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真正的獠牙已现
    “她这是在干什么,怎么一回来就开始刨地了?”闵律风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人。

    林鹤轩推着眼镜往旁边退开一步,然后对着他就翻了个白眼儿,“我怎么知道,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那她能告诉我吗?”闵律风扯了扯嘴角,就女魔头恶劣的性子,能实话实说的告诉他吗。

    不过,他没敢,但是有人敢啊。

    小鸽子拉着哥哥的手,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表姐表姐,这是又要种什么啊?”

    “嗯——”原本哼哧哼哧刨地的梵芊菡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低头挖坑,放种子。“种点食人花,毁尸灭迹的好帮手。”

    “嘎——”闵律风一听,嘴角就是一歪,都还没见到尸体呢,这女魔头就考虑到要毁尸灭迹了。

    倒是身侧的林鹤轩摩挲着下巴,脸上带着若有所思之色。

    毁尸灭迹吗……。

    随后他眼中精芒一闪,转头就看向身侧还站着的人,“还不快去洗菜,等老大接到人回来看到你还没准备好的话……”

    “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不过大鸟,凭什么我一个人去啊,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在厨房忙活的,不行,这一次你也一定要来,走——”说着,一把拽着人就往里面走去。

    只留下元魁、元童还蹲在门口,看着花园里那三个还在热闹刨地的人。

    “哥,你说为什么老大要把那两个接回来啊,尧博士会来跟我抢零食的。”元童半蹲着,双手托着下巴,一脸的郁闷。

    “啊,这个……”元魁挠了挠自己的寸头,憨憨的笑着,“呵呵……这个不是嫂子说的吗……”

    “哦,也对,是小姐姐说的,可是小姐姐为什么要让尧博士他们两住进来啊,他们晚上绝对会跟我抢肉吃的。”元童继续郁闷脸。

    “因为他们还有价值,这两天放在外面太危险了。”梵芊菡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

    “啊——”元童嚯的一下往后跌了跌,抬起头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种完地到门口了的人。

    眼睛一鼓,从地上爬起来,“啊……小姐姐啊,种完了?”

    “嗯,随便撒个种子就好了,比之前那些移植的快多了。”梵芊菡点了点头,随后绕过他,一手牵着小表弟,一手牵着亲哥哥就朝着里面走去。

    没一会儿的,楼炎枭就带着尧旭濯和云霁回来了。

    当然,晚饭还是由楼炎枭主厨,可把尧旭濯乐的,都快成了个傻子了。

    只见饭菜一端上来,他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开动了,他身旁的云霁虽然看着一脸的高冷样儿,但是下筷子却是不慢的,快狠准……。

    果然如元童说的,抢了他的肉吃。

    一顿饭饱之后——

    “呼——吃的好饱啊!”尧旭濯拍了拍肚子,一脸的心满意足。

    “哼,就你刚才吃的最多,要是还不饱,你就可以到外面去乞讨了,我们可养不起你。”元童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嘿,小元童,你这是吃火药了啊。”尧旭濯翻了个身,就朝着他的方向看去。

    “哼,就是看你不爽而已。”元童撇撇嘴,背了个身。

    “哈哈哈……说的好。”唯恐天下不乱的闵律风哈哈大笑的也凑了一句。

    “啧啧……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本博士今天高兴不跟你们计较。”尧旭濯难得正常怼人了一回,转而就开始扯开衣服扇了扇,“这天还真闷热啊,确实火气有点大。”

    “是啊是啊,到了傍晚都没太阳了,居然比中午的时候还要热。”一听到这个话题,闵律风也没怼了,跟着嘀咕了一句。

    “难道晚上要下雨?听说暴风雨前的天都是闷热闷热的。”元童也脱了一件外套跟着道。

    “对啊,小芊菡下午的时候就说过要下雨的,小芊菡对不对——”尧旭濯兴奋的道,随后跟着转头朝着梵芊菡的位置看过去,只是椅子还在人却没影儿了。

    “咦,小芊菡去哪儿了?”

    “我在这儿。”此时,就见梵芊菡正不缓不慢的从楼上走下来。

    “哦,小芊菡,你去楼上干什么啊?还有你说的明天会下雨是怎么知道的?”尧旭濯一脸跃跃欲试的看向她。

    不过,梵芊菡却没有回答他,径自的走到小鸽子身边,一手拉过丧尸哥哥的手,随后道,“我在上面导入了很多的电,晚上开空调没问题,上去洗洗就早点睡,不然,今晚可是会没睡觉的时间了。”

    “啊——”看着她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尧旭濯也端正了一下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自从下午回来的路上,小芊菡就有点不一样了,跟这天气一样,都变得压抑了。

    梵芊菡安抚的拍了拍有些躁动了的哥哥,随后抿着唇,看着除了楼炎枭外,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到底还是开口了,“下午我们把钟召云彻底的得罪惨了,他无论是为了什么,怀疑你们的身份,又或者是忌惮我们跟他作对的实力,而且他这两天派来监视我们的人一无所获,所以他怕是要等不及了。今晚很有可能派人来暗杀。唔,最重要的是要下雨了……”

    “嘎——”前面那大半他们听懂了,但是下雨是怎么回事?

    一个个本着好奇的眼神继续看过去,梵芊菡却没有再解释的意思。

    那边尧旭濯就不太明白了,他挠了挠头,“既然有人要暗杀你们,那为什么要接我们两个过来啊?”

    “嗯——”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唇边扬起了一丝诡谲的笑意,“我又没拦着你们,要是你们想回去的话可以回去啊——”

    尧旭濯瞬间一个激灵,下意识的赶紧摇摇头,“不不不,我们就住这里,就住这里,好兄弟要共患难嘛!哈哈哈……。对吧,小云云。”

    云霁嫌弃的瞥开视线,但还是应了一声,“嗯。”

    “那好,你们上去抓紧洗洗睡吧。”梵芊菡也没跟他们磨蹭,直接道。

    随后,转向小鸽子的方向,“今晚你和哥哥就道我的房间睡。”

    “咦,真的吗?”小鸽子顿时双眼一亮,满是兴奋的道。

    但是那边闻言的楼炎枭可就不兴奋了,一双深邃的眸子就往他们身上看去,尤其是小鸽子,要是眼神能发出刀子来的话,现在怕是早就剁吧剁吧的把小鸽子给剁了炖汤了。

    坐在身旁的闵律风浑身抖了抖,赶紧的往旁边挪了挪。

    随后就见楼炎枭抿着薄唇,一脸严肃的看向她,“我也跟你们一起。”

    “你——”梵芊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对上她的眼神,楼炎枭有些心虚的眼神飘忽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就变为坚定,“我帮你照顾他们。”

    梵芊菡一想,也是,要是钟召云派来的人多的话,一时半会儿还真顾不上,虽然不担心他们伤到小鸽子或者哥哥,但是就怕他们知道了哥哥的身份却跑了。

    于是,当即点点头,“那好吧。”

    楼炎枭的心跟着就是一跳,心里小人跳起了草皮舞,欢快的不行,总算是可以登堂入室了,虽然是有原因的——

    “那我们也挤一挤一个房间吧。”另一侧林鹤轩提议道。

    他们这里的人,除了元魁的异能和实力能全数发挥出来之外,闵律风是个半吊子,他就更是一个半吊子了,至于元童,就只能做做警觉了,还有另外两个……

    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博士,压根算不上什么战力。

    “嗯,也行,就住我隔壁的那一间。”梵芊菡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好了,我先回去洗澡了。尧博士,记得把自己洗的干净一点,不然我可不让你上床。”闵律风对着尧旭濯就是一瞪。

    “呵呵呵……这么说,小风风很期待我的侍寝吗,嗯——”尧旭濯妖娆一笑,对着他就抛了个媚眼儿。

    “呕——你可别恶心我,想要侍寝先把你那熊猫眼给治好了先。”闵律风对着他就翻了个白眼儿。

    “嗷……你又戳我伤疤,嘤嘤嘤……人家会早点好起来侍寝的。”他说恶心,那就更恶心他一点,尧旭濯的熊猫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果然,闵律风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捂胸奔走。

    身后还跟着同样捂脸的元童。

    紧接着元魁也跟着走了。

    云霁和林鹤轩倒是依旧优哉游哉,镇定自若的起身,走人。

    尧旭濯撇了撇嘴,聪明人什么的最讨厌了。随后对着梵芊菡三个打了声招呼,慢慢悠悠的也朝着楼上走去。

    “那我们也上去吧。”梵芊菡对着那个还站在那里的男人道,随后转眼看向小鸽子,“小鸽子先回自己的房间洗澡,待会儿过来。”

    “哦哦。可是,表哥呢,昨天晚上也是小鸽子帮表哥洗澡的。”小鸽子仰着脑袋,满脸乖巧,但是一双眼睛又闪烁着灵动,一个机灵的小豆丁。

    “今晚就不用了,今晚哥哥不洗澡。”梵芊菡握着有些焦躁暴动的丧尸哥哥的手一直没放开。

    她的眼神有些飘远,今晚,末世初期的体验即将过去,真正的末世已经拉开黑幕,露出了獠牙,待到明日初始,那才是真正的末日炼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