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丧尸动物来袭
    37小说 .37xs.

    而此时,就在不远处,梵芊菡他们看到的那条红领巾所挥舞的所在之地,窗边上的侦察兵高兴的一声大叫起来。

    “队长,人没死呢,他们没事啊,现在出来了。”

    “哈哈哈……这些锅盖是哪儿来的,也亏得他们想得到,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可被那些仙人掌的刺给扎死了。”

    “嗯。”阴影之下,一个身影挺拔俊朗的人也是勾唇一笑,唇边的爽朗弧度独具魅力,“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没事,刚才的第二道雷电攻击比我的还要强上几倍,想必其中肯定有能人。”

    “是,还是队长料事如神。”

    “哈哈哈……你小子,拍什么马屁,还不再去盯着,要是他们有什么危险,我们再出手帮上一把。”

    “可是……队长,要是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呢?”一个小兵眉毛扭动了两下,脸上有些纠结犹豫了,这两天他们路上可是遇上了不少呢。有胡搅蛮缠的,有恶人先告状的,也有想打劫的,可把他们之前十几二十年的见识全见个遍了。

    “嗯——你小子哪儿来的那么多弯弯绕绕啊?”队长一双鹰眸带上了笑意,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哈哈哈……他就是小说看多了。”旁边另一个小兵嘻嘻哈哈的说着。

    “哼,这个我自有打算,原本我只想尽一尽身为军人的义务帮上一把,但是刚才他们的队伍里明显有着能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来这里究竟是什么原因,但是这个花鸟市场危机重重,若是能帮助我们一起救出俞女士就再好不过了。可如若他们不是好人,想要算计我们,我也不是好惹的,就像是之前那些人一样。”一双鹰眸一眯,怒目自威。

    “是。”小兵们想起自家队长之前的干脆利落,瞬间肃然起敬。

    话锋一转,又变回了原来的爽朗笑意,“行了,你小子居然还有空,行啊,看来以后还得给你加点任务嗯——”

    小兵赶紧谄媚道,“嘿嘿,队长这就不用了吧,我这不是兴趣爱好吗,像挤海绵一样挤出来的时间,这就让喘口气呗。”

    “哈哈哈……”笑骂了一声,“行啊你小子,快滚过去盯着——”

    “是,队长。”一个笔直敬礼,又到窗口边去了。

    这一番对话梵芊菡他们此时并不知情,还在心中暗暗盘算着上边的究竟是何人?一边,还在皱着眉头应对着周围的攻击。

    “砰砰砰……”

    “叮叮叮……。”

    落在锅盖上的尖刺、豆子射击依旧持续的传来,虽然只是零阶一阶的植物,但是数量多,组合起来的力道也不小。

    才刚出小巷子,文弱一点的林鹤轩觉得整只手臂都在发麻,一边还要挂着笑意表现的轻松自在,以免旁边等着看笑话的绿帽子抓住了机会。

    “不行,左边的攻击也来了,卧槽,这刺这么尖啊。”走在最左边的闵律风原本还想嘲笑一下林鹤轩的,此时突然怪叫了一声,“嗷呜——”看了一眼自己百密一疏之中扎在自己手臂上的刺,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抽了抽脸皮,这些变异了的植物玩意儿简直比那些丧尸还可怕,尤其还是这些群聚的变异植物。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根堪比银针的刺,然后自己上手拔了——

    “嘶——”特么的居然还出了一点小血滴。

    梵芊菡看了一眼他这龇牙咧嘴的样儿,嘴角抽了抽,就这么点血要不要痛成这样啊?还第一军火商大当家的左膀右臂呢!

    楼炎枭也似有所觉的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剑眉一拧,“变换一下阵型,呈包围式,重心往下——”

    “是。”一个个的神奇严肃了起来,配合默契的就变换了一下位置,闵律风拿着锅盖居前,楼炎枭在左,林鹤轩在右,最后元魁断后。

    而梵芊菡、小鸽子、元童被夹在了中间。

    一个个都摆着半蹲的姿势继续往前走着。

    “啧……”梵芊菡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前面的闵律风一脸嫌弃,这撅屁股的姿势可真难看。

    再看看两侧,楼炎枭和林鹤轩这姿势多正常啊,果然有对比就有伤害。

    闵律风:我长得高怪我咯——

    “人才啊,人才啊!”趴在窗台上的两个兵那叫笑的一个乐不可支,引的其他几人也纷纷上来凑热闹了。

    “嗯——五男一女,一个小孩?”随着梵芊菡几人的接近,楼上的人也看清楚了他们的大致样子,队长的剑眉不由的拧起来,一双鹰眸深邃了几分,“去,楼下准备接应。”

    “是,队长。”原本还笑着的几个兵瞬间又恢复了严肃,一群人跟着他往楼下走去。

    而梵芊菡他们此时已经过了第二家店铺门前,正朝着第三家进发。

    “咦——”站在中间总览全局的梵芊菡突然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凭着良好的眼力劲儿,她看到了在前方一百米的地方,也就是整个南边花鸟市场的最中央,摊位集中的广场边缘处居然来了一群的丧尸和丧尸动物。

    走在最前面的是几只丧尸动物,腐烂了的身躯还带着点各色的杂毛,身子还是和正常猫狗一般大小,要说丧尸化前的它们是可爱萌的。可是现在,骨头都烂出来了,不知名混合颜色的脓包还腐烂了大半个身躯,那简直是恶心至极——

    眉头一皱,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是丧尸动物,比之丧尸它们速度快,个头娇小,爪子锋利,让人很难躲闪。一旦遇上,是最难缠的对手,比现在这些不会移动的变异植物危险程度更上一个等阶。

    “快走——”梵芊菡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急切,黑色的瞳孔之中,映着那些丧尸动物的身影,越来越近,以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的朝着他们扑来。

    “什么?”前面的闵律风顿时一惊,探着脑袋一眼就看到了那些急冲冲向他们扑来的东西。

    顿时也是瞳孔一缩,不快的咒骂了一声,“卧槽,这还要不要人活了,特么的连这些猫猫狗狗的都这么凶残了!”

    顾不上仔细观察,左侧的楼炎枭当机立断,“速度跑——”

    一声令下,又恢复了两两相靠的模式,小鸽子来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把抱了起来,整个小身子蜷缩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露在外面还带着一丝余悸。

    楼炎枭皱着剑眉,一把拉过身旁的女人,熟门熟路的就揽在了怀里,掩护着其他几人快速的朝店内冲去。

    “队长,不好了,来了一批丧尸动物——”刚到达楼下的几人也接到了消息,队长鹰眸一闪而过的犀利,当机立断的做下决定,“打开大门,其余人员掩护——”

    “是。”命令下达,士兵们配合默契,快速的打开大门,枪支架起准备。

    不过还没等队长下达开枪命令的时候,却是一道雷电疾闪而过。

    “轰隆——”冲在最前面的几只丧尸狗已经被劈的灰飞烟灭了,街道上,只剩下腐臭的烧焦味。

    一阵风吹过,众人纷纷捂鼻。

    原本还打算开枪的几个士兵:“……”

    暗暗的吞了口口水,这简直比自家队长还要猛啊,怪不得就这么几个人还带着女人小孩就敢闯这个花鸟市场了。

    一个个愣愣的转头看向自家队长,“我们还帮吗?”

    队长嘴角也是抽了抽,“算了,不要浪费子弹了,你们戒备吧。”

    一双犀利的鹰眸看向外面,深沉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助力还是……

    但是身为军人的正直,不容许他此刻见死不救,顿时眼中又变成了一片毅然。一个大跨步走到门前,他倒是对那个同样使用雷电异能的人感到很好奇。

    “轰,轰——”又是一连串的紫色雷蛇闪过,前仆后继而来的丧尸动物也随之灰飞烟灭。

    而此时的楼炎枭几人,已经距离店内没有多少米了,前面的丧尸动物也被梵芊菡的雷电暂时解决了冒头的几只,但是后边,仍有不少的丧尸动物和丧尸虎视眈眈,甚至已经有几只冲破了防线,直接朝着他们扑过来。

    “快,快点——”几个士兵也在为他们着急啊,虽然这雷电挺惊艳的,但是面对着那么多丧尸动物,他们看的也是心惊胆战。

    梵芊菡喘了一口气,异能有些消耗过度了。原本红润的脸上带着一丝苍白啊,若不是楼炎枭抱着她走,怕是要瘫了。

    “没事吧?”靠着的胸膛中传出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还带着隐隐的关切之意,一边抱人,一边拿着锅盖挡住攻击,时刻还要注意那些扑过来的变异动物,就算是第一军火商的当家也有些忙不过来。

    周围的风风雨雨,危难险阻也在这一声中化为了烟芒,梵芊菡一瞬间觉得,此时此刻的男人还真有这么几分可靠的。

    “没……没事……”微微敛眸,虚虚的喘了一口气,就算是有事她此刻也不会说的,向来习惯自强自立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别人面前示弱,而且……是这个男人!

    不过,楼炎枭听着却是眉头一皱。

    抬眸看了一眼距离不远处已经打开了小半的门,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流光。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他直接将拿在手里的锅盖往前一抛,大掌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一分,随后,一道灰色从他手间迸射而出。

    “轰——”

    一声惊天巨响,比之之前的雷电更加强大的声势直接炸开了前面扑上来的丧尸动物。一张坚毅霸气的脸上,眉头就是一周,对着后边的人吼道,“走——”

    转身,双手抱人,直接朝着那半开的门急速而去。

    后面闵律风几人对视了一眼,也趁着这个机会飞扑过去。

    “砰砰砰——”在一群大兵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原本在几米开外的人就这么接二连三叠罗汉似的就扑了进来。在地上砸的砰砰作响——

    “咣当当——”锅盖在外边掉落滚动响起的动静让屋内的人一个回神,队长看了一眼那穷追不舍的丧尸动物们,当即眼神就是一冷,“关门。”

    “是——”瞬间守门的士兵瞬间肃然,抬手关门。

    “嘭嘭嘭——”砸门的声音瞬间而起。

    而几个早已准备好了的士兵们也动作利落的将放在一侧的大型铁块,柜子,货架挡了上去,几下子就隔绝了外面的碰撞声。

    “呼——”众人原本提着的心这才放松了一下。

    然后就一个个的,炯炯有神的看向了地上的那些人——

    被楼炎枭抱着的梵芊菡此刻那叫一个郁闷到吐血,特娘的,快压的她老腰都折了,这军火头子怎么这么重呢?

    “你……你给我起来——”伸手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梵芊菡一脸的苦色,早知道就不那么尽心尽力了,现在异能消耗完了,身体也使不上力了,而且还被撞的浑身都疼,还有些麻了。

    “嗯——”低沉的声音响起,楼炎枭此时整个人有些僵硬,因为他的手大概、可能碰到了不该碰到的地方,柔软的有弹性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可是没敢——

    鼻尖还萦绕着一股香甜的女儿香,惊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在梵芊菡的一道怒吼声下,顿时一个警醒,随后猛然弹坐起来。

    背后垫底的手臂快速抽离,又被摔了一下的梵芊菡:“……”

    漂亮的都快溢出水来了的眸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果然这男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额……。”注意到自己干了什么的楼炎枭又是一僵,抿了抿削薄的唇,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尴尬。随后这才俯身,小心的将人半抱起来。

    喉结动了动,有些僵硬干涩的道,“你……你没事吧。”

    梵芊菡柳眉一拧,她没事吧?不觉得现在问的有些晚了吗?

    这边她只用眼神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后边的一堆罗汉就已经按耐不住叫起来了。

    “卧槽,有事啊,我有事啊!可压死我了,大鸟,你丫的怎么这么重啊?”闵律风扯着嗓子就是一声哀嚎。

    林鹤轩淡漠脸,推了推险些掉了的眼镜,依然纹丝不动的继续趴着,顺便还鄙视了一眼,“白痴——”

    “哇靠——”闵律风差点没蹦起来打算跟他单挑。可惜,被压在最后一个垫底的没人权!

    而上面元童开口了,“风哥,你再等等,等我大哥……”喘了口气,“等我大哥先起来了!”

    “哦,那你倒是叫他快点啊,老子的肺都快被压出来了。”闵律风额上青筋蹦跶的正欢快着呢!

    “啊,我上面还有小鸽子,得等他起来。”元魁闷声闷气的厚实声音传来。

    于是,一个个的视线往上看去,果真就见最上面坐着个小豆丁,此刻一脸呆萌呆萌的,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眨眨,还带着点无辜:怎么了?

    看的几个大兵一脸汗颜,这么一个小娃儿,总不能粗鲁的跟他说你快起来吧,下面的人快被压死了吧!

    然后就见小鸽子眼睛继续眨眨,似乎反应慢半拍了的想起来了,一只小胖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啊——我上面还有女王。”

    于是,众人的视线接着往上看,那是一坨奶黄色的小猫咪,此时一双碧绿的猫瞳半眯着,一张脸上满是倨傲:愚蠢的人类,看本喵干什么,想要抱抱吗?哼——不给!

    猫脑顶上的两片小嫩芽跟着颤颤的摇了摇叶子,似是呐喊扬威。

    众大兵们:“……”

    视线从下再往上看了一遍,莫名的总觉得有种一柱擎天的味道,可惜这个柱子不规则了一点——

    看清情况的梵芊菡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最底下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闵律风,眼底闪过一丝怜悯。

    知道被压的痛苦了吧!

    哼哼了两声,感觉身上的力气有点恢复了,梵芊菡就朝着那最顶端的看去,“小龙兄弟。女王,下来了!”

    “喵——”听到声音了的女王猫耳动了动,喵的一声就从上面窜了下来,之后小鸽子也短手短脚的,踩着身下的“垫脚石”就往下爬,期间又造成伤害无数,这就暂且不表了。

    等再经过一分钟之后,这叠罗汉总算是解体成功了。

    元魁上来将还趴在地上的闵律风翻了个个儿,像是翻咸鱼似的,这边晒够了,晒那边,露出一条快没气儿了的瘪咸鱼来!

    “呼呼——”粗喘了几口气,闵律风这才感觉到又活过来了,于是又开始折腾了,一双大眼就对着旁边坐着的“斯文败类”狠狠的一瞪眼,“大鸟你可千万别被我抓住机会,不然——”

    “嗯?不然怎么样啊?”林鹤轩温润的脸上勾起一丝精明的笑意。

    “不然……”被那双带笑的威胁眼神注视着,冷不丁的有点怂,“不然我一定不压你。”

    这话怎么脚着有点微妙呢?

    梵芊菡和周围的一众大兵们视线有些怪异的看向他两——

    林鹤轩眼神一个扫过,等再落到闵律风的身上时就带起了一抹诡谲的笑意,“呵——那就先谢谢你了,不过下一次没准还是我压着你……”

    闵律风瑟瑟发抖脸,暗自郁闷,这大鸟怎么了,怎么一副气场全开的样子,有点……可怕!

    ------题外话------

    女王猫:愚蠢的人类,看本喵干什么,想要抱抱吗?哼——不给!

    梵芊菡:下来,给你花花

    女王猫碧绿色的猫瞳闪闪:哼——

    梵芊菡:给你月票

    女王猫继续撇头,舔舔爪子:哼——

    梵芊菡:给你钻石

    女王猫:哼哼哼,喵喵喵——

    梵芊菡:全都给

    “喵——”瞬间一张锚脸上满足了,乖乖巧巧的叫了一声,跳下来满地打滚儿,软软的毛团在脚边蹭啊蹭,毛茸茸的触感,乖巧的喵叫。

    “喵——”本喵求月票,求花花,求钻钻,各种求,给你抱抱哟,漂亮的小姐姐们,要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