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撕开伪装
    就算深沉狡诈如钟召云,也不免的连鼻子都快气歪了。

    “你——”那双浅咖啡色的眸中蕴含着的怒气,那张斯文温润的脸险些绷不住。

    “我什么?”梵芊菡顶着张精致绝色的柔弱脸,无辜的眨了眨漂亮的眸子,“我这可是正当的防卫哦,在场的观众们可都能作证的,我绝对不是故意扰乱秩序的,我保证。”

    钟召云瞬间一噎,原本想说出口的话这会儿因为梵芊菡的“诡辩”,不管说什么都彻底的落在了下风。

    这一场还未开始的争斗,以梵芊菡直接一步将军,堵的他哑口无言。

    “呵呵呵……”这时候,原本跟着钟召云一起来的吴军卓开口笑了,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顶着烈日给大地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身上的一身军绿色的少将服也让周围焦躁不安的人以安定、安全的气息。

    只见他大步一迈,走上来几步,那张阳刚的脸上一笑,“钟少是吗,既然这位姑娘都这么说了,我看是你的这位手下不行啊,之前在任务大厅内公私不分的,现在到了这广场巡逻居然还抓着这姑娘不放,看来,是不应该让他担任相关的工作了。我知道钟少宅心仁厚,但是这样的人实在是不能纵容啊。”

    “这——”钟召云脸上一黑,一双浅咖啡色的眸子浓沉的可怕,但是,吴军卓同样的气势强大,刚硬铁血,带着爽朗笑意的与他直视。

    双方一个交战,围观人的心一下子就倒到了吴军卓的方向。

    钟召云自然也是知道的,一双眸子急速闪烁,强行镇定了一下,首先移开视线,“吴少将也有些偏颇了,这件事情可不能听这位姑娘一面之词。”

    “哦,那你倒是让你的手下给你解释解释啊。”吴军卓也不恼,双手有一个抱胸,笑的明快。

    “嗯——”钟召云冷哼一声,视线对着吴军卓却道,“你们倒是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谁先动的手?”

    “……”

    可是半响,却没有人响应。

    “钟……钟少……”那个领着人过来的小弟颤巍巍的声音传来,简直欲哭无泪的,“钟少,他们都昏过去了。”

    “什么——”钟召云眼神一冷,这才一个转身看向四周,刚才看到的还疼的打滚的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声无息了,至于地上的那个荀殷,双手死命的抠着地,但是却只能低低的发出一个字,一个字的音来。

    “╗╔”瞬间额上蹦出两道十字路来。

    转眼看向身边的那个女人——

    梵芊菡眨眨眼,一脸的无辜,她可是什么都没做的。

    再看向另一边站着的楼炎枭——

    淡漠深邃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他,一张俊美无匹的联塑昂端的是磊落光明。

    该死,被摆了一道。

    “噗嗤——”尧旭濯没忍住的一下子笑了出来,看着小楼楼跟着小芊菡一起做小动作,实在是太有趣了。还有,钟召云那张清俊绝色的脸蛋崩坏了的表情,哈哈哈……

    笑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钟召云磨了磨牙,一双浅咖啡色带着凶光的眸子就直接射向了他,“你笑什么?”

    “啊,我笑……”尧旭濯眼珠子一转,“人家可不是笑钟少的手下躺的姿势太**了吗,你自己看看——”他朝着那个方向努了努嘴。

    众人随着他的话看过去,只见那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一个个高高的翘着屁股趴在那里,像是一条挪动的毛毛虫——

    “╗╔”钟召云又是一阵气急,看了一看那唯一还清醒却还不能说话的人,顿时一阵冷哼,“丢人现眼的东西,看来以前确实是我看错你们了。”

    随后,就见钟召云转回头看向吴军卓,“吴少将,既然他们无法辩解,那么这一次的事也只能认了,吴少将放心,我会给荀殷再换一个职位的。”

    “嗯,那我自然是信任钟少的了,希望他能够明白钟少的苦心,不会再出现什么因私忘公的事了。”吴军卓像是没听出他话语中的勉强,直接接口道。

    “那是自然。”钟召云咬着牙将几个字说出口,随后对着身侧唯一一个还站着的人道,“找人将他们抬回去——”

    随后对着吴军卓一声告辞,甩袖就走。

    瞬间,原本安静的现场又热闹了起来。

    “那个就是仲少啊?怎么和传闻中的有点不一样呢?不是说是优雅的贵公子吗?”

    “对啊对啊,我怎么看着像是隐藏着恶魔的斯文禽兽呢?”

    “哦——你惨了,可千万别被钟少听见了。”

    “……。”

    于是,关于钟召云变脸了的事就这么在南方基地中渐渐的传开了。

    倒是梵芊菡看着那个走远了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怎么觉得今天他尤其沉不住气啊?连伪装都撕开了,啧啧……”

    “呵呵呵……这个啊,还不是因为你。”吴军卓笑着对她道。

    “我?”梵芊菡眨了眨眼睛,有些纳闷儿了,因为她?可是之前他接收梵清涵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啊!

    “哈哈哈……就是因为你,因为你上次在任务大厅闹的事,刘上将直接抓住把柄向军火商那一方发难,将原来的两个门彻底的改成了一个,由军方全面接管。这个消息刚传出来,那位林堂主直接把气撒在了钟召云的身上,之前我碰到他的时候,他还在被那个在伍爷奚落呢,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气急了。”吴军卓哈哈的大笑,自从他见到钟召云之后就知道他会是自己在南方基地的劲敌。

    他们两人不光是两大掌权人手下的得意属下,分裂两方本就是竞争关系的敌对,再加上双方的谋略、地位,在将来都可能威胁另一方,所以这个这个认知,在两人见到对方的第一面开始就存在了。

    这会儿,敌对不开心了,他自然就开心了。

    “哦——”梵芊菡唇角一勾,那他运气还真挺差的。那这一次的广场事件传出去之后,不知道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不管,反正钟召云落寞了,她就高兴了。

    “那这么说来,还是我帮了你一把了,这个人情记得欠着啊。”梵芊菡笑着道。

    吴军卓的脸上猛然一僵,嘴角抽了抽,这姑娘还真是逮着机会就咬上啊。

    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想到她在恩师心里的地位,哎,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自从昨晚那之后,他可算是了解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了,也算得上是自己人,那么他就不费那么大力气防着了,一个人情就一个人情吧。

    点了点头,梵芊菡这才满意的没逮着不放。

    “对了,今天是几号了?”梵芊菡突然道。

    “十一。”楼炎枭低沉的声音应道。大长腿一迈,就来到了两人中间,有些嫌弃的看了吴军卓一眼。

    吴军卓:“……”这个可恨的大醋坛子,不就是说两句话吗,又不是觊觎他媳妇儿,至于吗。

    “十一号了啊。”梵芊菡双眼微微一沉,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十一号怎么了?本来上将还打算不用以前的年号,想改为末世历年呢。”吴军卓在身后道,“哦,对了,上将让你今晚去家里吃饭啊,你去不去?”

    “嗯——”梵芊菡若有似无的一声低吟,抬头就看和那一望无垠的,被炙热阳光染的有些红了的天空。

    层层叠叠的云齐聚,交叠、分散、飘远……

    像是预兆着不详——

    “今晚就不去了,晚上还要回去迎接一下客人。”梵芊菡收回视线,慢条斯理的道。

    “哦,什么客人?”吴军卓纳闷儿了,他们在南方基地有认识的人?他怎么不知道啊。

    “这你就不用管了。”梵芊菡瞟了他一眼,“另外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说。”

    “什么?”吴军卓跟着严肃了起来。

    梵芊菡抿了抿唇,然后也严肃开口道,“我昨晚夜观星象,发现明天凌晨会下雨,这事关整个南方基地的存亡,还请你给上将带句话,注意关闭南方基地大门,雨不要淋到。”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随后狐疑“你怎么知道的,真的还是假的啊?”

    “你觉得呢?”梵芊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淡漠,生死由命,又岂是她一人之力能够改变的,当然,她也不想管。能够提示一次已经是好的了,至于他们信不信,随他们吧。

    随后,转身就走。

    “哎——你倒是说清楚啊!”吴军卓狠狠的看了一眼那个已经远去的背影。两条黑色的皱的像是毛毛虫似的。

    “要不,我们还是把这句话告诉叔叔吧。”俞访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的身边说道。

    吴军卓看了一眼她那精致柔和的脸,郁闷的只能点点头,“嗯,我们回去。”

    至于那边还瘫倒在地上的俞访琴前夫几人至始至终都无人理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