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别逼我出手(三十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五爷的口太快了, 快到谭昭都来不及阻止, 他抬头看到雨墨充满希冀的目光,忍不住就抚了抚额:“白兄,此地是开封府辖区了。”

    “什么意思?”不想管?

    谭昭觉得自己需要说得明白一点:“意思是,我没带印鉴。”

    “……”这心也是真够大的。

    喂, 你这副看缺心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谭昭觉得自己巨冤, 他就出门散个心游山玩水,又不是什么微服私访替天子巡逻, 带什么官印名鉴啊, 再说他一个富贵侯爷穷翰林的名头, 在地方上其实真不好使, 五爷请你多关注下实际问题好不好。

    雨墨瞬间颓丧, 谭昭有些不忍,便道:“此事也不难, 犯不着劫狱杀人, 包大人做官最是公正严明,五爷若是急, 今晚去城中一趟便是了。”

    五爷一想也是, 便安慰了雨墨两句, 将两人安顿下来后, 立刻就飞身离开了, 可见他对颜查散是真情义。

    雨墨这三日为了自家相公那是心力交瘁, 他也没见过什么世面, 这祥符县也算天子脚下,那县城里的人一个个拿鼻孔看人,他把剩下的银钱都花用了,都没能见到他家相公。

    “怎么了?是饭菜不对胃口吗?”

    这小孩儿眼睛到现在都泛着红,看着也是怪可怜的。

    雨墨忙摇了摇头,这可是侯爷啊,出于对官权的敬畏感,他差点没直接跪下:“没有没有,请侯爷恕罪。”

    “……”谭昭也挺无奈的,他真的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用这般拘谨,我不会吃人的。”

    雨墨偷偷看人,到底还是护主的心占了上风,期期艾艾地开口:“侯爷,我家相公是有大才的,他肯定不会杀人的,请您一定要救他!”

    说着,便又要跪下来,谭昭赶紧将人扶起来,这虽然在角落里,但他并没有让人大庭广众给他下跪的习惯:“他若有冤,必还他公道。”

    不过这书童显然话没说全,定是又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他如此慌张,谭昭倒也不急,官府办事就是判了斩立决都要时间来走流程,更何况还是举子杀人,说实在话的,大宋重文轻武这么多年,对读书人那绝对是优待的。

    这祥符县令若还想当下去,就不会一两天走完这个流程。

    正是此时,有一列人冲进了客栈,那带头的人张望了四下,立刻冲着角落里而来。带头的是个捕头,态度蛮横,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蔑视,见雨墨同一瞎子同桌,立刻便道:“冯生,可是此人?”

    说罢,便有一年轻书生从后头出来,书生长得倒是可以,只眼神飘忽,一副油腔滑调的模样:“对,就是他,他叫雨墨,是那颜生的书童,有协助杀人之嫌。”

    “……”现在定罪,都可以空口套白狼了?

    那捕头一听,立刻挥手就要拿人,雨墨往后一缩,就缩到了谭昭后面,那后头的两捕快提刀上前,谭昭一掌就将两人推了回去。

    而且角落狭小,一群人都堵在一块儿,两人后退直接压倒一片,就跟多米诺骨牌似的。只那位冯生贴身墙,这才幸免于难,只这人气焰嚣张,当下就喊道:“你是何人,竟然袭击官差!捕头大人,可将此人也押解回去!”

    雨墨当即大惊,脱口而出:“你敢,此为当朝侯爷!”

    此时,一群官差也全都爬了起来,脸上凶恶异常,显然心中恼怒,一听什么侯爷,当即就大笑起来:“侯爷?那我还是王爷呢!”

    “什么狗屁王爷,这小县城的人都这般嚣张吗?”

    声音极度耳熟,说着就有人强硬地拨开官差怼了进来,那人身着红色皂罗衫,白净的脸上满是嚣张与蔑视:“就是你冒充皇亲国戚?”

    ——哟哟哟,这不是小胖鱼吗?这副样子倒是少见啊~

    “你又是何人!莫不是也是个侯爷,哈哈哈哈!”捕头笑的起来,其他人也十分配合地笑了起来。

    因有人堵着,庞昱看不到角落里坐着的人,一听当即就气红眼了,他本来是出京打猎来的,因是玩得太过误了时辰,这次没法找了个小县城投店,谁知道这小县城衙门里的人官不大,口气却是不小:“来人,给本侯爷教训教训这群人!”

    然后,莫名其妙就演变成了两群人的互殴。当然,庞昱带去打猎的都是好手,基本是侍卫们压着捕快们打。

    “哟,小侯爷威风挺大嘛~”声音从后头传来,庞昱还未转头,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不过这声音他熟得很,都没转头他就十分欣喜地喊道:“周大哥,你竟在此处!”

    “没比你来多早,怎么,日子过得很是如意?”

    庞昱对周勤有种莫名的濡慕,陈州那事若非是周大哥帮他,他此时约莫还在牢里,说话自然带着亲近:“还说如意呢,大哥出京玩也不带我,不仗义!”

    ……带你出门,那不得带一个加强排啊!他出去玩可没有带伺候人的习惯,谭昭冲着缩在后头的雨墨努了努嘴,迅速转移了话题:“雨墨快来,这位庞小侯爷可是京城庞太师的儿子,还不赶快求人!”

    雨墨一听,立刻就顺着杆子上来了,那顺溜劲,简直一气呵成。

    庞昱:……他大哥坑起人来,真是一点儿都不手软。

    也是此时,庞昱带来的侍卫将所有官差都打趴在此,他也很是占理,一脚踩在那捕快的脸上:“什么王爷,你再说一遍试试!”

    捕快这会儿也知道踢到铁板了,后头的跟班却不会看脸色啊,直接反嘴驳了回去:“那他还说自己是侯爷呢!”

    庞昱望向后头的大哥,一脸你还是太年轻的表情:“他确实是侯爷啊,竟敢污蔑朝廷侯爷,罪加一等,你们县太爷在何处!”

    “……!!!”这是缩在角落的冯生。

    县太爷自然已经在路上了,这祥符县又不大,官差全部被人压在地上踩脸,自然有人通风报信,没过多久,县太爷刘庆就来了。

    刘庆一把年纪了还是个七品县令,可见他能力实在不如何。不过县令也分档次,这祥符县在开封府辖区,称得上天子脚下,绝对是肥差。以刘庆的能力能谋上这份差事,背后显然不是没有背景的。

    也是巧了,刘庆与户部尚书刘尚书是同宗,年底去送年礼时,曾经在街头见过一回庞小侯爷,这一见人,立刻就方了,这怎么惹上这位祖宗了呀,搞不好他乌纱帽都要不保,这谁不知道庞太师与吏部尚书是好友啊!

    “下官刘庆拜见小侯爷。”

    一群官差瞬间心如死灰,雨墨却是眼睛一亮,果然侯爷的朋友也是侯爷,他家相公有救啦!

    “少了。”

    什么少了?刘庆不明白啊,求小祖宗给个痛快话啊!难道是要钱?给给给,多少都给啊!

    “我周大哥也在这儿坐着呢!”

    刘庆抬眼看去,哎哟,他好歹擦着边球也算个京官,一联想前段时间的陈州案,哪有不懂,立刻拱手拜道:“下官刘庆拜见周侯爷。”

    如是从前,他绝对不会这么恭敬,可陈州案几乎是这位一手办下来的啊,那手段,若他学上一成,他这把年纪也就不会只当个县令了。

    “刘大人,你这些手下,不行啊,出口便污蔑侯爷皇族,如何能为朝廷办事啊?”

    说起来,庞昱在陈州也不是什么都没学到,至少他现在欺负人懂得讲大道理了,当然这东西跟谁学的,咱就不提了,毕竟心里都有数,是吧。

    刘庆一听,这么大的锅砸下来,他可顶不住,立刻就咒骂一一群手下,表示回去都开了,小侯爷你放心啊,绝对不是他办事不利。

    庞昱也没真想怎么样,他有气一般当场就出了,收到周大哥的暗示,他立刻就递了台阶:“听说县里最近收押了一位举子?”

    刘庆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点头:“是,那举子半夜杀人,证据确凿,下官才将人收押,他自己也已画押认罪。”

    “你骗人,我家相公绝没有杀人!”

    刘庆觉得自己巨冤:“本官绝不行屈打成招之事,是他自己承认的,小侯爷你可别听他乱说。”

    庞昱也听糊涂了,他将眼神投向周大哥,谭昭这才走上前来,难怪这书童要隐瞒了,原是颜生已经认罪,可人既不是他杀的,好端端认的哪门子罪啊,前途无量的举子,莫名其妙认杀人罪,官家你真的不在开考前去皇觉寺上柱香吗?

    “刘大人,冒昧问个问题。”

    刘庆擦了擦额头的汗,根本不敢放松:“侯爷请问。”这笑眯眯的样子,比庞小侯爷可怕一万倍好不好。

    “一个前途无量的举子莫名其妙去杀害一个女婢,大人就不觉得奇怪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