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小屁孩懂的还挺多
    “你在诱惑我~”楼炎枭带着暗哑的声音有些委屈的道,一边还舍不得的又在那两瓣温软的唇上蹭了蹭。

    梵芊菡:“……”按着楼炎枭的那只手微僵,怎么说的好像她欺负了他似的?

    感受着自己泛烫的脸颊和有些刺痛的嘴唇,之前的微妙感退去,明明受欺负的人是她好吗。对着对面那近在咫尺的男人就是狠狠的一瞪,“谁诱惑你了——”

    “就是你。”楼炎枭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笃定的意味。那双闪烁着幽暗的眸子,像是一匹饿狼似的,随时都会扑上来再给她几口。

    “我……我哪儿诱惑你了?”梵芊菡声音微颤,对着那张恍若天神,此刻却堕如妖孽般的俊脸头皮一阵的发麻,为什么她会觉得此时此刻的男人很性感呢?

    “就是诱惑了,你刚才的声音让我有想狠狠的吻你的冲动,以后不能再对别的男人这么说话了,还有,以后叫我枭。”男人的额头抵着她的,呼吸间还能感觉到他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灼热气息。

    “喂,你怎么这么霸道。”梵芊菡笑骂了一声,她怎么说话还轮的到他管了。

    “嗯,你也可以对我霸道。”楼炎枭不可置否,此刻他深邃的双眸中依旧带着火热。

    “呵——还从来没人敢对我指手画脚的。”梵芊菡低低的声音虽是威胁却依旧带着笑意的绵软,让人浑身发烫。

    即使说着这样一句话,楼炎枭也依旧甘之如饴的听着,满是纵容的看着她,“要是对你指手画脚了会怎么样?”

    “当然是欺负回来——”梵芊菡一双眸子灼灼,她并不反感之前的亲吻,而且还很好奇,感觉还可以再来一次。

    在楼炎枭猛然惊喜的表情下,双眼对视间,火热弥漫。她的两只纤手一抬,勾着他的头就往下——

    “砰砰砰——”

    “表姐,快来吃饭了,表哥也饿了……。”

    门内的两个人微微一僵,唇瓣紧一线之隔。

    梵芊菡抿着唇又退了回去。

    楼炎枭恶狠狠的咬了咬牙,这个该死的小鬼,敢坏他好事儿。

    “表姐——”

    “吼吼——”

    砰砰砰的又是几道敲门声。

    梵芊菡原本还带着火热的眸子一下子退却,伸手将身前的男人一推,“你先回去吃,表姐马上就过来。”

    这声音已经恢复了平时一贯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门外那两个小捣乱这才心满意足的不敲了,“那小鸽子和表哥先回去了,表姐要快点哦,不然香辣鸡翅就要被吃光了。”

    “嗯,表姐知道了。”梵芊菡唇边带着笑意,又回答了一声,还是小鸽子体贴。

    听着那哒哒哒走远了的声音。房间内又恢复了一片静谧。

    楼炎枭不甘心的又往前贴了贴,不过还没搂到小腰呢,就被梵芊菡美眸一瞪,“吃饭了。”

    然后楼炎枭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那个刚才还说要吻他的小女人毫不留恋的打开锁,就走了出去。

    楼炎枭:“……”

    还带着喜色绯红的俊脸瞬间一冷,该死的小鬼,千万别被他抓到机会,不然——

    狠狠的磨了磨牙,没办法的,也只能阴沉着脸跟了出去。

    “哟,老大你们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一间套房内,还有个小客厅。

    此刻被几人放上了节能灯,整个房间照的明亮。

    这不,楼炎枭两人刚一进门,他们就看了个清楚。

    林鹤轩一眼就看到了两人那异常红润的唇角,镜框下的眸子精光一闪,老大总算是得逞了。不过,这黑沉的脸色——

    欲求不满吗?

    视线在那个暗搓搓捂嘴偷笑的小豆丁身上一扫,啧啧……。这个小屁孩懂的还挺多的啊,居然一个没看住去坏了老大的好事了。

    林鹤轩眼中闪烁着精光,看来这小豆丁好好调教一下,以后又是一名有勇有谋的好队友。

    稍稍为自家老大心疼了一把之后,林鹤轩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小鸽子身上。视线来回扫视着,以后该怎么调教呢?之前小嫂子也教了他不少的事情,看来这小鸽子现在的聪明才智也离不了小嫂子……

    “看什么呢大鸟,快把东西拿出来啊。老大都来了,磨蹭什么呢!”身侧闵律风可没他这么观察入微,他早就惦记在吃的上了,哪儿还顾得上其他啊。

    “嗯——”林鹤轩从容的将视线收了回来,淡笑着将一盘盘的饭菜往外端,直到堆满了整个茶几。

    “嗷,开饭了——”几人一声欢呼,包括小鸽子全都加入了吃饭的行列。

    梵芊菡在拿了几枚晶核给哥哥之后,也坐了下来。

    “吃这个——”身边的男人已经体贴的夹了一块非常诱人的肉放在了她碗里。

    “嗯,谢谢。”梵芊菡说了一句,随后也习惯他夹的菜了,快速的就吃了起来。

    一个夹,一个吃,气氛温馨。两个人之间处处透着一股温暖熟稔的味道,倒是让对面的林鹤轩非常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欲求不满的老大还是体贴的,这就对了。

    丁零当啷的,就在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

    “嗯?是谁?”闵律风一边暗自懊恼没抢到最后一块肉,一边还是分了点神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看。

    “可能是王千河那边的人。”林鹤轩满意的吃完了肉,拿着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一边慢条斯理的道。

    “他们,他们来干什么?难道是蹭饭的?”闵律风赶紧扒完最后一口饭,一粒米都没给留下。

    “让他们进来就知道了。”林鹤轩唇边挂着一贯的斯文笑意,随后起身走过去开门。

    果然——

    “哟,你们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们一起啊?”王千河一点都没带客气的,自来熟的就朝着里面走来。

    身后还呼啦啦的跟着好几个人,全都是他们小队的人,除了那头白狼,其他的全齐了。

    此时他们一个个的抱着锅,抱着碗的,原本都是一副炫耀的摸样,可是刚进门没多久——

    “什么味道,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香啊?”走在最前面的王千河抽了抽鼻子,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

    “小白虾、蛋炒毛豆、小龙虾、红烧肉……”身后的林杏一边闻着,一边报着菜名。她身后的队员们简直哗啦啦的口水直往外流啊。

    等几人迫不及待的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满茶几的空盘子,上面还留有的油花和微粒可以让人知道林杏之前报出来的菜名确实真实的存在过。

    “吃……吃完了?”王千河双眼直愣愣的看着那些空盘子。

    身侧的林杏更了不得,一双眼睛火辣辣的逮着那些空盘子就是不放开,一双亮晶晶的眼中**裸的就写着五个字:我要舔盘子!

    那火热程度,看的梵芊菡也是一阵汗颜呐。

    然后接过楼炎枭剥好的最后一只小龙虾,当着她那垂涎的眼神,嗷呜的一口就咬了下去——

    “嗯,味道还不错。”梵芊菡满意的点点头,果然吃着别人吃不到的东西就是香。

    楼炎枭在身侧一脸宠溺的道,“我下次再给你做。”

    看着她满足的小摸样,楼炎枭哪儿还有之前的欲求不满啊,全都转换成了拳拳爱意,菜亲自做,亲自夹,还亲自帮着剥。

    只是那张沾上了油光的小唇更加诱人了。

    深邃的眸子微暗——

    “没了,没了,啊——没了!”林杏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趴在祝婉歌身上就是一阵嘤嘤嘤——

    “……”梵芊菡几人嘴角顿时就是一阵抽搐,这丫头平常看着胆子挺大还挺泼辣的,居然就为了只小龙虾哭了,啧啧……

    而身为吃了小龙虾的“罪魁祸首”梵芊菡,却一点也没有愧疚感的,慢慢悠悠的起身,然后道,“洗碗——”

    于是,想要舔盘子的林杏就哭的更加大声了,“我的小龙虾啊,我的大黄鱼啊,我的……”

    又是重复了一次菜名,这会儿梵芊菡几人倒是听清楚了,随后就是一阵惊奇,这丫头鼻子还挺灵的,居然猜的一样不差。

    不过就这个小嗓门可一点也提不起闵律风几人的同情心。

    梵芊菡熟练的拿出两个大盆子来,林鹤轩快速有力的注水,闵律风、元童、元魁埋头就是一阵的刷碗。

    洗干净擦干,放入另一个盆里,然后元魁直接抱起脏水,往窗外一倒。噗——

    梵芊菡再把盆一收,完工。

    之前还琳琅满目的摆满了茶几的碗筷,现在消失一空,要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的饭菜的香味还真不知道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聚餐。

    这下子希望彻底的,咔嚓一声破碎了。

    林杏也不哭了,吸吸鼻子,催促着他们上碗上筷子,恶狠狠的道,“我们也吃。”

    “哦哦哦……”一阵的手忙脚乱之后,之前的茶几这一次又沦落的当了一回餐桌。

    梵芊菡几人就看着他们在那里大快朵颐。

    有肉有菜,菜色虽然不能跟楼炎枭做的那个色香味具全的比,但是比起一般人吃的也算是好很多了。

    原本带着炫耀心思来的几人,这一会儿彻底的歇菜了,他们的肉能比得上人家的小白虾吗?

    他们的翡翠白菜能比的上人家的蛋炒毛豆吗?

    一看都是前者是个珍贵品种,后者那就是个珍惜品种,一比就知道。

    虐哭了,只能化悲愤为食欲。

    ------题外话------

    谢谢maybes、希然a月票,么么哒,晚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