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你悠着点
    “什么?”一双双眼睛狐疑的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几个浑身凌乱,脸色苍白的娘们儿虚软的躺在那里,她们像是被抓到了岸上的鱼,张大着嘴巴,翻着白眼儿,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几个傻头傻脑的小子们没太看懂,双眼迷茫,让他们看这些个快要死了的女人是要干什么啊?

    而另一些脑子比较灵光的人,则立马想到了之前的细节,顿时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梵芊菡柳眉一挑,语气带着戏谑,“嗯哼——现在你们都清楚自己跟了个什么样的老大了吧。可别说你们是自己人,这个叫楼炎彪的不会像对待她们一样对待你们,要知道他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可不会有那么的好心。他真正的自己人嘛,哝,都在地上躺着呢。至于你们,要是到了需要的时候,第一个被送出去的人就是你们——”

    原本还游移不定的一群人顿时浑身一怔,那声音虽然听着温温软软,风轻云淡的,但是最后的四个字掷地有声,本能的让他们心底发寒,双腿跟着战栗。

    等再抬头看向那个正双目阴沉的看着他们的老大时,瞬间整个心态都变了。

    一个个紧抿着唇,神色严肃低弱,“走,我们下去。”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随后陆陆续续的一群人也跟着转身往楼下走去。原本有力的脑袋耷拉着,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哎——为什么啊,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啊?怎么又走了?”还有几个脑子笨点的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呢?

    “你傻啊,那不是明摆着吗,老大他们之前用来引开丧尸的血肉是从这些活生生的人身上来的,等用完了她们,没准就轮到我们了。现在还不走什么时候走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以为收留我们的是个好人,没想到居然在干这个勾当。真是,图什么啊,有那么多力气去杀丧尸多好啊,硬是在这里欺负老弱妇孺,哼,要是我知道了那些被抓住的人会被这么对待,我一定不跟着他干,走走走,快走,跟这个丧心病狂的人站在一起,感觉连空气都是恶心的,比外面的那些腐臭味恶心一百倍……。”

    一个小年轻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急哄哄的就往楼下走去,哼——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身后冷汗直冒,他们这是加入了什么狼窝了,卧槽!

    后边跟着的几个人也没什么两样,一想到自己被放血、割肉的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他们这义愤填膺的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就不知道了,反正梵芊菡是不相信他们有多善良,没看到那几个还摊在地上的女人嘛,怎么没想着把她们救下去啊!

    “靠,那是个什么鬼东西——”突然,原本走在前面下楼的人尖叫了一声,双眼瞪着台阶上那根硕大的带刺藤蔓,差点就吓尿了。

    “这……这鬼东西一直跟在我们后边?要是刚才老子没看到,不是一脚就被刺穿了吗?”想想都觉得后怕不已。

    “它……它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这……这纹路形状看着好像刺龙芽啊,可是我见过的没它这么壮,都比我手腕还粗了。”

    “走走走,小心一点,迈过去,别被刺到了,这玩意儿可是带着毒性的,会使人全身麻痹——”带头的一个汉子一边说着,一边就迈开大步子打算跨过去,可是没想到,还没等他走呢,那根巨大的藤蔓就嗖的一下溜走了。

    “啊啊啊啊——”又是一顿惊天动地的鬼叫声。

    “那到底是什么鬼,动了,它居然动了,活的——”

    大汉心有余悸的白着脸,大着胆子,顺着那藤蔓缩回去的方向看过去。结果就看到了站在楼梯下面的一群杂毛颜色的小混混,和站在他们前面的一个小屁孩。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长的很可爱,睁着双大眼睛的小屁孩正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一只小手还摸着刚才差点吓得他们魂飞魄散的那根手腕一样粗的刺龙芽。

    他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明晃晃的就写着的是:这群叔叔们可真逗啊!

    逗,这是什么鬼?

    原本担惊受怕的几个人瞬间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既然是这个小屁孩的东西,那应该就不会攻击他们了吧。

    前面的大汉惊愕过后,愣是绷出张亲切脸来,“小朋友,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啊——”小鸽子一脸呆萌的看向他们,“啊,当然是帮表姐对付你们了,不过你们现在不打算打表姐了,那小鸽子也不会让小龙兄弟打你们的。”

    一张可爱的小脸上写满了我很认真我很严肃,我说的都是真的的小表情,看的后边跟着的几个杂毛们那叫一个嘴角抽抽,面部表情复杂啊!

    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体会过什么叫做表里不一,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就这么个小鬼,原本还以为会很好忽悠的,没想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跟女煞星有牵扯的人怎么可能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呆萌,好欺负!

    他们之前还打算休息一下再动手呢,没想到居然就被抽了,而且还不能叫出声,因为那会更惨,所以——

    那心酸苦,其中的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大汉一群人也听的嘴角抽抽,随后庆幸,还好还好他们刚才没冲动的直接上去开打,不然没准全军覆没的就是他们了。这么凶残的一根藤蔓,他们可没本事对付啊!

    擦了把额上的冷汗,“小朋友你放心,我们现在已经看清楚老大,啊呸,那恶人的真面目了,自然不会跟他那么丧心病狂的人为伍了,所以你放心,现在我们才是同一阵线的。刚才你表姐点醒了我们,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对对对,小朋友,要不要吃糖啊,哥哥这里有很多糖呢,都给你,你能让我摸摸你手上的藤蔓吗,看着很威武的样子。”

    “是啊是啊,这难道这就是异能了,嗷嗷,好厉害啊,末世果然很厉害。”

    “对对对,走我们快下楼,不打扰你表姐他们了。”

    “……。”

    声音零零落落的响着,随后慢慢的远去。

    还留在楼上的梵芊菡几人眉梢轻挑。

    “哈哈哈——没想到小鸽子还挺能干的啊!”元童侧着耳朵听完了全过程,立马哈哈的笑了。

    “那是,和我是一家的。”梵芊菡一点没谦虚的就接受了。

    那双漂亮的水眸一挑,就落到了那阴沉着的楼炎彪身上,“啧……真难看!”

    “你——”楼炎彪脸色一黑,这该死的丫头还是那么让人生厌。早知道他就不该随便把人放在下面的,下面的那几个蠢货,居然连他们几个人都看不住。

    不过,梵芊菡却没搭理他的打算了,视线一挪,声音恢复了平常的语调,“好了,别浪费时间了,既然人都收拾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帮你们清清场啊?”

    双眼就落在了那角落里的几个还睁着眼睛的女人身上,还有另一侧只是脸色差了点的王苗身上。

    唔……这人的异能确实挺让人好奇的!

    楼炎枭的视线随着她的往那边看过去,剑眉微皱,不过是个有老婆的男人!

    “元魁,把他们都弄楼下去。”他语气低沉,神色冷冽的就道。

    “是,老大。”元魁应了一声,随后高壮的身子走了过去,一边拎着两个,两趟下来就把人全拎楼下去了。

    最后一趟的王苗,看着他那粗鲁的动作,嘴角抽了抽“我……我自己来,谢谢你们救了我。”

    说着,身上绑着的绳子就自动脱落了,随后他整个人就自己站了起来。他身子不高,只能说是恰到好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很温润斯文的感觉。

    不过,梵芊菡顺着往他的手上看去,那里布满着薄茧,看样子是做惯了粗中活的样子,可不像是他表面上看起来的斯斯文文,像是个文职工作者。而且居然在楼炎彪的眼皮子底下已经解开了绳索,却一直在隐忍等待机会,不得不说,这人确实是个人物。

    梵芊菡看着他若有所思,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想法,当即,唇角一勾,“谢谢我们?呵——你就这么空口白话的可不是正确的谢法。”

    王苗那张带着笑意的脸上一僵,“那……那往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能活到那个时候——”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带上了点落寞,他还要去找老婆孩子,势必要冒险的,所以不敢保证自己能有命活到那个时候。

    唇边,不自觉的就带上了无奈落寞的淡笑。

    “嗯,那好,记住你所说的话。还有,你的异能很好用,若是想长期保持让那些丧尸将你视若无物的话,那就寻找白色脑核吧。”梵芊菡唇边带着略有深意的笑意提醒了一句。

    楼炎枭几个人的脸色微变,原本不太感兴趣的,现在一个个的都将视线看向了他身上,眼底带着若有所思和狐疑。

    这个叫王苗的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女魔头居然无偿的把消息告诉了他,而且好似对他还格外的好的样子,难道是看上了?

    林鹤轩推着眼镜往梵芊菡的脸上看了一眼,她依旧挂着平时那戏谑的,漂亮的笑意。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再看看另一边自家老大的脸,额……果然黑了!

    王苗浑身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脸上就是一喜,忙不迭的道谢,“谢谢。”

    “好了,你走吧。”说着梵芊菡就转了个身,走到旁边一个还算干净完整的椅子上坐下。

    “嗯。”王苗抿着唇,郑重的点了点头,将周围站着的几个人仔细的看了一眼,随后鞠了个躬,毅然的转身而去。

    他一刻也不敢耽搁,走到楼下,直奔门外。因为之前有了楼炎彪的倒血转移方向的做法,周围聚着的丧尸也零零散散的没留下几只,正好方便了他。

    听着楼下大铁门传来的动静,梵芊菡樱唇微勾,“啧……。倒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希望能活的久一点吧,那么……”

    口中的声音慢慢隐退消失全无——

    支着耳朵死命的想要听点什么的元童顿时耷拉下了脑袋……

    闵律风、元魁两个看向她的眼神,明晃晃的就是好奇。

    “嗯——”梵芊菡一眼对了回去,挑眉,“怎么,我脸上开花了?还问不问了,不问我可下去休息了。”

    “哦,问问问,马上就问——”被抓包了的闵律风赶紧的收回视线,回答道。

    楼炎枭也顺势挪开了视线,落在了一旁正做着小动作的人身上,锐利的眼神蓦地就是一冷,“说吧,你和第一军火商是什么关系?”

    “啊——”楼炎彪的脸上就是一僵,随后就是了然了,看来这几个人真的和第一军火商有关系吧。

    那双精明的眼睛就是一转,“告诉你们了,你们就会放过我吗?”

    没别的,直接开口提条件,想从他彪爷的口中挖出消息来,很简单,但也很难,他这么多年混出来的经验也不是个摆设。

    楼炎枭剑眉就是微皱——

    往后退了一步,随后换上林鹤轩来。

    只见他一双隐在镜框下的狐狸眼微微向上挑着,唇边一抹淡笑勾起,“嗯——放过你,倒是可以,只不过,得看看你的消息有多少价值来。”

    “我……”大汉的脸上就是一青,就知道这个同类人不好对付。

    干脆的换了一个强硬赖皮的姿态,下巴一扬,那张憨厚的脸上摆出了个拒不合作的表情来,“哼,既然你们都不会放过我,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干脆的一拍两散,看咱们是谁的损失。”

    “啧啧……”梵芊菡没忍住的鄙夷了一声。

    “又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大汉的脸上就是一阵难看,咬牙切齿的就恨不得将这丫头给剥皮拆骨了,就是这个丫头几次坏了他的好事。

    要是之前从他们口中套出点消息来,他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一点也没防着啊。

    “啧……是我怎么了,谁的损失大,那当然是你的了,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损失啊。”梵芊菡唇角就是一勾。

    “我现在可是打算帮你来着,你看,我们这几个之前跟你绑架的那些人可是毫无瓜葛,他们怎么样也跟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也没必要非把你宰了给他们报仇,之前对你们动手完全是先下手为强,是你们先算计我们的,换做是你,你会坐以待毙吗?”她无辜的眨眨眼,摊着手,一脸我说的都是真的的表情。

    看的即使狡诈如楼炎彪也有了那么点狐疑,这小丫头片子难道说的是真的?真不会把他怎么样?

    “所以咯,你该怎么做可是要自己想好才行。站在你面前的这位仁兄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要是你不把消息告诉他的话,他逼供的手段可有的是。就算是我见惯了血腥的人也有点不忍直视,比如说剥皮、腰斩、凌迟、车裂……”

    楼炎彪额上的大汉直冒,咕咚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的回想起了电视上做的那些逼真效果和凄惨叫声。还有他之前也曾用那些手法对付过的人,那些人凄惨狰狞的脸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

    “当然——”梵芊菡话音一转,从原本的阴森森变为明快,“这些手段都缺少工具,现在他最拿手的就是剥皮和断子孙根了,你想选择哪一种?”

    “我——”他嘴巴动了动,额上的大汗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手臂被捏断了疼的。

    双眼不由自主的看向站着前面的那个看起来斯文腹黑的人。

    林鹤轩狐狸眼微闪,配合的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和诡异的笑容。

    就连旁边的闵律风也不由的跟着哆嗦了一下,大鸟的这个表情可真吓人,要是小朋友在的话一准得被吓哭。

    “我,我……”楼炎彪大口的吞了口口水,双眼大力一眨,抖去了黏在上面的冷汗。随后快速的镇定下来,心里不住的在默念,不,不能被这小丫头片子吓到了,他彪爷纵横z市这么多年,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干过,甚至连杀人也敢沾手,怎么可能被这么一个小丫片子给骗到了呢,不能……

    梵芊菡樱唇一勾,还挺有几分胆识的嘛!

    一双眼睛就在楼炎彪的注视下,充满恶意的朝着他的下方喵了一眼,“很好,既然它不相信,那兄弟,给他见识见识你的手段,我看旁边的那把大刀就不错,一刀子下去,保准的干干净净。”

    楼炎枭不悦的神色跟着也在他身上扫过,这么肮脏的家伙,确实得砍了好。

    “哎,好嘞!”闵律风咽了口口水,语气诡异的兴奋着,颠颠的就冲过去捡起梵芊菡所指定的大刀。

    然后递过去,“大鸟,虽然这把刀比你之前用的大了点,但是没准切的更干净,你悠着点来,手段要比平时的温柔点知道吗。”

    “嗯。”林鹤轩抿了抿唇,充满笑意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块白色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手。

    楼炎彪瞪大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上下动着,那颗强韧的心也扑通扑通的快速跳着。还自由的双腿哆嗦着不自主的往后退。

    ------题外话------

    跟昨天一样,先发一章,晚上去亲戚家拜年吃个饭,等回来再码,睡得早的小可爱们不用等了,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