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单枪匹马的救兵
    二楼的一间昏暗小房间内,一双漆黑的眼睛刷的一下睁开,丝毫不见迷糊,反而精神奕奕,清醒十足。

    对这微暖的灯光,伸手握拳——

    “我感觉浑身充满力量了——”他唇角一扬,洁白的牙齿叮的一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下一瞬,就一个矫健的从床上的翻身跃下,蹭蹭蹭的往楼下跑,“我醒了,我醒了,哈哈哈哈……”

    “老大,老大,看我是不是第一个,第一……”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刚跑到楼下大厅,就看到了两个身影。一个霸气内敛,一个魁梧高大。

    “好吧,我知道我不是第一个醒的了!”原本英姿勃发的脑袋一垂,精气神顿时少了一半。

    元魁抬起头,挠挠脑袋,一脸憨厚的看过来。“哦,你也醒了。”

    “嗯。”闵律风无精打采的点点头,简直太虐了,第一个醒来的居然不是他,tut!

    “正好,元魁也刚下来。”楼炎枭狭长的眸子扫了他一眼,蕴藏锋利的黑眸闪过一丝不耐,低沉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大厅显得格外的严肃沉闷。

    “这是……怎么了?”闵律风带着点狐疑之色,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时候他才察觉这里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大对劲,难道老大守夜守的不耐烦了?

    不应该啊,按照老大的耐力,就算是再守他个三天三夜也不在话下啊!

    “啊,是梵小姐散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元魁看了看他,随后继续摸着自己的寸头,非常耿直的就说了出来。

    “咦——”闵律风顿时就是一个惊奇的呼声。

    而楼炎枭的脸色却是猛然一沉,像是被说破心思的恼羞成怒,脸色一黑,风雨欲来……

    “……”闵律风赶紧收声,心中惊奇不已,看不出来啊,老大居然那么关心那个女魔头。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九点五十五,距离他们睡前已经过了将近四个小时了。怪不得……

    任谁散步散个四小时,都会让人担心的,而且那个女魔头好歹也算是一女人。

    有些干涩的咽了口口水,略带试探的道,“要不,我去找找?”

    “不用,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楼炎枭削薄的唇一抿,高大挺拔的身影从椅子上起来,大长腿一迈,就已经到了门口。

    “哎——”闵律风尔康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那人影就从门口不见了。

    于是只能悻悻的放下手,“我说咱们可以一起去嘛……”声音愈弱。

    “老大可能是嫌我们碍事。”元魁看着他这样儿,挠了挠头,脸上带着憨笑的道。

    “……”会心一击!

    他以前啥时候会被说过弱啊,想当年他也是老大手下一顶一的战力,可是现在……

    该死的末世,该死的异能!

    “对了,元魁,你还不知道自己什么异能吧,走走走,我们出去试试啊!”说着,双眼突然就变的闪亮了起来,撸撸袖子,一脸的跃跃欲试。要是等他熟练了异能,他就又能是老大手下一顶一的战力了。

    “啊,还没来得及……”元魁那双浓眉大眼炯炯有神,那张憨厚正直的脸上也带上了点欣喜和向往。

    “那就对了,走走走,我们去院子里试试——”说着拉着他的胳膊就将人往院子里带。

    “哦哦。”元魁也很顺从的随着他的动作,顺手搭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突然一道咯吱的骨头错位,令人牙酸的声音伴随着一道惨叫声从耳边吼出声。

    元魁憨厚的脸上一懵,“你怎么了?”

    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带着担忧看过来。

    “啊,疼疼疼……你先把手放开……”闵律风一边躲着,一边龇牙咧嘴,那张俊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

    丫丫的,元魁的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了,肩胛骨都差点被他给捏碎了。

    “啊,对不起。”元魁慌张的赶紧将手拿开,嘴里道歉着道。瞧着他那痛到面目扭曲的样子,那双炯炯大眼中又有些担心,伸着大手想要扶他一把。

    不过却被闵律风给避开了,一脸惊恐的看向他,“不不……不用,元魁啊,你是不是觉醒了力量的异能了啊,可疼死我了。”

    “啊,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许是吧。”元魁挠了挠头,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随后一手握上了旁边的一张椅子。

    咯吱吱……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一响,那原本看着挺结实的椅子就这么被捏的碎裂了,露出了里面的细碎的木屑来。

    闵律风:“……”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还好他的骨头长得结实,不然也就这么一下场了,想想都有点怵。

    赶紧的干笑圆过来,“咳……呵呵呵……。我们还是出去外面试吧,不然女魔头回来看到了可就不好了。”

    “嗯。”元魁也很认真的点点头,破坏别人的家具,确实有点不太好的样子。

    想了想,大块头赶紧蹲到地上,打算清理一下,不过,刚拿手一捏——又碎了!

    “……”憨直的脸上有点懵,顶着一脸的无辜,双目炯炯的看向闵律风。

    闵律风:“……”嘴角抽抽,“算了,我来我来,元魁啊,看来你得练练怎么控制力道了,不然还怎么干活啊!”

    “嗯嗯。”元魁竖着耳朵,继续认真的点点头。“还是你说的对,那这里就麻烦你了。”说着已经迫不及待的迈开大步走向了院子控制力道去了。

    “哎哟我去,这急性子……”留下一个还捂着胳膊痛的不要不要的闵律风:“……”他今天已经无语太多了,元魁这个傻大个憨起来怎么就这么气人呢!

    欲哭无泪的看着地上那散架的不行了的椅子,好吧,让自己嘴快,自己作的孽,就算是哭着也要做完。

    “嘶——”呲牙咧嘴的捂着肩膀,艰难的收拾起了地上的东西。一边磨了磨牙,恨恨的道,“元魁你给我等着,一定要让你好好见识见识我的异能。”

    ——

    另一边,梵芊菡已经带着小鸽子进入了那朵凶残的花的领地了。

    果然,和小鸽子描述的相似,这里是一栋很庄重、有年代感的别墅,低调奢华又不失雅致雍容。

    一看就是某个大贵族或者有底蕴的富豪之家的别墅。就这格调,想来这里边的好东西确实会比之前他们去过的什么王天成第一富豪的家里好东西要来的多。

    梵芊菡眉梢一挑,心里的兴致来了,只要把那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她的积分没准还能突破三千大关,迈上四千呢!

    “表姐,表姐,那朵花在三楼房间的阳台上,瞧——”小鸽子探头探脑的看看周围,最后拉着梵芊菡的衣角,悄声的道。

    那小心翼翼的样儿,可比之前表现的胆小的多!

    就连蹲在他肩膀上的那两片嫩芽也收拢了起来,看起来一副很怕怕的样子。

    “……”梵芊菡唇角一挑,总觉得这一株刺龙芽真是聪明过了头,比一般的一阶植物智慧高得太多了。不免的多看了几眼。

    “表姐?”小鸽子狐疑的看过来。

    “嗯,没什么。”她低声应了一句,随后就随着小鸽子所指的方向看去。

    黑暗之中,那一朵花在阳台上却显得格外突兀。远远的看去,还能看出来这是一朵大型花,白色的花瓣,还夹杂着樱红色的条纹。在点点星光的映照下,隐约可见的它整朵花瓣上包裹着一层浅浅的血红之光,静静的,散发着不详——

    月季花中的贵族之花——抓破美人脸,确实是住这种别墅里的人养的起的。

    暗夜的凉风吹来,鼻尖萦绕的是那清幽迷人的花香,让人迷醉,忍不住就沉迷其中。

    梵芊菡精神一个恍惚,不过下一秒眉头就是一皱,眼神一凛,“捂住鼻子,不要闻那个花香。”

    “啊——”小鸽子原本瞳孔放大,一脸梦幻白痴的傻样儿瞬间一怔,清醒了过来。

    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最后落到了旁边站着的梵芊菡身上,声音有些脆弱可怜的道,“表姐,我看到我和爸爸妈咪一起做游戏放风筝了……”

    “是吗。”梵芊菡眼睑微垂,抿着唇,一脸面无表情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水眸中泛着的皆是冷意,她也在之前的那一晃神中看到了母亲和哥哥,就那么活生生的站在那里,对着她笑着,让她过去吃饭。温馨的让人想要落泪,这样的情景多么美好啊!几乎是她掩藏在心底最深处最想要看到的美好场景了。

    可是,在这一瞬间却被一抹这花香窥透了!

    不可原谅,她最珍贵的怀念不容它这么亵渎。

    想要勾起她的沉迷吗,呵——

    她梵芊菡最大的自知之明就是认的清现实,不自怨自艾,不沉迷过去,即使让她看到那一幕,让她有一瞬间的闪神,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勾不起她半丝的向往,她清楚的知道美好的事情终究要靠她自己的手亲自实现才来的真。

    就像之前十八年的忍辱负重,她不会低落,不会埋怨人生,她想的一切都是抗争,白眼狼爹、恶毒的后妈,伪善的姐姐,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即使重生前那辈子只差一步就能让他们身败名裂,可惜,末世阻挡了她的实施,但是她依旧没有放弃。即使毁容,她也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进入科研院;即使实力差,她也能凭借着智慧在末世里活的比一般人都好;即使那一家三口在基地内活的体面,她还是靠着自己的手段让他们名声渐渐跌落,最后一举成功复仇。

    虽然她同样随着那大火付之一炬,但是她还是成功了不是吗。这就是现实,想要达成自己的目标就必须付出的现实。

    所以,那一幕没什么让人沉迷的,没什么能让她向往的,没有付出,即使得到的她也会怀疑这是假的。

    而事实证明,她非常正确。

    “表姐——”小鸽子有些依赖的将小脑袋挪到更近了些,脸上失落的表情渐渐好转。

    “嗯,你先在这里找个地方躲好,等我解决了那朵花后再出来。”梵芊菡再次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眼中的坚毅冷意更盛。

    “嗯,那表姐要小心,让小龙兄弟陪你吧。”说着,伸出小胖手就要把肩膀上的两片小嫩芽给揪下来。

    不过,却被那两根小根须死死的缠着,就是不肯下来。揪一揪,像是扯牛皮糖似的,那几根根须就是黏在他衣服上,藕断丝连的扯不下来——

    小鸽子的小嘴巴立马一嘟,眼睛气鼓鼓的一瞪,“小龙兄弟,你怎么能这么不乖呢!”

    “好了,我有女王陪着,你在这里就让这根草……额,小龙兄弟陪你吧!”梵芊菡无奈的看着这两只,平时放着还能逗逗趣,但关键时刻还是让他们两自个儿玩去吧!

    “哦,那好吧。”小鸽子委屈兮兮的将两片小嫩芽又揪了回来,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带着关心的道,“那表姐要是遇到危险了记得叫啊,我叫小龙兄弟来帮你。”

    “嗯,知道了。不过我要是真遇上危险了你的小龙兄弟也帮不上什么帮,你回别墅搬救兵去。”梵芊菡语重深长的教诲道,那几个男人看着不像是冷心冷情的,过来帮一把应该能叫的动吧……表情略显狐疑,她也不是很有把握就是了。

    而被她认为不像冷心冷情的救兵此刻已经单枪匹马的来了。

    黑夜之中,只有零星的几点灯光,楼炎枭微皱着眉头,矫健的身影快速的在小道上穿梭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速度几乎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那双蕴含锋锐的星眸在黑暗中快速的闪烁着,犀利的来回巡视着每一个角落。

    可是,依旧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该死——”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那麻烦的女人到底去哪儿了?

    最终在一个漆黑的别墅外停了下来,凉风吹了一会儿,那有些发热的头脑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利眸一闪,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头发,该死的,他着什么急啊,那个麻烦的女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有事的才对!

    “轰隆——”不远处,突然一道紫色闪电撕开了这死寂的黑色夜空。

    侧头微转,深邃的眸中映染上了一道紫光。

    “在那里吗——”低沉的声音刚落,眨眼间那一抹黑色的高大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快速的朝着那个方向掠去。

    另一边,刚从之前的心惊胆战中回过神来的红毛几人——

    “大哥,好像打雷了?”站在窗前的一个小弟招着手让他们赶紧过来瞧瞧。

    “打雷?没听到声音啊?”几个杂毛色的脑袋凑在窗前好奇的往外瞧。结果只能看到那紫色的雷蛇。

    “咦,那个是闪电啊,这形状很像……”

    “很像今天女煞星威胁我的雷蛇。难道真的像里写的有异能的出现了吗?”红毛林洛皱起眉头,脸上带上了沉思之色。

    “那,大哥,我们怎么办?去看看吗?”

    “看……”林洛回头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那女煞星的事是我们能管的吗,赶紧洗洗睡,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去z市。”

    “哦。”

    ……灯熄,整栋别墅又安静了下来,留下被遗忘在客厅的黄毛,脸色阴鹫——

    “呼呼呼……”梵芊菡有些吃力的呼吸着,看着那朵在风中摇曳的巨型花朵,双眸一深,紧紧的锁定着它的动作。

    “咳……这朵花还真有点道行的。”若是忽视它周围的阴森人骨和凌乱飞溅的血液,就光看它,还是一朵挺美的花。

    一尖已剥胭脂色,四破犹包翡翠茸。

    亭亭玉立于窗前,满庭犹带芳香色。

    带着条纹色的花瓣,像是被撕破了的美人脸,凄楚又艳丽——

    品种珍贵,平时少见。

    可惜啊,是朵吃人的花。

    梵芊菡再次侧身躲开那拍过来的巨大枝叶,迎面西瓜刀直劈而下。噗嗤,只有叶没有枝,强力而坚韧的叶子简直比丧尸脑袋还要难劈开,而且还有弹性,震的她手有些发麻。身子踉跄的往后退了退——

    攸的,还没等她站稳呢,下一波袭击又一次来了。

    “啊——”侧边一片叶子又一次变大的拍过来,让人防不胜防。眼睛看到了,但这个还没有好好锻炼的身子反射弧跟不上。

    致命的凶险之中,只堪堪挪开了重点部位,“嗯哼——”一声闷哼,正好被拍个正着。

    身体随着那巨大的冲力就要扑向那沾满艳红鲜血的花口——

    卧槽了,运气要不要这么差啊!该死!

    梵芊菡心里狂刷屏,特奶奶的,看来以后不要太得意了,阴沟里翻船可不是什么光荣事迹啊!“女王——”

    “喵喵——”电光闪石之间,一道黄色影子快若闪电的乍现而起。

    “喵喵——”小姐姐,我来帮你——

    刺耳的猫叫声冲破整个不详的庭院,尖锐的利爪撕开那庞大的叶片。

    “好样的。”梵芊菡眼睛一亮,这猫爪子看着比西瓜刀锋利多了。随后,抓住机会,一个翻身而起,手上凝聚的紫色雷蛇早已蓄势待发——

    “轰隆隆——”撕裂了整片暗色的天空,为这不详之地增添了几分生气。

    噼里啪啦,被雷电吻到的条纹花瓣瞬间变得焦黑,那原本的艳红之色也被蒙上了一层阴暗——

    “吱吱吱——”顿时,原本含苞待放的巨型花朵快速绽开,绽放出惊人的美艳颜色。

    艳丽夺目,却又危险至极。周围的叶片,攀附在它身上的藤蔓迅速聚拢而来,窸窸窣窣的,危险临近。

    梵芊菡眉头一拧,唇角抿出一抹不悦的警惕弧度。

    这一朵花,吸食了那么多的人血,怕是已经进化成三阶了吧,怪不得周围连一只丧尸一个人影都没有,全成了它的花中之食了吧。

    之前进入这个别墅区前感受到的那危险诡异气氛,怕也是来自于它了。

    她眸光微沉,一边将白天还未吸收完的雷系脑壳握在手中,急速补充异能。

    下颚紧紧的绷起,一边抿着樱唇警惕的看向前方,有时候等级的差别确实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儿,之前对付那只二阶的丧尸她就已经力有不逮了,现在这三阶,要是再来一发原子弹就好了……

    “女王——”低叫了一声,原本攻击在前的炸毛猫小耳朵动了动,碧绿色的猫瞳瞪了那花一眼,随后还是很乖顺的跳到了梵芊菡身边站好。一双猫瞳继续警惕的瞪着前方——

    眼看着前方的那朵巨型花正在绽放出攻击形态,但是她们却无力阻止,真是,该不会被她的乌鸦嘴说中了吧,难道真要去搬救兵?

    不过,现在出去也有点来不及了吧……

    双眸一暗,看着外面围绕着的,爬行的藤蔓,弥漫在花瓣间的血光越来越盛,藤蔓蜿蜒流窜间,带动那地上的累累白骨,碰撞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眉头更加紧皱,啧……。看来已经被划入包围圈了,那么接下来就只能宰了它了!

    没错,她梵芊菡的词典里只有她宰了别人,就算不行那也得行。

    “女王,你先看着点——”说着,就直接闭上眼睛,开始加快速度吸收起来。

    “喵喵——”女王喵叫了一声,身子突然变大,像是守护神似的挡在她的身前,奶黄色的毛耸立着,浑身一副戒备状态。

    别墅下方,楼炎枭追随着雷光的闪动,已经来到了楼下。

    高大挺拔的身躯在门口孑然独立,宛若黑夜中的鹰眸抬起向上看去。

    只见一朵巨大的花在星华之下片片绽放,美丽又妖艳诡异致极。

    削薄的唇下意识的一抿,眸光微侧,就看到了在那朵花的不远处,一个椅窗而立,双目闭紧的柔弱女子,那有些苍白的漂亮脸颊宛若迎风飘荡的浮萍,仿佛轻轻一触就会支离破碎了一般。

    他那颗强而有力的心脏没由来的漏跳了一拍。

    视线不自在的想要移开,可是像是被抓住了眼球似的,移不开,又不舍得移开。

    转眼下一秒,却见那个女子紧闭的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瞬间展现在他的面前。水波荡漾,轻盈婉约,像是低低的诉说着对他的思念之情。

    那双莹润晶莹的樱唇轻启,诱的人想要上去一亲芳泽。柔软的纤腰,勾人的身段,让人恨不得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好好宠爱。

    即使对女人厌恶如楼炎枭,却一点不反感此刻的场景,甚至还有些沉醉其中。看着那个朝他莲步走来的绝色女子,他冷淡俊美的脸上微动,心不由的一颤。不想拒绝,这个麻烦的女人难得这么婉转柔弱,将她拥入怀中的感觉想必非常不错。

    心中意动,唇边噙着笑意,他展开双臂,就要接住那朝着他而来的柔弱美人儿——

    不过——

    “叔叔,叔叔,你怎么了?”清脆的带着好奇的童音在耳边响起。

    下一秒,在眼前朝着他走来的女人瞬间消失不见,再抬眼看过去,椅窗而靠的那个人依旧闭着眼睛,柳眉轻皱的站在那里,看样子从未动过,哪儿还有之前的柔软绝艳啊!

    楼炎枭脸上的表情瞬间一滞,“嗯……嗯……”

    他有些僵硬的眨了眨的眼睛,这才低头往下看那个才到他腰部的小孩儿,薄唇一抿,“叫我干什么?”

    “叔叔,小鸽子看你站在这里好久了,叔叔刚才看见了什么?”小鸽子顶着两片小嫩叶,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带着好奇的看着他。

    “看……看到了……”楼炎枭嘴角有些僵硬,俊美无俦的脸上有些不自在。这小孩儿怎么知道的?

    像是读懂了他语气中的意思,小鸽子一本正经的助人为乐,解释起来,“表姐说这抓破美人脸的花香味能勾起人心中最向往的东西,让人沉醉其中,然后那朵花就能不费一兵一卒的把沉迷其中的人给吃掉了。小鸽子看到了爸爸妈妈了呢,叔叔看到了什么?”

    双眼眨巴眨巴,对对手指,带着点对那画面再也不能看见了的失落和点点的小好奇。

    “我……最向往的……”楼炎枭的脸色阴晴不定。

    他最向往的是那个女人?

    嘴角抽抽,俊脸难看了些,是哪里出错了吗?

    怎可能——

    那个女人,怎么可能?

    楼炎枭有些不敢置信,他向来不是最厌恶女人的吗,甚至连那些女人一接近他就忍不住拿脚踹过去,一向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的他会向往一个女人?

    剑眉狠狠一皱,有些心动,又有些不是滋味,最重要的是不敢置信。向来果决,炫酷狂霸拽,霸气到唯我独尊的军火商大当家难得有这么纠结的时刻!

    “表姐是不是最特别的。”小鸽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猛然的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

    双眸一动,对,好像确实是最特别的,特别嚣张霸道,比他还要唯我独尊,却又自信凛然,颖悟绝伦,果断狠辣,让人百看不厌,恨不得去挖掘更多另一面的她。

    深邃的眸子幽幽的看着小鸽子那张纯真的小脸,就见他露齿一笑,“表姐特别的厉害对不对?”

    “……”霎时间脑子里的美好全都消散不见,深邃的眸子一闪,差点被这小屁孩忽悠进死胡同里,以为这辈子非这女人不可了!

    晃了晃额前那有些细碎的发丝,将之前那一段花香引起的后遗症全晃出脑海。

    高大的身子微往后挪了挪,将下面的小屁孩看了个清楚,这才开口道,“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你表姐上去干什么的?那朵花是……”

    “叔叔,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啊,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快点上去救我表姐啊,那朵凶残的大花要吃了表姐呢,刚才还挨了一下,表姐肯定很疼……”小鸽子一说起来,赶紧的噼里啪啦,像是找到了救兵似的,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

    原本还算镇定的楼炎枭心猛然一提,被打到了?

    啧……果然是个麻烦的女人!

    嘴里这么说着,速度却一点不慢。

    身影一闪,身姿矫健的就一下子跃进了院子,然后快速的往楼上奔去。

    “啊——好快——”小鸽子震惊的张大嘴巴,“原来这个最帅的叔叔也挺厉害的呢!”

    “嗯?”闭眼中的梵芊菡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一下睁开眼,侧眸看过去。

    只见楼梯的方向一道人影闪过,等他站定之时,那张熟悉的夺目俊颜就映入眼帘。

    “是你?”梵芊菡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你怎么来了?”

    她略感不可思议,难得啊,军火头子这是来找她的?

    看着不像是那么热心的人啊?

    双眼狐疑的看着他,看的楼炎枭都有些不自在的挪开了视线。剑眉当即严肃的一冷,“看什么,小心点你自己的后面,来了——”

    “啊——”梵芊菡一个回神,耳朵微动,快速的躲过了那袭击而来的强壮藤蔓。

    “喵喵——”小姐姐,我来保护你。

    就见那只如大狗似的女王猫飞快的扑出去,两爪子利落的一抓,那根袭击的藤蔓就被蹂躏成了一团。相当干脆利落,让楼炎枭也不由的侧目了几分,这只猫长大了一点,这攻击力道也强了。

    “小心——”梵芊菡皱着眉头提醒道

    随后下一秒片片格子花瓣飞速散落,唯美动人,星华下构成一幅绝美的赏花图。

    可惜,他们却无暇欣赏,越美的东西越是致命,那花瓣上暗藏的锋利和致命的花香让人不得不避其锋芒。

    “闪开——”梵芊菡一把西瓜刀挡在身前,将那片片花瓣拍打出去。楼炎枭不吝啬异能,一团灰暗色的光芒瞬间脱手而出,“轰——”

    在地上砸出了个小坑,好在这屋里的大理石建的牢固,那些潜藏在地上偷袭的藤蔓和森森白骨被炸的寸断。

    原本阴森诡异的房间内多了一点硝烟味,却也冲淡了之前带给他们的压迫感。

    两人再一次合作,已经是无比的默契了。

    相互对视了一眼,梵芊菡主反击,楼炎枭主攻击。

    “女王,去,撕裂它的花瓣——”

    “喵喵——”看本喵的吧,小姐姐,这朵愚蠢的花一定会匍匐在本喵的爪下的。

    女王猫碧绿的猫瞳孔一闪,迅疾的朝前面冲去。速度飞快,就连那满地挥舞的藤蔓也及不上。

    只见蜿蜒绿色一抹黄,格外的灵动雀跃。

    看的楼炎枭也是眸光微闪,这只猫还真有点本事啊!

    余光扫过一旁脸色虽然惨白,但是双眼奕奕,神采飞扬的女子,常年沉寂的心微微一跳。

    “怎么?”梵芊菡狐疑的回视了他一眼。

    “不,没什么。”轻咳了一声,快速的将视线移开,然后沉声的道,“小心点,看着点前面,不要东张西望——”

    一副教导主任的语气道。

    梵芊菡:“……”莫名其妙的男人,装个啥,明明自己注意力先没集中的。正在关键时刻呢,居然说她,我呵呵……

    翻了个白眼,梵芊菡一点没客气的回赠了一句,“你自己小心,这漂亮的花最喜欢的可是气血旺盛的男人!”

    楼炎枭:“……”小气的女人,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剑眉一拧,刚想再说点什么,不过却被又一波的花瓣攻击给阻隔了。只能抿起削薄的唇,双眸犀利的将视线全都注意到那朵花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女人的话,现在注意一下,还真看到那些藤蔓大部分的全往他这边来了。顿时俊脸一黑,这朵该死的花!他也是这区区一朵花能觊觎的了的吗!

    脱手而出又是一个灰色的气团,轰——

    一声炸响。原本地上的骨头被炸的七零八落,叮铃乓啷的掉了一地。

    “咳咳——”梵芊菡满身狼狈的从一堆骨头雨中冲出来,狠狠的瞪了一眼这男人,哼,小气的男人,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报复。

    楼炎枭不自在的摸了摸英挺的鼻子,深邃的眸子微闪,他还真不是故意的。

    “喵喵——”女王喵从一堆散架了的藤蔓中钻出来,一双碧绿的猫瞳充满了控诉,你们能不能认真点,就算是帅哥哥长得好看,小姐姐长得美,那朵花也不会手下留情啊,还能不能认真打怪升级了!

    梵芊菡:“……咳咳,认真,认真,知道了。”

    侧眸扫了那男人一眼,随后将手上已经吸收完毕了的脑核潇洒一扔,“速战速决吧,我过去,你看准机会往那花苞里扔炸弹,它的弱点应该是那里。”

    “嗯。”楼炎枭收敛了一下情绪,沉声的应道,一双蕴含锋锐的眸子此刻也带上了认真之色。

    两人神色神同步的一直对外,严肃充满战意。

    “喵——”

    行动开始,两人一猫快速的在这房间内移动——

    “噗噗噗——”尖锐的花瓣快速的在空气中散射,快若流星闪电,一个恍惚间,身上的衣服被割得支离破碎。

    楼炎枭看着前面那道跃动的身影肩膀上破了一片,露出白皙嫩滑的肌肤来,顿时黑眸一沉,看向那朵花的眼神充满了不悦。

    反倒是梵芊菡丝毫没在意,没事人儿似的,一边往前冲着,一边指挥着女王喵,“对,往右边突袭,先废了它那两片大叶子。”

    “喵喵——”女王喵认真的一声回应,快速疾闪。锋利的两爪子像是抓鱼似的,直接拽着那藤蔓一扯,然后整个身子就过去了。

    “干的好。”梵芊菡很是满意的鼓励了一句,随后也快速的往前一跳,跳入了那大花的安全范围内。

    这既是危机也是时机——

    说时迟那时快,手上雷蛇快速闪过,直接电击到了一片大叶子,疼的整朵绽开的花吱吱吱的叫了一声,又收拢了一下。

    “啧……这可不行。”梵芊菡皱着眉头看着那被遮掩住了的花蕊,这像含羞草,一碰就缩怎么回事?

    说好的大型花彪悍呢!

    隔空就喊了一声,“那个谁,快过来。”

    楼炎枭:“……”嘴角抽抽,第二次了,这女人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听到了吗,耳朵没聋吧!”

    “听到了。”没好气的应了一声,麻烦的女人。

    嘴里不悦了一声,但是动作却不慢,紧跟着梵芊菡的位置就快速跃了过去。

    “唔——”下一秒,眼前一片天旋地转,整个视野黑暗了起来。

    感受着全身像是被什么包裹住了,死命的被往前压着,结果前面是一个硬邦邦的,还有点热的,额……胸膛?

    “什么鬼?”眼睛瞪大,她艰难的挪了挪身子,里面的空间几乎被挤压的没有了,连动个手脚都难。

    “别动——”一道带着暗哑磁性的男性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额上还感受到一道湿热的气息。

    梵芊菡瞬间没敢动,但是不代表她不说啊,“该死的花,还有点小聪明啊,居然挑这个时候。”

    楼炎枭抿着唇,神色微暗,因为身高关系,还露出半个头在外面。隐约的还能看到那朵花飘扬的花瓣。

    剑眉微皱,大意了!

    “喵喵——”女王喵在外面惨厉的叫声传来,一双利爪快速的在叶子上扒拉着,不过却没有撕开的痕迹。

    梵芊菡眉头一皱,这朵该死的花,这叶子是钢化了不成。忍不住的又挪了挪,想要挣开这束缚禁锢。

    “嗯——”楼炎枭浑身一僵,原本还在观察四周的深邃双眸跟着就是一个飘忽。

    感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像是又回忆起了之前在门口因为花香引起的幻象。柔软的娇躯被拥进怀里,那带着淡雅的体香让人魂牵梦萦——

    “喂喂——”一道带着软绵的声音瞬间打破了他脑子里的幻想。

    “咳咳……”脸上微红,楼炎枭收敛了一下声色。低沉的道,“怎么?”

    “你也动一动啊,现在这情况当然是自救了,刚才你跳哪儿不好,跳的离我这么近,这下好了,两人全包圆了。”梵芊菡不满的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着。

    今晚真是遇到这朵吃人的花开始,就一点儿都不顺,才末世第二天,三阶的花也太出乎她的意料了,早知道就再准备的充足一点了。

    “动?”感受到自己胸膛上,那颗脑袋毛茸茸的像是毛毛虫似的挠痒痒,心里也跟着痒了。眉头微微一拧,虽然他是常年不近女色,但好歹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啊!

    “对,动一动啊,我这角度不方便,我腰上有一把匕首,你快点拿。”梵芊菡小脸皱巴巴,身上有大叶子禁锢,精神上有花香摧残,实在有些忍不了了。要是失去意识的话,那就只能等死了,她心里难得一见的着急着呢!

    “喂,你摸哪儿呢?”

    ------题外话------

    哈喽,给各位小可爱们拜年了~

    狗年旺旺旺,2018,要发~18订阅红包记得抢o(n_n)o~

    如果没抢到没关系,欢迎进群,初三晚上八点半再发一次福利(墨日基地:3655881)

    首先申明一点,进群的需要验证一下,的验证只要粉丝名就好,书城那边我没后台,还需要小可爱们发一下订阅截图了^_^

    每一个作者都希望有一个真爱正版群,我当然不例外,哈哈哈……不过我比较没出息一点,不需要基数多庞大,只需要一个小窝,大家都有共同爱好,天南地北的一起聊聊天就好。我这个人不太会来事,也不太活跃,但是你敲我我会开心的回话的。所以想要什么活动的可以提,然后酌情考虑哦~

    总结一句,进群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