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楼炎枭深入闺房失败
    “你干什么——”梵芊菡双眼就是一瞪。

    “一起。”楼炎枭耳尖微红,但一双黑眸却面不改色的就这么看着她。

    “你丫的改姓赖了。”梵芊菡狠狠的磨了磨牙。

    “没有。”楼炎枭一脸义正严肃,外加不明所以。

    “赖皮。”梵芊菡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睡。”楼炎枭皱了皱眉,一双黑眸中带上了一丝委屈。他直接说明来意,整个人的意思就是不容许她退缩。

    顿时,梵芊菡就炸毛了,“不行。”

    丫的,这军火头子之前让他解颗扣子都没敢的,现在居然这么无耻了,到底是怎么转变的。翻脸都不带这么快的。

    但是楼炎枭那一只手硬是没从门上放下,一双黑沉深邃的眸子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诉说着她的无理取闹。

    你丫的才无理取闹的。梵芊菡简直要被这男人弄的崩溃了,狠狠的抓了一把头发,还就跟他杠上了,一手撑着门,一双眼睛就狠狠的瞪着他,死都不让进。

    虽然她不懂什么叫爱情的,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她懂啊。之前没挑明了她没想到那方面,但是现在挑明了就坚决不能进。丫丫的,当她这个女魔头是白叫的啊!

    这脾气倔起来那就下不去了——

    楼炎枭眸光深邃,一双漆黑的眸子翻涌着,刚打算要硬撑着再用一把强,但是——

    “表姐,表姐,你们在玩什么啊,一二三木头人吗?”小鸽子拉着丧尸哥哥噔噔噔,欢快的跑过来了。一双眼睛黑溜溜的就看着他们,人小鬼大的在他们两人的身上看来看去,时不时的还嘿嘿的笑着。

    “……”看着他这小摸样,梵芊菡就是一头的黑线,这小个子在想什么呢。

    转而双眼就是一亮,随后看向对面的楼炎枭,“我不用你陪着,小鸽子和哥哥陪着我一起睡就好了。”

    “不行。”楼炎枭想都没想的反驳了一句。之前让这小子睡了一下床,他就抓心挠肺的疼。这次还让他们孤男寡女外带一个丧尸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我一个人睡,你们都不用陪着。”梵芊菡紧接着道。

    下面小鸽子黑溜溜的眼珠子机灵的一转,“好啊好啊,我要跟表姐一起睡。”

    “吼吼——”丧尸哥哥也跟着起哄的吼了两声。

    楼炎枭脸色顿时就是一青,恨恨的磨了磨牙,这女人就是吃准了他会让着她。哼——

    声音低沉道,“好,那你一个人睡。”

    “哈哈……”梵芊菡满意了,对着旁边的小鸽子道,“小鸽子,那你自己睡了,等表姐醒来给你糖吃。”

    随后就听见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楼炎枭vs梵芊菡。

    楼炎枭深入闺房失败!

    “哼——”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也在外面的一大一小,一丧尸一小屁孩。

    随后继续青着脸,大长腿一迈,就往自己的房内走去。

    “耶——”小鸽子一脸欢快的拍拍手,对着自家表哥道,“哼哼,我妈咪说了,男人追女人得追得越久才越知道珍惜,我们以后一定要让表姐夫好好珍惜。”

    “吼吼——”丧尸哥哥歪着脑袋,似懂非懂跟着吼了两声。

    “好了,我们也回去睡觉吧。表姐回来了,我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小鸽子一张可爱的小脸上带着一丝与年纪不符的懒散,拉着丧尸哥哥就回房躺床上了。

    看着小鸽子闭上眼睛,他不明所以的就跟着躺在那里,一双青色清澈的眸子呆呆,一动不动的——

    酸雨的半天,直到午后才初见天晴。

    原本崭新的南方基地变得坑坑洼洼起来,有的房子被腐蚀了一半,路上也变的坑坑洼洼,千穿百孔。看着就很寒颤——

    门外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急匆匆的朝着小山坡上跑来,在距离那道铁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又一个刹车停下了。

    随后跟在第二个的人身上一把掏出一个大喇叭来,张口就来了一句,“别墅的人请注意,别墅里的人请注意,例行检查,例行检查——”

    “唔……”刚睡的舒服的梵芊菡皱着眉头翻了个身,谁啊这是,大清早的,瞎嚷嚷什么呢!

    “别墅的人请注意,别墅的人请注意,例行检查,例行检查……”

    “卧槽——”梵芊菡这小脾气暴躁的啊。

    之前被楼炎枭气的睡不着,等吸收了好几块脑核,总算是舒服的睡着了之后,这丫的外面居然有人来扰人清梦。

    “别墅的人请注意,别墅的人请注意,例行检查,例行检查……”

    “最好是你有什么事情,不然本姑奶奶我剥了你们的皮。”梵芊菡抓了抓头发,一脸恨恨的从舒适的床上爬起来,然后披上一件衣服就出门了。

    闻声下来的还有小鸽子和其他人。

    梵芊菡看了他们一眼,对上一侧同样刚出门的楼炎枭,瞬间瞳孔就是一缩,随后赶紧的转向旁边的小鸽子,“小鸽子,你带着哥哥在房间里继续睡,千万别下楼。”

    “哦哦,我知道了表姐。”小鸽子揉了揉眼睛,一脸乖巧的点点头,随后又牵着丧尸哥哥进门了。

    梵芊菡这才放心的转回眸子,“走,我们去看看。”

    楼炎枭亦步亦趋,一如往常一样跟在她身边并肩而走。

    梵芊菡心里却有那么一点小别扭,不过,感情线没开窍的,转眼就抛到了脑后,现在她是想要看看,那丫的居然敢举喇叭扰人清梦的人是谁。

    几个人或是打着哈欠,或是睡眼惺忪,或是兴致勃勃的就一路到了大门口。

    铁门一开,就对上了对面的一群人。

    由荀殷带领的十几个人,排在第二个的正是那个拿着喇叭在喊叫的那个。

    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一双眼睛带着锋锐的就朝着他射过去,“哼,你们大中午的扰人清梦干什么呢?”

    那边原本气势汹汹而来的荀殷顿时一噎,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我们来例行检查,南方基地从今天凌晨到今天中午下了一场不明物质的类似酸雨,很多人变成了丧尸,所以我们来例行检查,看看有没有人窝藏丧尸的。”

    梵芊菡饶有兴致的听着他把话讲完,随后就笑了,“哈哈哈……。你听听——”

    “听什么?”那拿着喇叭有点小帅的人,狐疑的眨眨眼睛,不明所以的道。

    “听声音啊,听听这山坡下,那么多丧尸的嘶吼声此起彼伏的响着呢,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外面明明白白摆着的乱窜的丧尸你们不管,居然跑到我们这里说什么窝藏丧尸,哈哈哈……这是不是太好笑了点,你这个执法人员是不是又因公徇私了,嗯——”

    梵芊菡双眼带着鄙视的就看着他,在荀殷恶狠狠的打算开口之际,却没有给他机会,“哦,对了,虽然丧尸没有,但是昨天晚上有几个胆大包天的小贼倒是来过。”

    “那他们人呢?”荀殷那张桀骜的脸上闪过一丝焦急。

    “嗯——你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莫不是和他们有关系?还是说因为我们昨天发成了口角,所以是你派来的想杀我的?”梵芊菡双眼一利,抓住机会就迎头攻击。

    “你……”荀殷顿时又是一噎,“我们是林堂主掌权人的手下,当然负责南方基地的巡视了,这些不明的可疑人自当要调查,你们要是抓到人了,就快把人给交上来,我们会来审问的。”

    梵芊菡听着他的言语,眸中倒是带上了戏谑之色,这人一晚上不见,虽然伤口还在,但是这脑子灵光了不少嘛。之前还只会有暴力解决的,现在居然能耍嘴皮子了。

    在他硬装着公事公办的表情下,梵芊菡唇角就是一勾,“那就谢谢你们关心了,不过不用了,就是几个小毛贼罢了,还没进门就成花肥了。”

    “什么——”荀殷那张桀骜的脸上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眼中狠色闪过,“你把他们杀了?”

    “嗯——瞧你这话说的,这么惊讶做什么。”梵芊菡双手抱胸,挑眉的看了他一眼,“我好怕怕啊,这么凶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宰了你们执法队的人呢。”

    荀殷就是一噎,这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原本的怒火硬生生的把自己憋成个大红脸。

    昨晚的那些人确实是他们的人啊,原本是林堂主和钟少派人来杀他们的,可是现在,难道真被他们杀了?

    不可能,钟少可是说了,霸刀的实力超群,就算是杀不了人,但是逃跑是没问题的。

    梵芊菡柳眉一挑,一双洞悉的潋滟水眸微闪,看来他们是借着这个借口来找人的。

    不过,她可不会真让这些人进去找,他们家里确实真的窝藏着一个丧尸呢。

    唇角一勾,“怎么,不信啊,要不你们进来试试啊,我可不拦着,不过事先说好了,你们要是小命没了可不关我们的事啊,可别强词夺理的说要把我们抓起来抵罪啊。尤其是那个谁……荀殷是吗,我记得你小肚鸡肠的比我这个女人还记仇,每次都要污蔑我一下,所以这次我们得说好了,不然我可不让你们进。”

    ------题外话------

    晚安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