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我们可是黑道
    于是,两人一脸傻逼兮兮的就盯着梵芊菡那白皙的手腕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打哪儿来的痴汉呢!

    “可是……激发异能不是要被丧尸咬吗?还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再说了,现在这个村子里也没丧尸那恶心的玩意儿了?”从人生巅峰的幻想中清醒过来,闵律风不得不琢磨了一下这个幻想变现实的可能性。

    “嗯……说的也是。”元童顿时就蔫了!

    “嘭——”突然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随后就是墙壁倒塌的声音。砰砰砰的,乒铃乓啷——

    砖块掉落!

    元童几个人顿时一个激灵,发生了啥?

    “那边是……老大在那里!”

    “走走走,赶紧过去看看……”

    就连在那边兢兢业业逮鸡的元魁也是什么也不顾了,急哄哄的赶了过去。

    女王喵被这声响的炸毛了,嗖的一下叼着口中的鸭回来了,“喵喵——”狗腿的对着梵芊菡叫了两声。

    “嗯,做得不错,晚上给你加餐。”梵芊菡笑眯眯的看了它一眼,直接拿自己的湿手拍了拍它的脑袋,留下一只塌毛了的狗腿喵。

    “喵喵——”习惯的甩了甩毛,一双碧绿色的猫瞳满是哀怨,不过转而又是坚定。哼,漂亮的小姐姐做什么都是对的,它得习惯。

    “喵喵——”探着奶黄色的脑袋,对着那声响处拱了拱,示意:那边几个鱼唇的人类在搞什么?

    “他们啊……”梵芊菡双眼微眯,“是发现了大事了,很快就要来找我们麻烦咯!”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一点没见她着急的,慢慢悠悠的将视线收回来,樱唇微勾,“好了,快去干活,不要瞎凑热闹!”

    “喵喵——”女王喵赶紧讨好的蹭了蹭梵芊菡的脚踝,它才不跟那几个鱼唇的人类一样呢!

    叫了两声之后,直接以实际行动证明,嗖的一下就蹿了出去,继续和鸡鸭相亲相爱了!

    而另一边,当林鹤轩几人匆匆赶到的时候,就见那漫天弥漫的灰尘中矗立着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咳咳,老……老大?”闵律风薄唇微微一颤,叫道。

    这世界拯救使者的出场模式是搞哪样儿?

    “嗯——”低沉熟悉的声音传来。

    外面四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呼,看来是没事啊!”

    于是,一个个的赶紧冲过去。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三个人叽叽喳喳的一股脑的把问题问了出来。

    唯独林鹤轩站在旁边还算镇定的扫视着周围。

    那坍塌了半边的屋舍,还有地上那个有脑袋那么大的坑,镜片下精光一扇,“老大的异能觉醒了?”

    “咦?”

    原本叽叽喳喳的三个人双眼瞪大的看了过去。

    只见蕴藏着锐利的黑眸下,削薄轻抿的唇微微一勾,“嗯。”

    单个音节,对于他们来说却犹如天籁。

    “卧槽,真的有异能这玩意儿啊?”

    “好神奇啊!”元童星星眼~~

    “好厉害啊,比那女人的那一团水有威力多了!”

    “既然老大也有异能了,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担心那女人了?”闵律风的眼睛里亮光噼里啪啦的闪过,他早就被鸡啄的不耐烦了,那女人居然指派他去干这活儿。

    哼,想他堂堂第一军火商大当家的左膀右臂,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啊,而且那女人还忽悠他呢——

    林鹤轩脸色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再看看远处依旧悠哉拔毛的姑娘,脸上的神色微敛,看不出情绪。

    “嗯——”楼炎枭低沉的一声,锐利的黑眸微闪,不明意味。

    “走走走……我再也不想去逮鸡了,哈哈哈……”闵律风说风就是雨,兴致冲冲的,风一阵的就朝着梵芊菡那边去跑去,一边还不忘回过头催了一声,“老大,老大快点过来啊……”

    “嗯——”楼炎枭狭长锐利的眸子一眯,半是慵懒的应了一声,一双黑眸里细细碎碎的星光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林鹤轩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双手插兜跟了上去。

    “喂喂,女人,哈哈哈……现在可不止你一个人有异能了,要是你不让我去逮鸡,或者自己贡献上几只鸡鸭来,我们还是能和平的相处下去的,怎么样,不然你就一个女人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嘿嘿——”还没等他们全到齐呢,就听见闵律风那小子在那边叫嚣了。

    “嗯?”正好收拾完一只的梵芊菡轻吟了一声,侧过头就朝着他看过去,荡着水波的眸子就这么映入几个大男人的眼中。

    “额……”几人呼吸猛然一窒,元童有些不知所措了。

    走过去拉拉闵律风的袖子,“风哥,要不算了吧,她一个姑娘也挺可怜的。”

    “哼——”闵律风脸上闪过不自然之色,不过很快的就调整了过来,“元童,你小子可别被她骗了,她刚才压榨我们的时候厉害着呢!”

    说着,自己也有了底气,更加理直气壮了,“女人,你别装了,再怎么装可怜也没用,你的真面目已经暴露了,而且我们可是黑道,可不会怜香惜玉的,就对付你这样的,手段多着呢。”

    “哦——”梵芊菡眸光一闪,扫了一眼前面的几人,林鹤轩轻笑着双手插兜,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楼炎枭英挺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削薄的唇轻抿,无动于衷;元魁依旧是傻呵呵的笑着;唯独元童看看她,又看看闵律风,脸上带着略微的着急。

    看似轻描淡写的只扫了一眼,随后她眸光敛起,脸上依旧挂起了一张恬淡轻笑的表情,“我装什么了?难道不是你看错了吗,我本来就是这副模样的。”

    眼睛眨了眨,一副柔弱无辜样儿。

    “你——”闵律风一噎,特娘的,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比大鸟还会睁眼说瞎话的人了。

    不过,下一秒梵芊菡却是语气一变,清澈如碧波的眸子渐渐变深,“黑道啊,我确实好怕怕啊!不过,我觉得你这架势可不像是黑道,倒像是古代贵族少爷的手下。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你现在是哪一个?”

    唇边,挂起来一点玩味的笑意。

    ------题外话------

    闵律风:我们可是黑道,就问你怕不怕?

    梵芊菡:妈的智障!

    作者:小楼,你媳妇儿在你面前被人威胁了~~

    楼炎枭:就说你不要叫我小楼了,还有,闵律风那个蠢货,看来是想去丧尸堆里逛一圈了!(阴侧侧脸)

    作者:媳妇儿要跑了~~

    楼炎枭:亲妈,别幸灾乐祸,赶紧的出来个时光转移异能啊,我好回去刷我媳妇儿好感度啊!

    作者:做梦比较快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