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再训荀殷
    “你这个该死的贱丫头——”被点名说老气的女人脸上这下彻底绷不住了,满是恶狠狠的瞪着她,那张消瘦的脸上难看至极,哪儿还有刚才拉着俞访琴那般楚楚可怜的摸样啊。

    梵芊菡唇角一勾,双眸闪烁着戏谑的笑意看向她,“呵呵……大婶,你总算不再装模作样了啊,不过也是,就你这个天生凶相刻薄的脸,就算是再怎么装也装不了楚楚可怜的摸样,画虎不成反类犬,啧啧……真泼妇。”

    随后转眸看向那脸色很是难看的男人道,“叔叔,啊不,大叔,可把你家老婆栓好吧,不知道有没有得狂犬病居然随便放出来乱咬人。”

    “你……。”男人双眼对上梵芊菡身后的楼炎枭时,顿时忍不住的一颤,窝囊的收回视线。

    转而朝着俞访琴而去,“琴儿,这些年那你变了,你看看你都认识的什么人啊,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说话居然如此刻薄,还不学好,花钱大手大脚的,不知道现在是末世了吗,其他人可是连口吃的都没有,她居然全买了首饰了,不知羞耻的打扮起来是勾搭哪个那男人去了,哼——”

    “你说什么——”俞访琴美眸一瞪,那张精致的美妇人脸上充满了怒气。小芊菡的本事她知道,她有脑核也都是凭着自己的能力赚的,想买什么买什么,凭什么侮辱她。

    “是啊,访琴,志斌说的对,就算是末世了,做人也要有骨气,可不能随便因为自己长得漂亮就不学好。”身后的两个老的丝毫没顾她脸上的怒容,也一脸刻薄鄙视的接着道。

    “呵——”梵芊菡不怒反笑,一把拉住盛怒的楼炎枭,双眸带着冷笑的诡谲朝着那几人看去,跳梁小丑罢了,“你知道这么说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吗?”

    “下,下场?”男人原本得意的脸色一僵,然后梗着脖子道,“哼,你该不会想要找你那些金主来揍我吧,我告诉你……”

    还没等话落,直接一个苍蝇拍就出现在了面门前,然后就直接“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震的周围的人纷纷停下了脚步。

    紧接着,“啪啪啪啪……”

    一道道急促有节奏的巴掌声继续传来,伴随着周围众人的震惊脸——

    “嘶——”

    “我看着都疼,这姑娘下手也忒狠了吧。”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脸,咽了口口水。

    “啧啧……这下手狠的跟你有的一拼啊。果然是天生一对儿,都这么凶残——”尧旭濯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楼炎枭的身边,捂着自己还有些青黑的眼圈,顿时一阵龇牙咧嘴,前几天的那一顿揍他现在可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唔……失言了,赶紧的捂上嘴双眼偷偷瞄了瞄他,却没想到这厮居然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嘶……。什么鬼?

    小楼楼这丫的冰块脸居然笑了?

    世界末日了?

    啊呸,现在就是世界末日。

    还是天要下红雨了?

    抬头望天,现下正是一片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的样子,也不像是要下雨啊?

    在他摸不着头脑之际,那边梵芊菡最后又赏了他两拍子,完工——

    “砰——”那男人也一下子应声倒地。

    “哼——”梵芊菡拍了拍手,冷眸一横,“这个下场勉勉强强我还算满意,不过你们要是还想继续说的话,那么我现在的手也还没酸,倒是可以再陪你们玩玩……”

    “我,我……”刚才还一副泼妇装的女人浑身发颤,看着地上倒着的猪头脸,什么话都说不出话来了的丈夫,眼神一个瑟缩,等再次看向梵芊菡的时候已经带上了惊惶之色,赶紧死命的摇摇头。

    她身后的两个老的更是浑身瘫软的坐在了地上,看向梵芊菡的眼神就像是看待一个恶魔。

    “哼——”梵芊菡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看向身侧一脸已经不知道什么表情了的俞访琴,“访琴姐以后可别被他们骗了,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那两个老的,儿子都被打成这样了居然还只顾着自己坐下。”

    就俞访琴这平时比一般姑娘还要天真的人,梵芊菡相信,只要她再晚来一秒,没准她还真会收留他们。

    “啊……哦哦……”俞访琴一脸无奈笑着的看向她,也知道自己的心太软了。

    “这又是发生什么了?”一道暴躁的声音从后边急冲冲而来。

    瞬间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

    “嗯?”梵芊菡一挑眉,朝着后面看去。眼底并无波动,“咦——怎么又是你啊?”

    “这话应该是我说的,怎么又是你这个女人——”荀殷带着几个黑制服的小弟,那张嚣张桀骜的脸皱着,满是暴虐的看向她。

    “呵——是我先问的。”梵芊菡一点不为所动,依旧是平日里笑意盈盈的摸样,但却把荀殷气的头发都快炸飞了,之前这女人就是这样坑他的,才害得他带着人在烈日下来了这里巡逻,她居然还敢问为什么在这里。

    狠狠的咬了咬牙,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

    “哼,我负责巡视市场安定的,自然在这里。你这个女人刚才已经放你一马了,现在又在聚众闹事,来人,把她给我抓回去关两天,也好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安分守己。”荀殷一双暴虐的眸子就直瞪向她,满是阴鹫的脸上爬满了阴森的笑意。

    “是,荀哥。”身后的小弟们得令,齐齐的朝着梵芊菡几人走过来。

    “你们敢——”在身侧的俞访琴一个大步上前,将梵芊菡挡在身后,脸上带着怒容的就看向前面过来了的几人。

    “哼,这里可是我荀殷的地盘,你看我敢不敢——”荀殷一声狞笑,之前在军部管辖的那栋大楼里他不能拿这个女人怎么样,但是现在,呵呵呵……

    “没事的。”梵芊菡看着前面那张开双手挡着她的人,心中微暖,随后伸出手按住她的肩头,自己从容的就走了出来。

    “看来你荀殷今天是非得徇私枉法了,不过,我也不是个任人拿捏的,既然想要抓我,那就看看你们的本事了。”梵芊菡水色的眸子一冷,抬手,白皙的手指五指一握,一条条细小的雷蛇瞬间蔓延整个拳头——

    “雷系异能——”

    “她是个异能者——”周围的围观群众们受到了惊吓。

    荀殷的阴鹫的眸子一沉,带上了几分认真之色,“你们退下,让我来。”

    说着,整个人毫无预兆的直冲了上来——

    “呵呵——偷袭可不是个什么良好的品德啊。”梵芊菡眼底闪过戏谑之色,一个闪身,轻身就躲开了这冲过来的强劲的拳头。

    “芊菡——”身后看着的俞访琴脸上带着着急之色,这个荀殷可不是个好惹的,至少这拳脚功夫加上他的力量异能,可比军中的兵王也是有的比的。

    “没事,她能解决。”楼炎枭伸开大手挡在她面前,他深邃着眸子微拧,看向前面那道敏捷的身影。

    “是啊是啊,她厉害着呢。”尧旭濯也立马跟着点点头,之前在工厂内的一次,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那雷电的威力——

    啧啧……想一想就抖一抖,吓死了的节奏啊!

    “嗯——”俞访琴犹豫了一下,也只能担心的站在原地看着,不过,却没让她担心多久。

    就见前面原本一攻一躲的身影形式瞬间转变,一道紫色雷电瞬间降临,“轰——”

    紫色的带着折痕的雷电一下子就落到了荀殷的头上,他原本还保持着攻击的动作,顿时被电的一阵酥麻,挥出去的拳头也抖上三抖,彻底变的软绵无力。

    而他拳头的前面,只差几厘米的地方,一张樱唇微扬,缓缓的勾起那个让他厌恶到极点的笑意,“呵——五雷轰顶的感觉怎么样,要是觉得还不够的话,我再给你来个加强版的。”

    “你——”荀殷嘴巴一张,顿时呼出一口青烟来。

    哗——

    周围偷瞄着的围观群众们这下彻底的哗然了,“好……好厉害的姑娘啊……”

    “那个凶神恶煞,实力很强的荀哥就这么被打败了……。”

    “连个女人都打不过,啧啧……看他以后还怎么敢带着巡逻小队出来嚣张,哈哈哈……”

    听着那些议论声传来,一张本就黑炭头的脸彻底的黑了。眼中染上了暴虐的赤红血丝,凶狠如恶兽,“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我杀了你——”

    原本酥麻的手臂也因为他的意志复苏了回来,然后对着梵芊菡再一次凶猛的扑了过去。速度快狠准——

    本就离的不远的梵芊菡显然跟不上这个动作,她双目一凝,嘴里嘟囔了一句,“我现在这应该算是自卫了。”

    五指张开,一道雷电扑面而来——

    “荀哥小心啊——”

    身侧一直虎视眈眈的几个黑色制服小弟直直的朝着他们冲过去。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一冷,一个闪身就挡在了他们前面。周围围观群众的姑娘们只看到这俊美大长腿的帅哥长腿一踢,瞬间几个小弟被踹倒在地,捂着肚子满地的哀嚎。

    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另一边,拳头还未到,但是雷电却已经到了面门,荀殷瞳孔跟着急剧的一缩,“轰——”

    剧烈的疼痛,撕裂了的血痕,带着焦味的气息……

    原本嘈杂的闹市瞬间鸦雀无声。

    “砰——”

    随着那道高大焦黑的身影倒地,现场又轰的一声喧闹开来——

    “我……我没看错吧……”

    “丫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嘶,疼疼疼……那么就是说那个横行广场的荀哥真的被干掉了?”

    “而且还是个女人?”

    “哈哈哈哈……不知道死了没有,啧……真惨,看他身上的衣服被电黑了,头发变成了爆炸头……”

    “还有那张还有点小帅的脸不知道有没有毁了。”

    “哎,快看,动了,动了……”

    就见趴在地上的荀殷,顽强的抬起头,一双充满极具暴戾的眸子就朝着那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身影射去,“你……你……耍炸……”

    梵芊菡一挑眉,双手抱胸的就朝着他走了两步,随后唇角戏谑的一勾,“耍炸?呵呵……荀哥说笑了,我只是以己之长对彼之短,你总不能让我这个弱女子赤手空拳的去接你这个觉醒了力量的异能者的拳头吧。”

    “你——咳……”双眼一突,气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啧啧……”梵芊菡一边嫌弃,一边往后退了两步。

    周围的群众们:“……”赤手空拳的弱女子?

    呵呵……若是没看到她刚才那两道爆裂的雷电她可能会相信,但是现在……谁信谁是猪……

    “钟少,就在前面……”就听的一道急匆匆的声音传来,热闹的周围瞬间空出一条路来。

    两道身影,一挺拔如松,铁血魅力;一气质斯文,温润谦和,此刻他们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梵芊菡一个侧眸,就看到了那个抿着唇,难得严肃的钟召云朝着她看过来,一双浅咖啡色的眸子火焰如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张白皙唇红的脸上紧绷,声音温润,却比平时降低了一个度。

    “钟……钟少……”原本即便趴着也敢对梵芊菡挑衅的荀殷在见到钟召云的那一刻起,气势就萎靡了下去,听到这一声之后,更是浑身一抖。

    低低颤抖的趴着,像是凶兽的臣服——

    原本冷气直飙的钟召云见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哼,没用的东西!”

    “嗯,确实没用。”梵芊菡黑亮的眸子,在旁边认真的点点头。

    众人:“……”他们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这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这姑娘再一次刷新了他们对她的认知。

    不过,眼看着她那下一秒就变的温和无害,弱柳扶风了的样子,顿时他们就无语了,这是搞哪样啊?

    现在这转变还来得及吗?他们都看到本性了好吗。

    不过,还真有几个脑残颜值外表粉相信了,“哎,这姑娘这么漂亮怎么柔弱,那男的刚才居然也打的下手,真是太坏了。”

    “对,姑娘刚才那一手绝对是自卫的。”

    其他人,包括钟召云:“……”

    ------题外话------

    谢谢小可爱们的月票,磨刀、zzyzjy、夏青730、蓉蓉儿10086,么么,大大的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