙了。但你要明白,便是你身怀武功,可你孤儿寡母在外极是不易,你带这个孩子,又以何为生!”

    当真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了。

    江湖确实比寻常百姓风气开放许多,多的是女子被辜负上门寻仇被称赞,也多有女子强于男子而威风凛凛,可马秀真再自傲峨眉地位,也明白如今的峨眉是比不上万梅山庄的,倘若这位西门老爷不愿放孙子离开,她们是不占理的。

    这世道对女子,就是这般苛待。

    况且……她狠了狠心,师妹为了嫁给西门吹雪名声已经很不好了,她不能任由师妹将峨眉的名声再败坏下去。

    峨眉,已经承受不起任何的挫折了。

    孙秀青闻言愣在原地,她看着庭中的丈夫,又看陆小凤怀中的孩子,又盯着曾经朝夕相处的大师姐,仿佛像是被全世界背离了一样。

    陆小凤有些不忍,可到底是别人的家务事便使了个眼色给西门。

    西门吹雪此时也动了,他将剑一把插在地上,手中无物才上前,他走到孙秀青面前才开口:“是我对不住你,我还是那句话,倘若你想要,万梅山庄的一切都可以属于你。”

    孙秀青就全都明白了。

    望着马秀真带着孙秀青离开的背影,谭昭有些不太明白,他看着陆小凤怀里的孩子,玉罗刹分明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却费尽心机要得到他。

    难道一个继承人,真这般重要?他直觉玉罗刹并不是这样的人,他可能……只是闲的无聊作弄人吧?

    他大胆地猜测,毕竟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想养的人,会去养自己的孙子?

    很快,谭昭就得到了这个答案。

    他也不得不承认——玉罗刹简直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两人继续点头。

    “你们是如何知道他是当真悔过的?万一他只是为了活命无奈之举呢?”这并不像是花满楼会说的话,可却偏偏是他说的。

    叶雪毫不犹豫地开口:“公子多虑了,在幽灵山庄,一切都逃不过老刀把子的耳目。”

    这就很有趣了,谭昭在门口听到玩味地笑起来,这是一言堂啊,跟传销组织似的,用特殊手段掌控一群亡命之徒?这不是有所求他跟那位老刀把子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