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计划全乱了
    37小说 .37xs.

    “什么什么,是女魔头偷拍的那个人,咦,那不就是——”闵律风瞪大了眼睛。

    “就是那个不要脸,拿小姐姐当送人礼物的女人,还是漂亮小姐姐的那个恶毒姐姐呢!”元童一脸义愤填膺,只看看到的视频画面,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原本懒洋洋听着的楼炎枭瞬间脸上一肃,一双犀利的眸子就对着台上的那个女人射去——

    “嗯?”那目光逼人的就连梵芊菡都有点察觉了,视线从梵清涵的身上收回来,转而的看向台下——

    就见元童欢快的对她挥着手,林鹤轩几人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她,至于楼炎枭,好像表情有点臭。

    咦,这是谁又惹到他了?

    双眼带上了一丝狐疑。不过却被李一然的声音给拉回了注意力,“好了,三十秒时间结束,请各位亮出答案——”

    梵芊菡转回了头,随后顺从的将自己写的白纸答案往前一放,“火成岩”。

    “恭喜这位姑娘的答案对了。”看着剩下来的人少了,李一然干脆的一个答案一个答案看过去,这一次第一个点评的就是梵清涵。

    听到他的话,瞬间现场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太棒了,好厉害啊!”

    “这特么的也知道啊,这女人看着不错啊!”

    “女神,女神,我的女神……。”热闹的、起哄的、欢呼的,全都为梵清涵鼓掌了起来,这热切程度可是堪比当初明星驾临时的热闹了。

    梵清涵一直绷着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意,一抹得意的笑,双眼扫视全场,哈哈哈……。太好了,全都看着她吧,她才是本次全场的焦点。

    梵芊菡双眸也是微微弯了弯,果然梵清涵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是这么喜欢受人追捧的!啧啧……这可不受她同伙的欢迎啊!

    李一然眉头皱了皱,眼中一缕幽光闪过,显然现在的情况和他们之前设计的不符。一双眼睛看向梵清涵带上了那么一点意见——

    于是转眸看向其他人的答案,“花岗岩错误,砂岩错误,石灰岩错误……”

    一连串下来的居然没有一个是对的,他眉头皱了皱,真是废物,接着往下看,“黄岩……。错误。”

    这特么的是把自己家乡都写出来了吧!

    额上青筋跳了跳,要不是为了找个人能压制住那个蠢女人,他确实不希望那么多人写出正确答案来,可是,现在变成了那蠢女人一枝独秀也不是他想要的。

    视线赶紧从人群中继续找,最后锁定了一个斯文大叔一样的人呢,双眼顿时一亮,“火成岩……正确,恭喜您大叔,成功晋级了。”

    李一然脸上挂着笑意的就朝着那大叔看去,脸上满意了,果然周围追捧声少了不少。

    然后挥挥手,“好了好了,答错了的人都下去吧。正确答案是火成岩,我就不一一检查过去了。”

    “啊——”一群人写着各种各样的岩石,试图蒙对的这下子就不敢心存侥幸了,无奈,也只好下台。

    而被众人挡在最后面的梵芊菡此刻却光明正大的露了出来,因为场上的只剩下三个人了,她梵清涵和一位看着斯文儒雅的大叔。

    当看清楚她这个第三人的时候,李一然脸上的表情是震惊的,这姑娘居然留到了现在?

    看着她唇边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和之前那傻白甜大相庭径,顿时,额上的汗刷的一下掉了下来,他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与此同时,感受到自己的身上的目光被别人给吸引去了,瞬间梵清涵忍不住了,终于转了第一次头。可是,下一秒却被站在自己几步之远的女子给震惊了。

    “你……你是……”

    “嗯?你认识我?”梵芊菡眉梢轻挑,唇边含着戏谑,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我——”梵清涵顿时被她的语气一噎。又仔细的在她的那张光滑白皙,女人嫉妒,男人喜爱的脸上看了几眼,这人确实有几分像她从小到大一直厌恶的那个死丫头。可是,梵芊菡应该没有她那么夺目耀眼的气质,和细致光滑的皮肤才对啊。

    她的记忆里可都是那个死丫头成天披着一层厚厚的刘海,一副阴郁胆小的样子呢!怎么可能有她这么自信。

    而且,那死丫头不是死了吗,这女人应该只是跟那死丫头长得像才是。对,不可能是那个死丫头——

    心里这么安慰着,一边双眼恶毒的在梵芊菡身上剜了一眼,她居然比那个死丫头长得还漂亮,真是让人恨不得毁了她的容,看她还怎么笑的出来。

    梵芊菡当即就是一笑,她这个姐姐啊,还是长不了教训。

    玩味一挑眉,“嗯——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就算是划花我的脸,你也不可能变成我这么漂亮的,。”

    “你说什么——”梵清涵先是一惊,随后就是一阵恼怒,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她会嫉妒她长得漂亮,哼,她梵清涵才是最受瞩目的人,才应该被人敬仰的人。

    台下的观众们瞧着这情况也是一阵唏嘘,刚才他们怎么就以为那个高冷的女人是女神呢,没想到居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碰上个更漂亮的就原形毕露了。

    “我——”梵清涵显然也是发觉到不对劲了,看着周围那一双双鄙视的眼神,顿时脸上一僵,赶紧的收回怒气,脸上佯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淡笑,“哈哈哈……我只是一时太吃惊了一点,你长得太像我之前失散的妹妹了,大家都知道的,现在是末世,妻离子散,兄弟姐妹分开,哎——”

    一声轻叹,这么一番表演下来,确实给她拉回了不少的分。毕竟梵清涵刚才脸上的表情确实是狰狞了点,但是谁没点骨肉分离的事啊,有点失态是正常现象。

    “呵——”梵芊菡看着她的装模作样就是一声冷笑,这才是梵清涵啊,依旧是这么维持在外人面前的形象。双眼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那做你的妹妹还真是可怜!”

    随后双眸一转看向还在旁边看戏的李一然,“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我的时间可不是像这位小姐一样空闲的来受万众朝拜的。”

    梵清涵脸色铁青,简直恨不得吐血。不过转而就高兴起来了,哼,这个死丫头敢小瞧她,到时候她夺得了冠军,看她还会不会这么得意!

    李一然:“……”脸上微微一僵,这下子才知道他真的被这个姑娘给坑了,说好的小绵羊呢?说好的傻白甜呢?

    现在居然这么华丽的一转身变成女王范儿了。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一双水眸含着淡漠,一张绝色柔弱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偏生的气质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却一点看不出违和感来。这姑娘……

    自认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眼力劲儿练的非常不错了李一然瞬间颓了,好吧,这一次他确实是看走眼了。

    深深的在她那张绝色的脸上扫过,一点看不出来不自然的样子,眉头就是皱了皱,“好,那么请接下来的三位请听第九题:惠施的主要明辨思想是什么?”

    “谁,谁是惠施?”

    “卧槽,这题目怎么这么难啊谁特么知道惠施是谁啊?”

    “不知道惠施怎么知道他的主要思想啊……”

    俗话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台上答题的三个人全都淡定的站在那里,台下的那些人却在那里吵翻了天,各种求助。原本还想掏出个手机来查查的,可是,末世里没电没网,什么也查不了啊。

    真特娘的末世!

    一个个不得其解的人简直恨不得把那出题目的人给撕了,要不要尽出老古董们的才知道的难题啊?

    “风哥知道惠施是谁吗?”元童在台下也是好奇的一问。

    “啊——”被问到的闵律风有点蔫,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啊,你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难道你不知道啊?”

    元童顿时脑袋也垂了下来,“可是我虽然a国的名牌大学毕业的,不学历史学的是机械化工程。”

    “哈哈哈……还是我表姐最厉害了。”小鸽子一脸蔑视的看了一眼这个嫩脸叔叔,果然妈咪说的没错,名牌大学毕业的都没有表姐厉害呢!

    “你,你这个就知道会拍马屁的小鸽子。”元童狠狠的磨了磨牙,伸着手就想掐他脖子。

    “小龙兄弟——”小鸽子操着口小奶音,却愣是让人听出了威胁之意,元童瞬间就蔫了,好,你有保镖你最大。

    哼——

    小鸽子的小脸上一脸喜气洋洋,像是战胜了的公鸡似的就朝着台上看去,“看,我表姐写出答案了。”

    元童几人转过头去,果然,梵芊菡手上的白纸已经染上了一点黑色。不过她旁边的那个恶毒女人好像也写出答案了啊。

    元童眨眨眼睛,朝着旁边的几人看去,“是不是小姐姐的家人都那么聪明?”

    林鹤轩唇边带着狡黠的笑意,“谁知道呢,不过那个女人肯定不是。”

    “啊……可是她也不是写上答案了吗?”元童咬了咬牙,难道那个答案是错的?

    “呵呵呵……答案是正确的,但是答案来源嘛……”林鹤轩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了一眼那脸色突然变的难看了的李一然一眼。

    “两个姑娘的答案都正确,至于这位大叔没有填写,出局。”

    “答案来源?”元童狐疑的看了一眼还在继续的台上。

    由于现场的台上剩下的都是美女,瞬间台下的人沸腾了,“啊——美女之间的对决。”

    “美貌与智慧的争夺!”

    “你傻啊,明明是那看着娇小一点的姑娘更漂亮,更有气势一点,我喜欢她。”

    “是啊是啊,还有一个那鼻孔朝天的样子丑死了,脸上不知道抹了多少层粉呢……”

    不知道是谁起了头,现场情况瞬间一面倒,站在台上的梵清涵差点气到炸裂,该死的,该死的,都是这个贱丫头抢了她的人气,抢了她的风头,这一切都应该属于她梵清涵的。

    脸色阴沉的就看向前面的李一然,“还有第十题呢,快出啊——”快出啊,只要她答对了,就能把这个贱丫头踩在脚底下,到时候那些有眼无珠的人们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美貌与智慧并存了!

    瞧了一眼这个快脑补到飞起来了的女人,啧,梵芊菡不屑的扫了她一眼,瞎得瑟什么啊,不就是因为内定的冠军吗,呵——她偏不让他们得逞。

    前面的李一然显然也看出来了,这个原本他以为的小白兔现在变成了一块大大的烫手山芋了,要是这第十题还难不住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场面——

    咬了咬牙,自己拉的人就算是心里苦也要坚持下去。不过这第十题……

    双眼向着那高堂在座的几个人看去,就见那个之前表演过火系的魁梧男人对着他点了点头,瞬间李一然像是接收到什么信息似的,转回头开口了,“好,那么我就出第十题了,只要你们其中一个答对了就能获得本次的冠军,得到我们的五十……”

    “嗯,知道了,不用再强调了,题目拿来——”梵芊菡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这句话他都说了好几遍了,有什么意义吗。

    “我……”李一然被她的这一眼看的一噎,整个人都不好了。

    论亲眼见小白兔变成火狐狸的心路历程,他敢说绝对是想把这火狐狸给烤成死狐狸。

    哼。带着冷意的看了她一眼,“既然姑娘那么着急的话,那我也就不多说了,第十题,大家都知道我们南方基地现在由军部刘上将接掌最高掌权人的位置,而我们大多都知道上将姓刘,却不知道真实姓名,那么请问,我们刘上将的真实名字是什么?”

    这也算的上一项非常人能知道的事情了,因为这位刘上将之前完全没在广大人民群众面前露过脸,甚至很少人都知道军部有这么一位上将,若不是这次末世发生,这位刘上将还是籍籍无名的隐藏在背后的,所以他的名字也很少公开。甚至连他手底下的一些小兵们也不知道,他可不认为这个刚进入基地的小姑娘能够知道刘上将的名字。

    既然考历史古代的难不住她,那么现代未知的呢!

    李一然对着梵芊菡就是嘲讽的一笑。

    梵芊菡挑了挑眉,随意的扫了一眼,就将李一然的嘲讽,梵清涵的得意看的一清二楚。心中甚是好笑,她还以为是什么难题呢,刘上将的名字,这不是很好知道吗,她已经知晓这个名字十几年了小子们,你们可长点心吧!

    随后在梵清涵还没动笔之前,自己先开始写了。

    什么——

    李一然、梵清涵齐齐一惊,她知道?

    不不不,她一定是装模作样的。梵清涵自我安慰着,一边也快速的在自己的纸上写了起来。

    随意的几笔下去,完成收工,最后的一张白纸也用完了。

    等梵清涵写完的时候,就见她一脸悠哉的在看着她,这是——

    心中顿时一沉,就听见耳边软绵却如附骨之疽的声音传来,“好了,既然都已经写好答案了,就不等三十秒结束了,我们现在来宣布结果怎么样?”

    “我——”瞧着她那一副身材飞扬的样子,梵清涵身体一个哆嗦,难道她——

    还不见她回答呢,或者梵芊菡根本没想要她的回答,自己就将纸拿了出来,“刘伯康”三个大字写的秀致婉约,却也锋利到了人的心里。

    李一然猛然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带着见了鬼的表情,“你……你怎么知道的?”

    梵清涵同样是一脸震惊,傻了。

    那边一直坐着的几个人同样是脸色难看的人,原本想着内定一个冠军,然后那个冠军当面说要加入他们的小队,到时候这个奖励不是还回到了他们的口袋里吗,可是现在——他们的计划全乱了!

    “嗯,我怎么知道的,难道知道这个事儿很有难度吗?”梵芊菡眉梢一挑,笑眯眯的就看着他,直把李一然看的心里发寒,梵清涵浑身哆嗦。

    啧……承受能力可真差。

    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转向梵清涵,“怎么,你写错了,那么冠军就是我的了。”

    听到这个声音,梵清涵瞬间就是一个哆嗦,“谁,谁说的,我也知道答案。”

    说着,举起手上的白纸就展示了出来,上面同样写着三个字“刘伯康”。

    这下子两个都猜对了,李一然瞬间舒了一口气,还好,事情还不到最坏的时候。

    双眼看了她们一眼,“既然你们是双冠军,那么——”

    “那么之前说的奖励每人一份了。”梵芊菡扬着唇笑着截断了他的话。

    “怎……”李一然一口气差点卡在喉咙里没上来。眼睛狠狠的一瞪,“怎么可能!”

    “哦,那是怎么打算的,还是说你们以为暴风小队的势力够大就可以出尔反尔,说双冠军就没有奖励了。这可是不符合你之前强调了很多遍的事啊,不是说只要答对了十道题目,并且得到冠军之位就可以拿奖了吗,现在我们这个双冠军就不认了?”梵芊菡犀利的语气直插人胸口,让原本还想狡辩的李一然瞬间把话又吞了回去。

    脸色难看的从牙齿锋里挤出来几个字,“不,当然不是。”

    “嗯,那就好。”梵芊菡满意的点点头,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站好,“那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啊?”

    “这个……。”李一然脸色有些青白,这个事他还真做不了主。双眼就看向那边坐着的几个脸色同样难看的人身上看去。

    坐在中央的,也就是之前表演过火系的魁梧男人终于站了起来,朝着他们走过来。

    声音严肃,神色严厉的就看向她,“这位姑娘说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过,我们的奖励只有一份,冠军也只能有一个,既然现在还没决出来,那么就加赛一场。”

    “哦——”梵芊菡目光流转,一点也不畏惧他身上特意放出来的气势,反而扬唇笑了笑,“那就好,其实我也不是很想跟她同一个冠军,毕竟,她水分太大,浮肿——”

    李一然眉角跳了跳,一脸心惊胆战的看着她,她这是在暗示什么,还是已经知道了——

    “你——”梵清涵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炸毛了,“浮肿,什么浮肿,我现在是标准身材。”她最在乎的就是人家说她的外貌了。

    李一然:“……”果然是个蠢货。

    魁梧男人的脸上也跟着皱了皱,显得凶悍了几分。

    啧啧……。

    梵芊菡双手抱胸,轻松站在原地,梵清涵却瞬间不敢动了,嘴巴一闭,身体有点发颤。

    李一然接到自家队长的眼神,赶紧走上前来,“那好,那么我们就接着出第十一题吧。”

    “等等,慢着——”梵芊菡却看着那马上又要转身退居幕后的人喊道。

    魁梧的男人脚步一顿——

    “呵呵……我跟你们说过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不可能像这个女人一样在这里哗众取宠。所以还是速战速决吧,要是你们出题目的话,我看要到了明天都还决不出胜负来。”她一双水眸中含着戏谑和不屑,简直是**裸的在说:你们作弊,这女人都知道了答案了,我也同样博学多识,绝对不会有答不上来了,所以这特么就是在浪费时间。

    这会儿,李一然和那个魁梧的男人总算是全看出来了,这个小姑娘已经看出了他们的把戏了。

    瞬间,脸上同时黑沉了下去。

    眼看着这气氛僵持,台下有些聪明的人已经想到了其中的蹊跷。

    “难道说那个女的真的都知道题目答案了?”

    “怪不得之前那么胸有成足呢。”

    “是啊是啊,这暴风小队实在太不地道了,末世里我们可都是盟友啊,居然这么坑我们……”

    “这事不是还没成定局吗,我看着平时这暴风小队还是不错的啊!”

    “哼,这事儿谁知道呢,我听说了那个暴风小队的队长武义康之前还犯过诈欺罪呢,牢里出来的。”

    “真的?卧槽,原来事实这么劲爆啊……”

    眼看着台下的风暴越聚越大,台上的魁梧男人身上的煞气也越聚越强,而位于暴风中心也唯独梵芊菡双手抱胸,一脸淡然笑意的站在那里。

    ------题外话------

    哈哈……六千奉上。今天没断,还是一万更。

    果然晚上的效率比白天快多了,哈哈哈……小可爱们,晚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