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爱吃鸡腿不爱吃鱼干的猫
    37小说 .37xs.

    通过外面的宽敞小院,侧面就是一条鹅软小道通往别墅内,而两侧被翻新了的大片土壤花坛,却没有种植任何东西,看样子是末世前还来不及种。

    梵芊菡摩挲了一下下巴,顿时打起了这土壤肥沃的院子的注意:“嗯,或许可以试试在这里种一种豌豆。”

    “啥,啥玩意儿,种那种砰砰砰的能发射的变异植物?”火速的把车开进来,然后匆匆追上来的闵律风一听到这这句话,顿时惊愕的下巴都掉下来了。果然是女魔头,那见谁都喷的玩意儿也敢种啊!

    梵芊菡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嗯,怎么了,有意见?这可是防火防盗的好帮手,嗯,或许可以改良一下不让它喷豌豆改为喷水怎么样?那样以后就有水龙头了。”

    “那我建议你还是直接找会喷水的植物直接种比较好。”旁边走着的林鹤轩也好奇的过来参了一脚。

    “对啊。”闵律风收回下巴,脸色有些别扭的道,“我知道你确实很聪明,不过对于科研方面的可是很耗费脑子和时间的,术业有专攻还得花时间。”

    “嗯——”这一句话倒是让梵芊菡对他刮目相看,认真的点点头,“嗯,很有道理,确实得花一点时间。”

    上辈子她好歹也是在科研院里呆过的人,那些研究狂人动不动的就钻进实验室里闷个好几天,这她可受不了,而且,她不是有超级外挂吗,就算是找不到会喷水的植物,她也能去牛人红包群里看看哪个位面有啊。

    傻了才去自己研究呢!

    嗯,这么一想通,瞬间看着闵律风的眼神就多了一点慈祥——

    “卧槽——”被这眼神看着的闵律风顿时心里发寒,这女魔头又想到什么事儿了,这眼神看着怎么这么诡异呢?

    赶紧蹭蹭蹭的往前窜了几步,和前面的元童一起乐呵去了。

    而梵芊菡身边的位置也迅速的被楼炎枭占领,梵芊菡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转眸看向这栋别墅。

    走了好几分钟才从院子里走到别墅正门口,金丝楠木建造而成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门,充分显示了两个字——奢华!

    低调的奢华,走在前面的楼炎枭走过去,在门上输入密码,随后们瞬间就开了。这回众人眼中的微妙只是一闪而逝,随后就消失不见。

    一推开门,瞬间里面的空气扑面而来,不像是其他房子的油漆味,反而是一种很好闻的木头味儿。

    施洛华的水晶大吊灯,沉郁棕色的主基调,深沉有内涵,低调又奢华,确实很符合楼炎枭的品味,上辈子真的是便宜了那该死的林修栾了,这么好的地方居然给那恶装模作样男了。不过,好在,这辈子她下手快,这里以后就是她的了。

    当即唇角就是一扬。

    “你们随便坐,想喝什么,吃什么?我那里东西太多,过了保质期就浪费了。”梵芊菡一脸当家主人的模样道,心情好了,热情又好客了。

    知道真相的几人嘴角抽抽,明明他们老大才是主人好不!

    不过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几人也就不客气了。

    一脸跃跃欲试的闵律风:“我要酒,红酒、啤酒,二锅头也行啊,好久没喝过了。”

    元童也一副向往的模样,“我要吃糖,很多糖。”

    “小鸽子也要糖,表姐。”小鸽子一听,当即也不落后的抢着道。

    “我嘛,就随便来点零食吧。”林鹤轩笑的优雅的道。

    “你们呢?”梵芊菡转眸看向那直接霸占了正中位置的楼炎枭和一脸沉默的元魁。

    “啊,随便来点肉就好了。”元魁挠挠自己的脑袋,傻憨憨的笑道。

    “嗯。”梵芊菡点点头,随后看向那边还一言不发的男人,却下一秒的就落入了那双深邃的带着探究的眸子。

    “嗯?”梵芊菡眉梢一挑,不动声色的挪开了视线。唇边带着笑意的道,“怎么,你没什么想吃的?那就……”

    “酸奶。”楼炎枭带着点低沉的声音响起。

    “酸奶——”梵芊菡嘴角抽了一下,一个大男人爱喝酸奶这样真的好吗?而且那还是她的珍藏品,喝完就没有了。

    脸上带着连肉疼的,直接从储物格里取出一盒,“给,只要一个,多了没有。”

    随后陆陆续续的拿出不少东西放到桌面有酒有零食,还有糖果,瞬间就遭到了哄抢。

    “喵喵,本喵呢,本喵呢?”女王在下面抬着脑袋,一双碧绿色的眸子就看着她。

    “哦,那你要什么呢?要不要小鱼干啊?”梵芊菡轻笑的就看了它一眼。

    “喵喵——”本喵怎么会吃那又腥又臭的玩意儿呢,本喵要吃鸡腿,鸡腿!

    “哈哈哈……女王是一只爱吃鸡腿不爱吃鱼干的猫。”小鸽子乐滋滋的剥着糖,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鼓着就朝着这边看过来。

    “好,看在今晚我高兴的份上。”梵芊菡脸上带着笑意,颇为柔和的样子。

    随后,双眼看向门外,微微一眯,这天还没暗呢,那么事情可就多了——

    眼底带着一丝高深的笑意,“晚上我们早点开饭吧,不然有不速之客可是很倒胃口的。”

    “嗯?”还窝在桌边争抢的元童、闵律风,一脸诧异的看向她,不速之客?什么不速之客?

    林鹤轩微微一愣,随后了然的扬起笑意,“对,确实得早点吃饭了,我来帮忙。”

    随意的将到手了的一包薯片又扔了回去,随后站起身来。

    “啊——”还在往嘴里扒拉东西的闵律风嘴巴一张,唇边的酒渍就咕噜咕噜的流下来了。

    梵芊菡嘴角一抽,“晚饭我来烧,你们去把自己清洗清理。”

    略微嫌弃的看了他们一眼,这身上脏兮兮的,简直把这低调奢华的沙发都给磨脏了。

    闵律风:“……”内心受到一万点的打击。

    不过对上她那嫌弃的眼神时,还是不敢反驳,只能呐呐的点头同意了。

    于是该去厨房的去厨房,该去清洗的去清洗,就连女王猫也被小鸽子一把捞走了,“女王,我们要洗的干干净净的,不能让表姐嫌弃了。”

    林鹤轩看着那走远的几个人,再看看还坐在那里的与客厅的低调奢华的气场浑然天成的老大,摸了摸鼻子,“我去给他们放水,那么帮忙的事就交给老大了。”

    “嗯。”落地窗半拉,隐在黑暗的那个挺拔身影低沉的应了一声。在这静谧的空间内显得格外的磁性好听。

    梵芊菡揉了揉有点酥麻的耳朵,感觉耳朵要怀孕。

    “砰——”就见那喝完了的酸奶盒子被放在茶几上,那个高大的身影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前面的林鹤轩赶紧抬脚就走,唇边带着狐狸的浅笑,这两人的事儿他就不参合了。

    “哎——”梵芊菡伸手,看着那个已经走远了的身影,无奈的一撇嘴,要不要走的这么快啊!

    随后抬眸看向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了的人,为他那双有些深邃的眸子注意着时,总觉的有点尴尬。微微的往后退了一步——

    看见她的小动作,楼炎枭立即眉头微皱,“你怕我?”

    “啊——”梵芊菡浑身一怔,有点懵。

    不过,随即唇角就是微微往上扬,眼中带上了戏谑的弧度,“怕?怎么可能,楼大当家长得俊美霸气,英俊挺拔,是众多女人一见钟情的对象,我怎么可能会怕呢,不是说楼大当家比较怕女人吗?嗯——”

    声音带着软绵,又带着点刻意的惑人,那一副纯洁却又极致魅惑的模样,眼角流露着的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风情,看的楼炎枭身体微微一僵。

    眼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那双柔若无骨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游走,像是春天的柳枝,在心中挠着痒痒,却又让人不想拒绝——

    梵芊菡此刻脸上是笑着的,但是内心是崩溃的,怎么恐女症还不发作,她要演不下去了啊……

    勾引人的手段可不在她的必修课内啊!

    “唔——”双眼一瞪,眼看着那只大手抓住了她的小手,她心里顿时一喜,总算是要发作了吗,不对啊,难道下一步是要把她踹出去?

    心中欲哭无泪啊,不作就不会死,刚才装什么惑人妖女啊,他说怕就怕呗,反正她脸皮厚着呢!

    不过,却没有如她想象的被一脚踹出去,而是大手紧了紧,随即又一把放开了。侧身就朝着厨房走去。

    “嗯?”梵芊菡动了动手指,还维持着那摸人的动作,她怎么觉得刚才这军火头子的心跳有点快啊?

    难道是刚才运动多了?

    狐疑的眨了眨眼睛,转身赶紧跟上,“厨房又没有东西,你走的那么快干嘛啊?”

    而已经进入厨房了的楼炎枭此刻背对着她,削薄的唇紧抿,脸上还带着几分热意,耳垂已经彻底的变殷红了。

    梵芊菡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他的耳朵,难道是害羞——

    那这可是天下大事了,那个炫酷狂霸拽的军火头子居然会害羞?难道以前冷酷无情的把那些女人踹出去也是因为害羞,所以反应大了点?

    梵芊菡在心里欢快的yy着,随后将前面的人一推,也跟着进了厨房。“晚上想吃什么,要不我们吃火锅吧,我里面的食材还不少……。”

    听着她软绵带着欢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之前瞪大眼睛的一脸懵已经消失不见了。楼炎枭又有点气恼,这个女人怎么就一点不害羞呢,还叽叽喳喳的跟男人共处一室。

    不过,那个男人是他自己,怎么想着好像有点开心呢……

    “你在偷笑?”梵芊菡一脸狐疑的看过来。

    楼炎枭当即脸上就是一个严肃,一双黑色深邃的眼睛看着她,一本正经的道,“不,一定是你看错了。”

    梵芊菡:“……”这严肃的表情,漂移的眼神,难道是心虚的表现?

    她嘴角就是一抽,随后就笑了,难得军火头子犯二,她还是得体谅的。

    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很好很好,你没有笑。”

    楼炎枭:“……。”你确定不是真的在怀疑?

    他无语了一下,有些舍不得躲开那手,就怔怔的站在了原地。

    直到梵芊菡自己停下了,转身又继续念叨着去洗菜了,楼炎枭这才动了动,深深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一双剑眉微皱,难道他真的有点喜欢她?

    “还傻站着干什么呢,帮忙啊?”梵芊菡就是一声吼,还想让她一个人干白工,想得美。

    “嗯。”楼炎枭微微一动,将之前的心思先抛到了一边,随后一脸认真的上去帮忙洗菜了。

    等林鹤轩几人洗完了澡,一身清爽的走下来时,就看到了厨房内的两道和谐的身影。

    一高大挺拔,一娇小纤细,看着十分搭配。

    没注意到氛围的闵律风有点不好意思了,以前的厨房可都是他的地盘,现在反倒是让他休息了,有点不习惯了,赶紧的走到厨房门口,“有什么要帮忙的?”

    里面萦绕着的和谐氛围瞬间被打破,梵芊菡转身对着他就是一笑,“有啊,来的正好,把这些东西全都搬出去。”

    此时的楼炎枭也转了过来,依旧是一张平时的冷漠脸,但是他怎么有种感觉现在的格外冷呢?

    闵律风浑身抖了抖,赶紧的讨好笑笑,然后默不作声的就帮着端菜了。

    走到桌子旁,看到已经一脸端正做好了的林鹤轩顿时就恼了,“大鸟,过去帮忙啊。”

    林鹤轩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被老大冷脸以待吗。”

    “咦,你怎么知道的?”原本的气愤瞬间变成了诧异。

    林鹤轩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我看你智商不高,情商也悬。”

    “我……。”被他这话一噎,闵律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告诉他为什么就算了,鄙视他算个怎么回事啊!

    “你们在说什么呢?”此刻,梵芊菡正端着一盘子的肉片出来,顺便利落的把火锅给烧上。

    看着跟在她后面过来了的楼炎枭,闵律风瞬间一个哆嗦,“没,没什么。”

    “嗯,那还不去端菜去。”

    “马上去,马上去。”讨好的笑笑,赶紧的一溜烟儿的跑了。

    林鹤轩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抬手摸了摸下巴,要不要个他提前透个信儿呢,要是下次打扰了老大的好事牵连上他怎么办?

    “大鸟,过来帮忙啊——”刚跑进厨房了的闵律风就是一声大吼。

    林鹤轩摸着下巴的手一顿,果然还是不要提醒的好,大不了下次在他闯祸之前他提前躲远了。而且,提醒了之后,大概会少很多的乐趣吧……。

    接下来的一顿火锅吃的各个满嘴流油,一脸满足,尤其是嗷嗷兽的肉,梵芊菡整整切了五个盘子但还是被他们全都干光了。

    梵芊菡看着那剩下的零零碎碎,眉梢就是一挑,“你们收拾,我也上楼去洗一洗,啊,对了,记得院子的门别关啊,嗯,改天我还是给它设计成遥控的比较好……”

    一边嘀咕着,一边就朝着楼上走去。留下一脸面面相觑的几个人。

    楼炎枭看了他们一眼,自己也跟着上了楼。

    “大鸟,你说她说门不要关是什么意思啊?”

    林鹤轩推了推眼镜,一脸若有所思的道,“大概是因为之前说的不速之客吧。”

    等梵芊菡洗完澡下来,换了一身白色长裙,这可比白天的梵清涵精致有仙气多了。

    随后就见她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抬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霸道总裁的野蛮女友?”几个大男人坐在她对面,看着她手上书面上印着的书名,顿时嘴角抽了抽,原来女魔头还看这个啊。

    同样关注到了的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微动,看着那个书面,顿时眸中闪烁着波涛汹涌。

    梵芊菡像是若有所觉似的,干脆的一股脑的从空间内又掏出了几本书直接放在桌上,“哝,之前看那仓库里有不少这玩意儿,顺手收了,无聊时候打发打发时间非常不错。”

    几个男人顺着那茶几上看去,果然一叠的有些凌乱的书籍摆在那里,“我和丧尸有个约会、丧尸老公真可怕、霸道总裁的甜蜜小娇妻、霸道总裁的野蛮女友、霸道总裁娇宠妻、总裁快来吃我啊、霸道总裁爱上我……”

    一个总裁系列把他们砸的有点懵,这……

    难道女魔头喜欢这个调调的男人?

    林鹤轩看了一眼自家老大,虽然不是霸道总裁,但是比总裁更霸道,不知的这姑娘喜不喜欢?

    伸手随意的在里面掏出了一本《霸道总裁快来吃我啊》借鉴借鉴,看看以后能不能提点一下老大。

    随后就是元童,在短暂一瞬间的懵逼之后,随后就笑了,“哈哈哈……珍藏版珍藏版啊,果然小姐姐最好了!”飞身抱起有一本《霸道总裁爱上我》就蹭的一下坐回来,然后美滋滋的开始翻页了。

    闵律风:“……”卧槽,元童也就罢了,什么时候连大鸟都有这种少女心了?

    不过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他瞪大着眼睛就看到自家老大拿了一本《霸道总裁的野蛮女友》,元魁也伸着大手拿了一本《丧尸老公真可怕》回去翻页了。

    闵律风:“……。”这个世界都是怎么了,全被少女心占领了吗?

    ------题外话------

    听说月票够的话能有推荐,大家如果有闲置多余的月票的话,希望投我一票,谢谢(づ ̄3 ̄)づ╭?~

    晚安了,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