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安静的美丧尸
    “吼吼——”就在她想要怎么开口拐带哥哥的时候,对面歪着脑袋的丧尸已经转了个方向,冲着那面还在打斗中的一群人龇牙吼了两声。

    “咦——”她瞪大双眼诧异的看过去,就见那边两只很是凶残的二阶丧尸瞬间像是猫见到了老鼠似的,獠牙一缩,乖乖的往后大退一步,躲到角落站墙角去了。

    这突如起来的动作,搞得伤痕累累的吴军卓等人那叫一个疑惑啊,脸上凶狠拼命的表情都还没收回去呢。

    一个个双眼定定的盯着那站墙角的两只丧尸看了一会儿,看到它们确实没有再动了的意思之后,瞬间松了一口气,“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我们那还打不打啊?”

    一个个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齐齐的将视线转向梵芊菡的方向,他们刚才若是没听错的话,应该是那只四阶丧尸叫了两声之后,那两只二阶丧尸才停下来的。

    楼炎枭原本脱手而出的异能还在手上盘旋着,朝着梵芊菡看了一眼,拧了拧眉,还是收了回去,试验异能这件事还是可以缓缓的。

    对上他们的眼神,还有些懵的梵芊菡瞬间就是一凛,转而兴奋的转回头看向对面那张青白脸,“哥哥,你真的能听懂我说的话?”

    “吼吼——”

    而回答她的只是两声吼叫,和歪着脑袋的青白色迷茫俊脸。

    梵芊菡:“……”

    “额……好吧,你还是只丧尸宝宝。”梵芊菡走过去,原本想要拍拍他的脑袋的,不过,这个子有点高,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乖——”

    “吼吼——”就见他歪着脑袋,不满的挣脱开她的手,然后自己抬起了手,往她的脑袋上拍了拍。

    bobobo……。

    看着是轻轻的,但是梵芊菡却感到脑瓜子有点疼。

    梵芊菡:……这手劲儿也忒大了点!

    不过,确实很像小时候哥哥揉她脑袋的时候,只不过这会儿缺少了那么点温柔。

    “什么情况?”那边刚从死亡线上挣扎下来的几人眼看着这一人一丧尸已经相亲相爱了,表示自己有点懵。

    “就是已经认亲成功了的情况。”闵律风拍了拍旁边的一个大兵,随后一骨碌的坐了下来。

    看样子女魔头已经跟这只丧尸相认了,那么他们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吧,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有点迷之相信。

    呼的一声,果然女魔头就是女魔头,居然连四阶丧尸都能认哥哥,还是说他以前真是哥哥?

    “哦哦……”几个大兵傻不愣登的,呐呐的应了一声。

    随后也有样学样的顺着坐了下来,刚才那可是二阶丧尸啊,即使他们那么多人,也占不了什么优势,虽然没人死亡,但是也造成了不少的伤害。

    看他们身上那好好地衣服现在变成了一条一条的了,还带着血痕就知道了。

    不过好在,这二阶丧尸并没有超过他们很多的等级,受伤流了一点血,倒是没有被感染的危险。

    并不是所有人偶松了一口气的,吴军卓还站在那里,眼底带着严肃之色,“它现在是五阶吗?”

    他虽然不知道丧尸的正确等级之分,五阶也从来没看见过,但是,既然之前那样子是四阶,那么现在这皮肤光滑下来,表面乍一看已经很像人类了的丧尸显然已经进化了。接下来就是五阶了。

    “嗯。”旁边的楼炎枭同样的还站着,一双深邃的眸子在那只与人类有点区别,还带着尖锐指甲的丧尸爪子上。

    皱了皱眉头,有点别扭,想要剁了它的冲动。

    “好了。”梵芊菡紧绷着脸皮,笑着将那只爪子从头顶上抓下来,虽然她很想享受一下久别重逢的哥哥的宠爱,但是这力道,实在是有点承受不起啊。总有种在敲西瓜的感觉。

    见它没有反抗,只是一张青白的俊脸毫无表情的绷着,一双青色的眸子迷茫空洞的看着她的方向。她的心微微一颤,将手握的更紧了——

    “来,跟着我走——”牵着他的手,继续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拉着走。

    果然,就见它跟着也往前迈了几步,梵芊菡顿时心中大喜。

    找到哥哥的喜悦,哥哥即使变成了丧尸也依旧记得自己的欢喜,这一次能如愿以偿带走哥哥的欣喜……

    一时间五味杂陈,即使是上辈子的末世吃尽了苦头的她,即使从绝望中重生回来的她,都从未有过这么情绪波动的时候。欢喜,除了欢喜就是是庆幸,庆幸着她的哥哥还在,即使变成了丧尸,那又何妨,那都是她的哥哥。

    “这是我哥哥,我的亲哥哥。”梵芊菡带着欢喜的笑意,真诚又带着点俏皮,像是小女孩儿一般向大家介绍着自家的哥哥,向他们炫耀着自己优秀的哥哥。

    “啊——”被这么当成小伙伴似的,认真的介绍一个丧尸时,即使是一直不太规律的闵律风,也一时间不好坐着了,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站起来,对着梵翰墨认真的鞠了个躬,“哥哥你好。”

    “哥哥好。”元童和几个小兵也跟着脸色带着一丝尴尬无措的喊道。

    唯独吴军卓、林鹤轩和站着楼炎枭他们还在岿然不动,因为他们不知道叫什么啊!

    虽然眼前这只是丧尸,但是从他那面部轮廓看起来很是年轻,像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这一声哥哥他们怎么喊的出口啊?

    不过好在,心情正好的梵芊菡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叫没叫。笑眯眯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对着那还呆呆的,面无表情的丧尸道,“哥哥,他们是我的,额……。朋友,就是那种能一起吃饭聊天,但是不能一起讲鬼故事的那种。”

    能一起吃饭聊天的闵律风等人:“……”

    楼炎枭削薄的唇一抿,有点不爽他也被分配到了其中之一,明明他们还是可以同生共死的那种,才刚刚发生的事这女人怎么就忘了?

    “哦,对了,还有路人甲乙丙丁。”

    甲乙丙丁的吴军卓等兵:“……。”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好歹他们之前也是一起出生入死,闯过花鸟市场,打过食人花的战友啊,怎么到这姑娘这嘴里就变成了路人了呢?

    等等,如果是路人的话会不会被攻击啊?

    吴军卓顶着一张严肃刚正的脸,满怀忐忑的看了一眼那脸色丧尸哥哥。

    瞧着它并没有什么表示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转而又看向了旁边那笑的像是小女孩儿似的天真的姑娘,喉头滚了滚,“你……该不会是要把它带回南方基地吧?”

    “那当然,我在哪儿,我哥哥自然在哪儿。”梵芊菡扬着唇角,笑的一脸理所当然。

    但是吴军卓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可是……它虽然是你哥哥,但是……它也还是一只丧尸啊?”

    要他把一只五阶丧尸放在人类的大本营里,谁都不会安心的,要是一个弄不好,那可是会成为所有幸存者炼狱噩梦的节奏啊!

    原本笑着的梵芊菡顿时眉头一皱,脸上有些不高兴了。她确实好像是忘了这件事了。

    “吼吼——”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似的,一直呆呆装面瘫的丧尸哥哥怒了,对着吴军卓就是一阵怒吼——

    “卧槽——”吴军卓赶紧的往后躲了躲,五阶丧尸的怒气他可承受不起啊。不过也更加确定了不能把这只丧尸带回去了,万一要是怒起来,分分钟灭掉几个兵,那他们找谁说理去啊!

    “乖——”梵芊菡也只能放下自己的不满赶紧安抚道。

    “吼吼——”就见它又朝着吴军卓的方向吼了两声,这才安静了下来,继续装安静的美丧尸。

    这会儿,梵芊菡才抽出了点时间看向吴军卓,一脸严肃的道,“哥哥他很乖的,不随便咬人的,你刚才看见了,就算是那些杀手黑衣人他都只是拍死了,没有咬。”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只是拍死了,没有咬?

    难道说拍死了不是件严肃的事吗?

    瞄了一眼那还呆着的丧尸,随后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道,“这个真没办法,没人能保证他会不会发狂,我得向南方基地的全部人负责。”

    梵芊菡眉头一拧,脸上带着点沉思……

    现场一瞬间的沉默,反倒是楼炎枭几个,以后很有可能跟一只五阶丧尸同一个屋檐下的人一点没带担心的,依旧优哉游哉的站在那里,还开始检查起了身上的伤势,在盘算着这么一点伤需不需要吃个小苹果来缓解一下呢?

    “有人吗?外面的人是不是刘上将的人?”突然一道带着点怏怏的声音传来。

    瞬间在场的人有点懵,四处张望了一下,但是愣是好不到这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梵芊菡收敛了一下表情,脸上带着点不悦的朝着四周扫视着,倒是把这次要营救的人给忘了,这个声音,应该是那位尧博士吧!

    想到这里,她的表情就更加不好了,哥哥是穿着病号服出现在这个研究室的,难保的不会跟那位博士有关。

    抬起头,视线对着一处色彩艳丽的墙角处一扫,那边微微的有点突出来,还带着细细密密的小洞,应该是像喇叭一样的广播了。

    那边吴军卓已经应答出声了,“是,我们是刘上将派来的,我是这次的负责人,我叫吴军卓。”

    “哦,对对对,我好像听说过你的名字,最年轻的少将嘛。没想到我的面子这么大啊,居然是你了。快来快来,帮帮我们啊,我快要饿死了~”轻松中透着丝丝魅惑磁性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几分哀怨。

    梵芊菡眉头一皱,这声音可一点儿不像研究院的老古板,反而像夜店的牛郎,听着好不正经啊!

    倒是楼炎枭几人显然习以为常,继续悠悠哉哉不知道在交谈着什么。

    吴军卓也是眉头一皱,问道,“好,你们在哪里?”

    “就在那水晶棺的下面,你们进来就好了,谢谢小军卓了~”带着轻佻的尾音,魅惑无限,却听得梵芊菡鸡皮疙瘩直起。

    卧槽,这该不会是遇上人妖了吧?

    搓了搓胳膊——

    旁边的丧尸哥哥那双青色的眸子貌似看了她一眼,两只爪子微缩,也往自己的胳膊上上下的搓了搓,动作缓慢至极。

    但是梵芊菡却偏生的看出了有点萌,那张清俊俊美的脸上呆呆的,像是小孩子似的,跟着有样学样。

    梵芊菡顿感惊喜,看来这脑子确实跟着发育了,好,很好,至少比丧尸的时候强很多!

    那边吴军卓已经照着那道声音的指示,利落的搬开那破碎了的水晶棺,然后找到了下面被掩盖着的门。

    只不过,“密码是什么?”

    “呵呵呵……。你猜?”

    吴军卓等人:“……”

    他们从没有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需要营救的人。

    “走开,让我来。”梵芊菡眉头一皱,就将前面的人推了一把,哼,不就是解密码锁这点小儿科嘛,居然还得瑟上了,小样儿,让姐教教你什么叫“猜”吧!

    一时不察被推了个踉跄的吴军卓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丧尸,最终什么话都憋回去了。这姑娘本来就实力强他不敢骂,现在身后更是跟了一只行走的丧尸,他就更不敢骂了。

    恨恨的喘了口气,忍住——

    大兵们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将,好样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另一边,紧随着梵芊菡周围的闵律风几人,激动的双眼放光,来了,来了,叫尧旭濯那个花孔雀看看什么叫做开锁神技——

    哈哈哈……大笑三声,他们等着看他那五颜六色纠结的脸,哼,不是说什么独创的密码锁,凌驾于全人类的独门锁吗?看他以后还怎么得瑟!

    “嗯哼,怎么没动静了?”

    “哎呀,打不开可以求我啊……”

    “我知道密码的哟~”

    妖妖娆娆的声音继续响着,虽然带上了点有气无力,但是依旧勾人非常。

    几个大男人嗤之以鼻。

    丧尸哥哥头歪歪,像是能从他那张面瘫脸里看出了几分嫌弃。

    主场的梵芊菡也相当嫌弃撇了撇嘴,眉头跟着皱了皱,揉了揉耳朵,那双手像是被逼的爆发了潜能似的,急速的跃动着,最后,“滴——”的一声,门开了。

    “开了,我们进去——”闵律风脸上一喜,第一个就往里冲,他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那张惊愕的脸了。

    身后元童、林鹤轩也跟着紧随其后。

    接着就是吴军卓几人。

    楼炎枭看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子微闪,也跟着朝下面走去。

    梵芊菡有些不悦的粗了蹙眉,拉着哥哥往下面走。

    走,去会会那叫什么的博士!

    地下的通道,好在,尧旭濯那个生物博士不是个吃白饭的,研究室内不知道采用了什么方法,无论是上面的室内,还是这往下的通道,全都是亮着灯的。

    随着这段并不长的通道,他们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下面,然后将那锁着的看着并不结实的门一踢,轰——

    门应声倒下,露出了里面一间小型的休息室来。

    沙发上有两个人影,一个已经晕过去了,一个正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

    那张眉目艳丽的,却有些消瘦的俊脸,确实挺妖娆吸引人的,梵芊菡一眼就认出了他来,可不就是那个扩音器广播里声音的主人。

    “哟……哟……你们来的好快啊?”他那长若柳的眉微皱着,正带着一脸纠结的看着他们。

    那双丹凤眼一勾,最后落在了站在最前方一脸看好戏的闵律风几人身上。

    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后舒适的往后一躺,“哟,原来是小绿帽、小元童和大鸟你们啊……”

    闵律风几人:“……”这男人还是改不掉这sao气。他们想要看到的纠结好像就那么一瞬,哼,真是无趣。

    只见他视线一个接一个的转过去,就连楼炎枭也照惹不误,“咦,怎么连小楼楼也亲自来了,呀呀,我的面子可真大啊。”

    楼炎枭眉头狠狠的一皱,一双犀利的眼神直直的射了过去。

    不过对面的男人像是没看到似的,转眼就视线转移了,先是有些无趣的在几个大兵身上一扫而过,随后落在最左侧的梵芊菡身上,“哎呀,大美女驾到啊,我这个小小研究室简直蓬荜生辉,咦,美女,你旁边的那个是小翰墨吗?”

    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了梵芊菡身边的梵翰墨身上。

    原本皱着眉头的梵芊菡神色猛然一利,“你怎么知道的?”

    “哎呀,你别紧张别紧张,我又不会害他的。”尧旭濯嘀嘀咕咕的嘟囔了一声,这姑娘可真凶。

    这会儿反倒是梵芊菡不依不饶了,眉头一拧,显然不是很相信他这鬼话,“你怎么知道他叫翰墨的,还有,他为什么会在你这个研究室里?”

    “哎呀,小芊菡一点都不可爱,都不等人家先喘口气啊,本博士饿了,本博士想吃东西了,不然没力气说话了。”

    原本紧张的气氛,被他这么一戳,瞬间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似的,又平复了下来。

    梵芊菡脸色还是有些难看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居然连她的名字都知道!皱了皱眉头,随手抛了几包饼干过去,“哝,吃的。”

    “哎——可是我想吃红烧猪蹄,油门竹笋,红烧肉,香辣大闸蟹……”

    一连串的菜名下来,听的众人有点懵,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挑菜——

    梵芊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爱吃不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