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正义的哥哥林翰
    梵芊菡找这个红毛青年当然不是因为认识他,而是因为他的名字和那辆车。

    还记得重生前那辈子她进入科研院,成功获得编外人员的资格。因为毁容还有她故意装拙的原因,那些眼高于顶的科研人员,或者争奇斗艳的高贵女子都不会和她较真,也没防着她。甚至还因为她的丑可以衬托她们的美,还专门找她结伴玩儿,所以她获得了不少的有用信息。

    其中就有一次,南方基地科研院发生巨大变革的一次。据说是青博士成功找回了末世前被偷走的一种药剂,由此更加加深了对异能者的疯狂研究。

    原本几个老学究的古板博士本来是对他的激进人体实验持坚决反对意见的,可是却被他拿出来的研究成果给镇压了回去。

    于是,科研院发生了由原本的几个老学究组成的博士班变为青博士为主导的变革。南方基地也开始了长达一年时间的异能者人人自危的动乱格局!

    而梵芊菡仗着自己的优势,也在后期慢慢探听到了这次变革的最为准确真实的消息。

    其实那位青博士和几位站在他这边的博士原本隶属于一个私人研究所的,而那一管找回来的药剂正是他们之前的研究成果。

    至于为什么会流露出去呢,这还是要从青博士那位颇有正义感的助手林翰说起,因为这种药剂的非法性被这个青年无意中得知,正义感发作,或者良心受到谴责。

    后来不知道其中过程发生了什么,最终结果是这位叫做林翰的助手不仅偷走了这管药剂,还销毁了药剂的数据。让研究室内的青博士发了好一通的大火,不过却没有准确的找到人。

    直到末世发生后,他们辗转到了南方基地的科研院,终于抓到了林翰的弟弟,也从他身上找回了那管被偷的重要药剂。而梵芊菡也有幸的目睹了那位弟弟被销毁的座驾,也就是那辆炫酷的,价值一亿的改装赛车。

    至于那位弟弟是死是活,根据青博士的手段来看,很有可能是被安排上了实验台,而那位弟弟的名字就叫做林洛——

    她的记忆一向好,因此,在下午的时候她看到那辆炫酷的赛车时就有一瞬间的怔愣和怀疑。而现在,确认了林洛这个名字,这才正式确定了这个红毛青年就是那位弟弟。

    而她手上的这个小箱子里装的,很有可能就是导致南方基地变革的关键药剂!

    这到底是管什么药剂呢?

    梵芊菡睫毛微垂,放在手中把玩的力道也小了一点。

    不过,不管是什么药剂,还是握在她的手里比较好。虽然她不太爱管闲事,但就冲着那青博士让她很不爽这个理由,这管药剂就不能这样落到他手上。

    手腕一转,将它稳稳的拿在手中,眼神攸的冷了下去,“下午那件事我们还没完——”

    “啊——”红毛嘴巴张大,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还没完啊。他都被打了一拳了,而且现在这藤蔓,估摸着也是这女煞星的手笔,这都没完,那还想让他怎样?

    “不过——”梵芊菡话音一转,“不过看在你诚心认错的份上,这一次就算了,至于这个小箱子就当是赔罪礼吧,我正好缺个能放首饰的首饰盒。”

    原本刚想咧嘴庆幸的红毛青年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不,不行,那个小箱子是我的,是那个人留下的……”

    额上青筋爆起,晃荡着,挣扎着就要扑过来抢回箱子。

    “嗯?”梵芊菡眉梢一挑,身子往后退了退,“怎么,你以为我是跟你在商量吗?”

    林洛原本扭动的身子也是一僵,一双眼睛看着她带着愤恨的火花。

    “啧啧……”梵芊菡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这是个好眼神,不过可惜,要配备的相应的实力才行。你现在没有实力,那么就只能任由别人摆布。”

    她唇角带着笑意,轻轻的拍拍手,就见另一面藤蔓纷纷散开,露出了那个被包成茧了的人来。

    “小,小跳——”看到那脸色扭曲狰狞,身上布料撕成条,神色萎靡,这边的几个小弟浑身跟着就是一抖。

    “你到底想怎么样?”林洛脸上退却之前的谄媚讨好,眼睛一瞪,这一会算是正正经经的看向了梵芊菡。

    “呵,不想怎么样,我对强取豪夺没什么兴趣,只是想让你亲口答应将这个小箱子交给我赔礼罢了,怎么样?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只要你答应了,你的那些小弟就不会像这个,嗯,好像是叫小跳的一样凄惨的模样了!”梵芊菡双眼在那小跳的人身上扫过,他身上血流点点,手臂上还有几个小洞,不过却还没死,只是疲累到不想说话了的样子。

    她满意的点点头,这两根草还算克制了!

    “……”林洛嘴角抽了抽,这就是很好说话?这就是不强取豪夺?

    但是她这做法跟强取豪夺又有什么两样?

    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而且那个小箱子……是他那个很有本事的哥留下来的遗物,虽然那男人很让人讨厌,但那东西却是除了钱他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了……

    林洛心里很别扭,但是看着那一个个眼巴巴看着他的衷心的小弟们,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下了头,“好,给你。”

    “呵呵……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梵芊菡打了个响指,那些藤蔓瞬间回缩,原本被挂着的几条“风干咸鱼”也下饺子似的掉落在地。

    “砰砰砰——”的,横七竖八砸了满地。

    “哎哟,哎哟——”一个个杂毛揉着自己的屁股,哀嚎了老半天也没缓过来。

    而林洛则龇牙咧嘴的坐在那里,还有几分男子气概的冷着脸没叫出声。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倒不是差劲到不能救的人。

    心绪来潮的一勾唇,“最后,林洛是吗,送你一个忠告,不要去南方基地。还有,不该留着的人还是别留着了,不是什么人都能当成好兄弟的,如果好兄弟反咬你一口,可是比自己摔伤了都疼——”

    眼带轻蔑的在地上那从地上爬起来的吊梢眼身上扫过——

    ------题外话------

    新春小剧场:

    闵律风:“大家新年好!”“老大,都过新年了,有什么好福利啊,例如给我们再吃一顿鸡腿饭啊?上次的那个纯天然野生变异鸡就不错!”

    林鹤轩:“瞧你这出息,怎么着也得再加个鸭腿吧!”

    元童:“……”好像这两位哥哥都没出息到哪儿去的样子→_→

    闵律风:“有本事你来啊!”

    元童哼哼脸,“我来就我来。”

    秒变讨好脸,“老大,你看我们这一年来打丧尸打的手抽筋,需要好好补补,我看着之前得到的鸡肉鸭肉,还有猪肉就不错。”

    楼炎枭霸气的脸上一挑眉,“那得我媳妇儿的同意。”

    闵律风:“……”说好的霸气老大呢?能不能这么口不对脸啊!

    为什么觉得自从有了那个女魔头之后,他们威武霸气的老大就一去不复返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