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笑面虎狡诈狼
    吴军着几人,神色带着警惕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直到那一群人慢慢走近。

    “呵呵呵……原来是你们啊,真是好久没见了几位。”莫展离依旧带笑的一张欺骗世人的脸,笑的风度翩翩,被拥在中间最前方与一群人走来时,像是个浊世贵公子。

    与之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比起来,退却了狼狈,此时的他好像混的更加如鱼得水了。

    “哦,是莫少啊,我道是谁这么眼熟呢,莫少上次远远跑去的英姿可是还深入人心呢!”梵芊菡唇角一勾,不着痕迹的将梵翰墨挡在身后,一双迷人桃花眸带着戏谑的深意。

    原本含笑的莫展离嘴角一僵,对上那一双暗含鄙夷的眸子时,心中微微一颤。

    不过下一秒又重新挂上了平日的斯文轻笑,他知道这女人是指上次他们只顾自己逃跑了的事了,不过当时那么凶险,是人都不会留下来一起挡灾,他又不是傻。相信就算是这姑娘有机会的话,也会跟他是一样的选择。

    “呵呵呵……那还是多谢姑娘和几位朋友了,不然莫某也不可能有展现的机会。”一语双关同样也带着深意。占了便宜还卖乖,顺便讽刺一下那是你们自愿的。

    那副脸皮厚到无止境,却偏生的还装着大尾巴狼的样子看着实在可恨。闵律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气的直磨牙。

    梵芊菡倒是一点没被气到的样子,转而扬唇一笑,“哈哈哈……看来莫少也对自己当时的奔跑身姿很满意啊,那正好我还拍了照呢,等我有空找个印刷工厂打印几张照片出来给大家一起分享分享,让大家都来瞻仰瞻仰莫少的英—俊—优—雅的风姿,怎么样?”

    后面“英俊优雅”四个字,一个一个从她嘴里缓缓流泻而出,但是莫展离却从中听到了威胁之意。

    这下子,他唇边的笑意彻底僵了,一双伪装的温润沉稳的眸子带着锋锐的射了过来,“你真的拍了?”

    旁边楼炎枭一看到这眼神他就不满意了,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他想要的女人怎么能容许别人这么亵渎。

    “嗯哼,那当然,到时候打印出来了我也会记得给莫少送几张的。”梵芊菡笑意盈盈,在他的眼神下丝毫不显退缩,而这一点莫展离也是预料到了的,这女人不光是心计,就算是这张嘴都是绝对厉害的。早在他们第一碰面的时候他不就已经领教过了吗。

    动了动性感的薄唇,一时间呐呐无言。

    “呵……。我倒是好奇莫少的英姿,记得也给我送上几张。”一道阴戾自大,让梵芊菡尤为厌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几句话之间,之前稍稍落后了几步的林修栾也带着人来到了跟前,那张阴柔中带着艳丽的脸就出现在了梵芊菡的视线中。

    她不着痕迹的就皱了一下眉,随后语带笑意的道,“呵呵……又是一个熟人啊,啧……看来修爷的忍气功修炼的不错。”

    对待林修栾她可就没有之前和莫展离那么“和气”了,之前在村子里直接一脚把他踢进丧尸群里,她就不相信这个男人不记仇,现在这么沉得住气,难道是因为有事可图?

    梵芊菡双眼微眯,若有所思的在他身上打量了一圈,一身高档的黑色风衣,在这个炎热的天气里有些格格不入,但却也将他包装的如同绅士,也无怪他以后有南方双公子之称。只不过那张过于阴柔艳丽的脸却让梵芊菡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此刻,在梵芊菡话音一落之时,那双阴厉的眸子唰的一下就射了过来,充满了暴虐阴霾。

    “呵——是修炼的不错,不然也不能从丧尸群里死里逃生。”一句话被他说的咬牙切齿,这该死的女人当初做的事,他可是还历历在目的,若有一日落到他手里,必定让她生不如死。他一双狭长的眸子透出一丝戾色。

    “哦——那还真是太好运了啊。”梵芊菡唇角微扬,笑的一脸可惜。

    那边原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莫展离一听这两人的对话,就听出了一点苗头了。这姑娘好像对林修栾那家伙更加的不客气啊!

    忍气功很修炼的很好?难道她之前就修理过他,把他扔进丧尸群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大快人心了。和这姑娘比起来,林修栾更是他的敌人,不光末世前是,末世后更是。他有预感,若是等他在南方基地站稳了脚跟,那么这林修栾绝对是他的头号大敌。

    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和这姑娘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反倒是她和林修栾明显的不对付……他那双眼睛闪烁着精芒,当即就转换了态度。

    “哈哈哈……我的照片送到林队长那里,我怕林队长会自惭形秽,要是引发林队长的自卑那我可就罪过了。姑娘还是把照片送到我这里来吧,为了表示感谢姑娘拍下我的英俊身姿,不知道姑娘想要什么谢礼呢?”莫展离笑呵呵的道。

    “哦,谢礼啊——”梵芊菡唇边噙着笑意,显然对他的转变态度早有预料。

    无利不起早,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显然,莫展离已经将商人的本质发挥的淋漓尽致了,所以她不怕他不上钩。

    眼含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既然是莫少这么说的话,那我也不好违背不是,至于谢礼的话,若是有一天有需要的话,我必定带着照片登门拜访。”

    “呵呵呵……。那就按照姑娘的意思办吧。”莫展离轻笑的道,但是眼中的精芒却不可忽视,两人这一来一往之间,显然梵芊菡拍照之时说的还账之事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旁边看着的林鹤轩也不免的感叹了一声,这姑娘之前拍照之时,是不是早就想到这样一幕了呢?

    据他昨天调查,莫展离的小队在南方基地虽然初起步,但是却不容小觑,以后若是发展,定能成为未来南方基地的中流砥柱,让这样一位人物还账,啧啧……想必她所求很大啊!

    楼炎枭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她们两个的对视,啧……那张小白脸真碍眼!

    吴军卓、尧旭濯那叫看的一愣一愣的啊,以他们的脑子自然是知道了这姑娘又做成了一笔大交易了,而且还是由几张照片换取的一个承诺,啧啧……这脑子精的也是没谁了。

    于是,这一方“其乐融融”,那边林修栾脸色就不太好了,这该死的女人和莫展离那难搞的人扯在了一起,怕是以后不好对付啊。阴柔的眉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双眼就落在了她一侧的人身上,“吴少将,不知你们来这里有何事啊?”

    “哦,你认识我?”被点到名了的吴军卓一双鹰眸微眯,他前日才来的的基地,虽然他没有特意掩藏身份,但也不至于弄的人尽皆知,而这个男人——

    视线对上他那阴柔的眉眼,眉头皱了皱,这男人身上带着一种军人们最讨厌的邪恶血腥的气息。

    “嗯,林中将看到你们不见了,可是有些着急了。”林修栾声音淡淡的说着,视线在吴军卓身边那顶着个黑眼圈儿的男人身上扫过,一丝暗芒一闪而过。

    不过却被一直观察着他的梵芊菡捕捉个清楚。

    有所图谋,那么他图的是不是……

    双目在尧旭濯的身上扫过,这丫的正在龇牙咧嘴的揉眼睛呢。啧……。丢人!

    一脸嫌弃的瞥开视线。

    “哦,林中将找我们?”吴军卓的眸子暗涌闪过,这一次的秘密任务并没有告知林中将,但是他特意叮嘱过不要打探他的行动,那么林中将有怎么会找他们?

    剑眉一皱,脸色变得严肃刚正了起来,“嗯,知道了,还真是麻烦你了,不过不知道你们怎么找过来了?”

    林修栾阴柔的眉眼一皱,倒是被之前那女人气糊涂了,暴露了一点。

    脸色一个变冷,“散步。”

    梵芊菡:“……”要编理由也不知道编个像样点的!按照他的诡谲狡诈不应该犯那么大的错误啊?难道真被她给气糊涂了?

    吴军卓:“……。”那张本就有点黑的脸就更黑了,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吗?糊弄他这么随便。

    “那你呢?”目光如炬的就直射向莫展离的方向。

    “呵呵呵……我一向对林队长的事情好奇,早上看着他出来散步了,自然我跟着来散散步。”这话说的,就连梵芊菡也找不出错处来。

    “嗯。”吴军卓点了点。不过同时开始在心中警惕了起来,这个小诊所离昨晚他们休息的地方相隔还是比较远的,就算是昨晚全速赶路也花了十五分钟,一个散步少说也要三十分钟,而且又怎么巧合的偏偏散个步遇上他们了呢,这其中,显然有猫腻。

    心中暗忖了几分,杀手的事还没结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皱了皱眉,那么这个博士是不是不应该跟着他们去任务呢?

    显然,在旁边的尧旭濯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迟疑,赶紧的开口了,“走吧走吧,回去你们的那什么休息点了,就这个笑面虎,一个狡诈狼的理他们做什么。”

    ------题外话------

    下午头有点晕乎乎,只码了三千,打算先眯一会儿,再起来码字。晚上七千可能和昨晚一样晚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