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酸雨大灾变
    “轰隆——”窗外又是一道惊雷声惊醒了众人。

    已经将最后一个人解决了的元魁也默默的走了过来。

    林鹤轩还算镇定的推了推眼镜,看着那满地的凌乱,血迹和尸体交杂,原本整齐干净的大厅毁于一旦。

    他微微皱了皱眉,“这些尸体怎么办?”

    梵芊菡也跟着望四处一扫,眸色就是一冷,“全扔出去当花肥。”

    “啊,那需不需要我先把他们全剁了?”元魁挠了挠自己的寸头,一脸耿直的问道。

    瞬间,站着的众人们:“……”

    原本紧张的气氛齐齐一松,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平常看着最老实的元魁也是个不好惹的。

    元魁看着他们诡异的眼神,纳闷了,继续真诚的道,“花肥不是应该剁碎了才好吸收吗?”

    “额……”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他们竟无言以对。

    林鹤轩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移开了视线,“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倒是梵芊菡继续接话了,“不用,我意思中的花肥不是这样当的。”

    “那是怎么样的?”众人齐问,满是好奇。

    梵芊菡看了他们一眼,最后道,“元魁,把他们丢在院子里就行了,明天你们就知道怎么当的了。”

    随后,神色微敛的,一个箭步朝着自家哥哥走去。

    “吼吼——”

    “轰隆隆——”

    映衬着雷电的低吼声不断的传来,血色在他青色的眸中忽明忽暗,一下子爬上来覆满了大半个眼球,转而就慢慢消退了下去了一点,来回往复。

    “哥哥——”梵芊菡心中顿时一紧,一个跨步直接走到了他的身前,一把抓向了他的爪子。

    “吼吼——”但是,这一次她却没有成功抓住。

    她原本白皙的脸上顿时带上了着急之色,快速的又走近了一步,“哥,哥你怎么了——”

    “吼吼——”眼看着他的双眼瞬间就覆盖上了鲜红的血色,一个踉跄的倒退了两步,随后猛然间将她撞开朝着那打开了的门蹿了出去。

    “啊,表哥,表姐——”

    “哥,哥——”没防备的被撞的一个踉跄,梵芊菡从身后揽住她的怀里站起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充斥着不安。

    “该死——”差点忘了今晚的雨夜是对丧尸的洗礼,再加上他刚才见血了,肯定更加控制不住情绪了。梵芊菡心中一慌,抬脚就朝着门外追去——

    “该死。”楼炎枭也暗骂了一声,那本就暴躁的脸上顿时一片铁青,一个大长腿一迈,也跟着冲入了那黑暗的雨夜。

    “哎——”身后的闵律风、元魁见状,齐齐的也跟着往外就冲。

    不过,刚迈出一步,“嘶——”

    一接触到那雨水,顿时像是被火烧似的,一片皮肤跟着发疼。

    身后的林鹤轩眼疾手快的就抓着两人,将他们拖回了屋内。

    “怎么回事?”顿时,周围的几个人瞬间围了上来。

    “这……这水有毒,一碰到就好像碰到了硫酸似的。”闵律风捂着自己的脸嗷嗷直叫,他的那个俊脸啊。

    几人皱着眉头,朝着他身侧的元魁看去,就见那张刚毅的脸上出现了两个小土坑,隐隐的还能看到里面融进去了的萎缩了的血肉。

    “这个倒像是强力的硫酸。”身侧云霁皱起了眉头,一张清俊的脸上冷凝如霜。

    “不行,现在不能随便出去了,就算是你们追出去了也不能帮上忙。”林鹤轩看着他们两的惨状,皱着眉头,头脑理智的分析道,“而且刚才嫂子的哥哥虽然发狂了,但是没有伤害到就在他身边的我们,想来他应该是还有些理智的,所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还不算太差。”

    “嗯嗯,表哥一定不会伤害表姐的,他只是太痛苦了。”小鸽子鼓着一张脸,很是认真的跟着点点头。

    “嗯,那就好。”听到他这么说,林鹤轩也是瞬间跟着松了一口气。

    “那元魁,你先把这些尸体扔出去吧,既然小嫂子那么说,必定有她的道理。”

    “嗯。”元魁沉闷的应了一声,随后像是不知道身上的疼似的,直接一手一个的,将那些尸体朝着外面扔去,没一会儿的就扔完了。

    剩下的人,除了那还在哀嚎的闵律风之外,其余的一个个也跟着在打扫房间。

    等着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林鹤轩看着那还在杀猪般似的惨叫的人,顿时眉头就是一皱,大手一按,就将人按在了原地,“行了,你别嚎了,小嫂子的小苹果效果很好,放心吧,你的脸毁不了。”

    “真……真的。瞧我这猪脑子,差点给忘了。”闵律风一拍自己的脑袋,也不嚎了。顿时双眼变得亮晶晶起来,“我就知道像本少爷这么英俊帅气的人,老天爷怎么可能毁了我的容。”

    其他人:“……”嘴角抽了抽,真是有够自恋的。

    林鹤轩跟着就翻了个白眼儿,“你也知道是个猪脑子啊。”

    “哼哼,大鸟,你什么意思啊。我就知道你是嫉妒我的相貌,嗯,看在你心里不平衡的份上,我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闵律风把头一扬,就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啧啧……没想到小风风也这么自恋。”尧旭濯一阵的摇头晃脑,看着他脸上的两个大坑,可比他的熊猫眼难看多了。顿时他心里也平衡了,哼着小调儿的就跟着旁边的云霁咬耳朵,“我对外面的酸雨很感兴趣啊,没想到就这么两滴就有这么强的效果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物质组成的。要不我们去装点儿,明天去研究研究?”

    云霁看了他一眼,显然也对他难得正经的提议表示认同。

    于是两人开始在旁房间内找了两个花瓶,然后就走到门口处开始接雨了——

    至于其他人,全都坐在沙发上就那么看着他们,梵芊菡他们一时没有回来,他们就不会放心的,所以干脆的就坐在大厅等着了。

    而另一边,他们正念叨着的梵芊菡——

    在她跟着跑出来的那一秒,感受到雨水跌落在皮肤上的刺痛时,她的理智就已经回来了。

    末世第十二天,也就是三月十二号。

    凌晨两点,酸雨的到来,为本就生存不易的人类更添了九分的危险。

    这一场雨,由不明微粒组成的极像是酸雨效果的雨,却远远比酸雨更强效几分,还有那不知名的元素组成。

    她还记得,这一场酸雨过后,人类变异极具增多,淋了雨的或是变成丧尸,或是变成异能者。

    南方基地也由此迎来了在末世后第一个能动荡南方基地的危机。

    淋了雨的普通人一夜之间变成丧尸,防不胜防,更是在基地内横冲直撞,添加了不少的伤亡。毫无准备的基地内部防御,没经过多少折腾的就被这些内部生成的丧尸击垮。

    南方基地的两位最高掌权人最后快速调动了手下,异能者凝成的自卫队在南方基地各处帮忙,情况这才慢慢变的可控起来。也由此,不少默默无闻的小队在南方基地成名,也有不少的成名小队在这这一次过后变得落寞。

    权利交跌,实力交错,跌宕起伏——

    这一场酸雨的大灾变过后,南方基地的内部势力再一次重新洗牌,梵芊菡所知道的几个强力站队崛起,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最重要的是,在这一场酸雨过后,丧尸的实力增加,二阶、三阶丧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但是实力却毫无增长的人类就会因此占据下风。

    原本还算安定,坚固的南方基地将受到冲击,不会再向之前那般其乐融融,广场上热闹非凡了。末世的残酷序幕就此拉开——

    “吼吼——”

    “啊——”

    尖锐的叫声,丧尸的嘶吼声,在这个静谧安稳的南方基地响起,盘桓上空久久不散,彻底的热闹了这三月十二号的凌晨。

    还坐在沙发上等的众人瞬间警觉,齐齐的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同样的凝重之色。

    而另一边,早已知道会发生什么了的梵芊菡,一双洞悉全局的眸子睁开,脚步微微一顿,灿若星光的眸子朝着下方俯视看去。

    浓烈的酸雨滴滴答答的掉在了伞上,噗嗤噗嗤的发着焦灼的声音。

    身后的楼炎枭眉头一皱,将自己手上已经被融的破烂了的伞一丢,一个大步上将就将她抱了起来。

    “嗯?”梵芊菡一怔。

    楼炎枭丝毫不为所动,抱着她就往前奔去,醇厚如同绝世名酒一般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我的速度快,你撑伞——”

    梵芊菡看着只一个跨步,就离他们之前所站的地方好几米远了的距离,默默的收回推他的手。随后转手又换了一把伞,双目灼灼的看向前方,声音中带着一丝急切,“这个方向是后山,哥哥去了后山。”

    “嗯,走——”楼炎枭应了一声,速度有加快了——

    大雨倾斜,迎面而来,但是梵芊菡却被他保护的很好,整个人紧紧的搂在怀里,不让外界的雨淋到一分。

    扑通扑通,耳边是沉稳有力的心跳,坚实宽厚的胸膛,像是能帮她遮风挡雨,一直到天荒地老。

    隐隐的,她那寒冷如冰的心也像是身子一般,被染上了属于他的温度。

    ------题外话------

    谢谢小九的票票,今天晚安了,明天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