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挑拨离间
    ,精彩小说免费!

    她双眼期待的看向梵芊菡,甚至充满血丝的眸子里还泛上了泪花,“真……真的吗?你要帮我——”

    “呵呵呵……其实也并不全是,主要是我就是看着那个老疯子不顺眼,疯了还惦记杀我男人。呵呵呵……。我自然要让他最窝囊,最痛苦的去死了。”梵芊菡不可置否的笑了,弯弯的眉眼中却笑的残忍。

    让周围一圈儿的人都跟着心中一颤,一个个的看她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原本为是个弱柳扶风的美娇娘,谁知道是个笑中藏毒的刺玫瑰。

    老伍这边的手下们:主母威武,他们大当家的身边的人就应该有这样的气魄。

    而那些被绑上了的人,一个个瑟瑟发抖:好可怕,好可怕!

    不过正对面的梁静听到这话后却并不害怕,反而是惊讶和惊喜。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能帮她亲手血刃了仇人,那都是对她有恩的。

    “谢……谢谢。”梁静有些粗哑的声音传来,转而移开视线落在了那还摊在地上骂骂咧咧的林堂主身上,她一双眼中瞬间被血腥的仇恨覆盖。

    梵芊菡唇角一勾,很满意她的变化,随后抽身站直了身体,“老伍,帮帮她——”

    “是,主母。”老伍一张粗犷的脸上也咧开了一口白牙,然后招手从他身后招来两个小弟来,“你们,把那个老东西给我压住了。”

    “是,伍爷。”两个黑色制服的小弟脸上是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他们之前在林堂主的手底下可没少受罚被骂的,现在可算是有报仇的机会了,当即在其他小弟们羡慕的眼神中朝着那边的林堂主走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我是你们的堂主,是军火商的掌权人,你们敢,你们敢……”林堂主一脸狰狞疯狂的瞪着那两个朝着他走来的年轻力壮的小弟,却死命的挣扎不开,就像是一条被按在了案板上的鱼,只有被宰的份儿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强烈的危机,他那张本就染满了血迹的脸上就更显得狰狞恐怖了。

    但是在场的却没人同情他。

    梵芊菡不屑的朝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后看向身旁那跌跌撞撞爬起来的梁静。

    她身上鲜血翻涌,伤口依旧流血不止,甚至额上青筋冒起,可想而知,为了站起来她用了多大的力气,但是她那张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充满了疯狂期待的笑意——

    梵芊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也是个痴人啊。

    她一个眼神过去,老伍立马接收,然后指了一个小弟过去将人搀扶。

    等梁静到了林堂主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时她一双赤红的眸子又扬起了一抹疯狂的快意,“哈哈哈……林横,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我要给我丈夫报仇了……哈哈哈……”

    “你,你想干什么,你这个贱女人……”林堂主被双手双脚被按住了,只剩下一双铜陵般的眼睛还凶狠的瞪着。

    梵芊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嘛。

    随后她转后看向身侧的梁静,良心建议道,“手术刀怎么样,这个割肉最锋利了。”

    “好。”梁静唇角扯出了一抹满怀恶意的笑来,然后接手梵芊菡递过来的手术刀。身体稍有不稳的蹲在了林堂主的脑袋一侧——

    “你……你……”

    只见她脸上的惨白,但是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在林堂主恐惧的叫嚣着时,她却毫不理会,那艳红的唇角邪恶的一勾,手上锋锐的银光一闪,手起刀落,“啊——”

    伴随着林堂主的惨叫声,鲜血飞溅而出——

    梵芊菡看了一眼,林堂主那张本就充满了血污的脸上现在直接被割掉了一刀,鲜血淋漓,一下子就浸染了衣襟。那张脸上更是多了一个狰狞的伤口,看着十分的渗人。地上一片血红软肉,胆小的人立马移开了视线。

    但是梁静脸上的红光却越来越盛,双眼发亮的在那狰狞的伤口边上再添一刀,再添一刀……

    “啊啊——”一阵一阵尖锐狰狞的惨叫声直冲云霄。

    吓的那边还被帮着的其他人脸色更是惨白一片,一个个战战兢兢的缩成了个鹌鹑。

    妖娆的红堂主脸上血色退去,哪儿还有之前的妖媚妖娆啊,还有王堂主,他那张带着魅力的俊脸上更是铁青的一片,有神的眸子带着晦暗,脸色十分不好。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扫了他们一眼,无趣的挪开了视线。这都是那老不羞在的时候选出的堂主,事实证明,全都不是有用的,而且还都跟之前的背叛有关,那就更不能留着了。

    他那双鹰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旁边的老伍会意,一个跨步的走上前来,“大当家——”

    楼炎枭削薄的唇一抿,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凉薄之色,“送两位堂主上路。至于其他人,查查他们有没有打着军火商的名字在外面生事,若是有的,直接杀了,没有的,酌情给今后的军工厂当苦力。”

    “是,大当家。”老伍恭敬的领命。

    两人的话并没有故意放低声音,那边的两个堂主和其他人自然也听了个清楚。

    红堂主当即脸色一白,一双美眸垂涎欲泣,含着惊恐慌乱之色,“不……不,大当家,你不能杀我,我知道错了,你要我干什么都行,留我一条命吧……”

    她顶着一张妖娆美艳的脸蛋,眼中的慌乱无法掩盖,身为一个女人坐上了军火商堂主的位置,她比谁都要惜命。于是,挣扎着往前一扑,挣扎匍匐着拼命的撕扯自己的衣服,试图引起眼前那个尊贵如天神的男人的注意,摇尾乞怜的只为保存一条命,而且要是被这个男人看上了,她也不亏——

    她那双妖媚的眸子里迸发出一丝贪婪和算计。

    可惜啊,想法非常好,现实很骨感。

    梵芊菡的双眼在她那白皙性感的锁骨上划过,眼中闪过不明意味的笑意,转而那双美眸就调侃的看向了身侧的楼炎枭,“呵呵呵……没想到你的艳福不浅啊,这老了十几岁的老女人了都上赶着倒贴。”

    原本就已经不悦的蹙起了眉头了的楼炎枭,听到她这话,俊美的脸上立马就臭了,一双深邃的鹰眸犀利的就射向了那个不安分的老女人,杀意浓重翻涌,“老伍——”

    “是,大当家。”

    话音一落,在红堂主惊愕的眼神下,“砰——”的一声,一个红色弹孔就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脑门上。

    美人绝艳,这红心一点还真为她那张惨白了的脸增色增彩,只是可惜了那一双瞪大了的死不瞑目的眼睛。

    梵芊菡饶有兴致的品评着她的死相。

    “呵呵呵……。大当家的果然是气势不凡,成者为王败者寇我也认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大当家的要是不被女色所迷必定会走的更远。”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王堂主一双幽深的眸子看向楼炎枭,他那张极富魅力的脸上似是真的为楼炎枭感到惋惜。

    梵芊菡柳眉一挑,将视线从红堂主转移到他身上,却得来了他鄙夷的一瞥。

    看来这男人还真是不将女人放在眼里啊。

    楼炎枭见状,脸色比之前更臭,他媳妇儿也是这叛徒能说的!还真当他蠢啊,临死前还要给他下绊子。哼——

    当即削薄的唇一抿,眼中带上了冷意,“我的事就不劳烦王堂主挑拨离间了,老伍,送他上路。”

    “是,大当家。”

    紧随着砰的一声,那边笑意还僵在脸上的王堂主这会儿更是将这表情定格,随后瞪大着眼睛直直的砸到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啊——”连续两个人死了,那边还有林堂主的惨叫声持续不断的响起,那边被捆着的其他黑色制服们一个个的吓得双腿发软,彻底崩溃了。

    “太……太可怕了。”

    “大当家,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什么都没干过啊,以前都是林堂主的命令,不要杀我啊……”

    “……”

    一道道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充斥着这一片空地。

    看着他们那崩溃的样儿,老伍手下的那几个黑色制服,一个个的吞了口口水,还好还好,他们站队了队伍了。

    ------题外话------

    感谢湖光清影、君倾逍遥、龙城宝宝、已成瘾z戒不掉z、李肖511325、蔬菜妹妹的票票,qqa4e50ab1的票票和评价,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