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保存本心更不易
    眼看着她就要上手打开密码了,身后赶到的闵律风看的一阵心惊胆战,“哎——等等,等等,万一里面都是一阶丧尸怎么办?”

    一阶丧尸啊,对于闵律风这只能稍微控制一下风把丧尸吹开的人来说,这实在是太难了点,一两只他还能硬撑着拿刀砍死,但是三百多只,想想那个被丧尸包围了的场景,简直毛骨悚然。

    就算是他们不感染丧尸病毒,也会被撕成碎片的好吗?

    “嗯?”梵芊菡看了他一眼,“放心,我不会被撕碎的。”

    闵律风内牛满面,“可是我会啊!”

    虽然说这话说的有些羞耻,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再羞耻也得说啊。

    “哦。”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倒是忘了,他们这还有几个异能刚起步没多久的人呢。

    看着她这恍然大悟的眼神:“……”闵律风又是一阵悲愤了,当谁都跟你这个女魔头似的,以一敌百啊!

    “咳咳……”身侧的林鹤轩咳嗽了几声提醒道。这小子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才过去几秒钟啊,就敢这么说话了,别忘了旁边老大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看呢。

    对上他示意的眼神,闵律风浑身一僵,侧身看看自家老大,果然一道寒芒直射,顿时整个人又不好了!

    “闵律风,你走前面。”楼炎枭强硬的声音响起。

    “啊——不要啊老大,我有密集恐惧症,丧尸焦虑症,大脑下垂啊……”

    还没等他把脑子里的病症全编排完呢,就被一把揪起,前面的门应声一开,整个人就被扔飞了进去——

    “啊——”从半空腾飞的距离,那双平日里有几分帅气阳光的眸中,现在惊恐的只能看到下面的那些丧尸,张着獠牙,神形恐怖的朝着他嘶吼着,眼见着那张布满腐肉的脸慢慢逼近,逼近,再逼近——

    他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卧槽,真的要得丧尸恐惧症了,实在太特么恶心人了——

    顿时被悲从心起,下意识的身上异能汇聚脚下,闭着眼睛吓疯了的喊叫着,“啊——”

    “行了,别叫了,难听死了,瞧,你这不开发新技能了吗。”梵芊菡带着戏谑的声音在底下响起,只听得几道轰雷声,鼻尖已经闻到了阵阵腐烂的焦味——

    眼皮子底下的眼珠子动了动,感受着自己身上一点也没疼,衣服没被抓烂,身上也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的样子,他顿时猛然一惊,难道他得救了?

    随后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下面大杀四方的两人,一男一女,一电闪雷鸣,一狂霸轰炸,只不过几秒之间,整个工厂就被推进了大半。

    原本他以为的厉害丧尸们顿时缩水了一半——

    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特娘的,这两到底是不是人啊?

    咕咚的咽了口口水,表示自己有点方。

    下方,随着前面两人的开路,后边林鹤轩几人像是观光似的,东张西望的,正优哉游哉的走进来呢。

    随后,就见林鹤轩脚步一顿,抬起头对上了闵律风的双眼,“嗯,你怎么还在上面当风筝啊,快点下来。”

    “啊——”原本惊呆了的闵律风顿时一愣,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上。

    特娘的他居然是自己悬浮在半空中的,这是什么鬼?

    他刚想动动手指来着,可是这气一松,整个人就直直的往下掉,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啊——”

    下方的林鹤轩见状,推着眼镜的手一僵,随后身子就快速的往旁边一站,正好躲开。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那个在半空中悬浮的人啪的一下砸到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然后就变成了人形摊面饼。真是可悲可泣!

    “疼……”闵律风只感觉自己浑身都疼,先是发麻,随后就是疼,感觉真个人都不要好了,这个世界上都找不到他这么悲惨的人了。

    可偏偏的此对此刻还有人在旁边说风凉话,“疼就对了,有舍才有得,刚才你不是还开发了异能新的使用方法吗,怎么样,再升上去试试啊。”

    “哦,原来异能的方法是要自己开发的吗?”林鹤轩的声音传来,带着丝丝的探究。

    “嗯,那当然,不然为什么会有人用水系只能喝水,而有的人却能凝成水箭杀敌呢。”梵芊菡带着循循善诱的声音传来,听的还趴在地上努力把脑袋从土里拔出来的闵律风阵阵咬牙切齿。

    “哦,受教了。那我也上去试试,正好这些丧尸可以试试手。”

    “嗯,去吧去吧。”梵芊菡挥挥手,已经失去了兴趣了。因为她原来也以为这里边的一阶丧尸会很多,而她有二阶的雷系,分分钟就能秒杀一片,然后收获很多脑核。可是万万没想到,她是能够分分钟秒杀一大片,但却不是一阶丧尸,而是零阶的,而且还是那种还没有见过血的那种,那杀起来可就脆皮了,随后一挥就倒了一大片,脑核却一个没有,可不就没兴趣了吗。

    眼见着这两人从对话到离开,还在地上挣扎着的闵律风:“……”还能不能做好伙伴好兄弟了?

    等他深山的疼痛全过去了,这才慢慢的翻了个面,换成了个仰躺着的造型。

    “黑脸哥哥,你没事吧?”还没等他喘口气呢,就见自己上方伸过一个小脑袋来,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狡黠的滚动着。

    “……。”闵律风一噎,他能说自己需要人扶一把吗?

    不过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被一个小屁孩鄙视呢,就算是疼也要忍着,咬了咬牙,“没事,我准备现在这里躺着休息休息。”

    “躺在丧尸堆上?”小鸽子无辜的眨眨眼睛,表示对大人的思想不是很懂。明明这个黑脸叔叔旁边就有好几个丧尸脑袋,而他身下的都是表姐被雷电轰成的渣渣,这黑脸叔叔不怕脏吗?咦,真是个不爱干净的黑脸叔叔,怪不得脸这么黑呢!

    看着这小鸽子**裸的嫌弃,闵律风悲愤了,就连这个小屁孩都看他笑话,简直可恶,刚才到底是谁那他扔进来的啊——

    对着小鸽子就瞪了一眼。

    “吼吼——”不料自己上方居然出现了张青白色的脸,现在正呲着两颗稍稍比普通牙齿长一点点的獠牙正朝着他吼呢。

    顿时,他浑身一僵。得,女魔头这一家三口惹不得,要是以后真成他们嫂子了,那他还有活路不?想想都郁闷悲愤的很!老大怎么就看上这个女魔头了呢!

    看着他撇开视线了,上方的那丧尸脸和小孩脸这才抽身离去。耳边还陆续传来了那小屁孩的嘲笑声,“啊,黑脸叔叔真脏。”

    “吼吼——”

    “黑脸叔叔脾气一点都不好,还是表哥表姐最好。”

    “吼吼——”“哈哈哈……表哥也觉得黑脸叔叔一点也不爱干净对不对。”

    “吼吼——”

    “嗯,我们以后一定要离黑脸叔叔远一点,以免被他熏臭了。”

    “吼吼——”

    一小孩儿和一丧尸一问一答很和谐,但是闵律风肺都快气炸了,什么叫他很脏——

    气的他连力气都回来了赶紧的一骨碌坐了起来,不过在下一秒就浑身僵硬了,他身底下的黑漆漆的东西是什么,还有那个烂脸的丧尸脑袋为什么离的那么近,“啊——”他要崩溃了!

    等他好不容易克服心里困难站起来的时候,这一栋车间内的丧尸全被清理完了,那一个个的正在检查战利品呢,顿时整个人就更不好了!

    磨了磨牙,别让他知道刚才扔他的人是谁?

    而另一边,梵芊菡正带着小鸽子几人在查看东西呢。

    “这里好像是个制伞工厂。”元童郁闷脸,都末世了,要伞干啥?

    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们这一票全白干了?

    林鹤轩还算镇定的推了推眼镜,双眼看着眼前那些花花绿绿的伞,“蝴蝶伞,末世前最大的伞业公司,据说外面的那层布是采用最新的纳米技术,极为防水,甚至还能防酸雨,我建议可以配备几把。”

    这个意思就是说也不算完全做白工。

    “哦,还能防酸雨的?”梵芊菡笑了,正好三月十二日快要到了。

    于是立马拍板决定,“全都搬走。”说好的三光政策要绝对实行。

    随后几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仓库内的机器消失一空,仓库内刚好这些可怜的工人们赶制好的一大批伞也都还在。

    梵芊菡大略扫了一眼,大概是五六百把左右,很好,搬走——

    “小姐姐,旁边还有很多没做完的伞骨要不要?”

    “带走——”

    刷刷刷的几下下来,众人对她的空间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之前末世初她大概搬了一个大型超市的仓库,之后零零碎碎的又收了很多东西,楼炎枭的军火仓库,尧博士的实验室,现在又是这一整个的工厂,他们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空间到底有多大啊?

    难道说像是某个末世小说女主里面写的无限大吗?

    一个个双眼闪闪发亮,就差没把她扒开,看看她究竟是怎么长得,其中就属林鹤轩心中起伏最大。因为他身为空间系异能者,才堪堪一个小房间的大小,但是这姑娘——

    这个空间的大小绝对不能暴露在人前。林鹤轩、楼炎枭齐齐脸上闪过一丝坚决。

    余光扫见的梵芊菡顿感满意,嗯,这两个小伙伴不错,没有贪婪、没有占有欲、也没有杀意,这让末世里见过了无数明争暗斗,杀人夺宝的梵芊菡也是颇为感慨。

    末世生存不易,保存本心更加不易。

    “走吧,我们去隔壁工厂看看——”

    “哦哦。”

    于是,接下来,这几人一路打丧尸,收脑核,收工厂器械,进行的颇为顺利。眼看着一个小时的时间快要到了,他们这才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当然,路上遇上了那些一阶丧尸,梵芊菡难免的手痒痒全宰了。

    他们这一路所向披靡的样子,自然也逃不过其他路过来搜刮东西的人,于是,等到他们回到之前的休息地之时,不免的引来许多晦涩的目光。

    “喵喵——”

    “你这只畜生,竟敢伤老子的手,看老子今天不宰了你。”

    一道粗犷恶劣的声音传来,梵芊菡几人就觉得眼前一坨奶黄色闪过,一只猫就蹿上亮了小鸽子的怀里。

    “嗯——”梵芊菡皱着眉头,看向那边骂咧咧,满身横肉追过来的七八个大汉。

    没一会儿的就到了他们眼前。

    “你……。你们是这只畜生的主人?”那为首的大汉满脸的横肉,满脸油光,一双眼睛闪着凶光的朝着他们看来。

    “嗯,有事吗?”梵芊菡微垂着眸子,嫌厌恶的挪开了视线,一张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双眼在女王身上扫过。

    只见它以小个儿的形态正蹲在小鸽子怀里,但是却可以明显的看出来,比之之前又大了一小圈儿。

    这还是最小的形态呢,不知道它变大了之后现在会是怎样的一个体型了呢?

    “你这个小姑娘到底听没听到我说话啊,你家的猫抓伤了我的手臂,你说怎么赔。”那大汉看着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顿时更加气愤了,大嗓门直接亮了出来。

    “啧……”梵芊菡往后退了一步,躲开那喷过来的唾沫。

    一双眼睛带着寒芒的就直射向对面的几人,她最讨厌的就是这肮脏的口水了,居然还敢在她面前横——

    原本还想出来说话的林鹤轩顿时一怔,微微往旁边挪了挪,这姑娘的脸色很不好啊!

    呵呵呵……。看来这几个汉子还真有些本事啊,居然能惹怒了这姑娘——

    镜框下的眸子精光一闪,他等着看好戏呢,还有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

    狭长的眸子星光一闪,在周围那些看好戏的人身上掠过。

    “你……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啊,知不知道尊重人,爷我跟你在说话呢,你退什么,果然像她说的一样目中无人——”一看到梵芊菡的动作,对面的汉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哦,她——”梵芊菡眼中锐芒一闪,准确的抓住了这个字。

    “不……不不,你听错了,什么她她她的。”汉子那双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心虚。

    不过,看着她这柔弱的样子又气壮了起来,“我们现在是讲赔偿的问题。你这个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可不能不讲理啊,你养的畜生抓伤了我的手,这在末世可是很危险的事我待会儿还要去打丧尸,做任务呢,要是耽搁了军爷的任务你这个小姑娘可负责不起。”

    一番话下来,又是一阵唾沫横飞,众人看着他激动的脸上油光满面的横肉都跟着抖了抖,顿时一阵恶心。

    眼见着那大汉还在一步一步的逼近,一口恶心的大黄牙也暴露在了众人面前,梵芊菡的眉头越皱越深,眼中的不耐和厌恶已经支撑不住破体而出了。

    “喂,你这个小姑娘倒是说话……”

    “啊——”

    “轰隆——”

    只听的一声巨响,一道雷电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直接一下子就劈在了那大汉的脑袋上。

    “大……大哥……”其余的身型稍微瘦一点的汉子们被吓得浑身一颤,但随后又赶紧的围过来,试图查看那已经变成了爆炸头,黑炭头的人。

    梵芊菡眸子就是一冷,朝着身旁的几人扫了一眼。闵律风接到视线,浑身一征。

    慢慢的就从后方走了出来,双手掰了掰,唇边划过一丝邪肆的弧度,哼,他可是从工厂开始不爽到了现在,现在总算是有人送上门给他爽一爽了!

    “你……你你想干什么,知不知道我们大哥是谁?”原本气势汹汹的几个大汉看着自家大哥被炸焦了的一头毛,眼神闪烁着一丝警惕。

    咽着口水,瞪大着眼睛有些瑟缩的往后退了退。

    闵律风唇角恶意的一勾,“我特么管他是谁——”

    一声话落,只见他一身气势犹如鬼魅的就朝着他们冲去,不带一丝停顿的的,只见他在那些大汉的身影中中一闪而过,而所过之处,一个个接二连三的倒下。哀号声不断——

    不过几秒钟,只见几个一起过来的汉子们齐齐趴下了,唯独剩下那顶着爆炸头的大哥还僵直的站在那里。

    梵芊菡嫌厌恶的看了一眼他还在吐烟灰的嘴,眉头一皱,直接抬起脚就踹了过去。

    “啊——”一声伴随着骨头碎裂了的声音,那大汉直接扑在了距离他们车子不远处的地方。

    “哦——”周围人被她这利落潇洒,又强悍的一脚给镇住了。纷纷瞪大了眼睛,原本还想往前走的一个个围观人员又齐齐的停下了脚步

    梵芊菡直接无视周围那些或是惊叹、或是震惊纳罕的视线,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一脚将那刚爬到一半的汉子又踩了回去。

    “嗯哼——”众人只听得一声闷哼,下巴直接撞地。

    “嘶——”围观的众人们齐齐摸着自己的下巴,都替他感到疼。随后看向梵芊菡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没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纤细柳腰,风一吹就倒的姑娘居然这么强悍冷酷,这一脚踢得霸气啊,简直女王范儿啊!

    “说,你口中的她是谁,嗯——”梵芊菡微垂着眸子,声音比平常低了一个度,虽然依旧盈盈于耳,但是更为她增添了几分压迫性和神秘感。

    “我……我……”趴在地上的大汉整个虎躯一震,原本的嚣张早就消失无踪了,他现在恨不得立马的动这女魔头的脚底下逃走。

    “不说——”梵芊菡声音微微上扬,一双眼中的冷光更甚。

    “不不不,我说,我说……”乌龟趴着的,赶紧拿手将下巴抬回去,口齿带着颤抖模糊的道。

    “嗯,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梵芊菡唇边勾起一丝冷笑,将踩着他的力气放小了点,“说罢,是谁?”

    “是……是情儿,对,就是那个贱丫头说的,她说你们车里有很多好东西,让我们找时间去拿,顺便……”

    “哦,顺便什么?”梵芊菡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顺便教训教训你。”大汉吞了口口水,警惕的卡了她一眼,在她脸色冷下来之前,随后又赶紧的解释道,“这……。这都是那个贱丫头让我做的,不管我们的事啊,我们也是被她骗了的,她说你仗着年轻美貌,抢了她男人,我们只是一时间气愤,顺便想着帮她报仇的,对的,就是这样。”

    “哦,这么说来你还是乐于助人了。”梵芊菡眉梢一挑,神色未明的看着他。

    “我,我……呵呵……。”大汉一张黑炭脸上褶皱着,成了一个油乎乎的大肉包子,还带着点心虚。

    梵芊菡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也没打算多为难他,这种见风使舵,欺软怕硬的也不怕他回来报复,直接将人往前一踢,“好了,这次就放你们一马……”

    “哎,谢谢美女,哦不,女侠,姑娘……”大汉赶紧一骨碌的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意。随后转身就要跑——

    “等等——”不过,刚等他一转身呢,这一声清越的声音,吓得他腿一软,跪了下去。

    脸上满是的欲哭无泪啊,“女……女侠,还有什么吩咐吗?”

    “嗯,你倒是识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你说的赔偿——”

    “不不不,我不要了不要了。”大汉赶紧的将头要成拨浪鼓,他哪儿还敢要啊。

    这副德行,就连旁边的小鸽子都忍不住的鄙视他,“你这个大肥肉叔叔想的倒美,我表姐什么时候说要给你赔偿了,是你要给我们赔偿。时间损失费,误工费……还有打扰女王睡觉的误时费,全都上贡上来。”

    “嘎——”周围人只听着这清清脆脆的童音一连串的费用报下来,简直惊的他们下巴都掉下来了,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嘴皮子这么利索啊。这么看起来这汉子之前的讨要赔偿的说法简直是弱爆了。

    “我……我……”大汉额上冷汗都掉下来了,早知道这女祖宗和小祖宗这么厉害,他干啥听那个贱丫头的话来教训他们啊,现在反过来了,被教训的成他了。咬了咬牙,这件事免不了了,“我……。我没那么多赔偿。只有这个——”

    说着从怀里掏出个黑色小布袋来,里面大概装的十几枚脑核,已经算是他们全部的家当了。

    梵芊菡往那里面瞄了一眼,对这个汉子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就这几个连异能都没有的家伙,能有这么十几枚脑核已经是非常不错了,看来是没有藏私了。这么实诚的人她表示还算不错!

    ------题外话------

    啊,晚上有点撑不住了,这是六千,今天的万更还差一千,我明天一定补上,小可爱们晚安,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