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别逼我出手(十一)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玉一霸对自家二叔这种行为表示强烈谴责:“二爹,你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

    “谁?”

    “我!我!我啊!睿儿这么天真善良,二爹你舍得让他的大老虎形单影只吗?”

    哦嚯, 还知道形单影只了, 了不得, 谭昭不由地笑他:“可是你昨天还说只要大老虎的, 这难道不够大吗?”

    属虎所以超级喜欢老虎的玉一霸觉得二叔实在是太讨厌了, 没事欺负小孩子, 他眼睛一溜,瞅准时机抢到手就抱在怀里:“二爹,你不许动!抢到了就是我的了!他们都属于我!”

    谭昭也没打算真抢, 东西本来就是打开送给小家伙的:“那聪明可爱的睿儿,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玉一霸想了想,眼睛瞬间一亮:“二爹,今儿是睿儿的生辰!”难怪这般大方了!

    没错,今天是西门睿的生辰,这个谭昭知道, 陆小凤和西门吹雪也知道。从万梅山庄到西域的距离已经不远了,两人快马快行, 直到入夜终于赶到了兰州。

    兰州再往前就是西域地界了, 风沙卷着燥热的空气扑面而来, 这种粗犷而广大的空气似乎也昭示着这片土地的野性与危险。

    陆小凤与西门吹雪都到过西域, 前者是为了看塞外风光, 后者是追杀别人入西域。换句话说, 一个两个对西域罗刹教的信息都知之甚少。

    陆小凤戴着个挡风的斗笠,对着漫天的黄沙叹了口气:“西门,我开始怀念大智大通了,他死了,当真是这个江湖的损失。”

    西门吹雪同样也戴了个斗笠,只是并不理会他,可陆小凤是只要有个人就能说个不停的人:“说实话,西门你打算怎么做?”

    陆小凤其实心里也是内疚的,倘若当初他没有带着谭昭去万梅山庄,兴许如今便不会是这般光景了。玉罗刹的可怕与算计他至今记忆犹新,江湖上都说他智计双全,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可银钩赌坊那一次,他却是输了。

    他以为已经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却不知有人早已在终点等他。不是他不够聪明,只是对方太聪明。

    说起这个来,他就有点心疼谭兄了。

    “陆小凤,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

    陆小凤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很多,不太记得了。”

    西门吹雪:……

    又是缄默而行,很快两人便到达了一处西域小镇,小镇建立在风沙中,说是镇其实更像是一个小村子,只是这个村子里开的都是客栈店铺,真正的居民……可能都不足十指之数。

    这就是西域极为有名的西岭风了,传闻这里是罗刹教的领地。

    “到了。”

    陆小凤眼神一凛,传音入密:“确定是这里?”

    见到西门吹雪微微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进入西岭风,风里隐隐带着一股血气,客栈的老板娘风姿绰约,见到二人便开口,声音婉转像是这风里的妖精一般:“二位客官,可有什么奴家可以帮忙的地方?”

    陆小凤摘下斗笠,露出的却是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孔,被风沙吹得久了,嘴唇还带着干涸,开口也是低沉得很:“老板娘,我们是来给朋友庆生的。”

    老板娘一楞,不明就里:“那客官您朋友贵姓?”

    陆小凤轻轻一笑,他平平无奇的脸上突然就显出了几分光彩:“他姓玉,名……一霸。”这倒霉孩子,取名字能走心一点不!

    老板娘顿时脸色大变,看着两人的目光也不善起来。可这个世界上能够与西门吹雪比眼神凶的,怕是没有谁了。

    还未等老板娘有所动作,西门吹雪从怀里掏出一块东西丢过去,陆小凤没看清楚,似是像玉一般的东西,只这老板娘见了,脸色大骇,竟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中喃喃,陆小凤细细听,只听得她说着:“九天十地,诸神诛魔,俱入我门,唯命是从!九天十地,同登极乐……”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陆小凤当真是好奇极了,可此时并不是他好奇的好时候,所以他难得屏住了自己的好奇心,跟着如今这位半点不带魅惑的老板娘进了一条密道。

    他竟不知道这松软的泥沙下面还能有这样一条密道!

    谭昭有些等不住了,小家伙今天生辰闹了一天,作为任性的三岁教主,今天真的是好生使唤了一顿教众,又说想看舞龙舞狮,又说要吃扬州的糖葫芦点心,论作妖,西域所有的教主加起来都没玉一霸能耐。

    可如今能耐的玉一霸却累得睡着了,趴在他的腿上,还打着小酣,可见他白日里作妖有多用力了。

    夜间静谧,他俩住的地方又格外大,谭昭很容易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一个稍重些,另外……

    还没等他细细辨来,外边就传来了属下的声音。

    谭昭知道,这是陆小凤和西门吹雪来了。

    ——玉罗刹果然给西门吹雪留了东西。

    他微微勾了勾唇,静静开口:“让他俩进来吧。”

    门很快被人推开,灯光有些昏黄,却难掩室内的精致典雅,能够在西域这片地方建造这样一个地方,罗刹教的底蕴已经不用言语表达。

    “哟~教主大人睡着呢?”

    能够在这种场景下说这话的,除了陆大侠别无他人。

    关键声音还特别大,谭昭脸阻止都来不及,趴在膝盖上的小祖宗就醒了,气性还很大,眯着眼睛就开口,十分有教主风范:“大胆!竟敢打扰本座休息!来人呢,拖出去……”吓得陆小凤赶紧上前堵住他:“哎哟我的小祖宗哟,你就可怜可怜小的吧!”

    玉一霸看清是谁,挣脱后道:“眉毛叔叔!我的礼物呢!”可以说是非常清醒了。

    陆小凤……陆小凤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易容,惊道:“你怎么看出来的!”不可能啊,臭猴子的易容术什么时候不灵了?!

    小家伙从知事开始就知道谭昭并非他的亲爹,可爱可亲的花叔叔也并非他的亲人,可他记忆里除了两人,便只有一个穿着红斗篷的怪叔叔经常来看他。

    后来他再大一些,说话有条理的时候他问二叔,二叔就告诉他有关于他的身世。

    他娘如今是峨眉外掌事,他爹更加来不起,这来来往往的江湖人十个里面有七八个都在谈论剑神西门吹雪,据说他还有个祖父是西方的大魔头,他这身世一听就大有来头,可为何他二叔……

    西门睿抬头看着卖相不错的自家二叔,说了句十分气人的话:“二叔,你看一家人就你一人连个名头都没有,你都不会羞愧吗?”

    谭昭差点气秃:“你小小年纪,羞愧二字怎么写都知道了!”

    小祖宗一脸骄傲:“那可是,隔壁卖炊饼的大娘抓着个小乞丐偷她炊饼,她抬起擀面杖就质问他小小年纪羞愧不羞愧!”一边说还一边学人说话,可把谭昭乐坏了:“你倒是会活学活用!”

    “所以你不羞愧吗?”还不依不饶了。

    谭昭本来在他面前就没什么长辈的架子,随后撩了撩眼皮,毫不在意说出来的话会教坏小孩子:“名声能当几个钱,能给你买糖葫芦吗?”

    小鬼灵精到底小,一时竟然觉得……二叔这话没毛病啊。

    两人说话的功夫,花满楼提着食盒过来了,谭昭住的地方离小楼很近,就走个街拐个弯的路程,小祖宗一闻到味道,撒开丫就奔了上去开心地叫大哥哥,那嘴巴甜的……完全看不出是西门吹雪的儿子。

    花满楼也早已熟悉西门睿的套路,但显然知道并不等于不入坑,他十分爱怜地摸了摸西门睿毛茸茸的小脑袋就将手里的食盒递了过去,小家伙从小锻炼身体,摇摇晃晃竟然也没把食盒砸在地上。

    看着西门睿坐在自己的小桌子上开始吃,花满楼才接过谭昭手上的茶,笑着开口:“真的要走?睿儿……”

    两人已是老朋友了,谭昭说话也颇为随意:“怎么?舍不得这小破孩子了!也不知是谁昨天因为小楼的花被人踩了追了这孩子三里地,今天就巴巴地上门来送吃的了!”

    花满楼也很无奈啊,但睿儿还是个孩子:“这难道不是谭兄整日里懒散度日,疏于管教的原因吗?”

    天地良心,谭昭觉得自己已经事必躬亲、人称江湖五好二叔了,谁家二叔冒着老命危险养侄子的,可这话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我反省,检讨,所以决定带他出去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