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霸道总裁爱上我
    37小说 .37xs.

    第二天一早,梵芊菡醒来的时候天刚刚蒙蒙亮,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成果,顿时整个人神清气爽。

    摸着黑就开始了洗漱。

    刷完牙洗完脸,随意的往脸上抹了个面霜,伸手打开房门。

    她唇边勾着笑意,“难得今天本姑娘心情好,做顿好吃的给你们。”低低的呢喃着,想着先吃那头嗷嗷兽的哪个部位好呢……

    “砰——”不小心撞了一下旁边的门框。

    稳了稳身子,脸上闪过了一丝懊恼之色,“啧啧……这末世就这点不方便,没电可不好。”

    一边嘀咕着,一边从空间摸出了一个绵羊灯,拿着就往厨房走去,可是刚走入客厅——

    “什么人?”

    梵芊菡顿时浑身一凌,双眼带着警惕之色,就朝着那暗处看去。只见在客厅中间路段,大概沙发处的位置,一双眸子闪烁着淡淡的幽绿之色,深邃的也正朝着她这边看过来。

    “……。”

    等看清楚了坐在那里的人,梵芊菡警惕之色一收,瞬间无语了,“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么早起来也不知道出个声啊?”

    “啊……嗯。”楼炎枭还带着点沙哑的声音有些僵硬的应了一句。

    然后梵芊菡就见他在那里有些“惊慌失措”的把什么东西往后藏着,依稀的她还能看见貌似是一本书的样子,但具体是什么书她就不知道了。

    不过她倒是有点纳闷了,这黑灯瞎火的能吗?而且堂堂一个军火头子想他就看呗,藏什么呢?

    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你在藏什么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看看?”

    一边说着,一边还来了点兴趣,这军火头子大早上的坐在这里,难道真是那么见不得人的书。嘿嘿的就勾起了一抹戏谑之光走了过去。

    “没,没什么……”楼炎枭俊美的脸上闪过懊恼之色,尴尬的很。

    这个女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他原本打算着……咳咳,看吸取点经验的,昨天林鹤轩跟他说的那些提醒的话,虽然他一开始没转过弯儿来,但是他只是没接触过不懂,可不代表他蠢啊。

    在她门口站了一小时之后,当即就想起了之前他看过的那些小说里面的情情爱爱,有几条和林鹤轩说的几点有那么一点像,于是就琢磨着对照对照,参考参考。刚好的,他在书房里看到了几本小说,虽然和他以前喜欢看的不是一个类别的,但好歹也是书啊,就打算等着趁着今天早上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翻翻,可是,谁知道……。

    看着那个女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的,当即就忍不住了,锋锐的眸子一瞪,“你别过来——”

    “嗯?”梵芊菡脚步一顿,哟呵,这架势怎么有种小狼崽子欲盖弥彰的样子啊,还怪可爱的,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扩大了。

    那张绝色柔弱的脸上还带上了一抹“圣洁”,轻声细语的诱哄道,“你放心,我就看看,绝对不传出去——”

    楼炎枭当即就是嘴角抽抽,虽然那笑容挺美挺诱人的,但是他顽强的意志力告诉他这绝对只是表象,当即拿起身后的书就打算起身跑路。

    “站住,我就是看看,别这么小气吗?”说着,连带着手上的绵羊灯就眼疾手快的往前一扑——

    “嗯哼。”楼炎枭喉中一声性感的闷哼,温香软玉接个正着,可是还没来得及体会一下其中的滋味呢,这怀里的人就开始不安分了,“快给我,我看看,就看看……”

    梵芊菡此时完全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啊,她一心只想着只要拿到了那本书,没准就知道了这军火头子隐藏的小秘密,以后利益什么的还不是大大的有。双眼亮晶晶的,一双手绵羊灯也不要了,抱着人就把手往他后边伸去——

    楼炎枭当即一个激灵,俊美的脸上一僵,也不在乎什么温香软玉了,一只手护着那本书,另一只大手去抓那双油滑作乱的小手,一边还要防着她掉下去,或者磕到旁边的茶几,可谓是操碎了心。

    “给我,给我嘛……”

    “你……你小心点……”

    客厅里陆陆续续的传来这“暧昧”的声音,房间内的闵律风一把掀开被子,有些烦躁的起床了,踢踏着鞋子就往外走,这一大早的吵什么呢?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呢,一只大手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唔唔唔……”闵律风瞪着眼睛,看着门边上的林鹤轩,一脸怒目:大鸟,你这是在搞什么鬼,快叫元魁给我放开……。

    林鹤轩一挑眉,一个起身,将趴在门边的耳朵收了回来,慢条斯理的道,“你小声点,不想看好戏了。”

    “什么好戏?”挣脱开了后面的大手,闵律风的双眼就是一亮,声音也顺着压低了不少。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就往门的方向瞟去。

    “咦,这不是老大和女魔头的声音吗?他们在干什么?”等听清楚了,顿时他就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鬼?

    老大和女魔头在搞什么呢?声音怎么听着这么暧昧,心中惊奇加惊恐,赶紧上前推开旁边的林鹤轩,自己就上耳朵了。

    然后他就听见了梵芊菡和平时很不一样的声音,软绵绵的还带着点撒娇的感觉,“给我,给我嘛……”

    闵律风顿时一个激灵,这女魔头难道是鬼上身了?

    随后就听到了自家老大的声音,低沉中带着点沙哑,磁性中带着性感。“小心一点儿……”

    妈呀,闵律风感觉到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貌似听见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就直往林鹤轩身上瞟:大鸟,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林鹤轩淡淡的瞟了他一眼:白痴!

    闵律风眼睛一瞪:卧槽,不带这么骂人的吧!

    就在两人你来我往的眼神厮杀之间,里面的隔间一道小门打开,一个孩子吧嗒吧嗒的就走了出来,软萌软萌的揉着眼睛,“嗯?嫩脸叔叔、黑皮叔叔,你们在干什么呀?”

    “咦,我听到表姐的声音了,表姐是不是要给我做好吃的了——”顿时小鸽子惺忪的睡眼刷的就是一亮,然后吧嗒吧嗒的就跑了过来,头顶上顶着两片小嫩芽,速度快的还在眼神厮杀的两个男人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就将门锁一开。

    还半靠在门上的闵律风被这力道推的往前一扑,瞬间斯巴达了,“喂……。别出去,快,快抓住那个小个子……”

    原本在房间内的元童、元魁和林鹤轩也立马反应过来,跟着那小鸽子就往门外去——

    “快,快跟我回来。”在门前廊道到达客厅的最后一秒,元童眼疾手快的就逮住了前面的小个子。

    “嗯?”小鸽子一脸迷茫的转过头,就看到了跑在最后的闵律风一个没刹住车,直接往前面冲来,推倒了林鹤轩,绊倒了元魁,最后扑倒了元童。

    一时间人仰马翻,摔成一团,就连小鸽子都不能幸免的被压趴在了地上。

    “啊——”

    “哎哟——”

    几道惨叫声传来,客厅沙发上的两个人顿时浑身一僵,梵芊菡双腿交叠的夹着楼炎枭的双腿以免他使暗招,楼炎枭一只大手抓住她的两只小手背在她身后,另一只大手还搂过她的腰,以防她掉下去,男下女上,两人这动作已经算的上是亲密无间了。

    可惜,刚刚才觉醒过来——

    一时间双眼对双眼,身体贴身体,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温热胸膛。淡雅的女子香味在鼻尖流转,男人的雄性荷尔蒙也是扑面而来。

    梵芊菡身体微僵,乌亮灵动的水眸一骨碌,顿觉情况不太妙,虽然这军火头子不近女色,但是这姿势,实在难以启齿。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此刻也不锋锐了,若能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其中的一抹尴尬和不知所措,耳尖通红,心中的那一团火焰差点没烧起来,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尴尬害羞的,总之,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此刻心脏跳的有点快,不知道这女人听没听到。

    “啧……”梵芊菡动了动双手,示意他放开。

    楼炎枭眼神也有点不自在的挪开了,大手一松,梵芊菡瞬间也松开了双脚,快速的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随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头发,又是美女子一枚。

    楼炎枭也只是一个晃神,随后大手一捞,将在沙发上的书往怀里一揣,彻底隔绝了梵芊菡那直勾勾的眼神。

    梵芊菡瞥开视线,暗暗可惜了一把,她都这么拼了居然还没抓到这军火头子的把柄,真是太可惜了,还把形象都给弄乱了,真是得不偿失啊!

    磨了磨后槽牙,转脸瞪了一眼地上还在喊痛的人,哼,别以为你叫的那么惨就看不见你那双闪烁着八卦的眼睛了!

    “呵呵呵……”走上前两步,皮笑肉不笑的就对上了打头阵的闵律风,唇角一扯,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原来我还想着你们还没起就打算露一手的,不过现在你既然醒了,那这早饭就继续交给你吧,你可要好好做了,可千万别辜负了我的一番期望。”

    “哼。”说完,冷色的扫了他一眼,一脸高贵冷艳的就从他身上跨过去,“我回去睡个回笼觉,做好了叫我。”

    “砰——”门啪的一下关上了,还在门外的几个男人被拍的一鼻子的灰。

    闵律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好吧,女魔头的威胁确实很管用,可是他要怎么做出不辜负女魔头期望的早餐呢,双眼就求助的看向那边装雕塑的自家老大——

    可是,却没想到,楼炎枭雕塑也不装了,一张棱角分明,充满锐利的脸就转了过来,那双蕴藏锋锐的眸子直视而来——

    吓得闵律风浑身一个哆嗦,刚想讨饶,他又收回了视线,一脸炫酷狂霸拽的就走向了房间,当然,同样是大步一跨,从他身上跨了过去。

    “砰——”又是一道关门声。

    闵律风:“……”他那个悲催的啊,这是招谁惹谁了?明明是大鸟他们先听的墙角,小鸽子先出来打断的,为啥最后受罪的还是他啊!

    欲哭无泪!

    认命的只能爬起来去了厨房。

    “不过,没食材我怎么烧啊?”当闵律风悲催的拿着绵羊灯,进入厨房,看看那空空如也的一片,还要那崭新的厨具,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平时都是女魔头拿的食材,可是今天,她直接进房间了啊,难道他要再接受一次暴击的去敲门?

    手指抠了抠墙壁,他好想挠墙啊,“不不不……我不能放弃,看看冰箱里只剩下什么,对,就这么办。”

    眼睛一瞪,招呼着刚想溜走的元童三个就扯着他们过来帮忙。

    于是四个人,外加一个主动留下来帮忙的小鸽子,东拼西凑的,在冰箱里找到了几个还算新鲜的小馒头和其他的一些能放的菜,厨房里边找到了土豆和米,虽然是个新房,油盐酱醋也没缺,于是这么一顿早餐就这么定下了。

    白粥加各种配菜——

    等最后一锅白粥烧好,闵律风呼的就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好了!

    从厨房出来,擦了把汗,双眼对着还坐在沙发上的三大一小的“老爷”,顿时他额上青筋突突跳,这几个没兄弟爱的家伙。

    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快快快,叫人来吃饭了!”

    “哦。”小鸽子呆萌呆萌的应了一声,随后就啪嗒啪嗒的就去叫门了。留下三个人,洗洗手就上桌了。

    闵律风:“……”嘴角抽了抽,这几个家伙,看上去纯良的很,一点也不知道错,就知道甩锅给他背。他暗搓搓的磨了磨牙:等着,迟早有你们背锅的一天。

    等梵芊菡和楼炎枭出来的时候桌上的几人立马的站了起来。

    闵律风谄媚的笑道,“嘿嘿嘿,老大,你们来了,我就在这房间里找到了这些吃的,味道还不错,快来尝尝。”

    说着,横了一眼旁边那三个,哼,就你们这样的可别跟我抢功劳。

    林鹤轩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元童、元魁一个天真,一个憨厚,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小鸽子更是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家表姐,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闵律风卒!

    “嗯。”楼炎枭沉着一张脸,早就把那本书放回去了,心里安定了一点,但是对上这女人若有所思的视线,总有点惴惴不安。

    抿了抿削薄的唇,脸上严肃绷的住的就朝着桌边走去,接过闵律风殷勤递上来的碗筷,开吃了。

    “呵——”梵芊菡眼波一个流转,就算是这次没抓到他的小秘密,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容易逃过了。

    唇角一勾,无视那个讨好的闵律风,就直接开吃了,虽然简陋了点,但味道还不错。果然他平时一定是偷工减料没认真做!

    于是,闵律风又被默默的记了一笔,却丝毫不知。

    看着两位大佬开始吃饭了,当即他就高兴了,这一关算是过了,嘿嘿的拿起碗筷自己也吃上了。

    食不言,餐桌上没有声音,直到吃完了之后,梵芊菡这才出了声。

    “好了,收拾收拾吧,我们该上路了。”

    “哦哦。”一个个的点点头,表情有点扭曲,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不过看看她那张“严肃”的表情,没人敢问,在小鸽子率先回房之后,也跟着都回房了。

    留下两个人,楼炎枭和梵芊菡还在原地相顾无言。

    不过,这时——

    “咦,老大快看,我找到了最新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了,这可是刚出来的最新版本呢。”就见元童喜滋滋的就抱着一本书从里边跑出来。

    “……。”听到这声音的客厅两人反应不一。

    梵芊菡挑眉,若有所思。

    楼炎枭脸色微僵,神色严肃。

    而前面站着的元童却丝毫没感觉到异样,依旧乐滋滋的抱着那本封面是粉红色,白嫩的脸色就是一个疑惑了,“咦,我昨天晚上怎么没看见书架上有这本书的,今天去的时候居然就有了,还是大变活书吗,这么神奇。小姐姐。我想带着它走,能先放在你那儿吗?”

    “嗯——”梵芊菡勾唇笑了,戏谑的看了一眼旁边僵坐着的楼炎枭。哈哈……还是被她给发现了吧,军火头子的小秘密,没想到是这个啊,还怪有少女心的吗!

    眉眼弯弯,心情顿时就好了,原来得来全不费工夫。伸手在元童殷切的眼神下,楼炎枭尴尬暗沉的视线中,就接了过来,“好啊,先放在我这里,等你们什么时候还想看的话尽管问我拿,放心,我是不会笑话你们的。”

    “啊——”元童直觉不对劲儿,为什么是“你们”呢?

    楼炎枭脸色越来越僵硬,耳尖红的快滴出血了,不过面上还是带着严肃霸气。可乐的梵芊菡笑的更加灿烂了——

    元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就谢谢小姐姐了,我进去继续收拾。”挠了挠脑袋,直觉这里很不对劲,赶紧的先跑为妙,下一次一定要带鹤哥一起。小姐姐和老大的气场真是太大了。

    于是,客厅又只剩下了两个人,梵芊菡笑的慵懒戏谑,楼炎枭紧张的绷着身子,战战兢兢的像个小媳妇儿,当然这只是梵芊菡的脑补,但是这军火头子现在确实有这么一种做错了事害怕的等待人发落的小媳妇儿气质,她摩挲摩挲下巴,嘿,还真是有意思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