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回到南方基地
    梵芊菡赶紧从楼炎枭的怀里跳下来,然后一把拉上一旁一直跟在身边的哥哥的手,快速的往车的方向跑去。

    楼炎枭的脚步略微一顿,一双黑色的幽瞳中像是闪过一丝委屈,沉默了一刻,抿了抿削薄的唇,又跟了上去。

    随着他们的跑过,嘈杂声,尖叫声,一路上一直在响。

    之前死了人的空车夹带在中间,后边的车又开不过去,紧接着引发了一连串的追尾,撞车事件。

    梵芊菡拧着眉看着那些事故的发展,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再这么折腾下去,迟早要把他们后边争取来的时间都给挥霍光了。

    眼看着前面的军用车开走,后面有点能力的私家车也开走了,再最后面那段车开不过去的人就更着急了。破口大骂声、暴躁声持续不断的响起——

    “小心——”旁边楼炎枭沉声响起,听的原本还在观望着的梵芊菡一怔。

    随后就看到楼炎枭快速的拽了她一把,仅半秒之间,一辆黑色小货车从直行的右侧一个转弯,疯狂的踩着油门,发着呜呜的轰鸣声朝他们所路过的方向撞过来。

    梵芊菡的瞳孔随着那车辆的到来急速一缩,身子对着那力道往后侧着倒去——

    车子带起的疾风吹拂起根根发丝还缠绕漂浮在原地。

    “啊。”短暂轻促的声音一响,她正好整个人轻侧,与车子擦肩而过,但跟在她身边的丧尸哥哥却没那么快的反应能力,“砰——”的一声坚硬的撞击,直接把整只丧尸撞飞了出去。

    “哥——”梵芊菡怒目一睁,带着担忧和着急,赶紧的站稳身子,甩开楼炎枭拽着她的手,转身就快速的朝着哥哥的方向跑去。

    看着又被无情推开了的手,楼炎枭抿唇在原地站定,浑身散发着低冷的气压,压抑了许久了的暴虐瞬间轰然而出。

    直把身边还跟着的闵律风几人震的浑身一颤,纷纷识趣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林鹤轩快速的抢占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推着眼镜冷静的分析着现在的局势,他们现在总共六大一小一丧尸外加一只猫,一辆越野车肯定是坐不下了的,于是快速的双眼看向四周,开始物色起车来。

    不过那些空车剩下的也大都是破破烂烂的,还有被撞坏的,撞残额,实在是没什么好车了。不过——

    狐狸眼中,精芒一闪,

    双眼就落在那踩着油门,又掉了个头打算逃跑的那辆作死的车上。嗯,看来看去还是这辆车比较好一点,可不让让老大暴躁的给破坏了。

    另一边,梵芊菡越过一道绿化带,急冲冲的跑过去追自家哥哥,不过等她到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了,头上的兜帽也依旧稳稳的带着。

    梵芊菡松了一口气,但还有些担忧的往他身上来回看了好几眼。“没事吧?”

    “吼吼——”低低的叫了两声,那双青色的眸子呆呆的看着她,那只爪子又伸过来往她脑袋上拍了拍,“吼吼——”

    感受着自己头上与之前一样重的力道,梵芊菡扬唇笑了,“没事就好。”

    侧眸看了一眼,那不远处又蔓延过来了的黑色“大潮”,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就连周围的花坛绿化带也被它们啃食的干净——

    瞬间,她原本带笑的脸上凝重了几分,赶紧的拉起自家哥哥的爪子,“我们快走。”

    不过——

    拉了拉,还没动?

    快速转头,看着那还站在原地不动的哥哥,梵芊菡诧异了一下,怎么突然又不听话了?

    在她继续诧异的眼神下,只见他突然一双青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血光,随后仰头大吼一声,“吼吼——”

    声音响亮,传播深远。兜帽掉下,头顶上的那两片小叶子也跟随着一晃一晃的,迎风招展——

    “吼吼——”

    “吼吼——”

    不远处紧接着响起众多的嘶吼声,像是交相辉映,本就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丧尸们正齐齐的朝着他们游荡过来。

    “什么?”梵芊菡眼神微动,皱着眉头朝着四周看去。

    视线所及之处,无数的丧尸正聚集而来。

    “怎么回事?”那边抱着小鸽子过来的闵律风脸上也带着着急之色。

    又是丧尸又是变异鼠的,叫人怎么活?

    “表哥在召唤丧尸小弟们过来呢,好厉害啊!”没等梵芊菡回答,倒是被他夹着的小鸽子脸上带着敬佩的小表情兴奋的道。

    “哦,召唤过来对付那些变异鼠吗?”梵芊菡眼中闪烁着微光的问道。

    “嗯嗯。”小鸽子继续兴奋的点点头。

    闵律风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这样也行?

    “嗯,那就好。”梵芊菡原本的疑惑、诧异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她抿着唇有些懊恼,为自己不相信哥哥而懊恼。

    知错就改,于是她立马的微抬起头,朝着哥哥认真道歉,“哥,对不起,我刚才没有信任你”

    “吼吼——”刚才那染上了凶光的青色眸子此刻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清澈,头顶上的两片叶子也跟着摇摆。他现在正歪着脑袋看着她,抬起爪子又往她脑袋上拍了两下。像是在表达自己的原谅。

    摸头杀,哥哥范儿十足。

    “哈哈……”梵芊菡扬起笑脸,一双漂亮的潋滟水眸带上了动人的笑意,“好了,我们还是先回车上吧。”

    “吼吼——”两声响传来,乖乖的站在原地没动,一双青色纯澈的眼睛映照着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人儿踮着脚帮他盖上帽子,然后继续乖乖的任由她牵着走。

    “吼吼——”他歪着脑袋看着前面娇小的背影,一双青色的眸子像是闪过一丝波动涟漪,不过在下一秒就消失不见又做回了那个乖巧呆呆的丧尸。

    等梵芊菡几人伴随着一阵丧尸嘶吼声回来之际,周围还有活人的车子已经跑光了,唯独剩下的那辆小货车,被元魁拽着车尾巴挣脱不开,任凭他们把油门怎么踩,这车都只是轮子在动,但还依旧停留在原地。

    闵律风当即就给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点个赞,元魁的力量还真是越来越大了,之前徒手敲砖砸地什么的都不是事儿,能拉着奔腾的车子不动摇才是真绝色。

    梵芊菡抿着唇,眼中带着冷色的带着自家哥哥来到了车子的正前方。

    通过那挡风玻璃犹能看见车内那两张惊恐的脸,原本就一块青一块白的猪头脸上此刻冷汗直冒,瞳孔急缩,嘴里还惊慌失措的大喊着,“不是我,我不是故意,不是故意的……”

    梵芊菡眉头一皱,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暴风小队的人?”

    那两张猪头她可是还记得的,那是在小巷子里自己的杰作。

    像是听到了她的话似的,两人忙急急的朝着她看过来,“是我们,我们是暴风小队的人,是那个叫梵清涵的娘们儿让我们来害你的,我们不是主谋,不是主谋啊……”

    还没等梵芊菡开问呢,这两个人已经巴拉巴拉的像倒豆子似的把事情全都说出来了,梵芊菡看了一眼在他们身边站着的楼炎枭,看来这军火头子的压迫力还挺强的,看把人吓得,都语无伦次了——

    不过,吓的好!

    梵芊菡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视线又落回了那两张猪头脸还带着期待的脸上,眉头一拧,脸上闪过冷色。“暴风小队,呵——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惹到我头上,这件事可不能这么轻易算了,那个女人我自己会收拾,至于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现在,请你们——下地狱去吧——”

    语气阴森傲然,犹如地狱使者,吓得两人顿时脸上惨白,惊恐的张着嘴巴,“我,你……你不能样——”

    但没等梵芊菡有所动作,站在一侧的楼炎枭直接暴力的打开了车门,将两人像是扯布娃娃似的往外扯着,“啊——”

    伴随着两道杀猪般的惨叫声,楼炎枭一手一个,直接将两人朝着即将接近的丧尸群和变异鼠群抛去。

    “啊——”

    只眨眼之间,那个人在黑色潮水里连个浪花儿都没翻出来就彻底被淹没了。

    另一个被丧尸围绕的人依旧还在惨叫着,但是那传来的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却让人头皮发麻,梵芊菡看了一眼那溅落的血液,眉头微皱——

    这军火头子又怎么了?

    这凶残的手段跟她有的一拼,不过没有多想,余光扫过那碰撞在一起了的变异鼠群和丧尸群上,眸色一冷,“我们走——”

    说着直接打开这辆小货车坐上,顺便拉上了丧尸哥哥和小表弟顺带着还挤了一个闵律风。

    楼炎枭居于驾驶座的位置,将后边越野车的钥匙一抛,随后自己上了小货车,油门一踩,直冲而去。

    身后接到钥匙的林鹤轩无奈的摇摇头,还真是个重色轻友的老大啊。

    想着,也招呼着还呆在那里的元魁、元童两兄弟,快速的上车跟上。

    至于前面还留着的空车,梵芊菡直接几道雷电下去,暴力清除。

    顺便她还抽了了点空看向身后那些已经碰撞了的丧尸群和变异鼠——

    变异鼠个头娇小,犹如洪水的将丧尸吞没,但是独独没去啃咬这些丧尸,之前像是人在变异鼠群里翻不起浪花,但是这些丧尸却翻起了很大的浪花。

    梵芊菡想,大概是这些变异鼠啃都不想啃那腐烂掉了的肉吧!

    嗯,很好,那现在看来,这还真是万物相生相克,有这群丧尸群挡着,这些变异老鼠应该猖狂不起来了。

    笑着对自家哥哥道,“干的漂亮——”

    “吼吼——”

    哥哥头顶上的那两片叶子晃啊晃的,像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原本紧张的车内瞬间轻松了起来。从倒车镜上看到她的笑脸,楼炎枭心中的暴躁也不知不觉的缓了下去。

    既然后面变异鼠群被挡住了,两辆车现在都开的十分悠闲,前面的车辆已经一骑绝尘的开走了,他们倒也不着急追上去,继续慢慢悠悠的开着。

    路上看到有什么像样的工厂,停下来干一票,然后继续——

    直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这才开出了这一片工厂区,上了高速,然后速度加快的朝着南方基地的方向回去。

    等到他们风尘仆仆的接近南方基地时,已经是傍晚时候了。

    此时南方基地门口,军方值班室——

    “喂喂,你说吴少将这是在看什么呢?这么一副徘徊着急,还时不时张望一下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等什么小情人儿呢。”

    “嘿,你小子又想被操练了,居然敢在少将背后说笑话。”

    “草,说的你好像一点兴趣都没有似的。你先把自己扬起来的唇角扯回来。”

    “什么叫扬起的嘴角,老子这是笑唇,天生的笑唇,咋地,你有本事也去弄一个。”

    “呵……我记得入军可不允许整容啊,你小子居然敢整,信不信我去举报啊。”

    “嘿,去吧去吧……”

    里面的两个正在打打闹闹,原本站在门口徘徊的吴军卓却突然浑身一震,双眼顿时一亮的朝着大路的方向看去。

    里面的两个小兵也立马的精神一振,快速的站出来,迎接那两辆开过来了的车。

    此刻的车内,梵芊菡看着那一身笔直,唇边带着笑意的站在那里的吴军卓,眉梢挑挑,这少将还是有点责任心的嘛。

    “吱——”两辆车在门口停下,梵芊菡几人原本的还打算下去接受检查的,却没想到吴军卓直接开口道,“他们是做特殊任务的人,我有上将安排的特批条子,不用检查,直接进入。”

    “是的,少将。”

    随后就见基地的侧门慢慢打开——

    梵芊菡挑眉,这个吴军卓还听会做人的。

    随后就见副驾驶的门一开,吴军卓就坐了进来。

    楼炎枭也没客气,直接的油门一踩开了进去。

    南方基地的傍晚却比平日白天清冷了几分,开着内车灯的室内,一个个的齐齐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

    吴军卓倒是不介意,自顾自的笑了,“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没事回来的,不过怎么耽搁了这么久?”

    他们的车队可是早下午两三点钟就到了的。

    梵芊菡往侧边一靠,看了他一眼,“遇上了个不怕死的找麻烦,挡了我们的道,等收拾了之后就慢了,换了一条道走。”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倒是让梵芊菡没想到的是,虽然在这次的任务途中有两拨人要杀她,但都是些小喽啰,一个梵清涵,一个叫什么小情的,原本她想的钟召云居然没派人来,这可真是奇怪了,这次的任务不是“除掉他们”最好的机会吗?

    “哦,那可真是辛苦了,没受伤吧?”吴军卓朝着他们看了几眼,那变异鼠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了,他们这几人能独自的摆脱危险倒是意料之中,同样也有点意料之外。

    “嗯哼——你觉得呢?”梵芊菡眉梢一挑。

    瞧着她这么一副轻松的语气,显然是没有的了。

    吴军卓尴尬了一下,也不执着这个问题,转而道,“我已经将你哥哥的事上报给上将了,晚上直接先去上将那里吧。”

    “哦,既然你们这么着急的话——”梵芊菡倒是无所谓了。他们能进入南方基地,显然,那位上将已经初步认可了,她想这次的结果必然是好的。

    梵芊菡一开口,楼炎枭显然也听进去了,一个转弯,换了个方向——

    吴军卓一挑眉,眸中神色未明,“你们才进入南方基地一天,倒是调查的清楚。”

    梵芊菡不可置否,“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话音一落,车内又恢复了一片静寂。车子速度平缓的,准确的朝着上将所住的方向开去。

    此时,黑暗之中的另一边——

    一片漆黑的房间内,只有站在窗口的烟头闪着隐隐的红光。

    突然,外面的人推门而入。

    “报告钟少,他们回来了。”

    “哦,全都完好无损?”平稳的声音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

    “是,而且一到门口是吴少将下的命名,不用检查直接进入。”

    “呵——看来他们跟军方的人相处的很不错啊。”他原本平稳的声音此刻带上了一丝锐利的冷意。

    随后席卷而来的暴躁暴虐,像是撕开了面具的魔鬼,声音一下子变得诡谲了起来,“it,那群没用的东西怎么没有动手,啊,都干什么吃的,这一次最好的机会全被他们浪费了。”

    语调又是一变,“呵呵呵呵……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他们呢?”

    咖啡色的眸中闪烁着乖戾的凶光,虽是笑着,却给人极致的压抑黑暗,像是下一秒,那体内的恶魔就会破体而出,将人撕裂——

    “钟……钟少……”进来报告的人头也不敢抬的跪在地上,被吓的浑身发抖。

    眸中厉芒一闪,看的钟召云一阵心头火起,一双咖啡色的凶眸中暴虐突然而起,“滚——”

    噼里啪啦,茶几被撞碎了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压抑的哀嚎。

    “是,是——”地上的人如蒙大赦,顾不得身上的伤,赶紧连滚带爬的往外爬去,

    黑暗之中,又只剩下了那个带着面具的恶魔,压抑、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轻微的窸窣声响起,又点燃了一根烟,声音低低沉沉的从这黑暗之中传来,“楼大,我不管你们是谁,只要挡了我钟召云的路了的,就等着被摧毁吧,呵呵呵……。”

    诡谲的笑声,伴随着窗外的凉风和烟气慢慢飘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