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坑了一把梵清涵
    “你……你这不是害得几位大娘没了男人,还这么可怜露宿街头嘛。”梵清涵暗瞪了她一眼那,心里高兴极了,这可是她让说出来的。

    哼,这下子她倒是让众人好好看看,梵芊菡这个小贱人是什么货色。

    “嗤——”梵芊菡冷笑了一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让他们没了男人的。而且,你再说说,她们的男人是谁啊?”

    “不就是他们嘛。”梵清涵没清楚她语气中的意思,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嘛,可不就是那几个大胡子们嘛。

    这下子不用梵芊菡说话了,那几个大胡子们当即就跳脚了。

    “喂喂,你这个姑娘是什么眼神儿啊,老子今年才二十三,这几个老娘们儿都快比老子妈都大了,怎么可能是我媳妇儿,睁眼说瞎话也不带这样的啊。”

    “就是就是,就算是老子再老上个几十岁,我们也看不上这几个肥婆娘啊。”

    “就是,我们看看你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眼神儿这么不好呢?”

    “……。”

    一个个大胡子们,一人一句,怼的梵清涵脸都快笑僵了,可是愣是找不到她插话的空隙。

    就连她旁边城府更深上一筹的刘雅芝脸色也一阵儿的扭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的,好在脸上脂粉涂的够厚,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只是心中憋闷了,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啊,明明一个个的大胡子看上去像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怎么可能像他们自己说的才二三十啊。

    那边站着的梵霖看着自家老婆和女儿被怼的说不出话来了,原本那还装的好好的乐呵呵的摸样,现在也有点绷不住了。

    当即就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点尴尬的笑意道,“各位,各位,误会啊误会啊,我原本想着各位小兄弟成熟稳重,还以为是我的同龄人呢,没想到各位小兄弟是年轻有为啊,还真是让人佩服佩服。”

    他这话说的圆滑啊,既没有说自家老婆女儿不对的认错人了,又将人捧的高高的,一般人听了可不就舒服了嘛!

    可惜,他偏偏遇上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一群得理不饶人,脑回路有点奇葩的大胡子们。

    虎哥当即哼哼了一声,“我们当然是年轻有为了,不过就算是你再拍马屁,也不能抵消了你女儿随便诬陷别人的错。和那几个肥婆娘被误会成夫妻,老子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了知道吗。”

    说着,那双锋锐的眸子还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的几个肥婆娘。

    经过梵清涵他们这一缓冲,几个饿急了眼的肥婆娘这才缓过神来,知道害怕了。

    有些瑟缩的看了看虎哥,当然更畏惧的还是站在一旁的梵芊菡,之前她们的一个姐妹就是被这个姑娘一个雷电给劈成了重伤的,生生的被折磨了好几天,直到昨天她们进入了南方基地,原以为能过上好日子了,却没想到那个姐妹却咽气了。

    这般不留情的手段,可是将她们吓狠了。

    “你……你们……”梵霖急喘了一口气,差点被被他这话给噎死。不就是个误认嘛,用的着这么斤斤计较吗。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表示,这一出演的还真不错,大胡子们的脑回路果然非同常人。

    眼见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梵清涵那个着急啊,可恨的,每次见到这个梵芊菡都不是什么好事。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再将她在南方基地的好名声搞丢了。

    梵清涵咬了咬牙,她也是个能屈能伸的,当即眼中氤氲出来了几分雾气,娇弱乖巧的道,“爸爸,你不用担心我,这次是女儿的不对,女儿以貌取人了。将几位大哥认老了,真是对不起啊。不过,几位大哥为何如此对待几位大娘呢?她们毕竟是长辈啊,是不是……”

    一双眼睛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那边还站着的梵芊菡,又赶紧的收了回来,那一副表情,和她妈之前的表演颇有点异曲同工之妙,这是又要将脏水泼到她头上了啊。

    梵芊菡眼中的冷意愈沉。“怎么,看我做什么?她们只是饿了,撒泼的想要问我们要食物罢了,难不成街上随便来个人问我讨要食物我就要给她吗?”

    听着她这么冷酷无情的话,梵清涵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这可就是芊菡的不对了,既然芊菡生活的好,有能力,接济一下别人有什么不好的。而且这几位大娘这么可怜,哎——”

    说着满眼眶中的泪水溢满,没人垂泪,一副你真是太无情,太让人伤心了的摸样。

    她这一话,顿时引发的周围那些闻风而来的护花使者们的赞同。

    “是啊是啊,果然清涵女神就是这么善解人意,心地善良。”

    “对对对,那个比清涵长得漂亮的姑娘也太无情了吧。和之前的那个灵仙一样,都是只能看外表的。”

    “是啊,还是清涵姑娘仁义。”

    一句句的声音没加掩饰,直接的就传入了在场人的耳中,当即梵清涵就得意的笑了。

    梵芊菡啊梵芊菡,不管你是不是那个让人厌恶的妹妹梵芊菡,今天我非让你受人唾弃不可!

    不过,还没等她得意完,唇边的笑意就僵在了脸上。

    “既然你有这个善心接济别人,那就再好不过了,这几个大妈跟我们也只是萍水相逢,现在就交给你了。你可是南方基地的善良天使,想必不会拒绝她们到家里,好好接济接济吧。”梵芊菡话音一落,但是对面的梵清涵,梵霖和刘雅芝却脸都绿了。

    还不待她们抓耳挠腮的想好怎么推脱,那边地上的几个肥婆就曲棍打蛇的跟上了。

    肥婆们几个那叫一个高兴啊,这个办法好啊,那个会雷电的恶魔姑娘不好惹,就算是肚子再饿,可让她们再上演一次之前那撒泼的泼妇样儿她们却是不敢的。不过好在,她们现在另有选择了。

    这个面上看着善良柔弱的姑娘,其实也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再加上她之前说她们老的那笔账,她们自然不能放过,而且还有饭吃不是,这笔空手套白狼的好买卖,她们不做才是蠢。

    当即一个个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逮着那一家三口的就是热情的一顿夸,“哎哟,这位姑娘你可真善心啊,还要接我们到家里住这怎么好意思呢,既然姑娘这么客气,那我们也不好意思拒绝,我们几个姐妹只要三个房间就够了。”

    “对对对,这位大妹子啊,我看你这年龄比我小,就叫你大妹子了,你看你们这生的可真是好闺女啊,这么有善心。可惜现在是末世了,不然我们也搬点东西到你们家一起凑份子的过啊。不管,现在也好,你们闺女善心,还要免费请我们去住,真好啊。”一个肥婆那脏兮兮的手拉住刘雅芝也是十分的亲切,笑的连眼睛都没缝了。

    那边同样也有两个抓着梵霖的,“这位大兄弟,你看你这人长得一表人才的,可比我那死鬼老公好多了,果然我娘家人说的没错,男人就是好看点儿的本事也大。对了,大兄弟,你们家什么时候开饭啊,我们这都饿了一天了,你看,能不能先给我们倒腾点……”

    “对对对,谢谢你们啊,还这么热情的邀请我们吃饭。”

    “大妹子啊,你这生的可真是好闺女啊,还不用我们帮忙做饭了,这怎么好意思呢,不过你们都这么说了,那这一次我们就不跟着忙活了……”

    “好啊,那赶紧回去做饭吧,瞧我这肚子都咕咕叫了……”

    几个肥肉滚滚的大娘们,半拉半拖的就将那一家三口给带走了,梵清涵、梵霖和刘雅芝硬生生的被淹没在了肉堆里,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那憋屈劲儿,可想而知。

    啧啧……

    坑了一把梵清涵,心里甚是高兴。

    梵芊菡目送着她们远去,唇角不由的一弯,果然恶人自有恶人磨。她原本想着下午就将梵清涵那些不雅照公之于众的,让她名声倒地的,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再等两天吧。先让那几个肥婆们好好闹腾闹腾,这几天也够他们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受的了。

    梵芊菡好心情的唇角扬了扬,楼炎枭也跟着她高兴了起来,以她的喜而喜,忧而忧,他真是越来越爱她了。

    那边大胡子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几个已经走远了的背影,这才缓缓的醒过神来。

    “卧槽,那几个肥婆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难不成是开窍儿了?之前在加油站那会儿可是对我们颐扬指气的,很是凶悍的。”

    “对啊,那会儿她们要是稍微会说话点儿,我们也没可能那么嫌弃她们啊。”

    “那是你们把她们的胃口养刁了,给惯的。”闵律风跟在后边,那张帅气的脸上带着几分阳光般灿烂的笑意。

    “啊……是吗……”之前还战斗力杠杠的大胡子们,这会儿却憨憨的很,挠了挠头发,傻乎乎的笑了笑。

    梵芊菡再一次轻瞥了一眼那些人离开的方向,随即声音松快的道,“好了,回去吧,该吃午饭了。”

    “哎,来了来啦……”

    一听到吃午饭,不管是闵律风几人还是乔明雅周谷冲,又或者是大胡子们,全都喜上眉梢了。

    早上那一顿海鲜盛宴他们至今都还惦记着呢,想想又是一阵口水直流。恨不得早飞回家里去。

    周围的围观群众们见着人都走了,他们自然也没留下。

    原本就不怎么热闹的地方,现在又恢复了只有那么几个行人出没的地方了。

    ——

    中午的时间也格外的热闹,这边梵芊菡几人已经准备开吃了,但是被分出去自己做饭的几个却依旧还在热热闹闹的折腾着。

    “哎,大虎子,你可用点心啊,这肉又快要被你给烤糊了。”

    “哦哦,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还没顺手嘛,哈哈哈哈……”

    “别傻笑,即使傻笑也掩盖不了你是个厨艺白痴的事实。”乔明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蠢货,这都烤坏了多少块肉了。

    随后就是一脸的迷茫,这几天他们五星级大厨一般的手艺吃多了,现在居然一朝回到解放前,这都不知道能不能吃的东西她还怎么入嘴啊,真是天要亡我啊——

    “小雅,小雅,快来帮忙,我这边的饺子蒸好了,你先尝尝。”周谷冲的声音响起。

    “哦哦,来了来了……”乔明雅也顾不得大虎子那块又要烤焦了的肉,急匆匆的朝着周谷冲的方向跑去。还好他们这里还有大米靠谱,不然中午这顿饭就别想吃上了。

    一口嗷呜的咬住饺子,瞬间眼泪汪汪,果然跟早上的海鲜大餐差远了。

    于是悲从心来,决定奋发图强,“大米,我决定了,要好好学习厨艺。”

    “嗯,好,我陪你一起。”小情侣两人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之中。但是,却被一道飘到鼻尖的焦味给破坏了。

    “大虎子,你又烤焦了——”

    “嗷嗷,我不是故意的……”

    两道大嗓门在小山坡上徘徊着。

    传到了别墅内的几个正在享受美食的人耳中。

    “哈哈哈……年轻人啊,还需要锻炼锻炼。”闵律风下巴一扬,夹起一块被炸的恰到好处的小黄鱼,顿时眉开眼笑,嗯,不愧是出自他手的东西。

    “切——”

    众人早就习惯了他的间歇性自恋抽风症,所以也只是唏嘘了一声,随后各自埋头吃饭去了。

    大吼声,烧焦味,飘飘荡荡,这个中午过的还是挺悠哉的。

    ------题外话------

    感谢waihsn9999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