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一阶丧尸犹如豆腐渣
    旁边看着她这么风轻云淡处理正事的闵律风,脸上就狐疑了,这可不像是女魔头的作风啊?

    要是换了平时,有人嘲讽她的话,这女魔头怎么着也得嘲讽回去,怎么的这一次……。

    而那被完全忽视了的林杏脸上一红,瞪着一双圆鼓鼓的杏眸,一张俏脸满是尴尬的站在那里。这继续说也不是,硬生生的憋着也不是。

    呵——

    梵芊菡带着笑意的眸子一扫,就知道了闵律风的想法。不过她现在可是没那个心情跟这个小丫头纠缠,最重要的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对应方法。有些脾气贱,三番四次的在她面前找骂的人,她自然不会放过,可是有些人,光凭着冲动做事的,那么只有真正的使出手段,推翻她的想法,才能一击即中。

    这个小辣椒就是这种……

    带着戏谑笑意的眸子微动,已经心有城府。

    “什……什么扇动人群的人?”梵芊菡身侧的那个彪悍妇人被之前开枪的那一幕吓到了现在,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哆哆嗦嗦的指着地上的人道。

    闵律风看了一眼梵芊菡,见着她没有开口的打算之后,这才道,“就是刚才让你们起哄进去的人。你们也不想想,你们进去能干什么,这不是纯粹的添乱吗,这里是咱们人类的大本营,里面已经有异能者了,要是能救人的不早就救了吗,不能救的,等确认你儿子真的死了之后你再去陪他也不迟。”

    这么嘲讽难听的话,周围的人却奇迹般的停歇了下来。一个个傻傻的看着他,“你……你说的有道理。”

    没有了那扇动起哄的人,之前那些还躁动想要冲进去的人也冷静了下来。

    那彪悍的妇人也有些不知所措的,对着梵芊菡和那被她抓花了脸的大兵不好意思的道,“姑娘和这位军人小哥,真对不起,我之前也是着急,着急……”

    她一张粗糙的脸上也带上了一点尴尬的红色。

    “没关系,阿姨不必自责。”那个大兵和之前同样的严肃正直,却正直的可爱。

    “不必,反正你也伤不到我。”梵芊菡一身弱柳扶风的样子,看着娇娇弱弱的脸上带着的却是与外表不符的戏谑笑意。不过,她这也说的也是实话。

    那彪悍的妇人脸上又是一个尴尬,谁说不是呢,刚才多危急的时候啊,这姑娘不仅躲过去了,还夺了她的枪。看看她那娇弱纤细的小腰小手,再看看妇人粗壮的水桶腰,粗糙的大手,这两厢一个对比,就觉得更加不可思议了。

    周围的普通人看着一阵啧啧称奇——

    “呵呵呵……。梵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手段快速啊。”看着这一场闹剧结束了,旁边一直在看戏的莫展离这才带着人出声了。

    “嗯——莫少也是一如既往的审时度势,事后冒头啊。”梵芊菡潋滟的眸子对着他就是一扫,其中的暗含的嘲讽损人明眼人一听就清楚。

    “哈哈哈……”不怒反笑,莫展离往前走了几步,“看来梵姑娘对本少了解甚深啊。还有一事倒是也要谢谢姑娘了,军方掌权人发来的邀请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

    “呵呵呵……谁叫莫少有这个本事呢。”梵芊菡笑语晏晏,两人之间的默契对话,尽在不言之中。

    不过旁边可是有人不爽了。

    楼炎枭俊脸就是一沉,剑眉一皱,对着这两个相视而笑的人心中就是一阵疙瘩。沉着一张脸往前一个跨步,“我们该进去了。”

    “额……”莫展离随即就是一愣,有些好笑的摸了摸鼻子,这男人可比之前几次气势更加强大了。

    啧……也就是他这样的才能和梵芊菡这样的女子并驾齐驱。

    倒是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什么。往后退了一步,作了个请的手势——

    楼炎枭对他的识相还是相当满意的,矜贵的下巴一点,还算是给了他一个面子。

    “你们怎么还站在这里?”还不待梵芊菡几人动身呢,不远处,就见着吴军卓带着人过来了。

    楼炎枭当即又是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又不爽了,怎么又是他啊,难道要跟他抢媳妇儿的?

    顿时,一双犀利的眸子看向吴军卓的脸上带上了警惕之色。

    “额……。”刚走到这里的吴军卓不免的脸上一个僵硬,他一张阳刚的俊脸上对着楼炎枭无奈的笑笑,“这都是上将自作主张,我没跟你抢媳妇儿的意思,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吴军卓这话说的倒是明明白白,楼炎枭稍稍放下警惕,还是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这么坦诚?难道是心里憋着坏呢?

    反倒是梵芊菡被他这话诧异了一下,一双美眸一眨,喜欢的人?

    上辈子十年,她可都从来没听说过吴军卓有什么喜欢的人啊,怎么的现在有了?

    同样眼神狐疑的在他脸上扫过,看着他那副无奈又认真的样子,倒是不像是在说谎。不过他喜欢的人是谁呢?她还真有点好奇的。

    “你怎么也来了?”旁边沉寂了许久的俞访琴突然开口插入道。

    “呵呵呵……。上将担心你,让我来看看。”吴军卓脸上顿时扬起了爽朗的笑意,看向身侧的俞访琴,总觉得眼神都温柔了许多。

    梵芊菡眨了眨眼,对啊,好像上辈子除了俞访琴,还真没人能入的了这位少将的眼的。不过,喜欢的人到底是不是她呢,嗯,这个还是得斟酌一下的,因为据她所知,俞访琴可是嫁过人又离婚了的。

    “哦,真是,我能有什么事啊,叔叔就是不相信我。少将要是还有什么事尽管去忙吧,我这里没什么的。”俞访琴脸上带着一点尴尬歉意的笑道。

    “不必,正好这里也是我要处理的事,里面的情况还不清楚,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吴军卓似是对她这般客气有些微恼,随后声音带着点严肃的道。

    转眸又看向旁边站着的莫展离,“莫少是吗,那么这次的伤员就麻烦你了。”

    “不敢当,少将既然出了诚意,那我自然也就尽本分了,这一次的伤亡,莫展离尽力而为。”莫展离笑的风光霁月,两人之间的默契也是同样。

    聪明人说话就是一点就透,吴军卓满意了,莫展离也满意了。

    随后吴少将大手一挥,“走,我们进去。”

    “啧……”梵芊菡笑意盈盈,眸中的笑意却不达眼底,也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哎,我们也去,我们也去……”那边伤心成了七瓣的王千河也赶紧的跟上来。

    看着几人毫无阻拦的就进去了,剩下被拦在外面的百姓们就是一阵惊叹。

    “原来那个姑娘是异能者啊,怪不得,怪不得……。”彪悍的妇人嘴里呢喃着,眼中却带上了希冀,希望她儿子能平平安安的瞪着人把他救出来吧。

    “吼吼——”

    刚踏入这一片区域,丧尸的嘶吼声就络绎不绝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救命啊,救命啊——”似是看到他们来了,上边好几户的人从窗户里探出了脑袋求救。

    几人原本带笑的眸子瞬间一沉,“走——”

    吴军卓带着一队的人去了北区。顺便还拉上了俞访琴。

    莫展离则是坐着原地休息了,他这次的任务主要是治疗,所以还是不要乱跑,等着别人来找他就行了。

    “唔……东区已有人,西区还没有多少人入住,那我们就去南区吧。”梵芊菡指着那有个休闲区的地方道。

    “嗯。”身侧的楼炎枭自然也不反对,元魁、闵律风同样默认了,反正这女魔头做主的事情他们已经习惯了。

    倒是身后仍跟着的王千河和林杏也是一脸坚定的非跟不可的样子。

    看着王千河那眼巴巴的眼神,楼炎枭脸色就是一沉,这小子敢跟他抢人——

    脖子缩了缩,被他那犀利的眸子一瞪,王千河这才收敛了一点。

    但是王千河的心里却想着虽然女神身边的那个男人看着很好看,但是自己也不差啊。而且看着女神刻意躲着他的样子,那么他就还有戏,哼——等着他在女神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看到自己的英姿,女神一定会爱上自己的。

    打定主意的王千河依旧坚定不移的跟着他们的脚步。

    旁边的林杏也是一样,一副跟定了他们的样子,哼,她倒要看看,这长的弱柳扶风,跟朵小白花儿似的女人有什么本事。

    楼炎枭瞪了几眼之后无果,果断的就换了个位置,挡住了王千河看他小女人的视线,绷着一张俊脸,狠狠的磨了磨牙,要不是现在还有重要的事,他一定把这小子给打趴下,竟敢觊觎他的小女人——

    “啊嚏——”王千河顿时打了个喷嚏,一张娃娃脸上带着狐疑的往四周瞅了瞅,哪儿来的凉风啊这是?

    一路静默无声的往前走着,很快的就听到了丧尸的嘶吼声和人类的喊叫声,几人瞬间警觉,“快上去——”

    一路朝着那栋楼跑去,周围又不知道从哪儿汇聚过来了几只丧尸,他们刚到楼下就被堵了个正着。

    “小心啊,是一阶丧尸——”林杏突然喊了一声,一双杏眸瞪大,神色充满了警惕。

    梵芊菡看了一眼,却没做任何停留,就不继续往前。

    林杏狠狠的一跺脚,“哎——你等等,你冲上去想死……”

    不过话还没说完,她的眼睛就突然瞪大了,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那一幕,只见两道巨型的闪电轰隆而下,一下子就将前面的几只一阶丧尸给劈成了渣渣。

    一阶丧尸啊,那可是一阶丧尸啊……

    可不是零阶丧尸那种渣渣,随便来个人砍上几刀就能死了的。

    这就算是千河对付也是要花点时间的。

    而且,居然是雷系——

    视线随着那几条紫色看去,就看到了她认为的小白花的女人手中握着的就是几条紫色的雷蛇。

    “轰轰——”

    又是两道攻击下去,前面挡路的一阶丧尸全部消失,都成了黑色的渣渣和渣渣里面掉出来的脑核。

    “咕咚——”王千河、林杏齐齐的咽了口口水,两双圆鼓鼓的眼睛瞪的如出一撤,“好……好厉害啊!”

    “走啊,还傻楞在这儿干嘛。”身侧闵律风一脸得瑟的推了推这两个吓傻了的人,哼,就这样的都承受不住,还敢大言不惭的跟老大抢女魔头,真是不知死活。女魔头的手段可多着呢,说出来吓死你们——

    嘿嘿,闵律风得意的笑笑,这时候他倒是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其实女魔头和老大还是挺相配的嘛,都这么变态。

    “哦,哦……”两个人傻愣愣的点了点头,完全不复之前的想好好表现或者看好戏的摸样了。

    就这攻击力,就算是王千河他使出全部的本事来没准才能一击必杀,可是看着前面的那个娇娇弱弱的小女子,脸上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显然只是随手的攻击。

    这尽全力和随手的攻击,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林杏回过了神,再看向梵芊菡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现在可是充满了纠结!

    至于王千河,那就更加沮丧了,女神这么强,那他还怎么好好表现博取女神的好感啊,嘤嘤嘤……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有气无力的,两个人全程的耷拉着脑袋跟在后面。

    然后看着梵芊菡和楼炎枭两人配合无间的冲在最前,所过之处,丧尸皆成渣渣。

    他们的三观也跟着一起哗啦啦的碎成了渣渣。

    怎么会有人这么变态呢?一阶丧尸犹如豆腐渣,二阶丧尸也同样完虐,那么你猜,他们到底有多强?

    这个答案王千河和林杏胆战心惊的,可都没敢猜啊——

    “这道门上锁了?”当他们一路来到了第三层,这里的楼道处居然设置了一个密码大铁门,显然这里面住的是有讲究的人。不过讲究的太厉害了,反而把丧尸也关在了里面。

    听着那嘶吼声和传来的哀叫声就知道了。

    “密码锁?我来我来,我会开——”原本耷拉着脑袋的王千河一听到锁,顿时双眼就是一亮,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活啊,什么密码锁、互联网密码锁、三层进制锁……完全不在话下。

    摩拳擦掌的,就打算大显身手一番。

    原本的颓丧退去,变成了斗志昂扬,可总算是能在女神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了。

    ------题外话------

    感谢感谢,感谢weixinba9a5、139**324的月票,抱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