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大鱼的账不能放
    说话只不过片刻之间,一行几个人就已经快速的往楼下冲去。

    背后顶着一片丧尸鸟的压力,楼炎枭抱着梵芊菡就没松开过了,一时间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忘记了的。

    跑在前面的林鹤轩眉头微皱,这时候也没心情思考这个了,只恨自己速度不够快。突然忙乱之中脚下一个踉跄,不过好在被人一把拉住了。

    “大鸟,你这些同类速度可真快,你怎么就这么慢呢!”耳边闵律风带着严肃的声音响起。

    让人恨不得骂一声谁特么的和那群凶残的丧尸鸟是一类啊,要是他是的话,肯定第一个啄的就是这小子,哼——都这时候了还知道开玩笑。

    “追上来了,小心——”元童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一边跑着一边还屏气凝神的听着后面的动静。

    几人的心瞬间提起,没空理会后面了,闷声不吭的只顾着往前面跑去。不过却速度却还是渐渐慢了下来,因为已经追上了之前逃跑的那些人了。

    “啊——快跑,快跑啊——”

    “特娘的,别推我啊,老子在跑啊——”

    “该死的,这楼梯建的这么长干什么——”

    踢踏声,惊叫声瞬间又响成了一片。人推人,人挤人,好在都还保持着一点的理智,没用大力气的把人推倒。

    落在最后的梵芊菡眉头一皱,也只有她不用自己跑,抽了个空从楼炎枭的怀里探出脑袋来往后看去——

    瞳孔瞬间啊一缩,那黑压压的一片已经近在咫尺,逼近的让人心里发慌。她眼尖的还能看清楚最前面的两只丧尸鸟白色模糊成一团的眼睛和已经腐烂了大半的鸟身,羽毛也只剩下了一半胡乱的还插在身上。这是一只丧尸麻雀,和平时见到的那些灵动的庄稼“小偷儿”完全不同。

    还有那看着更加尖锐了的鸟嘴,一口啄下来肯定得带走一大片的血肉。看的梵芊菡眼前就是一阵发黑。

    “该死,有翅膀的就是飞的快。”她暗恨了一声,怪不得那个被袭击的小型基地的人没逃出来呢,就这个速度,能跑出来才怪。就算是再强的人也有精疲力竭的时候,但是这群只知道血肉的丧尸鸟不会啊,它们不知疲倦,闻着人味就不罢休了,死了一茬,一茬又接上。只要最后一只没死,还是会死死追上的。

    梵芊菡双眼一眯,看了一眼还被夹在人胳膊下的小鸽子,和前面那些腿脚慢的陌生人,眉头就是一皱。

    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拍拍抱着自己的楼炎枭,“走,我们去后面挡着,前面的人先跑。”

    “嗯。”沉稳有力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楼炎枭一声低吟。脚步渐渐放缓了下来,原地只停留一秒,那从楼梯顶上被截小了一片的黑压压丧尸鸟军团就已经在他们后头五米都不到的距离了。

    梵芊菡双目一凝,纤细白皙的手上就出现了一条条紫色的雷蛇,神色凌厉的就往前一抛,“轰——”

    “叽叽叽叽——”上头下雨似的掉落下来一大片的鸟,鸟身焦黑的就掉落了一地。

    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是鸟毛还是被轰成焦黑了的烟灰就铺满了上面几格的楼梯。半空上也出现了一段空挡,不过也仅仅一秒,后面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丧尸鸟又继续补上,追击而来。但距离却实打实的拉开了一点。

    梵芊菡眸光一冷,继续往后抛了一把雷电,随后对着楼炎枭的肩膀就拍了一巴掌,“走——”

    “嗯。”依旧是那沉稳可靠的声音,将原本已经近在咫尺了的丧尸鸟又一下子被抛到了后边。

    可不过一秒,他们却又只能停下来了。

    梵芊菡看了一眼那些还挤在一起的人头,暗骂了一声,“该死的,这群没用的蠢货。”

    恨恨的磨了磨牙,要是能踩着他们的人头上过去就好了,可惜,终究还是会没到那个山穷水尽的地步,她也不是那个冷血到极点的人。

    “老大——”闵律风几人看到他们也是一脸无辜加无语啊。他们也很无奈啊,虽然他们速度够快,但奈何还有很多猪队友。

    领头的几个居然还在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跑,不知道直接往下跳啊——

    楼炎枭脸色冷沉,一双犀利的眸子往前面扫过,眉头渐渐的隆起。

    梵芊菡也跟着往前看去,一口气没憋住。

    “靠,要是让我再碰到那一群人,迟早要让他们把这笔账还会来。”她一双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下面那人群中间的莫展离,其他人的账讨不讨的回来没关系,但是这条大鱼绝对不能放过。

    刷的一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照相机来,对着那人群就是拍了一下,随后给莫展离来了一个后脑勺特写,和侧脸特写。

    “咔嚓咔嚓咔嚓——”的三声响,看的闵律风那叫一个懵逼啊。

    “你这是干什么,现在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拍照啊,又不是旅游名胜景地?”翻了个白眼,他是不是要夸奖一下女魔头的心大呢?

    “这你就不懂了,这叫做抓人丑闻,等有一天轮到他风光的时候还能拿着这照片出来,找他还账呢!我们在后边给他们挡灾总不能白挡吧。”梵芊菡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一出口就是阴人的。

    “那你怎么知道这人能活到他风光的时候啊,没准这次就跑不掉死了呢?”他可是看清楚了,这女魔头拍的可是莫展离那个小白脸,哼——

    那话听起来像是损人的,但也是夸人的,女魔头还说那小白脸能风光呢!

    “呵呵……这我可不会告诉你,我看人可是有独特的眼光的。莫展离虽然看似斯文俊秀,实则心思缜密,笑里面藏着的全是软刀子呢,这样的人才要是没在末世活下来倒还真是算他倒霉了。”梵芊菡一扬唇,那笑的一个叫高深莫测啊,不过前提是她别被人抱着啊。

    “……”

    闵律风看了一眼被自家老大抱在怀里的女魔头,脸色扭曲了一下,这叫怎么回事啊,怎么现在还不放下来?

    张张嘴就打算提醒一下,可是却被林鹤轩一个眼疾手快的拦住了。

    “干什么啊大鸟?”

    “来了——”

    “来,来什么来啊?”闵律风顿时就翻了个白眼,对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眼睛突然瞪大,“卧槽,这只是什么鸟,怎么这么大块头啊?”

    梵芊菡跟着扭头,柳眉紧皱,“猫头鹰?”

    “准备攻击——”

    “啊?”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梵芊菡已经迅速的一道闪电砸了过去。

    “轰隆——”

    “砰砰砰——”

    雷电落到前面的猫头鹰,落到丧尸鸟群,随后又砸到了地上,整个楼梯也跟着一阵。众人紧随着脚步不稳的晃了晃——

    下面的人又是一群尖叫,走在前面的几个人一个没注意,直接被推的往前翻滚了一下,直接一股脑儿的滚下了楼梯。

    “啊——”惨叫声响了一路。

    不过瞬间,前面空旷了一些。

    那些人原地呆了一会儿,随后立马反应过来,“跑啊——”

    这下子,一股脑儿的,速度又快了。

    而垫后的闵律风几个却看着远处的那个被雷劈出了小窟窿的地板,咽了口口水,“卧槽,好猛啊!”怎么他的异能就只能当当电风扇呢?

    羡慕嫉妒恨——

    不过却被一道女声吼了回来,“还傻站着干什么呢?攻击啊,还真打算让我这个柔弱的女人保护你们啊?”

    “柔弱女人——”闵律风脸色一青,她是柔弱女人,那他们是什么?

    就连林鹤轩嘴角也是抽了抽,暗暗的运起身体内的异能,一小团水立马就从手指上喷涌而出。

    不过也真的只是那么一小团而已。

    几人眼看着那一小团飘忽忽的飞到丧尸鸟群,然后啵的一声砸了下去,顿时水花四溅,但是——

    那些丧尸鸟只是羽毛被淋湿了,连停都没停顿一下的。

    “……”梵芊菡嘴角抽抽,她还真忘了,身边这几个现在还不是名震一方的超级强者呢,他们现在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异常一点的异能者。

    “噗——”闵律风一个没忍住,“哈哈哈……大鸟,你这个太小了吧,连以前女魔头砸老大的那团水都比不上,哈哈哈……”

    “……”林鹤轩脸色一黑,这好好的紧张气氛全被这小子给搞砸了,还有,你难道就没注意口中的“女魔头”和被水砸了一脸的“老大”正看着你吗?

    “走,往前走。”在两个人还没发怒之前,林鹤轩还是很有兄弟爱的拉了他一把。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因为那一片的丧尸鸟临近了,他们需要往前跑。不然,兄弟爱,呵呵,那是什么?

    梵芊菡也感受到了身后那一群危机的逼近,只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跑在前面的闵律风,随后转身就朝后边看去,刷刷刷的又是几道雷电下去,动作熟练极了。

    还抱着她的楼炎枭还抽空的也往后便抛了个炸弹,“轰——”

    一阵沙石滚滚,大地震动——

    丧尸鸟死伤一片。

    梵芊菡心中感慨,这男人简直比她这个重生的都还牛逼,她的雷系异能,也是末世之时被称为王牌顶尖的异能之一,现在她已经快要接近二阶了,居然和这爆炸几乎相差无几,实在有些令人沮丧。

    不过看到旁边林鹤轩、元魁两位未来的超级强者也还在动作生涩的施展异能的时候,心情顿时好了一点,随即又继续参与阻击丧尸鸟的行列。

    一时之间,爆炸、水、土、雷电,充斥着这个宽大的楼梯上部。

    另一边,一群人已经跑到了楼下,七嘴八舌的一边跑着一边紧急交谈着。

    “楼上发生什么了?难道真有异能者?”

    “是啊是啊,我们是不是有救了。”

    “哈哈……你是不是在做梦啊,就算是有救了也是跟那些人有亲有故的,要是到了危急时刻,谁管你啊!而且还有那么多的丧尸鸟在,异能者再厉害能打得过吗?”

    “我靠,你们叽叽歪歪的说什么呢,还不赶紧想办法跑啊。快看那边,莫少已经带着人跑远了。”

    “哼,就知道这莫少也不是个好东西,有钱人都自私。”

    “嘿,有钱人碍着你什么了,赶紧跑吧你,莫少那么聪明,我们跟着他跑,那边是大门,我们的车也停在那里,那里的丧尸少,可以开车逃跑。”

    “对对对,我的车……”

    一时之间,众人满地的一哄而散,大部分都朝着大门口跑去。

    只留下了少数的几个——

    “大哥,我们怎么办?”

    林洛看了一眼楼梯,咬了咬牙,“走,女煞星说去仓库,我刚才听到了,我们往那儿跑。”

    “是,大哥。”当即几个小弟全无异议,一致通过。

    “表姐,那我们去哪儿?”秋寻雁看看两头,一手帮忙扶着旁边的少妇,一边也是心里着急。那张狼狈却还能看见漂亮的脸随着两个方向来回不断的看着。

    旁边的少妇看了一眼自己怀里吃饱了只瞪着眼睛的小星星,回想起还在仓库外的那一箱的奶粉,顿时咬了咬牙,“我们也去仓库,”

    此刻,她柔弱的脸上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让旁边的秋寻雁也是双眼一闪,笑意轻缓的带起,“好,表姐,我们就去那儿。”

    “哎——”看着这两个突然转变的方向,丁玉伸手想拦也拦不住。

    “那我……我们呢?”王百万心里悬啊,这可是两个方向,关乎生死啊,他能不着急吗,他的悠哉富贵日子还没过够呢!

    “你傻啊,问我干什么,自己想啊。不过我是要跟着云香姐去的,至于车上的那些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没一个好货色,跟着他们迟早被坑了。”丁玉咬了咬牙,心中恨恨,也转了个方向跟过去。身为不良少女,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身体好啊,跑的快着呢。

    “哎,等等我啊。”王百万、林正勇两个脑子也不会动了,就跟着这姑娘了,反正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要坑也不会坑他们。

    于是,两人对视了一眼,撒腿的就往前跟上。

    等到梵芊菡他们几个人到了楼下的时候,楼梯口的方向就已经没人了。

    “擦,跑的还真快,一点也不知道感谢的。”闵律风骂了一声,要不是他们在后面垫底,那些人能跑的了吗,没准自己人都发生踩踏事故了。

    看了一眼身后还距离十几米的丧尸鸟,她拍了拍楼炎枭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自己跑。”

    “嗯——”楼炎枭耳垂刷的一下红了。

    这缓气的时间他倒是注意到了自己大掌下的温软娇躯,心中就是一抖,然后快速的将人放下。

    “咳——”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撇开视线。

    “走,那边——”几人喘了几口气,还来不及调侃什么,就忙不迭的往仓库的方向跑去。

    几个人没了前面那些累赘的阻挡,速度奇快,与身后的那群丧尸始终保持了十多米的距离,没被追上。更有的,一到了这宽敞的地方,那些丧尸鸟也瞬间分散了不少,一部分往他们这边追来,另一边往另一个方向飞去。

    梵芊菡心里有了计较,怕是有很多人往大门那边的方向跑了。也是,之前那些丧尸追着他们全到了侧门仓库,反而大门那边的少了。

    又跑过几个货架,转了个弯,梵芊菡眼尖的就看到了前面跑着的几个人,眉梢一挑,还真有人往这边跑啊?

    下一秒她就将视线转移到了仓库前的那一大堆的东西上,嗯,女性用品不能少,她得都拿上。

    眼神一顿,往旁边挪了挪,就看到了那边原本冲向仓库的两个女子却在那一堆东西的旁边处停了下来。

    梵芊菡一眼就看见了那一箱的奶粉,顿时眼中闪过了然了,不过,就她们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装回去?

    这个疑问,前面的两个表姐妹同样着急着。

    “表姐,怎么办?这一箱我们带不走啊?”秋寻雁转头看看那边一群黑压压的丧尸鸟,心里着急。

    “我……我知道,可是,可是小星星还要喝奶,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么乖的小星星饿到哭的样子了,我心疼啊……”云香一双眼睛赤红,就在眼前的东西她不想放弃,也不能放弃,不然这奶粉小星星以后要到哪儿去找啊?她不相信她们还能有这个运气。

    “表姐,来了,那些鸟就要到了——”

    云香的眼睛往那个方向一侧,双眼中瞳孔一缩,一个着急,想要抱上那箱子就跑,不管带得走带不走,她总要尽力一试的。可是——

    “什么?东西呢?”秋寻雁一懵。

    “对啊,东西呢?”云香也是呆呆的看着那地上原本放着奶粉的大箱子,此刻却空空荡荡的只剩下地面。

    “哎,快跑,快跑啊,你们楞什么呢?”身后气喘吁吁追上来的不良少女三人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女人带着个孩子居然能跑的那么快,可追的他们,气都快断了,自然也没注意到刚才那一幕。

    “哦,哦——”两人被他们半扯半带着,还是一脸懵的到了那仓库里边。

    “砰砰砰——”铁门外的丧尸嘶吼声,撞击声一下子将她们叫回了神,之前的迷茫瞬间带上了紧张颤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