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获得空间
    突然间,梵芊菡一双潋滟水眸猛地瞪大,惊呆了!

    她感觉到自己腰上有什么东西在动,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我没动啊……”楼炎枭顶着一张正人君子的霸气脸,听到这么一声质问,下意识的俊脸上有点发烫,眼神还有点懵。他确实没动啊?

    “那那是什么?到我手臂上了……”梵芊菡那张漂亮的脸蛋上脸色变了变,有点诡异的扭曲。

    这……好像确实不太像是这军火头子动的。

    “唔——”楼炎枭突然一声闷哼。

    “你,你怎么了?”梵芊菡眨着眼睛,使劲的想抬起头看看。

    楼炎枭剑眉微皱,脸色有些难看,“有东西扎进肉里了,你别乱动,我炸了它。”

    “啊,炸,你等等,等等啊……”梵芊菡张大嘴巴。心里暗骂,卧槽,这军火头子居然比她还疯狂,要不要这么有魄力啊……

    不过还没来得及,下一秒,只听见“砰——”的一声响,耳边一阵轰鸣——

    然后天旋地转,整个人猛地被抱入一个坚硬的胸膛中快速的往旁边闪退着。

    “好了,出来了。”磁性带着点霸气的声音在那还有些轰隆隆耳鸣的耳中响起,她甚至还能听出其中有一丝安抚和温柔。

    梵芊菡浑身一僵,心里带着狐疑。

    军火头子会温柔?

    会安抚?

    见鬼了,一定是幻觉幻觉!耳朵被炸坏了……

    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还抱着自己的人很是霸气的一把将扎在他手上的一根细长藤蔓拔出来,眼睛都没带眨一下的。

    滋的一声,鲜红色的血液飞溅而出,正好还有几滴溅落在自己的衣服上,瞳孔紧跟着的就是一缩。

    梵芊菡:“……”

    赶紧的从这个怀抱里退出来,脸上带上了尴尬之色,“你,你没事吧?”

    她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一步一步,危险与否,都是靠着自己走过来的。这一会儿居然被别人给护着了,这种感觉还真有一点……微妙。

    就像是走独木桥,这次居然有人帮着把桥给拓宽了,能走两个人了,让一向习惯只一个人行走的她相当不适应。

    “没事。”楼炎枭看了她一眼,皱着的眉头放缓了点,脸上依旧是那一副军火头子惯有的冷冽霸气脸。

    心里却琢磨着,这麻烦的女人眼珠子乱转的紧张样子还挺新鲜的!不过,果然还是平常那样子比较可爱!

    “哦——”梵芊菡显然有点不信,双眼落在他被炸的有些模糊了的左手手臂上。眉头就是一皱,啧……果然啊,看着别人因为自己的原因受伤很不爽。等红包群私聊开通了,还是先交换点疗伤药吧!

    眼神微微一暗,樱唇微抿,“没事就好,你先在这里呆着。”

    话音一落,没管楼炎枭有些微变的脸色,转身就朝着那朵巨型花奔去。

    那饱满的条纹花瓣洒落满地,藤蔓炸落焦黑,还流出了涓涓血液。残花败柳,它整朵花都处在了狂躁状态。

    绽开的花瓣暴躁的胡乱挥舞着——

    梵芊菡眼神一凛,双眼落在了那带血的细小藤蔓上,看来,它的弱点在这儿啊!

    呵——小样儿,之前还捂的挺严实的。

    本着趁它病要它命的原则,她丝毫没手软,在花枝乱颤的胡乱挥舞下,一道雷蛇直接奔着那条藤蔓而去。

    一条条细小的紫色雷蛇瞬间顺着血液爬满了整根藤蔓,随后迅速向上蔓延,整朵白色条纹的花外面多了一小条一小条流窜的紫色电流,看起来诡异的妖艳极了。

    “吱吱吱——”一道细小刺耳的尖利叫声刺破耳膜,引的人心神一晃。

    “嗯哼——”梵芊菡咬了一下舌尖,微微的铁锈味道在口中弥漫而起,这才清醒了一下神智。

    眼看着前面抽过来的大叶子,瞳孔就是一缩——

    “嗯哼——”一声闷哼响起,躲闪不及,又被抽中了。

    喉中压抑不住的血腥翻涌而起——

    “呸——”皱着眉头,满脸不悦的吐出来一口淤血。

    “咳咳……把我的任督二脉都打开了——”玩笑的一句,迎着那张牙舞爪的大花看了回去,眉梢一挑,啧……没想到这朵花攻击手段还挺多的。

    眸子为微闪,又是一片片花瓣尖锐的飞射而来,她眉头一拧,捂着胸口赶紧闪身跳开,这朵花也是神了,这么多花瓣掉了居然还不秃,果然变异了连花瓣都多了吗!

    而且速度还那么快——

    “小心点——”耳后一道怒气的声音响起,动作有些粗鲁的,一把将她拉开了有些躲闪不及的危险区域。

    “嗯,知道了。”梵芊菡赶紧收敛了一下思绪,顺着力道起身躲开。顺手一把抹了一下嘴角,原来有些凌乱灰黑的衣袖又染上了一点殷红。

    啧……有点碍眼。楼炎枭有些不悦的瞥开视线。

    “喵喵——”那花瓣洒满的区域只留下一只女王喵在花瓣海里愉快的扑花瓣中~

    楼炎枭:“……”这到底是一只什么品种的猫?脑门上还顶着个“王”字?

    “喵喵——”哼,本喵也是你能能猜测的了的吗!就算是你是个帅哥哥也不行!(傲娇锚脸)

    梵芊菡:估计是一只外星喵,从蛋里孵出来的那能和一般本土猫一样吗!(骄傲脸)

    梵芊菡眼神一利,一直紧盯着那朵花的情况,眼见着它输出的花瓣量越来越少,她立马抓住了机会,“走,就是现在——”

    “嗯。”楼炎枭一个低沉应声。

    随着梵芊菡的身影,立马蹿上前。

    抿着唇,两人凝聚起异能,全力输出——

    “喵喵——”女王也快速的抓住机会,一个飞扑,两只前爪逮住了那要去抽人的主藤蔓。

    “轰隆隆——”

    “砰——”

    雷电声,爆炸声在这一片静谧的空间猛然的炸响,黑暗的夜空也被一道亮光撕开了一条裂缝,不过转瞬即逝——

    这边还在使劲儿实验异能的闵律风抬头望天,“……卧槽,什么声音,谁这么**啊?”

    “除了老大和那姑娘还有谁!”林鹤轩托了托眼镜,双目有些深沉的看向那发出声音的方向。

    “哦,也对。其他人还真搞不出那么大的动静来。”闵律风认同的点点头。转而脑袋就是一转,“咦,大鸟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声音啊?”

    林鹤轩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是你太入神了。”

    闵律风:“……”他入神有什么不对,异能呢,他一定得成功练起来,以后取代大鸟的位置,成为老大最重要的左膀右臂,然后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傻笑的擦了擦口水。“那大鸟你呢,异能是什么,嘿嘿嘿,要不要一起练练啊?”两条眉毛挤挤,露出个猥琐的笑容。

    林鹤轩严谨不屑脸,“哼,不用,只有你这样儿的才半天都搞不清楚自己什么异能!”

    闵律风脸上笑意一僵,崩坏脸,“喂喂喂,我什么样了,什么样了,大鸟,你可把话说清楚了。而且你难道就知道自己异能是什么了?哼,瞎得瑟什么……”

    说话声音戛然而止,一脸懵逼的就看着那只修长的大手上,一小股碧蓝的水流涌动着。

    “……”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

    “在你还撅着屁股求踹的时候,人笨确实得努力点,嗯,你自己继续努力练吧。我先上那儿休息一会儿。”说着,施施然的放下手,转身走人。

    留下一脸懵逼,闵律风在原地继续表情扭曲纠结。

    三秒之后,这才狠狠的爆出了一句,“卧槽——老子迟早得笨鸟先飞。”

    另一边,原本富丽堂皇,低调奢华的别墅内现在一片狼藉——

    梵芊菡一脸可惜的看着眼前的那倒在地上的断肢残骸,还有那些被炸出了损伤的花瓶摆设。

    “可惜,真可惜,那朵该死的破花——”

    磨了磨牙,狠狠的踩着那已经凋零的残花。

    楼炎枭:“……”嘴角抽抽,这女人还真是爱财不爱命,手上都流血了居然还在在乎那些身外之财,之前不是还一脸不屑的视钱财如粪土吗?

    真是搞不懂女人这种生物。

    剑眉微皱,一双深邃的眸子在那一个被两人合力砸出来的大坑中扫过,嗯?

    有什么东西闪过一道亮光?

    抿着唇捏了捏手掌,啧……强忍着那血迹斑驳的花枝粘液,从里面扒拉出来一颗比指甲大上一圈的东西。

    “嗯……这也是脑核吗?”霸气的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来,深邃的眸子微皱着,擦了擦,随后放在手里翻转观察着。

    晶莹剔透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流转,表面散发着盈盈的绿光,犹如一块小型的绿色宝石。和之前在丧尸脑袋里找到的那几颗很像,但是比之前的那些大一点。

    皱着眉捏了捏,随后有些无趣的往前一抛,“给你——”

    “嗯?”梵芊菡转身接个正着。

    捏着手中的那颗绿色晶核,诧异了一下,原本她打算忍痛割爱的将这块三阶的晶核当作他来援救的报酬给他的,没想到……

    哟呵,这军火头子一点不为财,额……为晶核所动啊!

    眉梢一挑,想了想,也是,这块晶核或许并符合他现在需要的,那就拿情报消息当报酬吧。

    樱唇微勾,软绵带着点清越的声音响起:“这一块变异植物中出来的就叫做晶核,和变异动物、丧尸里面出来的脑核差不多,都可以直接吸收。想必你今天也获得过几枚吧!”

    楼炎枭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他没打算以此要挟这女人给报酬。不过,话说到这儿了,还是把不满吞了回去,现在这末世的一切事情未知,虽然他看过这类,但是一切都是无经验之谈,还需要一样样验证。

    但是这女人斩钉截铁,说出来的话也没出过错,如果她肯给情报的话,倒是省了他们大把验证的时间。作为老大,一个掌权人,他还是有必要做好决策,了解情况的。

    即使不满这女人把每件事情都当做交易,但是也不得不随了她的意。

    微皱着眉,犀利的抓住了一点,“可以直接吸收,那应该有其他限制吧?”

    “嗯,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像是看待一个满意的学生。“之前你应该看到过了,脑核是分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我们早上在高速路口得到的大多是一阶的。哦,除了我最后拿到的那颗是二阶雷系的,就是那只红眼睛,特别难砍死的那只丧尸。”

    “嗯。”楼炎枭点着头,深邃的眸光闪过当时的情景,怪不得这么拼命呢!

    “还有现在这一颗是三阶的。”梵芊菡扬了扬自己手上的那枚莹绿色晶核,“限制吗,应该是我们可以吸收比自己本身等阶低的,同等阶的,以及高一等阶的脑核或者晶核。至于再高一阶,你也可以试试尝试一下,如果你不怕自爆身亡的话,哈哈哈……”

    楼炎枭:“……”瞥了他一眼,这女人依旧改不了恶劣的本质。

    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无奈,“那颜色不同呢?”

    “这个,这个你应该知道了,你看过的末世那么多。”梵芊菡略显挑剔的看了他一眼。

    楼炎枭:“……”性感的薄唇抖了抖,眼神不自在的挪开,“咳……我不太清楚,需要详细介绍。”

    “……”梵芊菡对着这一脸“矜持”的男人翻了个白眼,不清楚,谁信啊!

    不过本着今晚的搭救之恩,她磨了磨牙,还是解释了,“不同颜色不同的异能者吸收啊,红色火系,绿色木系,青色风系、金色金系、紫色雷系……以此类推,还有一些特殊系的我就不太清楚了,它们的特性或者威力比平常大众的异能者强上一点,不过所需要对应颜色的脑核也会相对更难找一点,升级比较慢。”

    “哦,对了,一般白色的晶核或者脑核所有异能者都能吸收,但是它们提供的能量比不上有颜色的晶核。所以,还是找同系颜色的脑核比较管用。而且每天并不是无限期的吸收这些能量的,按照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所能吸收的饱和的能量也不同,所以到了后期,异能者也会慢慢的拉开距离。这么说,你清楚了吗?”梵芊菡挑眉,带着点戏谑的看回去。

    “嗯,差不多。”楼炎枭剑眉微动,一张俊脸脸皮也厚了一点,居然没多大表情。

    梵芊菡有些无趣的挪开视线。

    哼,其实她还有一点没说,就是这军火头子对应的爆炸异能需要的脑核是灰色的哦,也算是少数稀有的脑核了。但是这些可都是后期科研院研究出来,打算和这男人做交易的东西,她靠着自己日益精进的黑客技术确实偷看到了不少的机密,可不打算就这么全说出来了。

    再者这种特殊颜色的脑核难找,而且上辈子这男人或许不知道这个事情,但依旧靠着吸收白色脑核进入超级强者行列,没道理这一辈子不行啊!

    心里悄摸摸的留了个心眼儿,以后碰上类似丧尸的脑核,她或许可以拿到然后再跟着军火头子做交易。

    不管什么时候,手里握有筹码总是好的!

    “那好了,你坐着休息吧。”梵芊菡耸了耸肩,没再理会他。

    将那枚晶核往自己的兜里一放,就赶着去淘宝了。

    楼炎枭:“……”哼,这个不知道处理伤口的麻烦女人!

    皱了皱眉,刚打算说点什么的,但是那个纤细的身影已经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哼——”眼神微暗的看了一眼这一片狼藉的地面,嫌弃的抿了抿唇,也一脸不悦的跟着走下去了。

    一到楼下,就看到了那一大一小像是接头党的两个人。

    “表姐,表姐你看,这些金闪闪漂亮吗?”小鸽子一脸萌萌哒,双手捧着一盒子的东西献宝似的递了上来。

    “嗯,干得不错,再接再厉。”梵芊菡满意的摸摸小表弟的脑袋,这娃子不错,以后肯定有大出息。

    “……”楼炎枭脚步就是一顿,嘴角抽抽。

    大长腿拐了个弯,又回到了楼上。算了,这女人他还是不要多管了!疼是她自己的事,哼!

    随便找了个干净的房间坐下,有些疲累的伸出食指按了按太阳穴,然后将白天得到的那几枚脑核拿出来。

    他虽然杀得丧尸多,但是得到的脑核却不多,一共六枚。其中五枚都是指甲盖似的白色,剩下的一枚是青色的,是风系能吸收的。

    抬眸扫了一眼,将这一枚青色的直接放回去。

    随后拿出一枚白色的脑核,按照梵芊菡之前所说的放在掌心内试着吸收了起来。

    心念微动,顿时就感到一股微暖的热流从掌心内缓缓流动,随后随着手臂的血脉快速往上爬升,侵入四肢百骸,洗涤着整个身心。

    楼炎枭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常年习惯的身体警戒性条件反射的调动,不过很快的又被他压了回去,那股暖流这才顺利的继续下去。

    流过全身之后,最后又回归到小腹,估计这里就是书上所说的丹田吧。

    “不过——”又是眉头一紧,他隐约的感受到了里面有两个漩涡在吸收这股能量。

    难道他是里写的双系异能?

    之前有一个是爆炸了,那另一个呢?

    心中带着疑惑不解,他一枚又一枚的将白色脑核吸收殆尽,直到那五枚都被吸收完了,他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感觉还能再吸收百八十枚的白色脑核的样子,看来以后得多弄点了,他心里这么琢磨着。

    不过他这副“大胃口”的样子要是被梵芊菡知道,还真得吓一跳不可。

    要知道一般异能者每天最多能吸收十枚左右的样子,就算是多系异能者吸收三十到五十枚的已经算是基地内数一数二的强者了。

    现在他居然要百八十枚,呵呵……

    她肯定想不到,因为上辈子偷看到的机密文件内记载的北方基地掌权人楼炎枭,也不是这样的数值,而是要比这个再低一些,想来也是将这些科研人员给隐瞒过去了吧!

    当然,还有一件事梵芊菡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她自己每天能吸收的能量也增加了。就说之前那一枚二阶紫色雷系脑核吧,那是相当于一百枚白色脑核了,她就这么毫无负担的给吸收了,那饱和的数值肯定更高啊。

    毫无疑问,她这辈子被洗髓丹改造过的身体相当成功!

    楼炎枭睁开眼睛,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这一处是之前被炸的血肉模糊的伤,此刻却已经结痂了,虽然看上去还有些惨不忍睹,但是比之前已经好上很多了,至少已经处于恢复期了。

    深邃的眸子闪着幽光,看来吸收这些能量还能加快身体新陈代谢,促进伤口愈合啊,怪不得那个女人上午还磨蹭的一身细小的伤,下午就已经恢复了呢!

    抿了抿唇,在这个昏暗的房间内扫视了一圈。最后一双黑眸在床头柜上的精致翡翠葫芦上停留了一瞬,原地沉默了半响——

    然后黑沉着脸就走过去,拿了起来。当大手碰到的那一瞬,他又自我安慰的道:这只是她帮忙解说的回礼,对,回礼,他只不过是顺手帮她收集一下,绝对不是特意去拿的,对,不是特意的……

    心里这么想着,果然脚步也坚定了许多,拿着东西就往外大步迈去。

    到了楼下,就看见那一大一小分两头,闭着眼睛,毫无表情的坐着。

    剑眉一锁,大步就走了过去,拍拍小鸽子那张还在这婴儿肥的稚嫩小脸,“醒醒,这是怎么了?”

    “啊——”小鸽子一脸懵的睁开眼睛,眼珠子骨碌的一转,“叔叔,你怎么不拍我表姐的脸啊?”

    楼炎枭眉头跳了跳,沉着脸低声道,“小孩子别问为什么,会长不高的。”

    “……”以为找到有趣事儿了的小个子被打击体无完肤,这个帅叔叔,不带这么人参公鸡的!欺负小孩儿不懂事啊?

    信不信告你言语羞辱小孩子啊!

    不过想想表姐之前说的什么末世,那些人都不管事儿了,于是只能垂下脑袋蔫了。

    楼炎枭剑眉微扬,颇有点意气风发。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表姐这是怎么了吗?”

    小鸽子包子脸一皱,“好吧,我告诉你。表姐刚才收了一堆的好东西后,然后就让我别打扰她,然后就这样了。”

    摊摊小手,一脸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了的样子。

    “……”楼炎枭额角跳了跳,这对表姐弟性子果然都不怎么好!

    哼,脸上一沉,将手里的东西紧握着,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最后还是往前面一迈,找了个椅子大刀阔斧的坐下来。深邃的眸子幽光闪闪,一个女人一个小孩的在这空荡荡的别墅里还是不安全的,他就牺牲一下吧!

    高大挺拔的身子一下子就矮下去一半,然后就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这姿态,和之前的一大一小别无二致。

    至于现在,梵芊菡在干什么呢?

    当然是迫不及待的打开红包系统了,刚在把最后一个玉雕放进去的时候,就听到叮的一声,三千积分满了的声音。

    她能不激动吗,当即就开始查找信息了。

    至于为什么闭上眼睛,那自然是因为睁着眼睛一脸呆滞的样子很傻,所以干脆的就闭上眼睛了。

    于是也就有了之前楼炎枭下楼看到的那一幕了!

    当梵芊菡点进系统去的时候,红包群里依旧热闹非凡。

    因为被她的一连串的深夜红包给炸出了无数的潜水人员。

    容犀:哈哈哈……我又抢到了两颗宝石,金黄色的,实在是太符合我神龙族的品味了!小姑娘,以后多来几个这样的红包,你就归小爷我罩着了,有我神龙族在,看谁敢欺负你!

    拉拉:哼,你这条龙真是太势力眼了,小姑娘,你就算是不再发这样的红包拉拉也罩着你,有我精灵族在,也没人敢伤害你!

    梵芊菡瞟了一眼,心里感慨,不愧是精灵族,天性纯真善良,这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了!

    不过纯真却不失可爱,这样的人,不管怎么样造物主都是宠爱它们的,而且她也并不讨厌!

    木沐:哼,你们这两只够了,不同位面的人还罩着谁?小姑娘位面的丧尸也不会听你们的话不吃人了。

    梵芊菡看着点点头,确实。那些丧尸连脑子都没有,还会知道害怕吗?

    拉拉:咦,是这样吗,啊,拉拉之前没想到。

    容犀:哼,人类总是愚蠢的,就算是变成了怪物也愚蠢。(傲娇脸)

    木沐:愚蠢的人类?呵呵……

    拉拉:嘤嘤嘤……好冷啊!木沐小姐姐别理这条臭龙~~

    木沐:嗯哼——

    拉拉:哈哈哈……不说这个了,小姑娘你的绿宝石很漂亮哦,还有跟绿宝石一样颜色的,听精灵姆妈说这是一种叫翡翠的东西,十分稀有的。我们精灵族只有精灵王族才有的东西呢,现在我也有了,好开心啊,啦啦啦啦~~

    容犀:咦,真这么稀有吗?翡翠,没听说过,小爷勉强好奇一下。

    拉拉:哼,谁稀罕你好奇啊!

    钱福来:这位小姑娘是吗,看你在发如此多的红包想必必然有什么紧急需要。等你凑够三千积分后可以找我私聊,鄙人是专业生意人,如果拿翡翠来交换的话,我可以给你最优惠的价格!

    拉拉:咦,满三千积分就可以私聊了(◎_◎;)?拉拉以前怎么不知道啊!

    钱福来:哈哈哈……这是鄙人的一点特殊爱好,拿到一样东西总想要把它研究透彻,好判断一下它的价值。

    梵芊菡:……这人也是神了奇了,不过他这话确实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了。

    赶紧先撇开这里的群聊,点入宿主介绍。

    果然,积分那一栏已经达到了三千点,甚至还超出了两百的积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这栋别墅里的东西果然非凡!

    心思一动,就转回了聊天界面,打算加一加那位狡诈的商人。虽然可能会被宰,但有总好过没有啊!翡翠而已,反正也是白拿的,这个别墅里再找找肯定还是有的!

    拉拉:啊,狡猾的商人。我也要我也要翡翠,我要给我姆妈也戴一块,小姑娘来跟我交换吧。

    容犀:哼,看在这个东西这么有趣的份上,小爷也可以交换,你尽管说,我们神龙族好宝贝多着呢!

    梵芊菡:……她不是很了解神龙族的品味,不过想当然应该是金光闪闪的东西吧,额……她恐怕有点消受不起。

    希德桑:翡翠啊,这个我们位面好像也没有,不过我也不太需要,雌性还是喜欢甜美的果子,嘿嘿!如果有之前的瓶子和桌椅,我们也可以交换的。

    木沐:嗯哼,这些东西我不是很需要,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给你免费算一卦。

    梵芊菡:……谢谢,她想她不是很需要。

    修辰:需要军火的话尽管找我,不过轰炸一个星球的大型武器我还没有进货,暂时没有^_^

    薇薇安:嗯哼,需要毒死人的魔法药剂吗?

    倪代裳:薇薇安,小姑娘或许需要能打死丧尸的武技。

    薇薇安:哼,代裳又是你。

    秋甜:哈哈哈……你们又斗嘴了真友爱,小姑娘需要美味的蛋糕吗?

    梵芊菡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下之前抢到的那个蛋糕,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

    眼看着群内的聊天记录飞滚,她也快速的发过去了添加好友的申请。

    对,就是每个都发了,这叫做广撒网,多结缘,没准她还能对比对比呢。

    [叮咚——拉拉已经通过您的申请!]

    [叮咚——钱福来已经通过您的申请!]

    [叮咚——修辰已经通过您的申请!]

    ……。

    梵芊菡双眼一亮,都是行动派啊,不错不错,红包群里的人这么热情,那她以后的生活有保障多了。

    末世里吃喝什么的她没有,但是金银珠宝什么的遍地是啊,甚至还比不上一块小饼干来的值钱呢。就这点可比平时正常时期好多了,至少不用担心来源问题!

    拉拉私聊界面:

    拉拉:小姑娘小姑娘,需要什么帮助吗?拉拉这里又很多好东西呢。

    钱福来私聊界面:

    钱福来:小姑娘,需要交易吗?鄙人一定会给你最大的优惠的。

    梵芊菡感觉到浓浓的,扑面而来的诱拐气息。啧……这语气怎么和她平时那么像呢?

    钱福来私聊界面:

    梵芊菡:我需要空间钮,你有吗?

    顺便也给小精灵发了个回复:我这里现在需要空间,还有能治伤的东西,我用翡翠交换。

    拉拉私聊界面:

    拉拉:有哒有哒,我姆妈就是空间系精灵,她刚做了一个空间手环,能装下整片精灵之森呢,我用它来换翡翠,姆妈一定很高兴。我还有苹果,可以治疗伤口的,精灵之森有很多这样的果子呢!

    钱福来私聊界面:

    钱福来:空间钮在鄙人这里也是属于高级物品了,但是我是励志做星际最大的商人的,自然是有的了。目前正好得到一个三十平米的空间戒指,只不过是男性的。如果你急需的话,倒是也可以用,就用之前说的翡翠交换怎么样?

    得嘞,这么两条回答,高下立见。星际狡猾商人果然够狡猾!

    梵芊菡扬着唇腹诽着,一边回答道:不用了,我有更优惠的来源了,或许下次我们可以用金银来交易。

    钱福来:金银?哈哈哈哈……小姑娘果然是做生意的好料子啊,果然是个合拍的好搭档、

    梵芊菡:呵呵……

    确实得呵呵,这人也确实是做商人的料,奸诈滑溜的很,转口就从合作(待宰)小伙伴,变成合拍好搭档了,啧啧……

    随口应了一句,就将界面转回了小精灵那里。

    拉拉私聊界面:

    梵芊菡:好呀,真是帮大忙了,谢谢(微笑脸)。不过我的翡翠现在还没有,能迟一点给你吗?

    拉拉:可以呀可以呀,没关系。小姑娘最好了,愿意跟我换这么珍贵的翡翠,么么哒~你等等,我去把姆妈的空间拿来,苹果十个够吗,不够拉拉再去森林摘。

    梵芊菡:够了够了,谢谢。

    心里小人而擦了把冷汗,这精灵实在太热情,她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没一会儿的,就见对面将东西发过来了。

    拉拉:红包。jpg

    梵芊菡立马接收,随后点开查看,果然有一个雕琢着细长绿叶的空间手环,清新精致,却也不显眼。

    嗯,非常不错,再看着空间,大概有几百万立方千米了,好大……

    眼珠子都快瞪脱眶了,这小精灵也太实诚了点吧,她原本是打算要个几百立方米的空间就够了的,可是现在……确定这小精灵被它姆妈发现了,不会被打的屁股开花吗?

    梵芊菡严肃着脸,抿了抿樱唇,这到手的肉没道理还回去啊?

    而且既然它姆妈是空间系精灵,那想必以后还能做出来。嗯,看来以后多收集点翡翠给这小精灵吧,可爱的小家伙总会让人心中柔软一点的,即使心硬冷情,看透凉薄如她,尤其珍惜这样还充满阳光的事物!

    再看空间手环旁边的十个青色的如拇指盖大小的小果子——

    “……”嘴角抽了抽,位面文化差异果然悬殊。

    梵芊菡:东西我收到了,谢谢小精灵,么么哒~

    拉拉:嘿嘿,还是翡翠更珍贵,小姑娘真好。

    梵芊菡:那我搜集到翡翠就给你,现在有事先忙了。

    拉拉:嗯嗯,再见。

    回复了其他几个热情的人,梵芊菡就关掉系统了。

    睁开眼睛后,原本和蔼可亲小姐姐脸,瞬间变成成熟张扬表情了。

    “嗯?你也下来了?”诧异的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把椅子上坐着的人,那一副君临天下的霸气坐法,嘿,还真有那么几分军火头子大当家的气场了。

    “嗯,醒了那就走吧。”楼炎枭剑眉微抬,声音略显低沉。

    一张俊脸上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见他一个起身,瞬间就高出了她半截,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

    梵芊菡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扬,往后退了一步,等能平视他的脸时这才开口道,“等等,我还有点事,你可以先回去,对了,这个给你——”

    楼炎枭下意识的伸出大手,接住了那抛物线而来的绿色小果子。

    眉头皱了皱,这青色的小果子,看起来很酸的样子。

    面上有些纠结:“这是……”这种果子他还真没见过。

    梵芊菡脸上也皱了一下,“唔……。算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小苹果。”

    楼炎枭:“……”绷紧的嘴角抽了抽,小苹果?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还有这东西确定能吃?

    梵芊菡似乎看出他脸上的意思,当即眼睛一瞪,“哼——你扔了可是你自己的损失,我不会再给你第二个了。”嘿,这军火头子居然还怕吃个“营养不良”的果子了。

    楼炎枭抿唇,严肃的瞪了手中的据说是“小苹果”的东西,眉头皱了皱,最后还是一把抛入嘴里。

    青青涩涩的,嚼完之后还有点甜蜜,总的来说不是个好吃的果子,但是——

    双眼落在自己的手上,之前那被藤蔓吸食的小伤口居然找不到了,还有另一只已经结痂了的左手,上面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他满脸惊奇的伸手挠了一下,那层结痂居然掉落了。

    浑身顿时一怔,那下面的肉居然已经长好了,粉色的,与原来的皮肤差了一个色度,但是更加清晰的证明了之前那个伤口不是幻想。

    这个女人究竟——

    抿了抿削薄的唇,眉头微锁,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得尊重,嗯,得尊重。

    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直接走人,“你动作快点,我在这等你。”

    说着,又一身霸气的坐了回去。

    ------题外话------

    嘿嘿,今天还是万更哦!

    这几天新年、拜年,时不时的来个见亲戚,码字都很难找到机会,哈哈哈……

    本来是想找个固定时间更新的,不过这几天有点不稳定,得东抠点时间,西扣点时间出来,东拼西凑的才行。哈哈……我尽量差不多了就更新,反正每天或多或少都会更新的,大家一般晚上**点的时间,正好空闲的时候可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