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这杂技耍的真不错
    “喵呜——”就听见巨猫一声叫,那一大坨黄色的生物哗的一声朝着那朵巨花扑了过去,顿时又是一阵花枝乱颤,枝叶飘零,花瓣掉落……

    一下子那朵巨花从原本的贵族之花变成了疯婆子,东一片稀稀拉拉的残花,西一片被抓成了一条一条的烂叶子,怎一个惨字了得!

    王千河张大着嘴巴,和那一头白痴蠢狼一个德行的,就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头貌似是他们之前认识的小猫朋友,用着爪子把那一朵花折磨成了残花败柳。

    “咕咚——”咽了口口水,他们黑色瞳孔中映着的最后一幕就是那只巨大的生物竖起一根爪子,然后前面的那朵残花就砰的一下倒地了,ko——

    “这这这……”王千河一根手指头哆嗦的指着前面,为什么他从根竖着的爪子上看到了一种王之蔑视呢?

    无视他惊呆了的表情,车内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并且那两辆车居然还凭空消失不见了。

    王千河和他身后的一车小伙伴们,眼睛眨了眨,再一次的惊呆了。

    显然闵律风几人比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强一点,此刻正欢呼雀跃的拍着手,迎接着那迈着猫步,走路很有型的女王喵回归。

    “喵喵——”女王喵扬着下巴,哼,鱼唇的人类,本喵就是这么厉害,膜拜本女王吧喵~

    等着女王喵的脑袋都快要跟大白狼对上了,王千河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它……它好厉害啊!”

    双眼亮晶晶的,哔哔哔的散发着亮光。

    没想到他居然还见到了比他家白狼还要厉害的大型生物啊,而且还是他家大白狼的好朋友,哇咔咔……怪不得之前拿小鱼干喂它都不要,果然是一只与众不同的喵。

    “嗯——”梵芊菡一手摸着来讨赏的女王喵的大脑袋,一边挑眉的就朝着那荡漾了的娃娃脸看去,眼中一丝淡然闪过,“战斗力还行,这朵花虽然看着巨大,实际上才是一朵二阶的变异植物,动作慢吞吞,牙齿不够坚硬,就连垂下来咬人都得费上一番功夫,除了大点儿没什么其他的优点,打败它没什么好厉害的。”

    “……”王千河僵硬脸,女……女神好严厉啊!

    随后就见梵芊菡转回了头,拍着猫脑袋教育道,“这次速度还不够快,看来你是还几天没锻炼了,刚才你要是直接一爪子挠它的花口,直接撕成两半就不会浪费时间了,下次记得注意。”

    “喵喵——”原本傲娇的女王喵一下子垂下了脑袋,意气风发不再,一副乖乖受教了的小表情。

    “嗷呜——”就连大白狼也跟着大脑袋点点,像是也听懂了的摸样。

    看的王千河好心累啊,一下子脑袋就颓了,蔫哒哒的趴在了一边。自家大白狼叛变女神了怎么破?

    自家平日里连理都懒得理自己的大白狼被女神一句话训的乖乖的点脑袋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好了,前面继续再接再厉吧,距离小村子还有几十米左右,徒步过去吧。”梵芊菡一声令下,早有准备了的闵律风几人精神抖擞,兴致勃勃。

    就连楼炎枭也一语不发的守在她身边,一副赞同的摸样。

    随后,在王千河和王千河还在车内的小伙伴们一副不明所以的摸样下,就快速的朝着前面走去。

    女王喵当真听了梵芊菡的话,走在最前方再接再厉。

    随后只见原本一片坦途的路上突然拔地而起一朵朵巨型的大花,与之前那一朵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后他们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女王喵那么大的一只直接的冲过去,爪子,爪子,爪子……

    全都是一爪子直抓花口,下一秒的将整朵花撕裂成了两瓣,死得不能再死了。然后见着它动作都不带停的,唰唰唰的就奔赴下一朵花,又是一个爪子撕成了两瓣,所过之处,一片残花,整一只猫,所向披靡——

    就连骑在王千河下面的大白狼都躁动了,“嗷呜——”一声,一个猛窜了出去,迅速的加入了战局,也是一爪子一朵,一爪子一朵,虽然没有女王喵那么干净利落,但是速度同样的非常快,显然梵芊菡之前的教导成果非常喜人。

    不过可苦了上面还坐着的王千河。

    “啊,大白,大白先把我放下来啊,啊,救命啊,我要掉下去了……”类似于之类的惊叫声传来,可是老半天的就是不见他掉下来。

    然后梵芊菡几人视若无睹的就看着他在那上面耍杂技,一下子来个侧骑,一下子又来个倒骑,最后还来了个托马斯回旋骑——

    “啧啧……这个动作不错。”众人从原本的小担心变成了淡定的吐槽。

    “嗯,这个动作还差点,要是腰挺直一点就更好了。”

    “好好好,这个好,再来一个——”

    “真棒,这技术去耍杂技绝对有人捧场。”

    身后的王千河的队友,也同样收了车,跟着一起缓步慢行。自然也听到了闵律风几人的话了。

    顿时几条黑线从脑门上掉下来,于是也顺着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咦,他们家的队长王千河这杂技耍起来还真不错的样子。

    于是,这一段路有了那两只庞大的生物开路,完全没受伤的一路平安的到达了梵芊菡所指的村子。

    “喵喵——”一爪子挠碎了最后一朵巨花的时候,女王喵的身体就跟着急速缩小,蔫哒哒的就跳到了小鸽子的怀里。

    小鸽子温柔的拿着小手绢帮它擦擦爪子,这等默契像是之前就练过的,看的那边的王千河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怎么他的大白狼就不会变大变小,撒娇求擦爪子呢,嘤嘤嘤……

    “安静——”梵芊菡一记冷眼扫过去,那还在发着各种跟古怪声音的王千河立马息声,就留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满是乖巧的样子。

    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这姑娘居然训的他如此听话,啧啧……

    昨天还对梵芊菡各种嫌弃的林杏此刻却对她充满了崇拜之色。

    小女孩儿家的恩怨情仇,喜憎厌恶,来的快去的也快。

    “发现什么了?”闵律风几人闭着嘴巴,双眼骨碌骨碌的乱转着。悄悄的问道。

    “还不确定,这里太安静的。”梵芊菡皱着眉头,看着前面那一片黑漆漆的小村子,家家户户的没有亮灯,细小点点的星光就是唯一的光亮。

    不过,一阵大风划过,天上的乌云又遮挡住那那星光,瞬间大地变成了一片沉寂的黑色。

    黑的让人心里发慌,静的让人心里发凉。

    突然,那一片静谧之中,“呜呜呜——”的风吹过什么地方,发出阵阵悲鸣声来。

    黑沉、冷寂,却又古怪异常——

    吓得一群人浑身就是一个哆嗦。

    “这……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啊?”即使大大咧咧如闵律风,也不由的吞了口口水,默默的朝着身边人靠拢着。

    更别提那边王千河一行人,整个儿的躲在大白狼身边,抱成一团的瑟瑟发抖了。

    “难……难道是鬼屋?”

    “末世都有丧尸了,来个鬼正常不?”

    小声的声音却在这一片的静谧中也显得格外的突兀,听到的人浑身鸡皮疙瘩直起,抱的更紧了。

    那边楼炎枭也抓准时机,趁机贴近,将整个小女人抱紧了怀里。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显示着他此刻的镇定。

    梵芊菡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发懵,要是换了上辈子,即使到了末世她还是个唯物主义者。可是这一辈子重生,她却不得不怀疑有鬼魂的存在了。不过她倒不是非常怕,因为在她心里记得的,最可怕的是人心。

    至于为什么发懵呢,是因为她在查看防御符,看看这个玩意儿能不能抵挡鬼怪的攻击。

    修真位面中既然有人修的,那么自然也会有鬼修了,好在梵芊菡看到的说明里里面写着的还有一行小字,“包括鬼修在内。”

    这下子梵芊菡就不怕了,就算是真来只鬼,她也能扛的住。

    等豁然开朗的一醒过神来,就察觉到了搂着自己的那一只铁臂,和耳边扑通扑通跳动着的沉稳的心跳声。

    那熟悉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传来,梵芊菡自然第一时间的就知道这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了。

    也没刻意推开,只是轻声的道,“走,进去看看。”

    “嗯。”低沉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无时无刻都在诉说着支持。这让梵芊菡相当的满意,男人嘛,还是要一个比较听话可靠一点的男人好。

    半抱着,梵芊菡两人慢慢的往前走去。

    身后的,闵律风也死死的拉着林鹤轩的手臂,也不嚣张得瑟了,带着忐忑,一步一步的跟随。

    倒是元童和小鸽子两个看上去嫩嫩的,好欺负的却一点也不害怕,只是绷着一张嫩脸。小鸽子牵着丧尸哥哥,元童牵着元魁,就紧随在梵芊菡两人的身后。

    “我……我们怎么办?”林杏推了推那缩成一团了的王千河,满脑门的黑线,这人怎么连个女人都不如,整个人都快埋进白狼的毛里去了。

    “啊——”王千河被一把拽了出来,顿时有点懵,不过顺着林杏所指的方向,看着他们的动作,最后他还是狠狠的咬了咬牙,“不能让女神觉得我是孬种,我们……也去……”

    ------题外话------

    谢谢182**213的三张月票,么么哒,小可爱们,晚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