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什么时候变成她爹了
    于是,梵芊菡就被这两人,一热情介绍,一和善温柔,温声细语的带上了餐桌,直到坐下来的时候她还有点懵,这两到底是怎么确认她就是那个梵芊菡的?

    就连梵清涵之前在比赛台上都不能第一眼确定那就是她。

    至于身后的几个人,楼炎枭包括吴军卓在内,脸上都大大的写了两个字,“懵逼”。

    林鹤轩推了推都快掉到鼻梁下了的眼镜,尴尬的收拾了一下脸上的尴尬表情,然后对着一侧的吴军卓问道,“你们上将平时都是这样的吗?”和传说中的运筹帷幄,沉稳铁血完全不符啊?

    “啊……。应该是吗,应该是……”吴军卓有些尴尬的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他平时是见过冷硬铁血的上将,沉稳慈祥的上将,也见过煞气暴躁的上将,但是独独还没见过今晚这么热情好客的上将啊。

    也许是因为这姑娘是上将心中的白月光的女儿吧,所以才激动热情了点,他心中默默的安慰着。

    不过,从刚才看到的,听到的那一场家庭伦理剧看来,这姑娘以前果然是骗他的,还老父呢!明明是个人渣父亲。

    那么,这个夫妻关系呢——

    双眼有些微妙的看着那个站在那里有些深色不明的男人,这醋坛子怎么还没发作?

    可殊不知他不是没有发作,而是来不及发作啊,之前就像想过她的身世,现在亲耳听到之后,又是另一番的滋味,有心疼,也有自豪,能在那样的环境下长成那么厉害又漂亮的,怕只有她一人了。

    这就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怎么看怎么好,而且还越来越好!

    就见他唇角微微一个上扬,全身的魅力又加了好几个百分点,然后大长腿一迈,就很自觉的在餐桌上,也就是梵芊菡的右手边坐了下来。

    原本热情说话的刘上将,俞访琴齐齐就是一顿。

    “军火商的小子果然和你那个老不羞的教父一样不客气。”刘上将瞪了他一眼,虽然很是嫌弃,但还是有几分亲密的。

    “嗯,你认识他。”楼炎枭的眉头一拧,一双犀利锋锐的眸子转向他。

    “那是,想当年他可是骗了老子一个窝窝头呢,可恨的老不羞,说谎都不带眨眼的,脸皮子居然比老子还厚。”说到这个,刘上将还有些气恼的吹胡子瞪眼。

    他这么气恼的一句,身后跟上来的林鹤轩几人可就不淡定了,看向这个脾气有点暴躁,有点不着调的刘上将眼神也不一样了。能这么犀利准确的指出他们老大身份的绝对不简单,要知道,就连之前钟召云那个内部叛徒也只是怀疑,没有确认。

    跟在后面的吴军卓也不淡定了,原来这男人有这么个身份啊,怪不得,怪不得身上气势那么强悍呢。还什么霸道总裁,简直瞎了他的眼了,恨恨的咬了咬牙,骗人的,之前全特么都是骗人的。

    今晚他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自己以为关系还算不错的上司、朋友都在同一时间在他面前揭开了真面目怎么破?

    他觉得自己以前实在是太蠢了怎么破?

    反倒是楼炎枭,依旧那一副霸气沉稳的摸样,语气有些淡淡,“哦,那个老不羞向来如此。”随后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筷子,自己开动了,顺便还给身边的梵芊菡夹了一筷子。

    “咦——”一直默默扒饭的梵芊菡微微一愣,这军火头子还给她夹菜啊,视线不自主的朝着他瞟了他一眼。

    “咳——”楼炎枭面上淡定的回视了一眼,“不喜欢吗?”

    “啊,没有,没有。”梵芊菡继续低头吃,总觉的今晚受到的冲击有点大,一会儿是那渣渣三人组,一会儿又揭开了前世这位梵清涵的最大靠山刘上将宠她的真正原因,一会儿又告诉她,这位刘上将是她母亲的爱慕者,现在军火头子给她夹个菜确实不算什么了。

    刘上将亲眼看着楼炎枭耳尖微红,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敢打他女儿的主意,想得美。

    于是,也不点破,转而又热情的帮这位新认识的“女儿”梵芊菡夹菜,“吃吃吃,多吃点,多吃点,看看你瘦的,你的那个渣爹实在是太坏了,女儿你放心,你爹我一定帮你报复回去。”

    “噗……咳咳……”梵芊菡没忍住的喷了,什么时候变成她爹了,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还是刘叔叔吗,而且还说的这么顺嘴,让人很怀疑他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叫了。

    呛的眼眶微红,泪眼汪汪。

    楼炎枭狠狠的瞪了这乱认女儿的上将一眼,一边温和的拍拍她的背,“来,先喝杯水。”

    刘上将有些讪讪的将那一筷子的肉收了回来。这小子和那老不羞一样,都看着不顺眼。

    那边刚走到餐桌边坐下的吴军卓、林鹤轩几人的人生观也受到了冲击。一个个的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位上将——

    吴军卓:……还我运筹帷幄、沉稳有度的上将来。这姑娘果然有毒!林鹤轩:……上将的女儿,那是不是证明着这姑娘靠山大了,以后更能作威作福了?

    闵律风:女魔头要是成了上将的女儿,那岂不是底气更足了。

    元童:小姐果然好厉害啊。

    “好了,叔叔,别乱说话了,先吃饭,先吃饭,有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聊。”俞访琴在旁边做起了和事佬,脸上笑眯眯的,很是慈爱。

    梵芊菡倒是有被治愈的感觉了,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那边刘上将也没出什么幺蛾子了,在俞访琴无奈的眼神下,讪讪的低下头吃饭。

    楼炎枭看着她已经没事了,继续红着耳尖,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吴军卓那边更是没人敢出声,餐厅内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

    梵芊菡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待恶人,她可以毫不犹豫的还击,甚至用上更甚一百倍折磨人的手段,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但是遇上对她好的,还真是有点别扭啊,宰了也不行,唱反调嘛也好像行不通,总之,很别扭就是了。

    想着想着,视线不自觉的落在餐桌上。莴笋炒肉、腊肠蒸蛋、醋溜土豆丝……

    都是很家常的菜,但是在这个末世中已经算的上是很奢侈了,即使掌权人如这位刘上将。上辈子据说他是一个非常清廉的掌权者,就连家里吃的饭也是跟普通的士兵一样,那么现在这一顿下来,估计废了很大的心思吧。

    抿了抿唇,将口中的饭菜咽下……

    突然,在这静谧之中,响起了一道门铃声。

    梵芊菡这才注意到了,这栋别墅的电恢复了。

    “什么事?”刘上将放下筷子,一副严肃威严的样子就看向了门口进来的大兵。

    大兵一见到人,顿时神色一凌,一张黝黑的脸上带着士兵应有的精神面貌,抬头挺胸,收腰,认真的敬了个礼,“报告上将,外面抓到一男两女的可疑人,他们声称和上将认识,请上将指示。”

    刘上将立马做严肃状,“本上将不认识那样的人,这样吧,先关一夜禁闭室,明天再审查,如果有可疑的,马上上报。”

    “是,上将。”随后大兵领命,一脸严肃的退了下去。

    又恢复了安静的餐厅内,众人:“……”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上将啊!

    但是不得不说,很符合梵芊菡的胃口。

    这一次,吴军卓倒是淡定了,他们上将对外本就是“铁血无私”的,嗯,所以今晚他们们自己滚出去之后,那三个人的结果很容易预料了。夹了一口蒸蛋,嗯,比之前吃的那次料放的足,果然上将的这一顿准备的很用心。

    有毒,那姑娘绝对有毒……

    不论他如何腹诽,这一顿饭算是很很和谐的就吃过去了。

    刘伯康擦了擦嘴,随后看向他们,脸上恢复了一点上将的威严,“你们今晚来的目的我知道了,跟我到书房来吧。”

    说着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梵芊菡眉头微蹙,看向旁边站着的刘妈,“刘妈,我表弟呢?”

    “他们在房间休息呢,芊菡小姐放心,我给他们都送了饭菜了,现在应该已经吃完了。”

    “嗯。”梵芊菡点点头,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之前被震惊的有点呆了,差点把人都给忘了,“那现在带我去找他们吧。”

    “哎,好,就在楼上第一间房,离上将的书房不远,你们跟我来。”刘妈放下手中正在收拾的碗筷乐呵呵的对着他们说道。

    “嗯,谢谢刘妈。”梵芊菡也不吝啬一个笑容,扬唇就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意,看的刘妈乐呵呵的就带着她上楼了。

    楼炎枭、林鹤轩几人见状,自然也是跟上去的。

    落在最后的吴军卓一把拉住也想跟上去的俞访琴,脸上带着怪异的表情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上将有个放不下的白月光我知道,但是这个女儿……”

    他表示自己很郁闷,不带这么随便乱认女儿的啊!

    “哦,这个啊,还多亏了叔叔常常在我耳边提起。”俞访琴也不着急走了,脸带温和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也没隐瞒的道,“叔叔不是经常在耳边提起他的那个初恋,喜欢到婚都不结了的女子吗。我这一次在z市法院工作,正好接到的就是一个女孩的诉状,她死去的母亲名字叔叔的初恋一样,我看着可怜,这件事在z市又影响甚大,所以亲自调查取证了,没想到还真是叔叔提起的那户人家。我之后就又调查了她的女儿,也就是梵芊菡这个小姑娘的事,哎,实在是太可怜了……”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你到底调查到了啥?

    他怎么一点也不觉着这姑娘可怜啊?

    “那你怎么知道这个梵芊菡就是那个梵芊菡啊?”吴军卓没忍住的问了一句,因为这个可怜实在是和那女人很不搭啊。

    “啊,这个啊,我之前特意去找村里人要过她的照片,你看——”说着就从身上掏出一张照片了,照片上的女孩带着一只头顶着“王”字的小奶猫,左手提着两只鸡,额上厚厚的刘海被吹拂起,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的容颜来,虽然稚嫩带着点苍白,但是绝对是和现在见到的梵芊菡是同一个人。

    而且,那只奶黄色的额上带着“王”字的猫更是直接有力的证明。

    吴军卓对她也是福气了,没想到俞访琴这么平时一个和和善善的人,居然为了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地步,连用钱买照片的招数都用出来了,真是厉害了。而且还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把这张照片一直随身携带着到了现在……

    俞访琴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似的,脸上也带上了柔和的暖意,“叔叔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他待我很好,他的事我自然也会放在心上了。要是没有这张照片,或者之前那件事不是我调查的话,没准叔叔就不知道那可恶的一家三口的真面目了,他们实在是太可恨了。哦,对了,这张照片我没经过小芊菡的同意就让人拍了,实在失礼,不行,我得去跟她解释去……”

    吴军卓看着那个急匆匆远去的背影,心中是惊愕的。

    没想到一个平日里最善良不过的人一旦触及到她的亲人,也会变得这么疾恶如仇了。不知道成为她的亲人以后有没有这种待遇呢?

    他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俞访琴温和淡雅,精致漂亮的脸来……

    晃了晃脑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吴军卓有些不自在的懊恼了一句,“在想什么呢——”

    声音飘远,他也朝着楼上走去。

    刚到书房的时候,就见俞访琴在那里和梵芊菡有说有笑的,看上去相处的还不错。

    梵芊菡对着她手里拿着的那张照片也是无语了,万万没想到那村子里的人还拍过她的照片,不过按照那村子里的那些自私自利的村名来说,拿钱拍照倒是也在意料之中了。

    “好了,好了,聊正事了。”刘上将很不满意自家女儿和自家女儿聊的那么开心的事,于是开口打断道。

    “哦。”顿时,原本还算欢快的气氛瞬间凝滞了起来。

    梵芊菡拉过自家哥哥的爪子,双眼看向坐在书桌另一侧的刘上将,“上将觉得呢,我哥哥是否能留在南方基地?”

    “嗯——”瑞然有些不满她叫的那么生疏,不过这是正事,于是他也摆出了一副谈正事的摸样来,“咳……按照一般的情况看来,我身为南方基地的掌权人之一是不应该允许这样一个威胁人类的丧尸留在南方基地的。”

    “可——”梵芊菡眉头一皱。

    却还没说出口就被刘上将伸手示意打断了,示意她继续听。

    “但是按照我和你妈之间的私人关系,我也酌情考虑了,再加上军卓跟我报告过的,关于尧博士对你哥哥的评估,还有今晚我的观察所得。他虽然身为五阶丧尸,但是并没有严重的发狂现象,所以留在南方基地的问题虽然大,但是也可以秘密进行。”

    梵芊菡眉梢一挑,这个意思是答应了。

    随即就见刘上将声音一转,变得严肃了起来,“你哥哥的存在不能昭告整个南方基地,不然很容易引起恐慌,而且,我的掌权人位置只做了一半,并不能完全保障他的存在会让所有人都接受他,尤其还有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军火商的存在。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能明白。”

    说着,视线往楼炎枭的方向一侧。

    楼炎枭一点没被震慑,反而视线犀利的对视了回去,声音冷硬坚决,“那些人,我会解决。”

    “嗯,那就好,不过你现在人单力薄的,拿什么解决呢。”刘上将一点没顾及的鄙视了他一句。

    梵芊菡:“……”就这脾气,真不怕被人拍死。

    反倒是楼炎枭一点没在意,脸色不动,自家以前的老不羞说话可比这要无赖让人生气一百倍,就这点“攻击力道”在他这里还真看不上眼。

    刘上将撇了撇嘴,老不羞教出来的定力还真不错。

    “好了,大致的意思就是你哥哥可以留下来,不过一定不能被人发现了。我看你们住的那个地方就不错。现在没有规划周围建筑的计划,那里空旷一些也不容易发现。至于你们后面的那篇小树林,我派兵给你们清理一下吧……”

    “不用,这点小问题我们还是可以自己解决的。”梵芊菡看着他这么无偿帮助的样子,一时间脸皮也有些厚不起来了。

    “哦——”空有一腔爱女热情的刘上将总算是想起来了,自家的这个女儿好像比吴军卓那小子还能干点,这丰功伟绩的传到他耳朵里已经一大堆了。

    无奈也只能道,“那也行吧,如果需要忙帮的尽管说。妙薇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她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他现在这副样子……哎,我会让尧博士定期去检查的,现在丧尸的发展什么情况都还不清楚,希望以后他能恢复吧。”

    “吼吼——”像是响应他的期望,丧尸哥哥吼了两声。

    不过待众人看去的时候,它那双青色纯澈的眸子依然没变,还带着点呆呆的样子,歪着丧尸鸟脑袋就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他随意吼的,还是特意吼的。

    就连小鸽子坐在旁边也是张着嘴巴,一脸的懵逼,显然也不知道这吼的两声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