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楼炎枭的黑历史
    看着他的动作,梵芊菡唇角一挑,笑的更加充满恶意了。

    林鹤轩也是唇角微扬,甚是满意,看来这效果还是不错的。

    等他慢条斯理的擦完了手,随后就接过了刀,拿起来左右照了照,确定了它的锋利程度,随后就双眼看了回来,“你们帮我把人按着,可别待会儿切错地方了。”

    “哎,好。”闵律风兴奋脸。

    元童也高兴的举起了手,乐颠颠的跑过来,“大叔,麻烦你配合一点,快躺下去。”

    “我特娘的还要自己躺下去……”楼炎彪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说的是什么话,人家要切自己下面,他居然那还要乖乖配合的躺下去,这没天理的是吗?

    唾弃的看了一眼这两个脑子不对劲的小子。他赶紧的闪身就要跑,可是——

    路没看住,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上,随后他那大块头整个的一个天旋地转,被抓着肩膀就往地上撞去。

    “嗷——”一道骨头错位的声音伴随着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冲天而起。

    楼下听着的几个小年轻们顿时一个哆嗦,一个个脸上有些发白,“小……小鸽子,你们楼上几个人那么凶残吗?他们打算怎么对付我老大,啊呸,那个恶人啊?”

    “啊——大概,宰了吧……”小鸽子双眼黑溜溜的看着那几个把自己围成了一圈的人,小嘴巴张张,一脸可爱样儿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这……这么凶残啊……”几个年轻的小伙子顿时倒吸了口凉气,再一次庆幸之前没上去就开打,不然被宰的就是他们了。

    咕咚的吞了口口水,然后一脸讨好的道,“小鸽子,你还要吃糖吗,哥哥这里有。”

    “我这里也有,也有,你小子别抢先了。”

    “吃我的吃我的……”

    眼见着这一群原本是敌对的人,这会儿上赶着讨好这个小屁孩,红毛林洛几个人是崩溃的!

    这待遇,也是没谁了!可是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呢?他总觉得遇上了女煞星,一切皆有可能!

    “啊——我不小心力气用了大了点。”元魁赶紧缩回自己的两只大手,挠了挠自己的寸头。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还在那里嚎叫的人。

    “嗷嗷……嘶——”楼炎彪狰狞着张脸,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大块头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痛死他了!比刚才手腕错位了还痛上百倍啊!

    “啊呀,你的骨头真是太脆了。我之前也就疼了点,可没像你叫的这么惨。”闵律风撇了撇嘴,“该不会是你故意叫的吧,以为这样就能逃过去了吗,我告诉你,想得美。元童,快来,帮忙按住他!”

    “来了来了。”元童为自己大哥鼓了个掌,然后欢快的就帮着按住大汉的另一只肩膀。

    “你……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眼看着两边都被人按住了,双腿也被那个大块头抓住不得半丝动弹。

    眼睛一突,就死死的瞪着上方那把银亮的大刀。

    只见林鹤轩唇边诡异的一笑,愣是做出了一副疯狂博士的病态笑意来,一脸阴测测的就看了他一眼,“怎么样,做好准备了吗。我们准备要开始了!”

    说着,没给他半点反应的机会,大刀直劈而下——

    “啊——我说,我说我说……”楼炎彪猛然的闭上了眼睛,额上青筋绷起,冷汗直冒,心理崩溃,再也承受不住的焦急喊道。

    大刀瞬间停下,原地静默了一会儿——

    “呵——你早这么合作就好了。”林鹤轩冷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将大刀往地上一扔,咣当一声发出脆响。

    随即又拿出块手帕来,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

    “是啊,你这人就是需要逼一逼,看看,这胳膊上的可不就是你自己作的!”闵律风摇头晃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我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的妈妈式语气的道。

    “是啊是啊。”元童也跟着点点头,一张天真的脸上写满着赞同。

    梵芊菡也是挑眉,唇边含笑着。一脸早该如此了的样子!

    看的楼炎彪那叫一个郁闷到想要吐血啊!

    心有余悸的从地上坐起来,头低下蹭着肩膀擦了擦冷汗!他宁愿死也不愿意变成太监死,要是他敢这样下去,他黄泉路上的十八代祖宗可得把他唾骂死。

    随后大口呼吸了两口,镇定了一下心情,有些心累的叹了一口气,“哎,你要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跟这几个人玩,他玩不过。这一个个的除了那个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却气场极强的男人,和那个力气很大的大块头,其他的几个嘴巴都不是省油的灯。

    “还是之前的老问题吧,你说我们听着。”林鹤轩从旁边拖来一张椅子坐在楼炎彪的前面。依旧俯视着他!

    感受着头上的阴影,楼炎彪下意识的脸色有些不善。

    这时候上方那带着威胁笑意的声音又缓缓的传来,“没关系,可以仔细想想,慢慢说,但是要是有假的话,那么后果……”

    “我知道我知道。”楼炎彪赶紧点点大脑袋,反正是别人的消息不是自己的,他刚才扛了一会儿了也算“有情有义”了!

    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开始张口回答了,“其实第一军火商跟我的联系也不大,主要是我以前跟他们组织里的一个人有过合作,所以也从他口中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哦。”林鹤轩眼神闪了闪继续问道,“那这次呢,听说组织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你知道内幕吗?”

    “我——”

    “我要听最准确的真话。”林鹤轩带着严厉的声音又特意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楼炎彪一噎,有这么不相信他吗?

    瞪了一眼,他也没打算说假话啊!“那组织里发生的大事我当然知道了,据说是他们大当家被人暗杀了。不过我有内部消息,据那个人说那大当家是为了排除异己所以准备了一出炸死,不过却被一个叛徒出卖了,结果组织里的几个准备夺权的老家伙个知道了,前天还特意在z市布下了天罗地网等他们回来,打算让他们假死变真死呢。不过,谁知道这个末世来的这么突然啊!”

    林鹤轩几人听着,也是眸色一暗,看来之前的猜测成真了,他们这边的内部,也出了问题了。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带着冷冽的寒意,就知道老不羞留下的人不可靠,但是有些事还是得借着他们的手来完成,到底还是棋差了一招,算不透人心!

    “嗯,继续——”脸色微缓,随后道。

    “哦——”楼炎彪一双眼睛奸滑的在几人脸上扫过,心里留了个心眼儿。看来这几个人确实跟那个组织有关,而且,那个气势强大的男人一看就神秘莫测,身份不凡,难道是——

    被心里的猜测吓了一跳,随后就是一把冷汗哗啦啦的流下来。

    “嗯——怎么了,继续啊!”林鹤轩看了他一眼,眉头皱了皱。

    “哦哦,继续,我立马继续。”赶紧的稳定了一下心神,“我说到哪儿了?哦,末世来了,对,就是前天的凌晨末世猝不及防的就来了。那些被派在外面埋伏的人至少一半全都变异成了丧尸,然后那些没变异的人也没个准备的,我估计肯定又损失了一部分。据我后来打探的消息,听说这一次那几个老家伙折损了大半的人手在这里。”

    “第一军火商也因为这次的内乱人数减少了将近大半。直到昨天,他们全跟着部队前往了南方基地,打算去那里争得一席之地。”

    “那你呢,那给人给了你什么好处,又跟你有什么合作?”林鹤轩突然来了一句。

    “合作?”这可把楼炎彪吓得冷汗直冒,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像是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林鹤轩唇边的笑意充满恶意的勾起,“呵——别管我们是怎么知道的,你只管说实话就行。”

    “哦。”楼炎彪心里那个苦啊,因为越说他越觉得那个猜测是真的,他心底那个苦哦。

    早知道他干嘛答应跟那小子合作啊,连预付定金都没拿到,倒是白白挨了个锅。

    颓丧着脸,那转动的眸子也在林鹤轩那直逼而来的强势明亮的视线给看的不敢转动了,“行……我说,但是你们之前答应过的,会放过我的可不能食言啊!”

    “当然。”林鹤轩不可置否的就勾起了唇。

    楼炎彪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被那眼风一个就扫了回来。

    吞了口口水,“好,我说。那个人就是来告诉我他不方便留在这里,要跟着大部队一起去南方基地了,所以让我如果有找到第一军火商大当家的消息的话,就答应给我一批新型的抢。如果把人抓到的话,那这交易价码就加一倍。”

    “加一倍,呵……他倒是出手阔绰的很,可惜他们没拿到那批枪,拿什么交易给你,军火仓库的钥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有的。”林鹤轩满是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之前还挺精明的,居然在这件事上被阴了。

    “什么?你是说那小子在驴我?”他脸上闪过一道凶狠,他娘的,那小子要是真的在驴他的话,那岂不是他什么都没捞着,而且还因为这个他小弟还被痛揍了一顿,他的老二也被威胁的快萎了,特娘的,居然告诉他那小子是在驴他!

    简直肺都快气炸了,而且他现在还意识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原本他要抓人就在他眼前,并且还知道了他要抓他们的计划,这可如何是好啊?

    那张憨厚脸看起来有点懵,有点傻!

    “怎么,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吧!”林鹤轩连带着冷笑的看了他一眼。

    “说吧,那个联系你的人是谁?”

    “这个……”一下子就过了神,眼底就带上了一丝恶意,哼,既然那小子敢骗他,可别怪他出卖人了。

    于是赶紧的道,“这个他每次来都穿着一件兜帽衣服,整张脸都埋在了里面所以我之前也没太看清楚。不过这次,我趁着末世的机会,特意让人不小心的撞了他一下,可算是被我看到他究竟长什么模样了。嘿嘿……”

    他恶意满满的笑了,“那小子长得一张比娘们儿还白皙的脸,看着斯斯文文的,气质和你有点像。但是那眼神中的阴沉和野心可是比我还要盛,那双眼神,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斯斯文文,跟我有点像……”林鹤轩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个身影来。

    皱了皱眉头,在记忆里调出了他所猜测的人的信息,他还记得有好几次,那个人看着他的眼神,隐隐的带着敌意,原本还以为是错觉,看来并不是了——

    楼炎枭眼神微暗,也在第一时间找出了怀疑人,不过若真是那个人的话,他倒是不意外。原本那个人是老不羞培养起来打算留给他当军师用的,可惜,他有了林鹤轩,就不需要再有一个林鹤轩了。

    自然的也就更加偏重了林鹤轩,若是真因为这个原因而背叛的话,那确实很可能就是他。

    “大鸟,你猜到是谁了吗?比姑娘还白皙的脸,我记得看过好几个啊,到底是哪一个呢?”闵律风也是一脸严肃的问道。

    “不知道。”林鹤轩白了他一眼。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恼羞成怒什么!”闵律风撇了撇嘴。

    所有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林鹤轩站起身来,“好了,老大,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楼炎枭抿了抿唇,至少知道了两天之前发生的事了,确实得需要感谢一下这末世了。

    而且,他双眼一眯,转移到了南方基地吗?看来他是非去一趟不可了!

    “走吧——”说着,大跨步迈向了楼下。

    “等等——”原本坐在一旁一直十分安静的梵芊菡突然开口了。

    “怎么?”楼炎枭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看过来——

    “没什么,就叫你帮忙把这些人一起带下去。”梵芊菡指了指还晕在地上的那十几个人道。

    “什么?带我们下去,要干什么?不是说要放了我们吗?”楼炎枭还没发表意见呢,那边地上的楼炎彪就坐不住了,忍着疼痛就一眼瞪了过来。

    “嗯哼?”梵芊菡眉梢一挑,“是啊,是他们说要放过你的,可这他们可不包括我啊,我让他们帮把手不过分吧?”

    “……”楼炎彪嘴角抽了抽,过分,很过分。特娘的这丫头片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他这边震惊的无语,那边闵律风、元童就高兴了,还是这个女魔头厉害啊!那汉子他早就看的不爽了!

    “那好,把他们都搬到楼下去。”梵芊菡拍拍手,一脸有模有样的指挥道。

    “……”楼炎枭嘴角一抽,虽然脸上带着冷肃,但是大手却诚实道在地上提了两个人这才下了楼。

    身后的林鹤轩自然不会反驳,也拎了两个下去……

    眼看着兄弟们的身体像是货物似的被搬走了,楼炎彪脸色真是越来越难看,大声就是一吼,“你到底想怎么干什么?”

    “干什么,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梵芊菡唇边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

    她想起来这次的加油站事件到底为什么耳熟了。

    因为在上辈子的时候,名人笔记录里记载的就有这么一件事。

    据说末世超级强者,北方基地掌权人楼炎枭最黑的历史就是在末世来临之初,在z市大型加油站摆下布局。

    利用阴谋,拦路打劫了不少的人,也屠杀了不少的人。这一个狼窝,害人性命的魔窟据说就是他东山再起的资本。后来这一事被人发现,这个加油站被人连锅端,而楼炎彪的残忍手段也流传于世。

    而楼炎枭因为这一字之差,还有楼炎彪特意借用他名头的原因,楼炎枭彻彻底底的背了一个黑锅。所以后来人人谈起北方掌权人楼炎枭,因为他狠毒的手段都变了脸色、身心皆惧。也因此震慑了不少的宵小——

    所以现在这个魔窟被她给碰上了,就顺手解决一下吧。她虽然不是圣母救世主,但是对待这么一个草菅人命,残害不少无辜的楼炎彪她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放他走,让他继续残杀那些大浪淘沙剩下来的无辜的人。

    最后走过去,在楼炎彪惊惧的眼神中一拳头直接抡晕了他,然后将人拎到了楼下。

    “表姐,表姐——”一看到她出现,那边小鸽子立马忍不住了,蹭蹭蹭的就跑了过来,一脸乖巧的样子抱着她的大腿。

    “嗯,乖,去找条大麻绳,把他们绑起来。”梵芊菡拍了拍他的小脑袋道。

    “哦哦,我马上就去。”小鸽子点点头,立马屁颠屁颠的就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题外话------

    好在赶上了,夜猫子们赶紧睡了,我熬不住了,晚安,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