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变异植物暴动
    “吼吼——”

    楼炎枭抱着梵芊菡一翻过围墙,踏入后山的范围内,就听到了这惊天的嘶吼声。

    也亏得南方基地里面现在到处都是丧尸的吼声,不然就这两声就能招惹来不少的麻烦。

    两人对视了一眼,继续往里走去。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大不小,但是足够凶残,梵芊菡的伞接连换了好几把,即使是这蝴蝶伞,采用最新型纳米技术,号称末世前最为牢靠的伞也经不起这堪比强效硫酸雨的折腾。没一会儿的就得换一把,没一会儿的就得换一把……破坏力极强。

    但是与之相反的却是周围的植物,在这雨水的浇淋下,它们生长的越发蓬勃,缭绕狰狞。

    变得粗壮又蜿蜒了的藤蔓,长出了尖锐獠牙了的巨花,抽芽生根的种子,变得更加粗壮了的大树……

    一路过去,光怪陆离,树影重重,魑魅魍魉,森冷凉意,几乎一夜之间这里就变成了个侏罗纪公元似的,所有的植物都变大了好几倍,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不过,好在这一群植物都是自顾自的享受雨水的浇灌,对于他们两人的经过像是当成了空气似的。

    梵芊菡抿了抿唇,“现在这情况看来,应该只要不主动攻击,它们也不会攻击我们。”

    “嗯。”楼炎枭低沉的应了一声,之前的暴躁被这兜头的水淋的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但话虽是这么说着,他仍旧将人仅仅的护在怀里,一双深邃的眸子带着警惕,四处扫视着。越看,眼中的惊奇越甚……

    “吼吼——”又是两道嘶吼声,伴随碰撞的撕裂、撞击声一块儿从不远处一起传来。

    “哥哥——”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眼中一闪而逝的着急。

    楼炎枭会意,抿着唇也加快了脚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只几个大步,周围的树木全都往后倒退开去,前面顿时豁然开朗。

    “吼吼——”就见一个身影快速的在几张巨大的花口前快速的跳过,转而几朵巨花被连根拔起……

    丧尸与植物的交战——

    梵芊菡就看到他们之前追了好久的哥哥,一只尖锐的爪子掏出了巨花的晶核,然后快速的塞进嘴里。

    “这是……需要晶核?”梵芊菡皱着眉头看着自家哥哥的表现,有些呐呐不解。

    原本她还以为是被这暴躁的雨夜影响,出来经受这雨水的洗礼的,可是现在,明显是在捕食啊。

    “要糟了——”抱着梵芊菡的楼炎枭突然开口了一声,他一双深邃的眸子朝着四处一扫,原本并没有什么异动的植物们纷纷的开始动了。

    以丧尸哥哥那边为核心,快速的朝着周围辐射开去,植物们那庞大的身躯,狰狞着獠牙,开始蠢蠢欲动。

    “该死,快,快闪开——”梵芊菡双目一凌,就看到侧方朝着他们抽过来的巨型藤蔓,不比小鸽子身边的刺龙芽小,整根带着森冷绿苔的藤蔓以着极快的速度,在这暗夜里只闪过一重黑影。

    但是梵芊菡和楼炎枭两人心里却警铃大作。

    “嗯。”楼炎枭低低的应了一声,随后整个人就从原地离开快的只是一闪,就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瞬移——

    王牌顶尖异能,已经被楼炎枭充分的开发利用了。

    还处在惊魂未定的梵芊菡看到的就是他这快速到了极致的速度。磨了磨牙,真是人比人气死个人,这军火头子不愧是未来最最顶尖的超级强者,即使她有前世的经验,将雷系异能增长上去,但若是碰上了他,估计还是自己吃亏的份。

    毕竟楼炎枭不光是速度、力量、异能,还是他本身就强于一般人的身体格斗,都站在了人类的前沿,属于最为顶尖的那个人之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增长异能的,他的爆炸异能估计已经和她一样成为了二阶了吧,而这瞬移,一阶也已然大成——

    哎,不过,好在,他现在不是敌人,还是她之前的决定没错,这条金大腿抱牢了。梵芊菡心里安慰着。

    “有什么办法让他停下来吗?”楼炎枭抱着她左闪右避,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但是周围的植物似乎是被丧尸哥哥的戾气影响,统统变得暴躁疯狂了起来。现在已经完全是无差别攻击了啊——

    “呼呼——”的藤蔓挥舞声破空而来。

    “嗯哼——”楼炎枭一声闷哼,背上狠狠的挨了一记,即使他速度再快,但是依旧扛不住这暴动、密集的变异植物,而且这周围全都是密林,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你……你没事吧,放我下来吧……”依旧丝毫未损的梵芊菡眼中带上了焦急之色,这军火头子,这下人情欠大发了。

    楼炎枭剑眉就是一皱,伸出一只大手将她的脑袋往自己的胸膛上就是一按,声音带着暗哑和一丝的暴躁,“你别动,好好呆着。”

    冷不丁的,梵芊菡柔嫩的皮肤撞到那有些硬的胸膛,有些生疼。

    没有生气,却心中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还闪过了一丝甜蜜。

    强悍睿智如她,快速的从焦躁中镇定了下来,闷闷的应了一声,“嗯。”

    随后就真的乖乖的呆着不动了,只是一双眼睛快速的朝着自家哥哥的方向看去,迅速的分析现状——

    哥哥那边已经被藤蔓包围,还有几朵巨型的大花在旁边张着獠牙虎视眈眈,周围的高大树木更是蠢蠢欲动——

    落入了这变异植物的大本营,就算哥哥是五阶的丧尸也招架不住了。

    眼见着周围张牙舞爪的巨型藤蔓,蜿蜒攀爬,快速的将他包围其中。

    “吼吼——”利爪撕裂,根根藤蔓快速切断,但是它们仍不罢休,越来越多的藤蔓也过来帮忙。一时之间,鬼影招摇,将整一片哥哥所在地全都包围住了。像是瓮中捉鳖,一步一步朝着他逼近——

    梵芊菡眸色一冷,“哥哥——”

    一道狰狞巨型的雷电蜿蜒而下,快速的朝着那个方向劈去。

    就像是油锅中滴入了一滴水,快速的沸腾了起来——

    “吱吱吱——”藤蔓伸出了利爪、花朵露出了獠牙,树木节节升高,周围还有各种有着能力的变异植物,齐刷刷的攻击漫天而来——

    “遭——”红唇只来得及吐出这一个字,手上的紫色雷蛇就快速的开始输出。

    楼炎枭也不慢,一边躲着,一边手上的灰色气团也喷涌而出——

    “轰隆隆——”

    “轰隆隆——”

    轮番的轰炸下来,泥土飞溅,连根拔起,焦黑蔓延,周围的整一片大地上蒙上了刺鼻的味道。

    但是周围的变异植物依旧张牙舞爪,不断袭来。

    “这样下去不行。”梵芊菡眼睁睁的看着楼炎枭挨了好几记,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们呆在这里,除非轰了这整片的树林,不然周围的植物只会越来越多,接连不断,等他们把异能都消耗光了,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是死路一条。为今之计,只有逃——

    水色的眸子闪过一道利芒,拍了拍楼炎枭的肩膀,“走,去哥哥那里——”

    “嗯。”楼炎枭沉默的点点头,随后一个闪身避开了周围缭绕狰狞的藤蔓,一个眨眼已经逼近了那战斗的中心。

    “哥哥——”梵芊菡声音有些着急,一把挥开那已经破烂了的伞,随后跳下楼炎枭的怀,“你在这里,我先把哥哥劝住了。”

    空荡荡胸前,大雨淅淅沥沥的在身上砸出血坑来,但是他却丝毫不觉得疼痛,只是双眼定定的看着那个一往无前,犹如九天魔神似的身影,周围紫色雷电开路,黑色墨发非雾缭绕,美的惊心动魄,不似真人——

    他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快速的跳动着,为她跳着。

    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暗沉,转而强忍着留恋,转身快速的向着周围攻去,“轰——”

    漫天的巨响声惊天动地,震颤了整片树林,也震动着整个南方基地——

    军部的高层,军火商的掌权人,钟召云、莫展离、林修栾等一些大人物齐齐的朝着这个方向看来。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这一晚也注定成为人们心中的噩梦!

    “哥,冷静下来,我是小菡啊,你听我说,冷静下来——”梵芊菡皱着眉头劈开周围的飞舞的藤蔓,离着那暴动的中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吼吼——”暴躁争斗之间,那一双充满血红的眸子直直的朝着这边看来。

    “哥哥——”梵芊菡双眼一喜,但是转而瞳孔就是快速一缩,惊喜变惊吓,“小心啊——”

    只见一朵巨大的花口狰狞张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丧尸哥哥的身后,“嗷呜——”

    还来不及什么反应,梵芊菡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张巨型大口将人整个的吞入口中,连一片衣角都没剩下。

    “啊,哥哥——”瑕疵欲裂,双目一下子染上了暴虐的赤红,狰狞疯狂,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哥哥,找了两辈子的哥哥,绝对不能被这朵花吃了,绝对不能——

    原本白皙的脸上已经被雨水冲刷的坑坑洼洼,血坑满面,但是这一刻却依旧抵不上心里的疼。泪水划过,带起的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她此刻已经完全不记得什么了,血红的眸子,犹如堕入了地狱,心中一片暗沉。

    只一心要宰了那朵花,把哥哥挖出来,丧尸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不会的,即使这是一朵四阶的花也同样不例外——

    原本积聚了好几天的能量在这一刻急速爆发,二阶突破,三阶成——

    狂风、漫天的藤蔓,在此一刻已沦为背景,她黑发猎猎,犹如雷中的黑暗战神,所过之处,紫色雷蛇缭绕,周围前仆后继的一二阶变异植物已不再是威胁。

    神挡,杀神;魔挡,杀魔;这些变异植物,杀之——

    楼炎枭伸着手,有些心疼的看着那个背影,但是,黑暗深眸一闪,到底还是放下了转身就帮着她对付起周围的变异植物来。身上的能量也同样的强烈爆发,只一击,周围张牙舞爪的东西全数灰飞烟灭——

    等梵芊菡踏着那满天的雷火进入那一片暴动的中心时,还未待到她有所动作,那一朵巨型的花朵突然猛地抽风了起来。

    獠牙张开,口中的酸性粘液滴滴答答的掉地,嘎拉嘎啦……。

    一下子闭上一下子张开,像是发羊癫疯似的,周围巨大的枝叶摇曳着,“砰——”

    猛地发出一道剧烈的响声来。

    “哥哥——”梵芊菡原本赤红的眸子迅速退却,恢复清明。

    双眼惊喜的看着眼前的那一朵巨花,只见一只尖锐的爪子从巨花的头顶直接撕裂——

    “吼吼——”

    粘液飞溅,枝叶洒落,整朵四阶巨花化作碎片,滚落在地。

    而那个高大的身影一跃而出,仰天长啸——

    “哥哥,没事了。”坑坑洼洼已经见骨的难看脸上,此刻去爆发出惊人的光彩,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那个身影,一动不动——

    “吼吼——”那双半染着血红的青色眸子定定的看着她,随后就见他将一块比指甲盖大上两倍的晶核塞入口中。

    咯嘣咯嘣——

    随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脆响声,那红色退去渐渐的恢复了清澈的青色。

    “吼吼——”一张呆呆的丧尸脸上,与往日一般的无辜,就这么呆呆的与她对视着。

    那张脸上沾着碎屑和粘液,但是丝毫不破坏他的俊美,依旧清晰可见的那青色光滑的皮肤。天降的酸雨好像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损伤。

    一本就呆了,一喜的呆了,两人对立而望,像是周围的一切都消失无踪。

    这等场景看的身后赶过来的楼炎枭鼻子就是一歪,这个丧尸实在是太碍眼了,总是占据了小女人的视线,即使是哥哥也不行。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就将梵芊菡往怀里一抱,“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哦哦——”梵芊菡猛然惊醒,看着周围那些依旧蠢蠢欲动的植物,也瞬间严肃了起来。

    “哥哥,跟上我们——”

    楼炎枭瞥了他一眼,随后抱着人就朝着树林外急冲而去——

    ------题外话------

    z1314lovef、luna3996、137**723、糖果宝宝666、昕薇scorpio、ltttm、ng小小兔、琪琪潴宝贝的票票,么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