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乡巴佬博士
    可是尽管他们怎么恨的牙痒痒,但也没人敢上来让他节省节省。

    一个个的眼神有瑟缩,有嫉妒,还有敬佩敬畏。

    不过也因着林鹤轩这一番动作倒是彻底让他们清楚了,这个小队里的异能者很多,而且都是特别厉害的,一个能顶人家好几个的那种。瞧,就连水系异能者居然也能放出一条水柱来,这让那些只能挤出一点小水滴的异能者怎么活?

    同样的,这次的大动作也奠定了梵芊菡他们一支小队在众人心中的形象,那是强者的形象。

    那边,杨帆倒是比别人反应的快一点,好歹的他也跟着少将和他们几人一起做过任务的,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实力又涨了许多。他有些不是滋味的带着几个还在傻眼的小兵们走了过来,对着梵芊菡几人道,“楼爷,梵小姐,我们少将请你们到前方探讨进入方案。”

    “哦——”梵芊菡双眼扫向四周,围观众人的眼神已经从震惊到忌惮,再到了敬畏——

    看来军队的名头还是挺好用的嘛!

    一个独立的小队在南方基地再强,在他们的眼中显然还不能跟掌权军方的人抗衡,得到的只是震惊和忌惮,还有嫉妒让他们产生取而代之、除之而后快的想法。但是一旦这个小队与掌权者一方攀上了关系,那么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取而代之的了。

    这也是之前梵芊菡放开了动手的目的。显然这次如果真的遇上了那些老鼠,他们必定不能保持低调有所隐藏了,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来,反正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他们这一队的人很强,同样的也能给那些搞小动作的人震慑,让他们有所顾忌。当然更大的还是有楼炎枭他们的原因。

    他们进入了南方基地了,也已经进入了钟召云还有他身后势力的眼中。倒不如高调点,让整个基地的人都知道,都知道他们强,他们和军方的人关系友好,那么这样一来,就算是钟召云真的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一时半会儿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收回视线,笑着看向前面的杨帆,“嗯,你们不用客气,我们和你们少将都是那么熟的朋友了,什么请不请的。”

    招招手,收起那片叶子上的脑核,随后就道,“带路吧,我们这就过去。”

    “啊——哦哦。”还没搞清楚的杨帆顿时有点懵,之前少将不是说废了老大功夫才请他们来帮忙的吗,怎么现在就成朋友了?他怎么不知道啊?

    林鹤轩也一挑眉,这姑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好客了?

    不过转眼看向并没有什么反应的老大,心里倒是明白了几分。

    薄唇扬起一个无奈的笑意,呵——果真不愧是这姑娘啊,多智近乎妖,他这个军师啊,怕是以后要没有位置咯。

    哎,还是希望老大早点把她娶到手吧,等成了他们嫂子,就不会跟他争军师的位置了吧!

    几人各有所思的就随着前面杨帆带路,朝着前面走去。

    留下一众的围观人群一阵的面面相觑,然后纷纷的哄闹开了。

    另一边,梵芊菡几人已经到了吴军卓的所在地。

    “哟——大鸟,你们也太不仗义了,什么时候走的也不叫我一声。”尧旭濯顶着张黑眼圈的熊猫脸,一身妖娆的靠在车旁,正冲着他们懒洋洋的摇手打招呼呢!

    闵律风脸上就是一黑,翻了个白眼儿,“你丫的之前不是还陷入自己的世界昏天暗地吗,还打招呼——”

    “额……”尧旭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也不妖娆了,直接的站直了身子,“我这不是因为发现新事物,进入了探究思考模式吗。”

    “哦,那有探究出什么来吗?”梵芊菡饶有兴趣的也跟着问了一句。

    “额……这个倒还真有。”一说起研究方面的事儿,他这不,又滔滔不绝上了,

    “我发现林中将之前很有可能是中了催眠之类的暗算,但是这个又与催眠不同,它居然能改变人的性格,比催眠更强效,不过,试验在林中将身上的时候还不稳定,所以你一提到关于性格改变这一方面的事,林中将就产生了自我意识观的动摇,加之他本就非常坚定的理智,所以才能这么快的挣脱这种类似于催眠的东西。”

    “哦。”梵芊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施展这个能力的人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林中将才被我一句话给说的挣脱出来了。”

    “嗯嗯,大致的是这个意思,不过具体的我还得继续研究研究,如果能把那女人交给我研究那就更好了。”尧旭濯挠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兴致勃勃。

    不过还是没忍住的给他浇了一盆冷水,“那你现在不能确定那个类似于催眠术的到底是通过什么媒介施展的,所以也就没证据说明是那个女人在害林中将的咯。末世里,军部一方可还算是正直,讲究证据的。”

    可不像是她,一旦认定了是某个人,不管是不是有证据,都一定不会轻饶。

    “额……”尧旭濯再一次被噎,“小芊菡,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话吗?非得要打击人家……”

    “不能——”楼炎枭一个大跨步的走过来,黑着脸直接挡在了两人中间。

    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变成熊猫眼了还不安分的男人。随后转头,又换上了另一张比较柔和的表情,“我们还是别耽误时间了,先谈正事吧。”

    “嗯。”梵芊菡点点头,没有注意到楼炎枭的脸,只在他下一句话之后,就转身过去找吴军卓了。

    “……”刚赶跑了一个男人,现在居然又让她主动去找一个男人,楼炎枭的内心是复杂的。

    削薄的唇一抿,紧随着跟了上去。

    “啧啧……什么时候小楼楼进化成痴汉了?”尧旭濯瞧着那一前一后的身影,笑的一脸花枝乱颤的。

    路过的林鹤轩抬眸看了他一眼,“你是想要在脸上再来个对称的熊猫眼吗?”

    “哎呀,小鹤鹤你真是太坏了。”这“娇滴滴的声音”,外加一个做作的媚眼,定力差点的人差点吐血了。

    你说一个好好的一个大男人怎么就比女人还娘呢,真是受不了。

    林鹤轩紧绷着一张脸,坚挺的镇定着,“你还是叫大鸟好了,不然我亲自给你来一个对称的。”

    说完,连微微掉下来的眼镜都不推了,赶紧的大跨步跟上前面的人。

    身后的闵律风、元童也受不了了,捂着嘴赶紧通过。

    倒是小鸽子一脸萌萌哒的牵着丧尸哥哥的手过来,一双纯洁无比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人妖叔叔你笑的那么开心,脸不会痛吗,表姐说受伤的人要老实一点,不然很有可能会再次受伤的。”

    尧旭濯原本笑的嘚瑟的脸上瞬间一僵,这小鬼是在暗示他会再被揍一顿吗?

    对上那双纯澈无比的大眼睛时,尧旭濯有点崩溃,什么时候连个小鬼都这么能装了,这演技要是换了末世前,妥妥的童星影帝啊!

    只一瞬的僵硬,随后有不正经了,“哟哟,小翰墨,这小鬼欺负人家~”

    妖妖娆娆的媚眼儿就朝着站着的丧尸哥哥抛去,可惜,连那带着兜帽的身影连理都没理他一句,彻底让他唱了独角戏。

    那双妖孽的丹凤眼抽抽。然后就看着这小鬼直接牵上梵翰墨的手,“表哥,我们走。”

    他就真的跟着走了。

    尧旭濯:“……。”嘤嘤嘤,原来人家的在他心里的地位还不如那个小鬼。

    身旁云霁看着这人又开始犯病了,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决定无视。

    随后就越过这人朝着前面走去,只剩下一个唱独角戏的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恨恨的一拍大腿,“哎,等等我啊,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实在是太没良心了——”

    等他跟上去的时候,前方梵芊菡和吴军卓几人已经确定了这个制衣厂的大致布置,决定好如何进去了。

    “召集队伍,我们直接从前面进去,高科技的密码锁不用担心。”吴军卓在旁边下达着命令。

    随后身后人集中完毕,由梵芊菡、楼炎枭几人打前阵,一路顺利的就到了工厂的大门口。

    “这个——”吴军卓双眼看看前面的密码,随后就看向身旁的人。

    梵芊菡则一脸镇定的,就见她在上面敲敲打打,没一会儿的就滴的一声,开了——

    这开锁如同吃饭喝水那么容易的,让吴军卓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对她的认知,这姑娘到底什么不会?连生孩子都会了他实在想不出其他。

    而且开锁这么利索,末世前该不会是专门干这个的吧。

    梵芊菡若有所觉的看了回去,“把你脑子里的猜测全丢掉,我开锁只是为了兴趣而已,别看我跟看小偷儿似的。”

    翻了个白眼儿,表示对这人的无限鄙视之情。

    “咳咳……。”吴军卓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挪开视线,随后对着旁边那大醋缸子歉意的笑笑,赶紧的就指挥着众人进去。

    “吼吼——”直面而来,众多丧尸的嘶吼声——

    一个个全都严肃了起来,“各位士兵还有其他朋友做好准备,前面丧尸在一分钟之内会向着我们扑过来。”

    “知道了。”

    随着丧尸来的越来越近,梵芊菡还抽空的扫了一眼这个全都是机械的工厂,这里很大,非常大,比之他们之前的制伞厂还要大上好几倍。而且机器优良,一看就是最高端的。即使是丧尸在里面横冲直撞的,但是他们一眼看过去却没有见破损的。

    当然还在加班的工人们也还是很多,梵芊菡嘀咕了一句,又是一个无良老板。

    随后,看准了这里像是插秧田似的,由大型机器将丧尸们分成一列一列的,正好方便了他们。

    以免混乱,梵芊菡将楼炎枭几人往右侧相对于空旷一点的地方带。

    她一双潋滟水眸中带着一丝严肃之色,“准备好了吗?”

    “嗯。”楼炎枭轻吟了一声,看着她时的深邃眸子闪过一丝柔和之色,不过,当下一秒转向那些丧尸之时,就彻底变的严肃了。

    霸气凌厉,如同开封的乌金刀锋锐尽出——

    “轰——”一声爆炸声彻底打响了丧尸与人类战斗的第一战。

    “吼吼——”

    “干死他娘的——”

    一连串嘶吼声,众人的爆怒声在和超大的工厂内浑浊着。

    梵芊菡逮准了前面几只一阶丧尸,就甩了几道雷电过去,轰隆隆的全成了渣渣。

    楼炎枭一小团一小团灰色的雾气抛去,犹如机关枪似的,卡卡卡,砰砰砰……

    炸死丧尸一大片。

    几人以着极快的速度朝着前方推进着,可把跟着来的尧旭濯、云霁吓傻了眼。

    “这……这就是异能?”尧旭濯死命的瞪大了了那一只熊猫眼,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了。

    “嗯。”云霁脸上带着冷气,但那双五黑的眸子此刻却灿若星辰,异彩连连……

    两位“乡巴佬”博士,第一次看见这异能,顿时兴趣直线飙升,肾上急具分泌,象征着他们此刻的激动之情。

    “快点啊,人妖叔叔,你们呆着干什么呢?”小鸽子对于这两个不请自来,还一点都没用,碍手碍脚的叔叔很是不满意。

    “啊,哦哦……。”完全沉静在异能这个新奇事物的尧旭濯没有注意到他脸上嫌弃的小表情,不然又要人家,人家的开始矫情了……

    随着他们的动作,军队和那些零散的队伍也开始加入其中。中间那一条通道则由将军人们清扫,最左边的归各大零散团队。

    也没办法,一个个看到梵芊菡他们这超强的战斗力,也没一个人敢厚着脸皮跟在他们后面,而且就他们两那么大规模的攻击,他们就算是捡漏也捡不了,所以一致齐齐的全都涌向了最左侧的两个通道。

    一时间,这些丧尸们被瓜分了个完全。

    至于同在一个通道内的不同小队,明抢暗斗,偷袭耍炸,这就不关其他人什么事儿了,左右这里的丧尸不多,要内斗就由着他们内斗好了,到时候再来收拾残局也完全绰绰有余。

    所以,无论是那哀嚎声,惨叫声,络绎不绝的传来,但是梵芊菡和吴军卓军队的一方全都不为所动,继续打丧尸前进。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声音还在继续,梵芊菡看着其余几人异能消耗的差不多了,就从空间内将之前存放在她那里的枪拿出来。

    几人分了分,好在都装了消音的,不然可把军队的那边枪声风头都给抢了。

    等梵芊菡几人,灭掉了最右边一侧通道内的丧尸之后,其他两排也差不多了。

    人多力量大,又没有什么高阶丧尸的,一下子大半个工厂的丧尸被消灭了干净。

    唯独剩下最靠近左边的通道,那里属于乌合之众,才堪堪将前进步调推进了一半,但是自己人也差不多少了三分之一。

    梵芊菡闻着鼻尖传来的血腥味儿,眉头不由的皱起。

    耳边也同时的传来了元童的声音,“我听到那群老鼠群有动静了,正在朝着我们这边来。”

    “该死——”梵芊菡咒骂了一声,随即探头眺望到对面的吴军卓处,“别清扫了,抓紧时间把东西搬出去,我直觉有危险要来了。”

    “啊?”原本正为这次任务即将圆满结束的吴军卓微微一愣,不过看着她脸上严肃的表情,并无开玩笑的样子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大概是真的了。

    顿时收起了之前的悠闲,严肃的吩咐下去,“传我命令,开始往外搬器材,除了我们军方要的十台之外,其他的各凭本事。”

    “是,少将——”

    依旧是那个大嗓门,声音像是喇叭的兵开始播报吴军卓的命令,“各位士兵和各团队的人请注意,指挥官有令,立即开始搬运器材,除了军方任务要求的十台之外,其余的各凭本事。”

    “各位士兵和团队的人请注意……”

    依旧播报了三次,随后,军队的一方在吴军卓的指挥下开始了搬运行动。

    而最左侧的人依旧还在厮杀,居于第三条的莫展离和林修栾两个队伍则一脸若有所思,随后停下了内斗纷纷的开始搬运。

    梵芊菡让几人开始拆除连着地上的零件螺丝,随后自己一脚就踩上了最前面的那台机器,登高远望,将整个工厂内部看了个清楚。

    莫展离的小队,虽然上辈子是搞情报的,但是对外主要是以辅助买卖为主。比如说你受伤需要治愈系异能了,付脑核就可以帮忙;还比如说你这才出去做任务没有足够的空间,就出租空间,还有各类的辅助形人才,这也是他们立足于南方基地的根本。

    而作为队长的莫展离更是深暗商人的经商之道,这个以辅助而闻名的小队也被他经营的有声有色。

    而这不,现在看起来这个后世闻名的辅助小队已经初具雏形了。梵芊菡亲眼看着他们一方的人将一台机器凭空变消失了,显然是进了空间。这可气的对面的林修栾牙痒痒——

    看着他不高兴,梵芊菡就高兴了。

    视线在那还在厮杀的那条过道上扫过,随后就移向了吴军他们这一排,而显然他们也做足了准备,已经有三台机器被他们收入囊中了,其余的还在继续拆卸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