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初吻丢了
    天上的月亮被黑云缭绕遮盖,像是现在的末世,阴霾笼罩,迟迟不见光明。

    但是,这一切对梵芊菡来说都很习惯了,唯独不习惯的就是——

    “你进来我的房间干什么——”梵芊菡刚洗完澡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粉色的俏脸绝色动人,还带上了一点平日里没有的妩媚风情。此刻,她正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仅穿着一件黑色鎏金睡袍的男人。

    白天里他尊贵霸道如天神,但是此时此刻,那还带着点微湿的头发,点点的水珠流过他那如鬼斧神工般的侧脸,轻拂过紧绷的带着些微青色的下巴,性感的喉结,最后,咚的一下落入了那半开的结实胸膛,最后没入那半遮半掩的睡袍之中——

    咕咚……。

    梵芊菡咽了口口水,这男人这摸样还真是妖孽啊。

    楼炎枭一双深邃的眸中看着她的样子,顿时浮现出一抹笑意,那张俊脸就更加妖孽诱惑人了。“呵——过来……”

    性感的喉结滚动,醇厚犹如名酒般低沉磁性的声音,妖孽诱人,让人忍不住听从他的声音去做任何的事。

    暖光微醺,就连梵芊菡也忍不住,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性感的喉结,听话的往前走了两步。

    不过——

    嘶——

    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这才清醒了过来。本就微红的脸上瞬间变得通红,“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楼炎枭眼中闪过可惜,看来这色诱之术虽然管用,但是对这个意志坚定的小女人好像效果不是很长久啊。

    看着她那半露着的白皙胳膊,脸上闪过一丝可惜,要是过来让他捏捏抱抱该多好啊,就差那么一点儿。

    “你那是什么眼神?”梵芊菡看着他那深邃的眸子所看之处,顿时浑身一颤,“说话啊,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可是明明记得自己把门都上锁了的。

    “嗯——”楼炎枭这才缓过神来对上她那双带着火光的眸子,“呵呵呵……还记不记得这个房子真正的主人是谁?”

    依旧是那带着微醺的磁性声音,却让梵芊菡如遭霹雳。

    是啊,这房子的原主人可不就是他楼炎枭嘛,那么这个房间的钥匙自然他也知道。

    该死的,这男人!

    梵芊菡懊恼的咬了咬牙,把自己给坑了,早知道进来的时候就换个锁了。

    “咳咳……”轻咳了两声,既来之则安之了,“那我现在要睡觉了,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不——”原本还尽显妖孽的楼炎枭顿时就不同意了,这个小女人白天看那个男人的身材时那么喜滋滋,怎么他都送上门来了居然还往外推,哼,绝对不行。

    “出去——”梵芊菡水色的眸子微勾,这男人还蹬鼻子上脸了?当她梵芊菡是什么人,要是再过来,再过来……她就不客气的笑纳了啊!

    一秒,两秒,三秒……

    两个人视线焦灼了好一会儿——

    楼炎枭的脸上顿时一颓,妖孽扮不下去了。

    又恢复了平时霸道严肃的本色,面瘫着一张脸,双目直直的看着她,“你白天明明看着那个男人的身体很感兴趣的,为什么不看我的。”

    “……”梵芊菡嘴角抽了抽,为什么觉得这男人面瘫的表面下带着一股委屈呢?

    额……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为什么要看他的身材啊?

    “因为我是你男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你就只能有我一个男人,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楼炎枭一双眼睛充满认真的看着她,坚定、情深又强势,此刻,比她看过的任何一双眼睛都要好看,任何一句情话都要动人。

    心中猛然一颤——

    或许……可以试试啊!

    这个男人外表极品,能力又强,身边没什么花花草草,还是条金大腿,在这寂寞的末世里,如果要找的话,他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男人了,首要人选。

    她虽然还不清楚自己到底对他是什么感情,但是这男人在自己心里无疑是特殊的,那是绝对的。所以,不管是什么感情,既然是特殊的,那么怎么着在自己确定自己的感情之前也得把这个坑先霸占了再说。

    要是等到以后她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之后,这坑被别人霸占了怎么办?

    这当然不行了,她梵芊菡的东西,就算是不要了也不容许别人先抢。

    心中默默的做了这个决定。

    脸上原本憋屈纠结的表情瞬间一变。

    樱色的唇缓缓往上一勾,“那就脱了,让我看看。”

    “啊——”原本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去的打算的楼炎枭,那张严肃的俊脸上顿时一呆,他是幻听了吗?这个小女人刚才说什么?

    “嗯——怎么不脱了?不脱我可要睡觉了。”梵芊菡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心里美滋滋。她本就是这样一个恶劣的人,倒是之前不知道怎么的,遇上了这男人反倒是变得纯情了,呵——

    回想之前那两天的表现,还真是挺好笑,她一个重生回来,比他大了几岁的人能怕他这么一个男人吗,哼,一定是是脑子秀逗了。梵芊菡心里有些傲娇的想。

    “脱,脱——”确定没听错,楼炎枭那张俊脸上顿时就亮了,大手一伸,那只是披在外面的睡袍就掉落在地。

    宽肩窄腰大长腿,在的灯光下,整个人的肌肉结实紧绷,像是聚集着无数的爆发力。不像是那些专门练过肌肉的那么虬劲,他只是适中,该有腹肌的有腹肌,该瘦的瘦……

    总而言之,这是一具对女性充满诱惑力的身体,也是刚好符合梵芊菡胃口的身材。

    她的视线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了一遍,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好像赚到了的样子!

    反倒是之前一直嚷嚷着要她看的楼炎枭有些不好意思了,耳尖微红,从刚才的激动下缓过神来,随后快速的捡起地上的睡袍穿上。

    在梵芊菡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个大跨步走上前,将人打横的一抱起就送到了大床上。

    然后大臂一伸,将那娇软的人儿抱在怀里,“睡觉。”

    “嗯?你这是害羞了?”梵芊菡伸手对着他的胸膛推了推,啧啧……现在这么仔细感受一下,还真是挺好摸的。

    “别闹。”楼炎枭的脸上一红,伸手拉过她那只捣乱的小手,往自己的怀里一塞,然后双臂又紧了紧,将人使劲的往自己怀里搂去。

    女儿家温软的体香渐渐的充斥着口鼻,这才让他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这个小女人之前不是还排斥他吗?

    “喂喂,别抱的太紧了你个混蛋,我都不能呼吸了。”梵芊菡无奈的将人推了推,这丫的,她的老腰都快被箍断了。

    “哦。”性感的喉结微动,从善如流的将人放松了一点。

    嗯,梵芊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常年都是一个人睡的,这今晚上多了一个人,还真有点不习惯……

    想着想着,却不知道何时已经进入了梦乡。

    反倒是那个抱着人的男人睡不着了。听着耳边传来的浅浅的呼吸声,淡淡的体香味,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这是真的。不像是以前那些让人厌恶的女人,现在怀里的这一个他愿意抱到天荒地老。

    不管这个小女人是为何改变的,既然答应了,那就绝对不能从他楼炎枭的心里逃开的,那双深邃的眸中闪烁着决绝冷意。

    心中这么一想,顿时热血沸腾了一下,更加睡不着了。

    哎——轻叹了一口气,也亏的这小女人能睡的那么香——

    夜静静的,就这么过去了。

    一人好眠,一人失眠——

    梵芊菡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对上了那双黑白分明还带着隐隐亢奋的眸子。

    “额……”身体微僵,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她床上还多了个男人?

    楼炎枭看着她这迷糊的样子,一双眸子微暗,“你不会是忘了昨晚的事了吧,宝贝——”

    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酥酥麻麻的,梵芊菡顿时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原来是她昨晚上先占好的那个坑啊。

    “嗯,早上好。”纤长的睫毛微动,将人往前推了推,就起身坐起。

    看着她这么一副用完就丢的样子,楼炎枭原本亢奋的眸子就是一顿,随后大手一抬,一把就将人拉了回来。

    唇印上她的唇,只轻轻一点,一触即离,声音暗哑,“早上好。”

    话音刚落,就见那男人火烧屁股似的往浴室里一钻,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留下了一个还坐在床上的梵芊菡,傻眼儿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我好像看到军火头子的耳朵红了,难道是害羞——”

    一双桃花眸上扬,勾起了妩媚风情,哈哈哈……发现新大陆啊,军火头子那个厚脸皮居然会耳朵红,哈哈哈……

    “噗嗤——”没忍住,这一个惊天发现让她差点忘了自己的初吻也给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